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奇兵制胜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2:12 字数:4337 阅读进度:187/306

官渡、沙丘。

曹营同袁营中间腹地有一块广阔的战场。前日一场暴雨的冲刷,跟着连续两日太阳骄横中天的暴晒,把沙砾和红土搅合在一起,形成一块块板结平整的沙土地。细细的沙砾在日头下反射恶毒耀眼的光。马蹄踏上去就能听到踏在石头上的铿锵响动。一条条被雨水冲刷出来的,河川一样的条状地带,纵横交错在几十万铁骑的脚下。再过一会儿这些条状地带会变红、变黑。日头向人间无情的洒下千万枚金针,大地如蒸,热浪袭人。

曹*已经把他藐视天下,高瞻远瞩的眼光投射到对面。左右两侧分别是夏侯尚和曹彰率领的十万虎贲羽林军,中间身后则是最为精锐的曹休和曹纯率领的虎豹骑兵。骑兵之后是夏侯惇的二十万铁甲步兵。吕虔、曹洪、于禁并列在五重弓弩手和五重橹盾兵最前沿,指挥这最后的冲锋。骤眼看去,漫山遍野都是曹军和迎风飘扬的旗帜。骑兵方阵,每一阵由两到三名大将统领,中间的虎豹骑有规则的队列十个方阵。最前面三阵士兵的右手持刀,左手持臂盾,用来快速冲突中挡箭矢边收割敌军士兵的生命。后面三阵清一色的长枪兵。最后面四阵,是针对黑龙骑,最近*练的所谓控弦战士了。重装步兵,又分为九阵,每阵也有万人,由不同的队伍合成,中间配备弓、弩、刀、枪、剑、盾、拒马等兵种。可以想象在曹*指挥下的的步兵阵法是怎样的变幻无穷,玄妙绝伦。

曹军将重装的骑兵全部压在阵前,步兵用来殿后,是想要采取闪电突破的战术,把河北军一举掏空。

曹军从开始集结兵力,到调动,结阵,全部井然有序,迅捷灵活,确实可以称得上军容鼎盛,士气如虹,装备精良,训练有素。

反观袁军方面,就有些相形见拙了——

袁军布的是半月形的圆阵,全军以中央虎豹骑为依托,将防御线尽量的缩小,属于收紧密集的队形,尽可能形成有机的防御体系,在兵力劣势之下,对抗曹军较为疏散的进攻性方阵。

贾诩和庞统张绣藏霸昌豨胡车儿早已经把河北军的二十个师的兵力全部带到官渡。这一点曹*也知道了,不过他不知道“铁浮屠”的情况。铁浮屠从训练到组建再到调入官渡一直打的都是普通骑兵的旗号。连打造铠甲的铁匠,也稀里糊涂,不知道这样的重装用来做什么用的。曹*的细作报告给曹*,他也是付之一笑,嘲笑我把银子扔到大海里。

表面上看,袁军左右两翼的步兵阵型很有些愚蠢。那有用步兵正面应对铁骑的?而且这些步兵的阵容不敢恭维。简直可以称得上七扭八歪参差不齐,装备倒是很精良,可在骑兵眼中也不过就是比较强壮的蚂蚁。铁蹄一到,立即踏为齑粉。

曹*开始怀疑袁熙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抑或是连日的高温酷暑给晒晕了,再要不就是袁军的有生力量已经在这几日的大战中消耗完了,根本就派不出像样的骑兵了。

其实,袁军布下的并不是圆形的防御阵型。是一种外圆内方的紧密攻击阵容。其目的就是为了用两翼半圆形的步兵阵来遮掩藏在深处,武装到牙齿,挥舞狼牙棒的‘铁浮屠’。

文丑的黑龙骑身后,是以刀矛盾手和弩箭手重重保护的郝昭的‘弩炮师’,准备在骑兵冲刺之后,给曹军来个迎头痛击。左右步兵分别由孙观、尹礼、韩莒子、霍奴率领。四个师六万人。中央的黑龙骑仍然是张郃同文丑。朱灵、张锴负责掩护郝昭弩炮师不受威胁。铁浮屠列在两翼,分别由高览张燕、张绣藏霸亲自统领。

袁军的很多士兵被曹军的气势吓懵了,人人脸容凝重,哭丧着脸,像死了亲爹。无不抱着能抵住敌军进攻便非常了不起的被动心态。

我记得在前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一位叫蒙哥马利的将军曾经说过,战争中,谁善于伪装,谁就能获得主动。

装*吗?我拿手地!

