第17章乐进之死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1:24 字数:4206 阅读进度:112/306

第十七章乐进之死

过年了!虎年快乐!这两天会天天更新、会有很多章的哦!

谢谢对小琦的关注!

本章字数4138

东方现出鱼肚白,隐隐约约的能看见东西了。

乐进追到仓亭北的时候,心里纳闷,不是说程昱先生会派人在这里堵截吗?怎么没见人。眼见所有的追兵都撤走了,就只剩下他这一路孤军深入。乐进心想,程昱没来更好,擒拿袁绍的大功归我了。他左右环顾了一下,觉得这里的地形颇为复杂,又是高粱地,又是河流矮坡的。有心想撤走,又一想,富贵险中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拼了。他娘的,手一挥,两万大军继续向前追去。

马儿飞奔三柱香时间,远远地看到了袁绍袁尚的败兵,心中大喜。大声喊道;“弟兄们,袁绍就在前面,捉住了,赏千金封关内侯。”他手下的兵将也挺兴奋,眼看袁绍就在眼前,争相向前杀去。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大雨瓢泼般的马蹄轰鸣。乐进心想,谁又来跟老子抢功。回头一看,见打的是满宠的旗号,歪头吐了口痰;“匹夫,贻误军机,还有脸来抢功,早干嘛去了。”奇怪,只看见旗号,却看不见满宠的人。乐进顾不得许多了,先抢袁绍再说吧。当下,不理身后追兵,继续向前追袭。我和胡车儿一看,挺好,你不提防老子,老子就能要你的命了。

黑龙骑的速度远远地超出了乐进的想象。风驰电掣般的‘满宠’军在两里之外,没用多长时间,就和他衔尾相接了。

乐进还是不理,心想,没时间跟你辩论,我先追赶袁绍去了,挥动马鞭,抽打马股,撇开身后的士兵,但这几十名亲兵追去。

两只骑兵的马头已经够到马尾了。乐进军在后面压阵的一个都尉生气的道;“你们他娘的靠后点行不行,要不,从侧面超过去,这叫怎么回事呢。”

胡车儿提马到了前面,厉声道;“你骂谁,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军队,这是中郎将满将军的队伍,算什么东西。”

那个被骂的都尉,不高兴了,勒住马,掉过头,怒道;“他娘的,满宠算个屁,没看见我们是乐将军在前面吗,再吵老子一刀砍了你,滚。”

胡车儿身子在马上震了一震,假装害怕道;“是乐将军的队伍,抱歉,抱歉,我们绕道走就是了。”

他向后挥了挥手,带着队伍蜿蜒的绕到乐进军左侧。所有的弓弩全部都上了弦,有的弓弦已经扯开了。我军开始在左侧和乐进军并行。已经接近敌人,我从中军伸出一只手,大叫一声;“快!”这是个暗号,不是快走,而是快杀。

黑龙骑的骑兵一声不吭的射出了两万多只箭矢,乐进军在精准的攒射下,有五分之一的人被射成刺猬。强弓硬弩和精准无比的箭法在近距离中显出更大的威力,一排排的劲箭,射到哪里,那里就有成片的敌人倒下去。黑龙骑把乐进军当成了活靶子,把杀人当成了平时*练,那里的敌人密集就一起往哪里射。

控弦战士的威力,岂能小觑。快!二万人在同一声闷哼中倒下五六千。等到乐进听到身后有异,回过头来的时候,黑龙骑,已经拔出刀子屠杀他剩下的不到四千的兄弟了。

乐进勒住马好半天才醒过神来——上当了。就在他发愣的瞬间,我的战马已经迅雷般冲过去。

乐进来不及反应,他看到一道来自天外的银光,裹夹着万马奔腾般的气劲,一往无前的向他的咽喉刺到。他本能的歪头挺枪,想要把这一枪架开,但动作稍微慢了一点,似乎在空气中摩擦出火星的枪头,扫中了他的左耳,鲜血登时撒到他的脸上,渗入眼睛里。乐进眼前登时一片模糊,一只右眼痒痒的,被血光挡住。我手上的悍枪回收,向他腰间横扫。乐进武功高强,动作快捷,虽然眼睛看不清楚,但还是凭感觉架开这一枪。我指挥着悍枪从他不容易察觉的角度,一连串的刺出十几枪,把悍枪大开大合的打法,全部激发出来。乐进左支右绌,已经被我缠住。

