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弩车威力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1:26 字数:2923 阅读进度:117/306

第二十二章弩车威力

本章字数3878

滂沱大雨已经成为过去,但老天爷仍然余兴未消,欲罢不能的下着毛毛细雨,天上厚重的黑云消去,灰蒙蒙一片,整个战场被笼罩在如烟如雾的细雨中。地面的积水混合了曹军士兵的鲜血,急流般不断涌入护城河,护城河变成一条血河。血河的水位随之暴涨。

就在烟雨中的曹军抵近城下开始向城头射箭还击的时候,郝昭也发现了一件令他大为头痛的事情,淬了剧毒的箭矢,在雨水冲刷之下,竟然失去了作用,这样对敌人的打击,必定会减弱不少。管不了这么多了,射吧。其他守将此时也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大家都没有犹豫,毅然命令士兵开弓,没有毒的箭矢,照样能要人命呢。

双方互射开始,立即在空中形成了一场人工降雨,似乎比刚才老天爷发威,更具奇效。曹军的兵源优势在这一刻显现效果。从城下射出的箭矢,竟然达到了摩肩接踵的境界。好像,眼前的这块虚空,容纳不下这些飞蝗一般。一只只的箭尖差不多顶着另一只箭的箭尾,就像天空中忽然降下来的连绵不断的帘幕。

才不过两三个转眼间,城头、城墙、箭楼上巷道上已经被一层黑油油的箭矢所覆盖,仿佛给黎阳城墙,披了件大氅。守城兵卒,死伤不少。

虽然有密集的箭矢作掩护,但曹*的前锋军还是损失惨重。

数量上绝对占优的曹军,在连遭打击之下,渐渐的失去了理智,一个个的像呲着牙的老狼,发出野兽般声嘶力竭的吼叫,一边无休止的射箭,一边举着盾牌,抬着云梯,迎着箭雨,向前跑。来自箭剁后,城墙边密集的箭矢还击和重型排弩一次次呼啸的打击,把进入射程之内的敌人全部射成蜂窝,但这些人就像狼群一样的前仆后继,不知退缩,倒下去一个,立刻就有十个二十个杀上来,给人一种越杀越多的错觉。

百忙中抽出时间射箭还击的曹军,由于人数多,也让城上的守军死伤不少。由于刚才大雨瓢泼中,有绝大部分的士兵得到了休整,并不像曹军般狼狈,所以战斗力相对要强一些。一个箭剁后的士兵倒下去,立刻就有战友补上他的位置,继续攒射。

许褚军的攻势,在守城将士悍不畏死的打击下,连连受挫,护城河边上,留下足以阻断河水的尸体。许褚连续组织了四次冲锋,都被硬生生的压了回来。每一次冲上去的士兵,都会有一半或少半不能回来,加入到护城河死尸中的一员。就在天色见晚,曹*想要撤军的时候,几十架云梯终于搭在了护城河上。

一声呐喊,士兵们抛下盾牌,疯狂的踩着云梯向城墙边上冲去。曹*举起的手,又放了下来,他看到了希望。嘴角露出了笑容。

城墙上扔下一个个装满刺鼻火油的瓦罐,丢在云梯上,跟着就是一串火箭,护城河上烈火飞扬,把几十架云梯顿时烧毁化为灰烬。但已经有一部分曹军冲到城下了。烟雾腾腾之中,夹杂着无数的嚎哭声和呐喊声。又是几十架云梯搭在河上,然后又有一两千人,攻到城下。

郝昭早就等着这时刻了。他命令弓箭兵和*控排弩的士兵,不要管城下的曹军,只管射击河对岸的曹军,别让他们过河。拼命地射,一刻不停地射,一下也不要停。

士兵们得到这种命令,就什么也不顾了,只知道一个劲的拉开弓弦,往河对岸射,射得上人射不上人也不管了。曹军随后赶来,想要渡河的士兵,立即被一片漂泊大雨般的箭簇,挡住去路。郝昭身后立着一队工事兵,每三人为一组,搭着一个巨大的磨盘。

曹军后面的人上不来,前面攻到城下的士兵没有云梯接应就无法攻城,站在城下干瞪眼,这时突然觉得眼前地上一黑,成百上千的巨大磨盘冲天而降。两三千人,几乎没有几个人发出声音,就统统被压城肉饼。