号角声起,战鼓雷鸣。曹*登上双方右侧的高丘作临时指挥台,以旗号,战鼓,号角指挥全局的进攻退守。

“咚!咚!咚!”敌阵战鼓齐鸣,中军前橹盾兵、弓箭兵和前锋骑兵向前推进,直*而来,到离袁兵中锋步兵阵千许步外停止,队形向两旁舒展形成拉锯长方形,动作整齐划一,迅捷而有效率,尽显训练有素的成绩。虽未真的进攻,已对袁军构成庞大的压力,仍是骑兵在前,步兵在后的阵势。强大的脚步震撼原野、虚空,远处的树林在战栗中险些倾倒。

袁营号角声起,两翼的步兵向前推进,逐渐散开移往外挡,像一对巨掌伸展出来,以擎敌军。曹*差点笑歪了嘴,世上竟然有如此悍不畏地的军阵,用步兵硬撼骑兵,还不如直接找根麻绳吊死算了。

“呜!呜!呜!”号角声大作,像午夜幽灵的悲鸣,又像战马奔腾的蹄音,步兵踏地的足音,构成杀伐意浓的死亡节奏。吕虔、于禁、曹洪身后旗门大开,无数从头颅到脚趾都被遮掩住的橹盾兵和绷紧弦的弓箭兵,发出整齐的“咔嚓”一声响,分向左右跨出,闪出一条刀切一样整齐的人巷。三将,毫不迟疑,驳马回到中军。就像两道推拉门,数排盾矛手组成的人墙严丝合缝,消失在三将身后。

曹*在右侧的高台上,红旗招展,于禁嘶喊一声:“放箭——”

袁军阵营立即作出反应,我挥手道:“放箭——”

平原上的对射,后排的弩手都是把箭矢射向半空画一道弧线,才扎下来插入人的身体,这样可以抵消橹盾的防御力,越过橹盾兵直接飞入中军。

两边箭矢相互撞击坠落下来的不计其数,互射的箭矢在中间千步形成荫凉,不怕死的话,完全可以躲在下面避暑。

箭矢蔽空,血雨飘飞。

曹*的指挥台上,号角声又起,两面黄旗招展,交叉后向两边分开。张郃在袁军阵前打出同样的旗语。倏忽间,两阵的盾兵弓箭兵快速移动向两翼。好似打开的一道闸门,曹军在一声嚎叫中,潮汐涌动般冲出来。

战鼓齐鸣,喊杀震天,曹军终于发动攻击了,漫山遍野却又阵型完整的奔杀过来。双方大军终于正面交锋。

袁军的步兵和曹军列于两翼的虎贲羽林军一经接触立即溃败,四散奔逃,死伤无数,哭爹喊娘、一塌糊涂。就像是被一块石头打散的鱼群,迅速的四散奔逃。文丑的黑龙骑和正对的虎豹骑倒是势均力敌,双方都想凿穿,都想要凭借优势骑兵挖空对方的心脏,希望全都在对方的强悍中落空。

虽然如此,曹*在高丘上看到敌军两翼被冲毁,退潮般的败退,高兴地他偌大的年纪从椅子上跳起来,拍手叫好,直指军阵,咬着牙对身后的许褚道:“仲康,河北是本丞相的啦!”

曹*高兴地太早了。就在两翼的夏侯尚和曹彰驱强兵屠杀袁军步兵势如破竹如入无人之境的时候,袁军步兵开始有秩序的向外围两翼迂回。夏侯尚似乎听到一阵铿锵的铁链震荡金铁交鸣的响动,心中一阵诧异。

就像剥去了一件陈旧的外衣,露出里面的衣饰光鲜。遭到血腥屠杀的袁军步兵迂回到两翼之后,夏侯尚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道铁打的、耀眼的墙壁。墙壁上有无数锃亮的五六寸长的尖刺。

夏侯尚眨巴眨巴眼睛,心道,他娘的,这是什么劳什子东西。

还没醒过神来,夏侯尚看到那一道道的铁墙,整齐的俯下身子,拽住马缰。阳光下,雪白铠甲上反射出的强光可以点燃干柴,也能照瞎人的眼睛。夏侯尚双目中白圈闪闪,一阵迷糊。突然,整齐的咔嚓一声响,犹如撕云裂帛,好似天雷过境,白色的闪电随后赶到——

