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背水一战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1:43 字数:4925 阅读进度:153/306

这些负责戍卫的曹兵,分为两部分,寨门口有一千弓弩手,还有一千人分为十几个小队,在千个营寨中间巡海夜叉一样的游弋,侦查。

弓弩手分为三班倒,两个时辰,就会轮换一次。站在寨门前的曹兵,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困的不行就在门前来回踱步子。大家掰着手指算,再有一炷香的时间就可以换班回去睡大觉了。

死神在夜的寂静中悄悄临近。

突然,寨门外的黑暗中响起一阵嘎嘎的木轮车辙声响,还有缴杠和金属相互摩擦的刺耳响声。这声音引起了曹兵的警觉,几个士兵同时喊道:“什么人,谁在那里,不说话放箭了。”接着就是几只箭矢稀里哗啦东倒西歪的射出来。同时值守的都尉派人去报告。被派去的士兵揉揉眼睛振作一下精神刚转过身子,就听到一阵嗖嗖嗖嗖的劲箭飞扬时触动弓弦的响声。

两千只巨大的箭矢几乎同时带着劲风从千步外的弩车上射出来,那名士兵没搞清楚怎么回事,胸口便被一道白光穿过。白光穿过他的胸口后,没有停歇,又飞出去十几丈射入另一个战友的身体,才止住前进。

射穿他胸口的同时,密集、强劲足以摧毁城墙的飞梭巨弩箭也击毁了寨门。无数的曹军弓弩手被巨弩射的支离破碎。

黑龙骑骑兵,呐喊一声,在文丑的带领下,乌龙一般冲入寨门。进寨后的士兵,没有和曹军将士讲串门的客气话,而是果断的拿起刀枪,干掉了这家的主人们。

经过改良装备的黑龙骑骑兵,应当算得上三国时代最现代化的队伍了。不禁士兵们每人一身黑光铠甲,足踏三层牛皮可以挡刀剑的战靴,连战马的头部和马股的部分,都披上一层革甲。士兵们握刀的手上,有一幅乌黑发亮的生牛皮手套,不经意间擦中手臂的刀枪会被这层手套弹开,划开。不至于伤到皮肉。

曹军不止一次的领教过控弦战士的威力,心中自然有所忌惮。再加上突如其来。死伤不少。文丑没心思杀这些小喽啰,他的目标是中军帐里李典的人头。擒贼先擒王吗。

李典的谨慎小心救了他,因为是败退后的第一晚,他穿着铠甲入眠。一听到喊杀声,立即鹞子翻身跳起来,持枪在手,冲出帅帐。

黑骑黑甲威武不凡的河北第一名将文丑刚好杀到,见李典披甲出帐大叫可惜,他要是赶不及披甲,死的机率就会大一些。

文丑双目血红,那是见到势均力敌的对手,产生的兴奋感所致。李典也同时看到文丑,他立即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胡乱从一个亲兵手中接过战马,大吼一声,来战文丑。

两军将士已经不顾生死的绞杀在一起,黑暗中不断地绽放鲜血生成的绚丽花朵。不经意间闪过的刀光和枪影,最容易夺去人的生命。要嘛让你的胳膊腿脚等肢体和你离别,撕碎了把肉块送到几丈远别的士兵脚下,踩踏蹂躏。扭打在地上的士兵,撞倒了点着的篝火,火点燃了士兵,士兵哭号着扑向寨珊和帐篷,于是大火突起,战场亮如白昼。正在放冷箭的士兵,被人一刀消掉了脑袋,血浆喷泉般直冲天空,手中的箭矢也不受控制的惯性射出去。这么多的人混战,这一箭也不可能落空的。

士兵们一开始交锋的时候,都兴奋,打起来就害怕,及至见到一个个的战友在身边倒下去,一次次的领悟了我不杀你你就杀我的天道,就开始杀红了眼。失去了理智的士兵,就是作战的机器,脑子里只剩下,杀杀杀。战场上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战斗结束鸣金收兵了,有的疯狂的士兵,明明听到退兵却不愿意走,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追击敌人,结果被反扑者剁为肉酱。这就是被激发出来的彻底的人性,凶性。

曹兵这次吃亏就在于黑龙骑的装备,本来必杀的一枪,捅在身上不疼不痒,可对方反手砍来的大刀却绝对一百二十分的要命。他们以前和黑龙骑接触过,似乎没那么厉害,这次吃了出乎意料的亏。

文丑和李典大战五十回合不分胜负。黑龙骑来去如风,把曹营当成了匈奴人的草原牧场。文丑铁枪横扫*退李典,用他和乌桓兵学习的最新通讯方式,把两个指头放在口中,用力吹,一声唿哨,黑龙骑大部分骑兵一阵风般突破寨门扬长而去也。

文丑和李典虚晃了两招大笑道:“李典小儿,今日且留你一条性命,文丑告辞了。”

李典那里容得他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驱兵在后面掩杀,追了四五里出去,就被乌桓骑兵抛在身后追不上了。他害怕黑暗中有埋伏,便收住追兵垂头丧气的回营去了。

