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伏兵四起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2:01 字数:5081 阅读进度:173/306

“呜!呜!呜!呜!”袁军寨门前,两座箭塔上的士兵吹响号角示警求援。营门突然大开,五千弓弩手隔着三重战壕,队列两边。扯开弓弦,向扑上来的曹军攒射,一时之间箭矢蔽空。一阵轰隆轰隆的响声过后,百十辆飞梭弩炮和发石机,被一队队袁军士兵推出来。郝昭一声令下,早已绷紧了神经和肌肉的士兵扯动缴杠,飞梭巨弩和二十几斤中的石块,密如雨点般向正在通过第一重战壕的曹军正面射到。气势如虹的曹军攻势一下子被袁军稳健的防守给震慑住了,谁也没想到这些袁军还敢打开寨门迎战。曹*的头脑够多快,一个意识闪过,坏了,敌人有准备,可能上当了!

一排排的弩箭,在数个眨眼间,连续发射。五十台飞梭弩炮机射出带着锐啸的强弓,由伺候在旁的弩箭兵上箭时,另外的五十台飞梭弩炮立即接力发射,这样轮换开来,曹军正面就在不是无尽的虚空,而是强弓硬弩的海洋,走过去就会融化在这边血海中。在射程内的敌骑无一幸免的人仰马翻,血肉飞溅,情况叫人惨不忍睹。曹彰虽是公子,但一向号称悍勇,他的先锋步兵队的攻势被飞梭弩炮无情的彻底粉碎,最前面用来挡箭的士兵手中的橹盾全都被弩炮摧残的四分五裂,就像是摆在大厅中供人观赏的瓷器一样不堪一击。士兵的尸体,在三五个眨眼间激增上千,曹彰鸣金仓皇的向后撤退。

寨门之外号角声、马嘶人喊、密集的蹄音此起彼落,把浩瀚如海的惨叫声都压下去不少。

夏侯惇和曹真的左右翼军,也不约而同的攻势受遏,虽然成功的越过第一重战壕,和敌军弓箭兵展开忽射,但由于地势上没有优势,而且中路军败的太惨烈的缘故,士兵都心生胆怯,呼啦呼啦的退潮一般向后反冲锋。

曹彰溃退的中路军在败退三里之后,在后退必斩的威*下重新结阵,杀将回来。此时营寨两边突然炮响两声,周仓和朱灵率领骑兵掩杀出,曹军是来劫营的,没有料到会有埋伏,加上受了弩炮的震骇,都惊魂不定,一下阵脚大乱。还好左右两翼大将众多,压住阵脚。曹*临危不乱,喝令停止攻寨,对付左右来犯敌兵。

周仓带着士兵尽皆鼓噪呐喊:“活捉曹*,活捉曹*。”匹马冲入溃退中的曹军阵营,挥动开大刀,左右前后开弓,一刀一颗头颅,犹如海浪中弄潮般,奋力波动着向曹*移动。他早就盯上曹*头上高高矗立的红缨了,拼命杀过去想立大功。可惜曹军太多了,而且不是乌合之众,是训练有素的劲旅,这只强兵没用多长时间便从惊愕中醒过身来恢复了全部的冷静和神采,稳住阵脚实施反击。曹*想要下令撤退,他知道周仓的埋伏之后敌人很可能还有大的阴谋,可他不敢向刚恢复战斗力的士兵下撤退的命令。那样失败会更迅速更彻底。

张郃、文丑突然赶回,带着三万骑兵,投入战场。旋风扫落叶般让曹军士兵重拾的信心瞬间崩塌。曹真位于最左翼,他的阵势保持的还算完整,看到文丑的黑龙骑兵杀过来,势如破竹冲突己阵,马上的骑士钢刀此起彼落,把曹军兄弟斩杀无数,立即命令身后的两万刀矛手向前挺进,救援曹*中路,一万弓弩手隐藏在刀矛手之后,列成阵势向黑龙骑攒射。这一招果然奏效,文丑的黑龙骑在远程打击下,再不能毫无顾忌的驰骋,箭矢一排排的从刀矛手身后射出,落马者比比皆是。张郃想要带兵砍杀曹真弓弩手,可两万刀矛手像铜墙铁壁一样横亘在他面前,让他寸步难行,每挪动一丈五尺,就要付出数以百计的士兵生命。曹兵已经杀红了眼了!