夏侯尚迷糊中见到那一道道的铁墙开始向前推进,曹军的骑兵来不及刹车撞到墙上,就被长长的尖刺,砸成一顿肉饼,抛洒一捧血雨。每一寸肌肤都包裹在铠甲中的铁浮屠,完全不必理会敌人的武器,他们只是执着的统一着步伐向前推进,收割,收割。连接着铁链的五匹战马,就像一道道的铜墙铁壁,所到之处一阵碾压,房倒屋塌,摧毁一切。每当铁浮屠向前冲出十丈,后面便会有人横过一道拒马,把他们的后路封死,让这些铁甲的屠夫只能向前,没半分退路。好像是几十上百辆装甲车压过的路面,铁浮屠所过之处,一个活口也留不下,他们前面是四散奔逃的曹军,后面——是无数的血肉模糊。曹军的战士面对这些怪物也发了狠,打又打不过,跑也跑不了。回头来砍,用枪刺,都没有用。刀砍上去卷口弹开,枪捅上去断折滑开。可是那些怪物手中长长的长着无数尖刺的丑怪武器,要是打在他们身上,惨了,立即变成一堆肉坨子。我的耳边又不由主的响起了装甲车的履带响——

此时隐藏伪装中的郝昭‘弩炮师’也露出了狰狞的本来面目。郝昭一声令下,横截面达五里遍布的两百辆飞梭巨弩车和两百辆改良后发射一百斤巨石,射程都在一百丈到一百五十丈外的准备就绪的发石车。同时把口中致命的家伙喷吐出去。“嗖嗖嗖嗖”一阵破空声——越过前方的袁军,直接射到正在冲锋中的曹军的中军阵内。密集的空中打击造成了无数的惨嚎,无数的伤亡。一大片曹军瞬间倒下去——

天上炮弹一样的箭矢、巨石呼啸怒吼,地上铁墙像装甲车一样的横行肆虐,巨大的石块和超大强劲的箭矢把曹军阵地变成一片血海,高空打击的密集度是曹军前所未见得。

毫无遮拦平坦的沙地中,在几千丈的横截面上,飞扬的尘土席卷大地,上千道铁浮屠组成的铁壁铺天盖地而来,铁链连接的马蹄坦克履带般毫不留情的碾碎了曹军士兵的精神和肉体,把曹*北进的野心,粉碎在官渡这片沙砾遍布的开阔地上——

这简直就是一场现代的炮战和坦克战!

曹军一下子败退十里,死伤无数。曹*一下子傻了。“天啊!这是何物,如此怪异?备——备马。”

不等许褚答应,曹*提马一匹,跃上去,亲自加入战团。没有用,即使他亲自鼓舞士气,也挽回不了败局。中西合璧的铁浮屠太强大了。

激烈的对攻从清晨杀到黄昏,又从黄昏杀到第二天清晨,双方都像是和对方有着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拼命地绞杀着。

袁军从一开始的失利中猛醒过来,重装的步兵跟在黑龙骑和铁浮屠之后打扫战场,收拾漏网之鱼。铁浮屠的攻势瞬间摧垮了曹军的两翼,只剩下中路的虎豹骑孤军作战了。虎豹骑在经历了来自高空的飞梭巨弩打击之后,也渐渐不支,终于溃退。文丑带着黑龙骑追杀三十里——

袁军对曹军一波又一波持续不断的狂猛进攻,从远距离的箭射到近距离的肉搏屠杀,此起彼落,无休止的杀伐着。

马蹄军靴踢起的尘土,遮天蔽日,双方互有伤亡,血染沙地,尸横遍野,战况惨烈。脚下的大地还记得,今日流的血,比前日的大雨瓢泼还要令它窒息呢。

袁军咬住曹军不放,三十里,五十里,八十里,直到汜水关外的李通郭淮率军二十万赶来援救。在十里外,结阵备战。以生力之军,对疲惫之师,曹军和从未谋面为所未闻的铁甲怪物铁浮屠一经接触,再败,又是一阵血流成河,差不多死伤数万,后退十里。

藏霸文丑张郃张燕高览杀的性起,一味追击,被我拦住,不可以再追了。士兵已经疲乏了,而且铁浮屠和黑龙骑尤其是袁军的步兵损失也不小,不可以再追了。

曹军被打怕了,在十里外结阵,不敢动弹,像受惊的小羊。袁军鸣金收兵他们也不敢追赶。于是两军相隔二十里扎营。是役,曹军先前投入的四十五万大军折损将近四十万,自然,有很多是自相践踏而死的,还有不少当了逃兵。

加上郭淮和李通投入的第二批二十万大军,曹*至少损失五十万人马,投降者不计其数,损失之惨重,直*赤壁。

袁军这边折损十万,大部分是步兵,以一比五的比例,打赢这场血战,够本了。

新书「三国之崛起的帝国」正在更新,请大家多多对小琦关注!求鲜花,推荐、给点动力啊!谢谢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