这次劫营之后,李典军士气更加低落,士兵们每天想的都是,丞相什么时候带人来救我们。其实还没到那个地步,李典军至少还有五六万人呢。

文丑回去和徐庶商量了一下,决定趁着李典连连败绩的时候,全军出动,和曹军决战。徐庶还记着十天破李典的军令状呢,脑袋问题可是不容儿戏的。

徐庶的方阵全由重装步骑兵组成,一个师就是一个大方阵,文丑的黑龙骑有四个师,加上昌豨和胡车儿的两个师,一共是六个师。分为前后,三个师在前,三个师在后,每个师的前后左右,隔开两丈远的距离。方阵的前排约五百人,纵深约六列。排与排,列与列之间的间隔都比较紧密。作战时整个军团必须齐步前进并在战斗中不发生混乱,方阵才有巨大的威力。所有的轻装步兵不配置在方阵里,而是和骑兵一样配置在方阵的两侧,以掩护方阵不受敌人迂回包抄的突破。因为轻骑兵的灵动性比较强。徐庶说这种阵法叫做‘折冲阵’,非常稳健,不容易被冲散,很具有凝聚力,用来对付背水摆阵企图做困兽犹斗的曹军最合适不过了。

李典见袁军在城外平原上摆出一副要决战的态势,当下不敢怠慢,集合全军出寨决战。两军在黄河岸边展开队形形成对持。

李典军经过连番战败,显示出了一系列的准备不足,首先是队列邋邋遢遢,虽然说不上东倒西歪,至少没有雄壮的气势。不像袁军一般气吞山河,雄赳赳气昂昂。

文丑和李典照例现在两军阵前像泼妇一般对骂一场。这一场,文丑战败了。

胡车儿提马向前,接替文丑的位置和李典日爹*娘。把李典爷爷姥姥家的十几代人都提出来问候一番,顺便把曹*的列祖列宗也数落了,累得他气喘吁吁,大声喊道:“李典,你他娘的服不服?”

李典心想,胡爷,啥也别说了,这点我是真服了!

李典狼狗一般嚎叫道:“你他娘的别逞口舌之利,有本事我们单挑,敢不敢?”胡车儿用手指他:“行,我记住你了,你是第一个敢跟胡爷叫板的人。来吧,孙子。”

胡车儿提马向前,对面的两军立即想起一片号角和战鼓助威声,袁军军阵中几万士兵举起长矛,整齐的像一个人般,喊道;“胡将军必胜,胡将军必胜。”

胡车儿大喜,回头冲着士兵们喜笑颜开的拱手:“多谢,多谢,多谢兄弟们捧场,在下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说完还挥挥手。就像是奥运冠军出场一样。

李典气的差点抽风,不耐道:“你傻不傻,什么玩意。”

胡车儿正在高兴呢,被他扫了兴致如何不恼,嘴里发出一声,喝了热油般的嚎叫声,怒道;“李典小儿纳命来。”

李典心想,纳命,没那么容易。拍马迎战,对冲过去。

两马错镫,侧身之间,大刀和铁枪就触碰到一起,铿锵一声响,一溜子火星自兵器相交处飞溅出来。

这两人都是战法纯熟,从小习武,一个浸*刀法多年,一个是枪法无敌,各展本事打在一起。李典一个分心刺,换来胡车儿当头力劈华山。李典双手上举千斤顶,而后野马分鬃刺向胡车儿咽喉。胡车儿一看,武功了得呀!大刀倒举,用刀柄磕飞了李典的铁枪,刀身轮成一条白线,一招‘八方藏刀式’,暗藏着八个方向的变化,斜插向李典脖颈。

李典!名将也。也是一等一的好汉,那里看不出他的企图。当下翻白眼,不守反攻,一招‘密云不雨摄魂枪’,把枪法舞动的风雨不透,云雾一般向胡车儿坐下的战马刺去。

胡车儿心想自己没他快,当即给他一个闭门封挡,把刀轮成个扇子,将李典的必杀技给当过去。李典一愣,心想,不好对付。

胡车儿大笑道:“你发威完了,该看我的啦。”

刀势突然变得细密,就像是一阵金丝细雨,剪不断理还乱,风魔一般向李典卷来。李典也上来一阵悍勇,怕你怎地!疯子一样嗷嗷叫着冲上去。两人叮当叮当菜刀剁肉一般的一阵敲打,又同时的退后两步,不分胜负。

昌豨大喝一声:“姓李的,我来会会你。”胡车儿累的气喘吁吁;“好,老昌,你教训教训他,我先后边消消气。”他挺乐意的,李典可受不了。这不是玩赖吗?车轮战!老子才不上当呢。

李典一挥手,身后上来副将董超。董超一边骑着马跑,一边扯着嗓子喊:“我乃洛阳东部校尉董超,贼将通名。”

昌豨说了句话,差点没把数十万大军震晕:“我不告诉你!”

