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美人徐莹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1:34 字数:3920 阅读进度:134/306

曹*并不是不想要貂蝉,而是把她当成了一种政治牺牲品,用来收买关羽。(LXWXW.href.cc)至于关羽,貂蝉只有苦笑和不屑给他。刚愎自用,自以为是目中无人的混蛋。把自己看的和天上的神祗一样高大,早晚你会死在这种自恋状态下。

别人或许会把坐怀不乱的关羽视为英雄,她不会。三丈外,貂蝉就能感到关羽的心在悸动狂跳,那是一种像揣了三五只兔子一样的狂跳。心脏激烈的快要撑破肚皮。而那个自以为是的呆子,愣是自欺欺人说他根本不动心。到处和人吹嘘,自己是大丈夫。

是大丈夫,还是阳痿?此事有待争论。这是貂蝉的想法。而对于袁熙,这个祖上很有阴德的小子,对我还有戒心,我要慢慢来——

鲁肃正在合肥官衙与顾雍商议往冀州运粮的事情,徐晃从外面气喘吁吁的跑进来;“不好了,出事了。”鲁肃和顾雍的思路被打断了,都转过头看他。

徐晃猫着腰,扶着门喘气:“鲁先生,顾先生,江东出大事了,丹阳大都督妫览杀了孙权的弟弟太守孙翊,偏将军孙河屯兵‘京’城,派兵攻打,被妫览打的大败,在宛陵附近生擒,也给处死了。孙权还在‘椒丘’城,根本不知情。”

顾雍紧张的站起来;“丹阳临近合肥,妫览反了孙权,无路可去,要小心他狗急跳墙。是不是让人沿江驻防。”

鲁肃笑道:“用不着担心,我敢断言,用不了三个时辰,妫览必定双手奉上丹阳郡。”

一个卫兵跑进来,报;“三位大人,丹阳大都督妫览派郡丞戴员前来送信。”

顾雍笑道;“子敬妙算,果然来了,见不见?”鲁肃摇了摇头道:“让他等上一个时辰再说。”

徐晃道;“他来投降献城怎么不见?”鲁肃道:“丹阳郡,我们不能夺。”顾雍也道:“孙权继位不久,人心不稳,各地都有叛乱,年轻人有些四顾不暇了。如果我们夺了丹阳,收留妫览,就等于是和孙权有了杀弟之仇,他岂肯善罢甘休,青冀幽并四洲连年大旱,元气大伤,粮食供给不足,不是大动干戈的时候。”

鲁肃道;“孙权虽然年轻,但从平定鄱阳、会稽暴民动乱,招降严白虎旧部,善待降卒,一事可以看出,其人处事干练,颇有胸襟,不是池中之物,比之刘表之辈强了很多。刘备最近逃到荆州,因为与主公有杀弟夺妻之恨,煽动刘表出兵淮南。如果我军为了丹阳一郡同孙权开战,刘表就会趁机攻九江,北方曹贼未平,淮南又要供给冀州粮草,实在不能因小失大。兼之,丹阳在长江南岸,犹如孤岛飘零海外,夺来容易,守之则难,最后成了尾大不掉,岂不冤枉。不要也罢。”

徐晃觉得可惜:“那人家一片诚心来送礼,总不能把人赶走吧。”鲁肃冷笑道:“孙翊仗着是孙权的兄弟飞扬跋扈、肆意侮辱部下,终于惹来了杀身之祸,本来活该。.只是那个妫览的名声也极为不好,听说酷爱强抢民女,搜刮钱财,这样的人,留他干嘛?我要设计擒拿,以正纲常。”

徐晃这才明白,原来鲁肃要打的不是孙权而是妫览。顾雍道:“子敬的意思,是要替孙权报杀弟之仇,而后将丹阳还给孙权,让他对我军感激涕零,有所亏欠。”鲁肃道:“现在的情形,刘表虎视眈眈,而孙权自顾不暇,对我们不构成威胁。我军和孙权结盟,刘表就要顾及他的后路,三方力量牵扯,会形成平衡。淮南无兵戈之祸,子龙和奉孝可以安心对付曹兵,前往冀州的运粮道也畅通无阻。比之贪图小利,得一个丹阳郡要实惠的多了。”