胡车儿正在砍杀曹军士兵,看到这边缠斗,抽空对着乐进射了一箭,乐进模糊中看到箭矢飞来,耳中听到破空厉啸,心神巨震,奋力的把我刺向小腹的一枪挡开,铁枪竖起来,向飞来的箭矢扫去。

悍枪被乐进拼死一架弹起两尺多高,无巧不巧刚好是他咽喉的位置。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枪式来不及回收发力,就这么直直的送出去——

‘彭’枪头准确无误的从乐进身后冒出来,一股血箭,随着悍枪拔出,喷出三尺之外。乐进眼中闪过最后一丝惊骇摇晃着跌下马背。

曹*听到乐进战死,程昱、满宠被俘的消息时正在大肆喝酒庆功。他怔了足足一炷香时间,一声不吭,脸色变的煞白,,“哗啦‘一声,酒杯掉到地上,摔碎了。曹*立即意识到了自己失态。故作沉稳的对下面的众位将军谋士道;“我喝醉了,连酒杯都拿不稳了。”

荀攸知道曹*想稳定军心,立即道;“死者已矣,丞相不必介怀,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追击穷寇袁绍,不要让他跑回冀州去。”

曹*厉声道;“袁绍已经山穷水尽,怎么可能杀得了乐进,这件事是谁做的。”负责收集情报的谏议大夫董昭出班奏道;“启禀丞相,是袁绍的第二子,幽州刺史袁熙。他伏击了在仓亭设伏的满宠,然后利用满宠的衣甲、旗帜,突袭了程仲德、又故技重施袭击了乐进的骑兵队。乐进将军也是被他杀死的。”

“幽州刺史袁熙,就是那个平定匈奴乌桓的袁显奕?”曹*想起来了。

董昭道;“正是此人。”曹*心想该死,怎么把这么厉害的人物给忘了,自己是太轻敌了,把袁绍一家都当成酒囊饭袋了。

曹*脸色一沉,怒道;“那为什么早先你的情报上,根本就没有提到这个人?”董昭神色一变;“丞相,不是我没有提及,而是他根本都没到前线来,还有河北名将文丑,这两人都在大后方黎阳一线驻防,根本和仓亭战役联系不到一起。”

曹*心想放屁,联系不到一起,怎么老子的爱将乐进让人给宰了。袁熙是怎么知道满宠的埋伏地点呢,难道有奸细?

御史大夫王朗最是圆滑,善拍马屁,此君,便是后来两军阵前,被诸葛亮一顿臭骂给骂死的那位。他眼珠一转,计上心头。装腔作势的缕着胡须道;“这个时侯大局已定,袁熙小子虽然来了,也不能有什么作为。丞相不必理会,只管出兵攻取仓亭,先在黄河岸边站稳脚跟再说。至于程仲德和满宠,我有一计,可使二人不伤毫发的回来。”

曹*正在为此事忧心,他可舍不得程昱去死,那是他的首席谋士之一呢。曹*大喜;“王景兴有何计策,快说,快说。”王朗笑道:“其实很简单,丞相难道忘了,我军军中还有一个袁军重要人物。”曹*脱口而出;“沮授——”

王朗点头道;“沮授不愿意为丞相所用,强留在身边也没有好处,不如用他来交换程昱和满宠,丞相以为如何。”

曹*一想也对,留着个没用的沮授,不如把程昱满宠换回来,他也犹豫:“本相——本相,只是怕袁绍不肯交换。”

王朗道;“沮授得罪袁绍,袁绍必然不肯交换。可是听说袁熙这人颇为喜爱笼络人才,程昱又在他的手上,我们不如直接派人去见袁熙。”曹*点头;“好,我即刻修书一封,你差人送给袁熙,双方换人。”

“慢着,丞相不可。”荀攸站出来阻止。“丞相,现在还不是换人的时候。”曹*诧异道;“那你说,什么时候才合适?”荀攸道;“必须要我军攻下仓亭,兵围黎阳,袁绍、袁熙心生胆怯,才能提出来。否则就是示弱于人,我军气势必一落千丈。”

“许仲康、张文远何在。”