郝昭一挥手,城上的箭矢立即变得稀疏,又是一对千人士兵从对面涌上来,这次他们学乖了,两人一组搭着云梯过来的。谁知,刚到城下,就遭遇了一阵铺天盖地的黑雨——火油。滚烫的火油,混合了人粪,据有超强的腐蚀性,只要沾到肌肤上,立即脱皮见骨,活活烫死。曹军士兵一下子竟然被震慑住,冲锋攻势立即慢了下来。

许褚在后面气的哇哇大叫,亲自提刀下马冲锋,曹*拦都拦不住。士兵们看到许褚将军身先士卒,更加不顾死活的向前冲去。

这次冲锋,是曹军接近城墙之后,士气最高昂的一次。郝昭强烈的感到了巨大威胁的*近。心想这次不出全力是不行了。从黎阳城头往下看,铺天盖地的曹军,密密麻麻的人头涌动,疯狗一般扑击,声嘶力竭的嘶喊。几万双血红的眼睛。差不多,每一米城墙就有二百人在顺着梯子往上爬。

郝昭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的让自己保持冷静和头脑清醒。突然声嘶力竭的喊道:“动手。”

这一声‘动手’算是让骄横的曹军步兵体会到什么叫守城高手了,天上箭矢呼啸,地上木铳、火砖怒吼,滚木礌石和巨无霸的排弩箭矢加上滚油把城下的曹军士兵裹入一片烟雾缭绕的火海。强大而有效的武器很多都是曹军前所未见的。在护城河边毫无遮拦的空地上,在几丈宽的城楼下,飞扬的烟火席卷大地,成千上万的火器,毫不留情的毁灭了曹军士兵的精神和肉体。曹*的脸色开始变了,他现在只希望,许褚还活着——

文丑不太善于守城,他的成绩比之郝昭要差得远了。以至于,李典的大军,已经在护城河上用木板搭起了浮桥,把冲城车开了过去。冲城车又叫‘木驴’,为四轮大车,顶部是尖斜形像屋脊似的巨木,不怕弓箭,小的石块也不怕,太大的就不行了。上面蒙着用药材泡过的水牛皮,不容易燃烧。下面有凹槽,可以隐藏三十到四十名战士,在掩护攻城中有奇效。守城要依靠工具,攻城更要依靠强大的工具。

“轰轰轰轰”两辆冲城车,一下一下的撞击城门,城破只是时间问题了。“轰隆”坚固的西城门终于不堪冲击,架在门上的门栓从中断折,两扇城门拍击在巨石搭建的墙壁上,扬起到处尘屑碎木。攻城的曹军士气大振喊声震天而起,把厮杀声和兵器交击的声音尽皆掩盖。可是迎接他们的却是——

负责撞门的冲城车,仓皇后撤,把道路让出来给身后的步兵和在后面的骑兵团。曹军就像大批不理自己生死的黑蚂蚁,汇聚到一处,向城门攻去。

差不多有女子手臂粗细的百十只箭矢,带着呼啸之声席卷而至,把走在最前面的两百士兵,射穿射死,撞出去五六丈外。密集的士兵正在通过相对狭窄的城门,根本就没有办法躲避,第二排箭矢又射了出去,又是一阵推骨牌似的连锁反应,又是莫名其妙的二百名士兵被‘炸’飞出去。当吓傻的曹军士兵终于恢复了一点意识,想到一个‘跑’字的时候,第三排飞梭巨弩已经射了出去——

李典在后面看的纳闷,怎么自己的士兵突然一片一片的倒飞出来,不往里面冲?等他看清楚,所有倒飞出来的士兵胸口都插着一只比平常弓箭大十倍的弩箭时,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

“弩车”李典是一代名将,自然听说过这个东西。

话没说完,城中又是一阵乱石飞扬砸在转身逃跑的士兵身上。曹军士兵纷纷惨叫着,连滚带爬,托着残肢断腿,向后奔跑。

“咚”城内传出一声炮响。一对骑兵嚣张的杀了出来,把正亡命奔逃的曹兵沿路砍杀,一阵旋风般,向李典冲去。

正准备攻击的后续部队,包括李典在内,都是一阵犯傻,还以为自己发烧了呢。居然有人还敢冲出来?!!

措手不及,大乱!

文丑带领最精锐的黑龙骑,直取李典,速度快捷的控弦战士,所到之处,一片尸骸,拔出胡刀,冲入只知道攻城,却忘了防守的,李典军阵营中,一顿砍杀。错愕中的李典,敌不过文丑,被文丑一顿暴揍,落荒而走,身后的士兵顿时大败,向后撤退。文丑追杀一阵,不敢离城太远,引军回城,重新关闭城门。我是流氓,我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