有人大声吼喊道:“弟兄们,拼啦,横竖都是死,拼啦。”

曹真的队形无法突破,黑龙骑在文丑的指挥下,且战且退,迂回杀向右翼的夏侯惇。把左翼的弓箭手和步兵交给周仓朱灵的步兵对付。乱军之中,弓箭手射杀骑兵威力不小,要射杀步兵由于可就不容易了!

夏侯惇没有曹真的将才和稳健,不过他悍勇,一看中了圈套顿时火冒三丈大骂袁家没一个好东西,喝令身后的士兵跟着自己同黑龙骑对攻。夏侯惇的右翼军有两万都是骑兵,步兵只有一万,五千弓弩手,五千刀矛手。弓箭手在这种冲锋情况下显然失去了作用,退居二线。重装步兵和骑兵全部压上来,和黑龙骑绞杀。夏侯惇仗着铠甲坚硬身手敏捷枪法无敌,斩杀黑龙骑几十名士兵,但他很快发现自己已经吃了亏,尽管他的士兵和他一样不怕流血牺牲咬着牙拼命,临死都会卯足劲把刀刺入敌兵胸膛,但,这些黑龙骑的家伙,根本不跟他们肉搏,他们是用弓箭夺走人生命的。这些王八蛋随时都在射,令人防不胜防。

曹*此时也在厮杀,他挥动大刀,砍杀一名袁兵,心中在想,荀攸究竟是被识破了还是投敌了?!

此刻的战局已经僵硬,曹军一开始吃了亏但阵脚逐渐稳住,两边形成缠斗之势,估计杀到天亮也分不出胜负。

我在三里之外,听到喊杀声,心道,来的正是时候。回头对亲兵道:“把荀攸给我抓起来,绑了。”李典大惊:“主公,发生了什么事?”

我厉声道:“荀攸诈降,引曹*来劫营,你若真心投效给你一师骑兵为前驱,前去扰乱敌阵。”

李典心想,到了现在也没选择了。朗声道:“末将领命。”率兵先行,赶上张绣的前军,一同杀入战场。曹真正列队杀敌,手下的弟兄们呈现出越战越勇的态势,由于阵势严密不曾被打乱,大有反败为胜的意思。倒在他面前的袁军尸体已经快要堆成小山了。正在他沾沾自喜的时候,身后突然马蹄轰隆,震耳欲聋,令士兵各个心惊胆寒。

骑兵!曹真命令弓箭手列阵,想要隔远攒射,压住敌军的势头。可这次不同于上次了,大家都杀的不认得亲爹了,多眨一下眼睛都很有可能脑袋搬家,那还能听到将军下什么命令。曹真喊了半天,也就聚集了五六百弓箭兵,总比没有强!“放箭!”李典张绣身后的骑兵,瞬间跌下数人!

郝昭的弩炮军不能再用了,因为两边颤抖在一起,分不出敌我,如果用弩炮势必杀伤自己人。他受了主公严令,只管守寨,不准参战,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弟兄们倒下去。想了半天才想起个好主意:“上箭楼。”

两座箭楼上总共站了二三十名精挑细选的精准弓箭手,用现在的话来说,他们现在充当的角色是——狙击手。

郝昭用这些人来打击敌军中的强横战士和身穿铠甲的将军。狙击手们看到那个曹兵武功好的,就瞄准了抽冷子给他一下,有的当场毙命,运气好的,也扫中的胳膊腿,给他个重创。

郝昭闪光发亮的眼神突然停下来,他看到了一只红缨,是曹*。这个距离,正好在射程之内。郝昭心里那个惋惜,只恨自己箭法一般。如果有个特种兵在身边曹*还有命在?郝昭扯满了弓,瞄准半晌,右手利索的一松弓弦,那只带着翎毛的黑杆羽箭就射中了曹*坐下的战马。那马儿头顶突然被射穿,嘶鸣一声,晃悠两下倒在地上。曹*正在厮杀,没提防有人放冷箭,一下子被甩了出去,摔了个七荤八素,若非头盔保护,也就脑震荡了。

