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铁浮屠,拐子马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2:07 字数:4479 阅读进度:180/306

“你会养蛇是不是?”

呼古达弯着腰不敢抬头:“是的大将军,小人从小跟着父亲养蛇淬毒挖蛇胆,小人的一家子就靠这个生活的。沙漠里的蛇比中原毒的多了,小人也去捉、去放、去养,没办法,只有这样才能赚到钱。”

这是个黑心的商人,只要能挣钱没有他不敢干的事情。棺材里伸手死要钱的人,最好对付了。

我直视着他,看得他心里发毛,咽口唾沫道:“大将军,您是否有吩咐?”我忽然笑道:“有笔生意给你,你做不做?”

呼古达心想那要看有没有利润了,跟你做生意,恐怕是赚不到钱。他心里想着,去你奶奶的,老子不干你能怎地!嘴上却跟抹了蜂蜜,不住口道:“做,当然做,大将军您这是看得起小人,我又怎能不识抬举呢。”

我道:“好,你给我养两千条蛇,都要剧毒无比的,咬到人活不过一炷香时间最好。”呼古达抓耳挠腮:“大将军,这两千条太多了,就算用两三个月的时间也捉不到。”

我心想,两千条真的是太多了,最怕的是这些蛇不光咬曹兵连自己人也咬,也不知道呼古达能有办法吗?“那就先来五百,不过你能想办法让这些蛇听你的话吗?比如,放出去在收回来。”

呼古达傻笑道:“这个对于牧蛇来说,简直太容易了,沙漠中普通的牧民都会,一点也不稀奇,不过五百条显然阵容有点强大了,快不了。”

我道:“每一条给你一百两,你去养吧,不过一定要听话的才算数,不听话的,一钱银子也没有。”

每一条一百两,呼古达可以对长生天发誓,自他家的祖先干上捕蛇这个行当,就从没卖过这个好价钱,今天自己算是撞到财神了。一条一百,五百条就是——五万两——

“大将军,其实两千条也不费什么力气——”心里道,两千条就是两万两呢。

冬季北方,冰封千里,用呼古达的话说这是抓蛇的最好时机。这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还是交给特种队员去完成,除了他们也没人敢去。呼古达了解蛇的习性和特性,专门挑选一些,荫蔽潮湿,杂草丛生、人迹罕至、树木繁茂、乱石成堆、古埂土墙之类的地方去寻觅。找准了地方,用铁锹挖掘下去,将正在冬眠的一堆毒蛇带回来。十几天功夫,五百条色泽奇特、浑身被鳞、头颈高翘,躯尾摆动,形色各异,但都很漂亮的剧毒蛇,被带了回来。

人说,越是漂亮的蛇毒性越大。我想,呼古达找到的这些蛇,都堪称蛇中绝色了吧。五六百条蛇有青竹蛇、闪鳞蛇、赤练蛇、玉米蛇、百步蛇、短尾蝮蛇。全都是毒蛇中的佼佼者。要饲养这些蛇听话可是太不容易了,这是游牧民族的绝技。

蛇有自相残杀的天性。所以,呼古达每天只给六百条蛇喂食三百只蛇的食物,吃的东西不够,它们就会抢、咬、杀让它们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存活下来的就可以接受训练了。

这需要一个温室效应,才能完成,所以呼古达给蛇盖了一个土坯的房子,里面温度很高,地上挖了四方的大坑,两丈深,最厉害的蛇也爬不出来。

呼古达驯蛇采取的只有两种办法,就是药物控制。他给蛇喂食一种特质的药粉,蛇吃了之后就像人吸食了鸦片毒品会上瘾,每当喂食的时候就会迫不及待凶残无比的争抢。只要是存有这种蛇食的地方,一定会遭到蛇的袭击。呼古达用号角和红色晃动的旗子来训练他们觅食。每当喂食的时候,他都会晃动红旗,然后蛇就会出来追踪蹦跳的青蛙。

号角吹响,放出去的蛇,会迅速的返回居住的巢穴中。吸了鸦片的蛇,跟人一样,再也离不开那种环境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这只蛇军,已经初具规模了。

孙权本来无意和袁氏为敌,只是迫于形势才向淮南用兵,袁曹既然官渡罢兵,他可不会傻呼呼的在这个时候惹火上身。鉴于这种情况,我飞鸽传书让鲁肃过江去和孙权议和。孙权本来想要撤兵又没有台阶下,见鲁肃来到,欣喜若狂,连忙订立合约,双方各自罢兵。从开战到罢兵不过一月,大的交锋没有,只是在合肥城外,甘宁徐晃和太史慈凌统周泰单挑了几次,东吴一方名将不少,双方都没占到什么便宜。