“末将在——”张辽和许褚,一起站出来。

“你们两个带五万兵马,一天之内,务必攻下仓亭。”张辽许褚都是一见血就来精神的猛将,最喜欢接受这种艰巨有挑战性的任务。而且张辽和袁熙还有过节,巴不得扒袁熙的皮呢,两人二话不说,领命出来,挑选两万骑兵,两万步兵,八千弓箭兵,还有两千工事兵,杀出营寨,直奔仓亭而来。

黄河之水呼啸着奔腾东去,春风荡漾,却渗透着几分悲凉,几分惨淡。老爹身后只有飞扬的尘埃,和战马的嘶鸣与之相随。黄尘弥漫的通往仓亭的官道上,还有败退中的几百辆战车,和数万残兵在行进着。天上挂着一轮孤冷惨淡的白日。白日的光芒也渐渐的被春风送来的浓云所覆盖,天地间一片昏黄,春雨和强敌,似乎都要不期而至。狼狈中,老爹和袁尚还有一班武将文臣进入仓亭,而号称力敌曹营三大名将的眭元进,却没有同行,他把自己的性命,永远的留在了黄河岸边。

我没到黎阳以前,尚是乍寒乍暖的时候,此刻仓亭城外,却已经满目春光。春光中混杂着血色和血气。

我帅兵进入仓亭,看到老爹的时候,他正在吐血。一股鲜红的喷泉洒向地面,鲜红的血浆流过下巴,灌入脖颈,胸前的白色蜀锦内衣,有三成已经染红了。血浆在不太平整的地面上聚成一滩血窝。

张辽和许褚率军围住仓亭三门,只留下通往黎阳的北门,让守军可以弃城逃走。许褚这人只能为将,却不能为帅,比之义勇之夫,也强不了多少。他此时全身肌肉都绷得紧紧地,就像豹子在扑向猎物时的最后准备,嗜血的渴望,战斗的**,使他几乎引吭高歌起来。这怪物!!他向仓亭并不坚固的城楼看了一眼,便嗤之以鼻,挥手命令吹响号角,步兵在前,骑兵在后,弓弩手上弦,全部压上去。号角一声声凄厉的响着,就像是阎王老子的催命鼓,把仓亭所有败兵都震慑住了。

审配傻了、逢纪傻了、袁尚也傻了、父亲昏死过去。逃回城里的七八万败兵,心里都在想,主公怎么还不投降。

“这仗不能打了。”郝昭走到我身边。“公子,仓亭守不住。”是啊,仓亭太小了,方圆不过四十里,城墙不足三丈高,箭剁差不多有五百,也没有鹿角,陷马坑等阻敌设施——主要是没想到曹军会打到这里来。怎么守,守不住!

其实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父亲病危,群龙无首。将士除幽州兵外,全部士气低落,七成以上急切盼望着投降免死,这种热切的愿望,使得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跟城外的士兵交手。

袁谭满身血污的从外面闯进来;“父亲,敌人开始攻城了,我们怎么办?”他一眼看到我怀中昏厥的父亲。我取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在他的百会和人中上下了针。鲜血立即止住。

“大哥,仓亭守不住了,你和三弟带着父亲撤到黎阳,回冀州去,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

“二弟——”袁谭哭了,眼泪成串的滚落到胸前。对于河北兵来说,这次亏吃的太大了,打击比之官渡之战更加沉重,可以说已经丧失了唯一一次重新振作的机会。跟来的,两百名都尉以上级将领,剩下来的不到六七十个,父亲气恼羞愧,加上虚弱,急火攻心而奄奄一息了。连一向自负为智圣军神的审配都六神无主浑身颤抖,双眼无神,一片空白的。

“二哥,我也跟你留下来,都怪我不好,是我没有看穿曹贼的诡计。”袁尚也哭了。这声二哥,比袁熙听起来顺耳多了。

“不,都怪我,是我太鲁莽了,非要去劫营,结果,中了人家的圈套。”袁谭懊悔不迭,差点拔刀自杀。

“你们的士兵都没了士气,连胆子也一起没了,留下来只会坏事,此刻只有我的幽州兵,是全师,你们走,我也要弃城走了,听我的,父亲要紧,大哥,三弟,走吧。我随后赶来。”我的眼前模糊一片,周围变的斑驳陆离,不清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