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张晟其人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1:37 字数:4906 阅读进度:142/306

高干接到书信拆开一看,信上的意思,让他拉拢一下,河东张晟,张琰这几个人。高干心想,这不是痴人说梦吗,表弟真是胡闹,信上说的那几个人,都是司州大将,为什么要造反,吃多了撑的。我勉强的写几封信试试,估计不可能成功。高干便命主簿,写了两封书信,先是把两人赞扬了一番,而后,许以高官厚禄,爵位封地,引诱四人投降。

高干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此刻形势袁弱而曹*强。张晟若不是白痴,应当不会投降河北。那样太愚蠢了。

他不知道张晟的心思。

张晟手中拿着高干的书信,穿着长袍在屋子里踱着步子。他中等身材,孔武有力,脖子细脑袋大,眼睛小,四十几岁,就开始脱发,勉强挽上来的发髻,已经露出里面白森森的头皮。他的郁郁不得志可能和这副长相大有关联。

张晟脸色铁青,面部肌肉由于过分紧张而痉挛着。他死死的盯着高干心中写的‘钟繇’两个字,牙齿咬的咯咯响。

这一年多来,张晟算是恨死他了,在他的意识中,司隶校尉钟繇,司州的当家人,就是他命中的煞星,自从官渡战败他投降之后,钟繇老东西就无时无刻不在找他的麻烦,横竖看他不顺眼。

自己抢几个民女找乐子,他也插手,抄了几个富商的家,他还要过问,有他妈的这样整人的吗,要不是为了酒色财气,谁卖命当兵啊。

最可气的,去年,他看中了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河东富商千金,那女子长的甭提多水灵,清秀了,还是个贤良淑德的闺秀,张晟预备着纳他为妾的。聘礼给的很多,十两银子,这是他给的最多的一次,以往取得三十个小妾,都是女子家倒贴的。他觉得很是对得起这个千金小姐了。要不是看她那副娇滴滴泫然欲泣的样子,自己才不会如此大发慈悲呢。抢回来玩完了,一高兴或是喝醉了,也许就赏给下面的弟兄们了。这有啥,女人,多得是。那个女子的爹娘大约是觉得聘礼很丰厚,张将军为人又是有口皆碑,最讲道理,所以就欣然的答应了这门亲事。天知道,富商对女儿哭诉;“为了我们一家子的性命,你就从了吧,爹也是实在没办法呀。”

就这样亲事算是定了下来,可好事多磨,老天偏不遂人愿,半路上杀出来个钟繇,把事情给搅合黄了。要是别的女人,张晟也就算了,偏偏这个千金小姐,一双勾魂眼,说话甜死人,把个张晟搞的整夜睡不着觉,发了誓,一定要搞到手,否则自认为此生就白活了。以前骑的那些货色,跟这位比起来,也配叫女子。

其实此事和钟繇八竿子打不着,也根本没人向他举报张晟将军的违法乱纪勾当,他是听弟弟钟进说的。钟进是怎么知道的呢,他是听李通说的,李通的一个远方表叔,和河东的富商,是世交,写信来请李通帮忙,看看是不是劝劝张将军令外找个贤妻,我家的侄女又泼辣又丑陋,实在是配不上神威盖世的张将军呀。

李通一看这封信就为难了,他虽说是深得丞相器重,身为牙门将,在许昌诸将中也算是个人物,可是司州的事情他管不了,他不是地方要员。

如果是老战友,像张辽许褚,还有吕虔这些人,他都可以写信劝解,靠着自己这样脸皮,给化解一下,可是这位张晟,才刚投诚过来不久,和他并不是很熟络。贸然写信过去,定然是交浅言深,要出矛盾,这可怎么办。那天正巧黄门侍郎钟进请他喝酒,这小子,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席间,就向钟进提起:“我有一个远方侄女,年方二八,芳华绝代,美艳出众,在河东一郡出了名的美人,听说大人刚刚丧妻,不如,我介绍你续弦。”李通想的挺好,一来钟繇是张晟的顶头上司,张晟肯定要给他面子,二来钟进是儒将,人品和性情比之张晟云云的好了一千几百倍。只要钟进先一步把小姐娶过门,谅他一个降将也不敢在说些什么了。他那里知道,人要是屈膝投降惯了,是会上瘾的。

钟进不知道内情,听从了李通的安排,择日便将小姐迎娶过门,此举还得到了曹*的亲临祝贺,一时荣宠备至,他心里也甚为感动,谁知道,其中却潜伏着一场祸事。

张晟听到消息,怒不可遏的去质问那对富商夫妻,富商为了保命,只得说是,被钟进给抢去的,张晟一听钟进,知道是黄门侍郎,钟繇的弟弟,当下倒吸口冷气,没有说话,但心中却是在惨狠,发誓定要报复。可他这时还没有想要投降,因为实在没人可投了,就剩下刘表了,可刘表没出息,估计兔子尾巴长不了。要想报仇,最好是升官,在政治上搞垮钟氏兄弟。