这几天心情好,脑筋也灵活,一直在想着如何打败曹丞相的大军。曹*的大汉中央军真不是盖的,名将如云,战斗力强横不说,这曹老头有两把刷子,愣是让这些名将对他肝脑涂地死而后已,要打赢他还真要想点绝招。炮兵、间谍战这些现代化的作战手段已经都用上了,收效也不小,可是似乎还没有物尽其用,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另外,还有什么兵种可以放到三国去。空军?这似乎不可能,靠军营里那些脑袋大脖子粗的铁匠,别想打造一架直升机出来,想都别想!可是,还有什么厉害的,足以让曹*一败涂地的厉害战阵吗?我在屋子里,花园里、书房里、客厅里足足想了有七八天,终于那日闷雷轰响,开启了我的灵智,有一种阵法,一定可以让曹军亡魂丧胆的,为何不用?!

“铁浮屠,拐子马”大金国金兀术、完颜宗弼仗义横行天下的铁甲重装骑兵阵,五千骑兵足以破敌十万。遇到岳飞之前从来没吃过败仗,说的上历史上最坚韧凌厉的强横的骑兵阵了。要不是岳飞爷爷神勇无敌,简直可以横扫西亚和东方了。

曹*在见多识广,也没见过这玩意,好了,这些天的冥思苦想总算是没有白费,铁浮屠,拐子马,曹丞相休矣!

我紧急召见了辛毗、贾诩、王修、高览、藏霸,让高览和藏霸在军中挑选一万匹就精良的战马,一万名优秀的骑士,需要有作战经验。辛毗找寻各地工匠,设计给这些马儿打造全副的铠甲,从马头一直到马尾,只露出脚脖子和脚趾甲,其余的全部套装。士兵也是一样,我亲自设计了士兵的铠甲,别出心裁,画出了西方骑士的欧式战甲。中国和西方的铠甲比较起来,欧式铠甲多为全身包裹式的重甲,由整张铁皮按照身体轮廓包裹而成,关节部位也由弯曲的铁皮包裹连接。欧式的铠甲可以防御斧、锤、刀、矛这些冲击力比较强的进攻武器,整张铁皮锻造而成的全身重铠可以增加受力面积,使得身体均匀受力,减少对身体局部造成大伤害。不过这种铠甲有个缺陷就是对防御弓箭弩箭的打击比不上中式铠甲。因为拐子马是超快捷的骑兵队伍,能够避过远程的弓箭打击,所以适合穿着。

中原的步兵就不能穿了,因为要攻城一来不方便二来挡不住强弩的打击,就算不被穿透,也会变得凹凸不平的。中式的铠甲为片片叶叶重重叠叠状,编织而成,它不是一层鳞片而是两层三层甚至四层,对防御箭矢的效果比较好,适用于步兵和领兵作战的将军,而不适用大规模骑兵的突袭。

当年岳飞破金兀术的“铁浮屠”用的是大斧头砍金兵的胸口,用大的冲击力取代贯穿力强的长矛铁箭,硬生生的把金兵砸死震死。可是如果金兀术给当时的金兵穿上了这种欧式铠甲,岳飞的大斧战术立即就会失效的。至此,袁军的拐子马,比之金兵更加先进了。

贾诩和王修去筹集经费。组建一支铁浮屠、拐子马的骑兵重装部队,所花费的银两是个天文数字。

前生的时候,除了看三国演义之外,就是对岳家军有点兴趣,单田芳的一部评书听了不下几百遍,这铁浮屠拐子马熟悉得很。

所谓铁浮屠也就是铜墙铁壁的意思,说起来金兀术的这个发明,可比高顺的陷阵营还要厉害的多了。高顺的陷阵营只是重装步兵,冲击力、爆发力、速度还有灵活性都比铁浮屠要差的远了。

铁浮屠和拐子马,是由身披重甲的骑兵组成,每推进一段,后边便用鹿角设置障碍,使其只能前进不能后退。正面冲锋时,犹如一面铜墙铁壁,气势磅礴。一万骑兵的拐子马,人马均以铠甲覆身,分排都以铁环锁相连,每一排三到五骑,奔驰起来,纵横如电,如一堵铁墙向前推进,横扫千军,犹如摧枯拉朽,秋风卷起落叶,别说是对方的骑兵阵,就算是厚厚的城墙也被这种气势推倒压垮了。何况其有进无退,后路已经被堵死,战士敢不用命乎?!