几只长矛一起向跌倒的曹*戳刺下来,曹*身子一滚,灵活躲过。身边的曹彰奋力斩杀几名袁兵,跳下马来,把父亲扶上去:“父亲,快撤吧。顶不住了。”

我于李典张绣之后率军杀到,却不加入战团,只列队在五帐外呐喊:“投降不杀,投降不杀。”曹军一看又来一路军,各个丧失斗志。心想还有完没完了,怎么我军弟兄不见一个来援救的!有的人见势不妙跪地求饶,但大半选择了逃跑。

曹*一看士兵彻底没了士气,心惊丧胆,喝令曹彰曹丕帅中路军撤退,留下夏侯惇和曹真殿后。这正是我要的效果,曹*一退,这仗就好大了。我呐喊一声,引着生力军,拼命在后追杀,活捉曹*的呼声不绝于耳。走的慢的曹兵就像渺小的蚂蚁蟑螂般被排山倒海洪流吞没一般,大队袁军过后,连骨头都剩不下了。

曹*眼看走不脱,夏侯惇、曹真、引着亲兵过来阻截,把我的骑兵压在半路。战斗进入到死命的血肉战中,曹军为了护主,寸步不让,袁军为了擒拿大汉丞相曹*,拼死向前。互不相让寸土必争,红着眼、嘶哑着嗓子、紧握着刀矛,把自己的躯体当做长城,当做武器,当做不疼不痒没有灵魂血肉的战争机器,滚动成两条血红的长龙,撕咬拼杀在一起。每一个倒下去的士兵都会在两个眨眼间变成一滩肉泥或者血水,每一个将军身上的铠甲都被刀矛劈砍刺削的支离破碎。人的身上如果有狼性,就在这刻被完美的激发出来了。腿断了就躺在血泊中撕咬敌人的小腿脚面,被人从上到下刺穿脊梁的同时,也抱着他一条腿把他掀翻在地。倒在地上的士兵只有一个下场,死。就在曹*身后,十几丈宽百丈长的一条狭长地带,双方投入了达到十五六万的兵力,用无数的生命争夺脚下接近一尺的土地。许褚声嘶力竭的红着眼睛高喊:“保护丞相,为丞相尽忠——”就连最为强悍的黑龙骑,也被这股誓死护主的强大战力所阻遏,难以寸进一步。每一个曹军都仿佛生来和袁军有杀父夺妻之恨,咬着牙在拼命——

曹*在曹彰和曹丕的保护下,败退十里,突然听到岔路上一声炮响,一彪人马从暗影中杀出来,听声音震耳欲聋,看阵势差不多三四万人。

高览是贾诩伏下的最后一路兵,也是要治曹*于死地的最狠的一颗棋子。曹*满以为袁军把主力全部投入了方才的伏击,那里想得到他们还留了这一手,回顾自己身后两个儿子,还有五千不到的步兵,这可如何是好,莫非天亡我也!

高览军的主力骑兵部队,全集中在这里约三万人,两个师。快速迅猛的通过西面的山野平原,进入曹*的视野。部署列阵。手持火把照明的三万骑兵,向一条火龙般蜿蜒而来,照的天际一片火红,军威之胜,叫疲于奔命的曹氏兄弟,心惊胆寒。

曹*这一生最危险的时候,曾经被吕布的方天画戟架在脖子上,最狼狈的一刻,差点死在张绣的乱军之中,这次的情形比之上两次还好了很多,至少还有五千残兵在身后跟随。大枭雄看着两个失色的儿子大笑:“你们两个享福享的太多了,今日正好历练历练,快,随为父杀敌。”

曹彰好一点,曹丕却两腿发软,差点大小便失禁。曹*大声喊道;“贼兵到了,发什么楞。”他这才醒过神来。

高览和昌豨胡车儿亲帅三万人组成的骑兵队,杀到敌兵聚集处,纵横冲突。曹兵败军顿时哭爹喊娘,四散奔逃,把曹氏父子扔下不管。高览一眼看到曹*,心中大喜,大笑喝道:“曹贼,还不下马受降,更待何时?”