于是他便集结重兵在并州一线,雄心勃勃的想要打高干立功,奏报传到钟繇的耳朵里,遭到一顿劈头盖脸的大骂,钟繇坚决反对。于是张晟便认为钟繇害怕他立功,故意刁难,心里对他更加憎恨,只想扒了他的皮做被子盖。

张晟去找钟繇评理,极力的诉说自己一片忠心为国,如何如何忠义,希望钟繇准许他出征。钟繇的脑袋一个劲的晃“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你是不是吃多了撑的,这个时侯,怎么能挑起干戈,我军乏粮,不能用兵。”

好说歹说不行,张晟一听就火了,没说几句就和钟繇嚷嚷起来,他在火头上竟然抄起拳头向钟繇砸过去,要不是被钟繇的亲兵抱住,他当时也许就把司隶校尉给干掉了!!真乃勇将也。

曹军军纪严明,不会容许行凶殴打上官的事情,更何况他还是个降将,并未得到完全的信任,征西将军曹仁大发雷霆要罢免他的官职降为都尉。幸亏钟繇这人是个正直的儒生,宽宏大量,有教无类,觉得他非常勇猛,骁勇善战,还可以挽救,跟上面打了好多回报告,才算是把张晟的位置给保住,让他继续驻兵河东。可是张晟不知道钟繇的苦心,他觉得这是钟氏兄弟收买人心的把戏,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少来这套,老子的小妾,都被你们给玩了,这点小恩小惠的老子不稀罕,夺妻之恨,可不能就这样算了,你们给我等着,老子跟你们没完。

张晟和河内张琰还有郡掾卫固以前都是高干的手下,是并州人。三人从小就认识,差不多是光腚搓泥巴一起长大的,一起效力袁氏的时候,又喝了血酒拜了把子,关系像一个娘生的,自然非同一般。有点刘关张三结义的意思。张晟是大哥,所以官渡战败后,他们就一起投降了。这次,三人一商量,计划——

曹*多疑,好猜忌,对这三个降将,自然不敢一上来就委以重任,他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观察的,亲见的,这三位袁氏的故将,在战场上杀自家以前的兄弟像在地里割麦子一样,大刀挥动,一扫一大片,而且每次对敌身先士卒,表现踊跃,应该不是诈降的。鉴于三人熟悉并州的地理,所以把他们安排在对付高干的最前线,本来指望他们能在拉几个兄弟过来,谁知道,棋差一着,要蚀把米了。

袁家和曹家,或者说是朝廷与地方势力的争斗的恩恩怨怨对于张晟来说似乎太深奥了,张晟粗人一个,勉强的可以写出自己的名字。文化程度和韦小宝差不了多少。他不关心朝廷大事,谁是正义之师的?心中只认一条,谁给我饭吃,给我高官厚禄我就跟着谁混。俺就图个女人和金子,啥也不管。愚昧贪婪的人性往往使人心胸狭隘,容易走极端。

张晟认为司隶校尉长安太守列侯钟繇,这个位高权重的老狗,对不起他,故意的刁难他整他,已经是自己的仇人了,这块绊脚石太强大了,自己踢不开,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当然应该借助外力来干掉他,报夺妻之恨了。没的说。

张琰和卫固的想法就更简单了,既然喝过血酒义结金兰,是过命的兄弟,那么大哥的仇人便理所应当是大家的仇人,而且在钟繇手下也的确是捞不到什么好处,兄弟们穷的都要讨饭了,还比不上在袁绍手下自在,算了,不伺候了,老子不伺候了。换主子啦!

三个人早就达成了共识找个机会干掉钟繇用河东的土地,跟袁氏换个将军干干。大家一块干吧。说来也巧,刚才说好了这话,就说到了钟繇调兵的将令,让他们一起去截击并州大将郭援,这三人马上日爹草娘的骂开了:“*,现在想起老子来了,早干嘛去了,好事没咱的份,打仗到他妈的第一个,不去,不去。”

张晟听张琰这么一说,气愤道:“狗日的,想拿咱兄弟当炮灰,没那么容易,咱们全都托病不出,看他能怎的。”

过了没几个时辰,晚上,卫固就赶来了:“两位兄长,大喜事,大喜事。”张晟心说,我都快气死了,还喜事呢,你是否有病。

卫固坐下喝了水道:“兄长,今天钟繇给我下令,让我向郭援诈降,引他过汾河,你说这岂非好事。”

张晟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你是谁,假亦真来真亦假?”卫固大笑道:“没错,降书是他让咱写的,到时候真投降,假投降,还不都在咱兄弟身上了。”

张琰觉得不妥:“这么轻易投降,似乎没什么油水。”卫固道:“不管了,看情形再说吧,问问高干给咱们什么条件吧。”