新书「三国之崛起的帝国」正在更新,请大家多多对小琦关注!求鲜花,推荐、给点动力啊!谢谢拉!

在遇到岳飞之前,是金兀术的常胜队形,从未尝试败绩。

想法不错,可是真正的实施起来并不容易,首先是高览和藏霸的战马、骑士,一万匹战马对于财大气粗的河北军来说并不困难,可是要精良的就需要严格筛选了,这样需要时间,马儿不是人,不会毛遂自荐的。所以骑士有了马儿还没有。

最困难的是贾诩和王修的财政,一万副欧式铁甲,经过上百能工巧匠,用头撞墙,反复抽打自己的嘴巴之后,终于研制成功,可是这样的铠甲需要大量的铁、铜,也就是需要钱。贾诩报告说,府库的银两已经差不多用光了,紧急的从淮南和幽州调集的几十万两银子才刚刚够用,也不知道您这是铁浮屠还是金浮屠?打起仗来有没有用,要是丢在战场上一副这样的铠甲,还不把人心疼死。最让贾诩和王修不能忍受,头皮发麻,前额冒汗的是,那一万匹马身上也要打造铠甲,这简直就是把钱扔到海里。

辛毗也挺烦躁,整天脸红脖子粗的对着铁匠工程师们大喊大叫:“主公,既然可以画出来这样的铠甲,就说明可以打造出来,平常养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用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们凭什么做不出来。”

“大人,俺们家五代人都是打铁的,就从没有见过用整张铁板打造铠甲的,更别说如此离谱的给马身上穿上铁甲,这太让人头疼了,实在是做不到啊。就连《墨子造器》《鲁公密录》这些书上也没记载如此打造铠甲的。”

辛毗声嘶力竭喊道:“我不管你们这些,反正你们要是打造不出来,主公砍我的脑袋,我就先砍了你们的脑袋,想不出来的,就撞墙,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吗?快去?”

等到第一副马甲和人铠甲打造出来。五百名工匠已经有三名壮烈殉国了。都是急火攻心而死。还有一个走火入魔疯癫了。中国的工匠连长城和兵马俑都能造的出来何况几副铠甲,两个月后,五副铠甲正式出炉,试穿之后,藏霸骑着满身铁甲的战马大声嗟叹;“这玩意,简直就是个铁疙瘩,跑起来速度虽然稍微慢了些,但是短途的奔袭中应该显现不出来,要是按照主公的意思连接上铁锁,三五匹在一起,横冲直闯,一瞬间就可以把十几万的队伍搅混水,世上无人能敌。”

于是,藏霸又接到了一个光荣的任务——练兵。

拐子马,听着好听,真正的练习起来,简直就是噩梦。头一批选了五名骑士,第二天死了三个,咋回事?没经验不知道怎么练习,五匹马锁在一起奔跑?马儿不是人,就算是人,练习队列也要一段时间,有跑的慢的有跑的快的,拉扯之下,就要摔跤,马上的骑士掉下来不是摔死了,就是被马踩死了。

藏霸开始质疑了:“主公,这玩意,行不行,我咋看着行不通呢?”别说他,我都有点怀疑了!可问题是,人家金兀术就是这么练的。别人能成,咱就能成。我耐心的对藏霸道:“宣高,你要有点耐心,实话给你说,这也不是主公我的发明,早在战国时期的秦国就有这种铁浮屠拐子马了,我看书看来的。人家能练成,你为啥就练不成,难道你还不如‘白起’吗?”

藏霸一梗脖子,心说白起是谁?大怒:“主公你瞧不起藏霸怎地,俺就不相信,区区的拐子马有何可怕,给我一月时间,我一定让你刮目相看。”一月时间肯定没戏。我让庞统先生到各地去招募工匠了,他两个月才回来,找了将近有两千名工匠,都是许以高工资的,要不人家不甩他。

王修这几天就没给我好脸,跟我说话都带着哭音,表情如丧考妣:“主公,这待花多少钱呀!你要三思,冀州可要承受不住这财政压力了。”的确是花了不少钱,连荀彧老师都来信责备,不要搞一些华而不实的玩意,浪费钱财,后患无穷。有几次我都想放弃了。可是藏霸的一句话,让我重拾了信心。

两个月后,藏霸用陆续出炉的五百套铠甲组成的铁浮屠军阵给冀州文武演示了一次,让大家着实的体味了一把什么叫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