曹彰怒喝一声,手持流星锤来迎。高览身边杀出胡车儿与曹彰站在一处,这曹彰果真了得,武功不在胡车儿之下,更兼悍勇无双刚猛无俦,到了这个时侯,每一招每一式都有为父亲奋不顾身甘愿牺牲的意思。反观曹丕先生,吓得差点哭泣,有些令人气沮。

曹彰大战胡车儿,曹*引败兵同曹丕迤逦败逃,耳边自然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高览追兵越来越近,曹*眼看无路可逃。突听前方密林中,有人大声喊道:“高览匹夫,休伤我主!曹休来也。”

曹休的虎豹骑对付文丑的黑龙骑或有不足,但和高览的普通骑兵比起来却优势明显,不论从装备,士兵素质,都胜算许多。高览一听曹休到了,心想坏了煮熟的鸭子要飞!加快催动战马,右手持刀,追砍曹*。三丈——两丈——一丈——高览手起刀落,激动地心脏跳动像擂鼓。“当啷”一声兵器交击的脆响,高览撕云裂帛的一刀被封挡回来,右手震得有些发麻,马儿倒退一步,定睛一看,正是曹休。

虎豹骑随后压上,和高览军混战在一起。

高览气的差点吐血,眼看到手的绝世奇功都被这厮给搅合了让他如何不怒,歇斯底里的叫道:“曹休,你姥姥,老子跟你拼了。”曹休心说,你跟我拼了,你杀我主公我还跟你没完呢。手持铁戟向高览拦腰扫到,高览挥舞大刀和他站在一处,没有十个回合。曹休知道难以取胜,心想保护丞相突围要紧,便虚晃一招舍了高览,回身带亲兵护着曹*返回大营。曹丕在身后吓得屁滚尿流,扯着嗓子喊:“父亲,等等我——”

高览带兵掩杀一阵,突见前面尘土蔽天,马蹄响声,地皮发颤,知道有大队人马前来救援,急忙引军回转。

郭淮、曹真、夏侯惇、许褚等将和袁军厮杀到天亮,拼了性命不要,终于稳住阵脚,迫的河北军不能前进一步,让河北军在树林外付出无数生命,不过他们付出的代价比河北军要惨重的多了,由于一开始仓促应战,阵势大乱,十万大军活着突围回去的不足四万,阵亡者达六万之众。袁军虽然得胜,也是惨胜,阵亡两万,对于一场伏击战来说,没算占到多大便宜。

贾诩感叹道;“曹*不愧战神,无论是治军练兵、战术变化、战略部署,都堪称当世睥睨,在这种形势下还能发挥出如此强大的战力,曹军真乃虎狼之师也。”

曹*回营大发脾气,喝问张辽曹洪为何不出兵相救。张辽、曹洪理直气壮:“粮仓乃兵家重地,一旦有失,我军必定惨败,七十万将士死无葬身之地也。丞相虽然遇险,但洪福齐天,不一定有事,倘若张辽移兵相救,敌兵定然趁虚攻入中牟烧我粮仓,那就后悔莫及了。”

曹*肃然起敬:“文远,远见卓识考虑周详,是本相错怪你们了。”遂下令奖赏二人每人黄金百两。

张辽曹洪虽不承认有罪,也不敢居功,百两黄金是万万不敢接受的。曹*再三礼让张辽执意不从,最后提出一个要求:“让曹洪守中牟,末将愿请一军,临近袁营下寨,一月之内,必然破敌。请丞相恩准。”曹*心想,张辽既然说大话,必定是有把握,他平素办事谨慎沉着不是个浮躁的人,就给他一次机会。

“将军若能成功,为大汉第一功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