过了一天高干的条件就到了,封张晟和张琰为偏将军,两人皆为关内侯,赏金五万。这条件够高了,张晟此时正拿着信犹豫呢。他不是犹豫投不投降,而是犹豫,怎样砍下钟繇的脑袋,给郭援高干送一份厚礼。哥们,还不知道郭援是钟繇的外甥呢,要知道,说什么他也不走这步回头路啊。

张琰凑上来道:“你这边比较麻烦,魏种总是碍手碍脚的。卫固没问题,范先和他是一条心,再说太守王邑,也早有反心,不过就是摇摆不定而已。弘农那里我更方便,军政大权都在我的手中掌握呢。”

张晟道:“这会儿,卫固已经把郭援放过来了,大军正在向绛城进发,要当机立断,这样,我们先把魏种干了,两天后,郭援到了绛城,我们一起发难,假装包围郭援后,诱马腾马超等人出城,就门前斩杀,然后占领绛城,杀了贾逵。你回去要守住弘农,有弘农一个郡,就足以封侯拜相了。”一切安排妥当,为了保守秘密也不给高干回信,只等大功告成,好去领富贵。张晟待张琰走了之后,就寻思,杀钟繇不太可能了,把魏种这个太守收拾了倒不难,这小子这些日子,病倒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处理,要杀他正是时候。

魏种当时正在阳平亭养病,他患了痢疾已经快要爬不起来了。他也知道郭援深入司州的事情,突然接到张晟的一封书信,说,钟繇大人命他兵出渑池,想请太守过去商议军情。魏种不疑有他,连夜就从百里外赶过去了。他只带了两百兵,到了渑池就被张晟给割了脑袋。手下两百人都死了,一个活口没有,消息严密封锁,无人知晓。

郭援大军已经上了通往绛城的管道,经过阳城的时候,卫固和范先出城迎接,说,诚心投降,郭援最后的一丝忧虑也没有了,一心想要建立奇功,他那里知道,自己是撞上狗屎运了,侥幸,侥幸呀。

官道距离绛城七十里,道路两边纵横岔路,交通好的不得了,四通八达。对于行军打仗来说,这样的通地并不太好,随时可能遭到伏击。

张晟杀了魏种,便率兵出渑池前来官道埋伏。钟繇的信中说,狼烟为号,张琰、张晟、马超同时出兵绞杀郭援,把他赶回汾河,嘱咐卫固断他的归路,这计策本来万无一失,郭援轻敌冒进必死无疑,怎奈出了叛徒,战况竟然逆转。

郭援隔得老远就看到两条岔路上狼烟滚滚直冲云霄,犹如耕波犁浪的大船,在平坦的江面上泛起的浪头,腾腾乱滚。

情况不好,郭援立即下令前军止步,传令准备战斗。此时前面的探子捉到一个奸细,送来给郭援。“将军,我们捉到个奸细。”

郭援大喜,正要问那奸细,因何狼烟沸腾的时候,奸细却挣脱两名探子的手臂,跪下急道:“大将军,我家将军张晟,命小的来请降。愿意和将军一同诛杀马腾,夺取河东之地。”

郭援一下子愣了,心想,张晟吃多了,请降,当我白痴。必是诱敌之计,喝令把奸细拉出去斩了。那奸细喊冤:“郭将军若杀我,会后悔的。张将军已经布置妥当了,狼烟会把马超引来,到时候,他出其不意的,用骑兵冲击马超军侧翼,马超军一乱,您就能大获全胜了。”

郭援心想,也不知真的假的,这张晟从那里冒出来的,一上来就哭着喊着要投降,太奇怪了。

邓升道:“大人,不管这张晟真降还是假投降,他此刻放狼烟,的确是早了点,等于把自己暴露给我们了。没有这样打埋伏的。”

郭援一想也是,张晟要是想打他,这会他已经走进人家的圈套了,还派什么奸细过来,有病啊。

马蹄声撼动山越,从管道对面冲杀过来,那是绛城的方向。是马超杀来了。郭援大声叫道;“迎敌,迎敌。”率兵迎着马超马腾马岱庞德杀过去。

张晟的队伍还隐藏在岔路深处的密林里,他冷静的看着两只对开的浩荡大军,即将碰撞在一起。突然大喊一声:“杀。”数万奔马冲了出去,至于杀谁,杀那个方向的人,手下的士兵早就心知肚明了。

约好了是伏击之后,燃气狼烟的,马超非常奇怪,狼烟滚滚却不见厮杀。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张晟和张琰是两个滑头,不肯拼命,却要自己打头阵。扎一和郭援军接触上,就听到一阵滚雷般的马蹄声响。张晟军,正全速敢来,来了就好。心想,郭援这次死定了,神仙二大爷也救不了你了。却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