徐晃大大咧咧道:“那好,我去把戴员宰了,然后出兵丹阳,给孙权的兄弟报仇。”鲁肃急的冷汗冒出来:“回来,公明大哥,你可不能去,你这一去,就把我全盘计划给打乱了。”

戴员坐在客厅里寻思,要是鲁肃不接受投降怎么办,这么长时间还没出来,似乎没什么诚意。不如去投刘表。

正想着要走,鲁肃和顾雍徐晃就从内堂走出来。

徐晃一看戴员长的这副模样就觉得讨厌。大鼻子大嘴,宽眉毛脑袋圆圆的像个西瓜,偏偏眼睛很小,只有一条缝隙,其他器官都不相配,像是生拉硬拽到一起的。

戴员一看鲁肃出来立即站起来施礼:“鲁大人。”鲁肃满脸笑容:“戴郡丞,怠慢怠慢,刚才因为有些公务要处理,所以出来晚了还请郡丞见谅。”

戴员心想,见谅就算了,只要你收留我们就行,哥们被老孙家的人,*得走投无路了。

鲁肃装糊涂;“郡丞此来所为何事,是孙将军的事情还是私事?”戴员心说,跟我装。便面上却做出一脸沉痛,噗通跪倒在地:”鲁大人,员是来献城投降的,还望大人收留。“

鲁肃佯装惊讶:“这是从何说起,郡丞快快请起,折杀鲁肃了。”戴员坚持道:“大人不接受,我就跪着不起来。”

鲁肃苦笑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说清楚。”戴员跪着道:“大人,我家大都督因为仰慕袁家四世三公,公忠体国,是大汉朝最大的忠臣世家,想要归降久已。我等已经杀了太守孙翊,派重兵屯驻宛陵,丹阳一郡,都在控制之中。希望大人能收留我等。”

鲁肃哈哈大笑:“原来如此,那孙翊骄恣跋扈,早就该死,你家都督为民除害,真是大快人心。”

戴员大喜,他以为鲁肃看不起叛徒呢。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道:“这是大都督的降书,事成之后,丹阳郡当属袁公。”

鲁肃接过书信看了一下,沉声道:“郡丞和大都督建立奇功,事成之后,我禀报主公,一定会有封赏,位当在诸将之上,何止一个都督、郡丞,快请起,请起。”

戴员心想,地位不地位的我都不考虑了,只要能保住脑袋就行,要不是孙翊欺人太甚,加上妫览看上了他的老婆徐莹,怎么能唱这一出。

戴员道:“事不宜迟,就请大人派一位将军,带兵随我前去接收丹阳,以免孙权从‘椒丘城’带兵来救。”鲁肃道;“好,就让徐公明和乐就帅三万精兵陪你过江。”

戴员大喜,一看这徐公明将军就是猛将兄。

徐晃咧开嘴哇哇大叫,拍着胸脯保证;“放心,孙权只要敢来,我保管让他脑袋搬家。”戴员连声道:“将军神威盖世,神威盖世。”

徐晃和乐就两个随着戴员过江进丹阳城,只见城内火起,耳畔喊杀声震天。

乐就道:“怎么回事,难道是孙权先我们一步到了。”戴员摆手道:“不可能,孙权长了翅膀飞也没这么快的,一定是有人叛乱,两位将军,请随我入太守府,平叛。”戴员一马当先,乐就给徐晃使眼色,压低声音:“见机行事。”徐晃迟疑道:“老乐,要坏,情况不太对,鲁先生的计划用不上了。”

鲁肃的计划,是让他们接收了丹阳之后,晚上趁机控制城防,邀请二人饮酒,在酒席上杀了。可此时城中已经乱了套了。老百姓听到太守府杀声震天都吓得哭爹喊娘的乱跑乱窜,宽敞的大街被人流堵塞,连马都跑不了了。

戴员拿着马鞭在前面开道,又喝令亲兵分开人群。百姓一看数万武装骑兵杀到,谁还敢动,乖乖的闪开了道路。

三人带着兵好不容易来到太守府,巍峨的府邸已经大火蔽天,很多民居也受了连累跟着燃烧,在场的人乱作一团,都是江东兵,他们没有救火,而是忙着自相残杀呢。

徐晃和乐就不知道帮那一边,戴员就更加纳闷了,这他娘的是咋回事?