李典心想,老子行军数十年,还真没听说过这样的。有不说话的,没听说过声明打死不留名的。

董超大笑;“贼将可是惧怕我,不敢说出姓名。”昌豨笑道:“非也,因为告诉你也没用,你活不过一炷香时间,问了也是白问。”回头对文丑道:“文将军,给我在功劳簿上记上,今日杀曹将一名,姓董名超,字——哎,请问你的字是什么来着?”

董超大怒,哇哇大叫;“狂徒,看刀。”挥刀来砍。昌豨力气比他大,把大刀架开,急道;“兄台,你倒是快说,你的字是——”董超气的满脸通红,恨不得把昌豨嚼碎了咽下肚子里去。一刀拦腰砍到。

昌豨冷笑了一声,他看出来了,这个董超武艺平平。“不说算了”昌豨身子直直的躺在马背上,大刀擦着他的鼻尖过去。就在董超的大刀扇面形到马尾的时候,昌豨双目杀机大盛,身子一挺,坐起来,大刀准确快捷的挥出去,削向董超的脖颈。

董超肯定是反应不过来了,眼看一招得手。李典从董超身后,递过来一枪,枪尖把昌豨的大刀磕飞出去,董超算是保住个脑袋。

董超吓得魂飞魄散向后败逃。文丑一挥马鞭;“杀。”

方阵中数万长矛斜指,长刀铿锵出鞘,咔嚓咔嚓,细碎快捷但并不散乱的方阵脚步向前极速推进,形势就像是几个巨大的车轮要去碾碎面前的一切。

董超跑了,李典可没跑,他知道只要一动,身后的军队就算是完了。李典冷静迎战,指挥士兵和面前震慑人心的方阵对攻。他还指望着背水摆阵,置之死地而后生呢。大声喊道;“将士们,身后就是滔滔黄河水,我们没有退路了,只得拼死一战。”

士兵们明白他的意思,可是看到袁军的军容如此整肃,队列整齐划一,杀气腾腾,甲光耀目,仿佛是组合在一起的草原嗜血狼群。顿时失去了抵抗的心思,竟然不敢上前。

李典心想坏了,士兵被袁军的气势给震慑住了。我若不拼死一战,只怕谁也不会向前了。当即发出雷鸣般的一声吼叫;“杀。”黑马一般脱颖而出,径直迎着袁军杀到。身后的士兵一看将军如此玩命,也跟着呐喊着冲上来。不过绝没有玩命的那股子士气。

位列在方阵两翼的控弦战士,立即弯弓搭箭的射杀曹兵,中间的重装步兵却冒出尖,把方阵变**字阵,首先和曹兵的洪流接触到一起。控弦战士,在两翼射够了箭,把曹兵射的一个个呆若木鸡闭目等死了,才加入战团。

方圆十几里的地面上,人群绞杀在一起,若是有直升机的话,定会看到由人流形成的·海浪一般的洪流,一波波的人,就像是海风吹动的碧波,此起彼伏,拍打呼啸。

这一仗从早晨一直打到日落西山,双方各有死伤,李典军因为士气低落的关系,死伤是我军的五六倍。清理战场之后,李典发现他只剩下不到两万人了。这可怎么办,两万残兵,还有几千重伤难治的。根本就守不住渡口,只等明天袁军喘一口气,攻过来,谁也活不了了。

董超还没死呢,腆着脸跑到李典身边煞有介事道:“将军,我看此时不宜坚守了,还是退到黄河以南从长计议吧。”

李典道;“如果撤走,我军就失去了进攻冀州的机会,你让我怎么对得起曹丞相啊。”

董超道:“将军乃国家大将,应该懂得权衡利害轻重。贼兵的目的不在黄河,而在官渡也,倘若将军在此地战死,这么多弟兄也跟着死了。丞相此时汝南不能回军,官渡兵力薄弱必然失手,那时你更加对不起丞相了。将军不如退守延津,依靠坚城抵抗等待援兵才是上策呀。”

董超这人就很会权衡利弊。啊,打不赢就跑在他那里是天经地义的!

李典一想也对,小不忍则乱大谋,万事以大局为重吧。当即点头道:“好吧,传令三军渡河撤走。”

董超心中大喜,终于离开这是非之地了,老子可不愿意死在这里。熟不知他这个馊主意把曹*的整个战略都给打乱了,实在是该死,该死呀。

徐庶早料到李典要渡河,提前安排了控弦战士,于他半渡的时候,冲杀射箭一阵,李典又损失了不少兵马,才算抵达岸边。

徐庶一面让人到冀州报捷,一面立即组织士兵渡河,并且敦促冀州大军全军进发千万官渡会师迎敌。

李典过河至白马组织坚守,在附近七拼八凑,外加拉壮丁凑齐了不到三万人马,组织人挖陷马坑,设绊马索,加固城墙,遍排鹿角,严阵以待,准备和徐庶文丑拼命。沮受此时还在黎阳守城,确保大后方的安全和粮道畅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