他捉住一个正死命拼杀的士兵问道:“出了什么事?谁让你们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士兵浑身是血,冲着戴员吼道:“大人,你回来晚了,孙翊的夫人徐莹把大都督给杀了——”

“不可能,她一个女流之辈,纤弱的不得了,怎么杀得了妫览。”妫览可是膀大腰圆,一条手臂比徐莹的腰还粗。

士兵擦着脸上流到嘴角的血:“是,孙高和傅婴——徐莹设下了美人计引诱大都督,大都督在灵堂里被她迷惑的神魂颠倒六神无主全身上下都没了骨头,孙高和傅婴,就从白帐之后杀出来,一刀插入前胸,一刀插入脖颈,大都督连哼一声也没,就死了。孙高和傅婴正带着人防火杀咱们的弟兄呢。”

戴员的脸都绿了,心说,妫览真是色迷心窍了,死的不怨。不过怎么看徐莹那娇滴滴说话有气无力的模样,也不像是能杀人放火的人。真是低估她了,早知道应该宰了。心里暗暗发誓,捉住徐莹一定骑了,算是给大都督报仇雪恨了!!

“二位将军,大都督已经死了,城里有人闹事,请派兵平叛。”

徐晃道;“好,平叛。”大斧一挥;“杀。”一斧把坐在马上睚眦欲裂的戴员脑袋砍下来。身后的淮南兵迅速的加入战团,他们可不认识孙高傅婴,还有什么妫览,只要是江东兵他们全杀,一个不留。

江东兵打了半天本来很累了,突然闯出来一群杀人狂,见人就杀。等他们反应过来,已经死了不计其数了。城中的守军本来就不到一万,自相残杀死的,就有两千。剩下的被淮南兵一顿砍杀,顿时跑的跑,散的散降的降。

整座太守府偌大的宅院,只有靠东面挂着白布上面写着奠字的门口没有着火,看来是孙翊的灵堂。徐晃带人从门口闯进去,两个将军模样的人持刀守在门口,倒在他们脚下的死尸有十几具,都是江东兵。两人见到徐晃进来,从军服的式样和颜色,判断出不是自己人,厉声道:“站住,你是什么人?”

徐晃心道,这两个就是那姓孙的,和姓傅的吧。

徐晃冷笑道;“老子是淮南徐晃,奉命接收丹阳,你们还不投降,更待何时?”

孙高和傅婴本来也不是什么忠臣,妫览造反的时候,这两个小子也参予了,还积极策划。后来成功了,妫览非要娶徐莹为妻。徐莹趁没人的时候就向两人哭诉。将军长,将军短,夸他们英俊,武功好,又有正义感,一顿马屁就把两人拍的元神出窍。两人见她长的漂亮,粉嫩的脸盘莹然如玉,哭的可怜,滴滴清泪都像是珍珠璀璨。一双玉手纤细骨感,两颗心都被哭碎了,一狠心,为了这绝色佳丽,拼了。

真可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孙高和傅婴一看徐晃带了这么些人,本来想要充一下英雄豪杰的信念就消失在血雨腥风之中,变成两条温顺的绵羊,跪在冰冷的地上;“请徐将军手下留情,我们愿意投降。”

徐晃喝令手下,上来绑了。自己抽出刀走进灵堂。咦,一个大美人的背影。

差点让徐晃昏厥的一个背影,杀伤力比得上吕布的方天画戟。

美人一身缟素,跪在地上,对着面前的灵位烧纸。灵位上供奉着一颗人头。这人头有点怪,脸上露出的不是痛苦挣扎的神色,却有几分陶醉沉迷。眼神色迷迷的。

徐晃摇头,他知道妫览是怎么死的啦。

新书,三国之崛起的帝国!正在签约申请,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