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曹女布子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2:17 字数:4928 阅读进度:198/306

穿过承华殿绕行瀛洲山,沿着白石甬道,直奔五凤楼,五凤楼之后便是翠花阁。这翠花阁大约就是当年董太后居住过的地方,此刻已经荒废了,表面让虽维持整洁,但从此路过,立即心生寂寥,一种人去楼空的凄凉激发冷战。

翠花阁远处白石围墙,下面镶金砌玉,尽显皇家气派富豪,墙体呈蜿蜒弧线随势而走,犹如波浪,更似巨蟒。不对,这个地方,应该说,更似巨龙才是!

太监推门而入:“丞相,请。”

迈步低头走进垂花拱门,眼前豁然开朗,羊肠小径连绵六角花亭。红木质榫卯结构的花亭,六根明柱,斗拱飞檐,高三层有楼梯,以半榫和燕尾榫连接,呈出水莲花状,坚实美观,即使是在前生,这样的建筑也堪称极品。花亭之畔,白石拱桥,桥下一条清流,甩尾横贯御花园。依稀可以想象,春夏之交,凉亭之中,观赏,荷花蜻蜓的美景惬意。

信步过桥,只见佳木葱茏、奇花掩映,奇石飞瀑,都是些能够在冬季里傲然绽放的,异域奇花。左手一条大溪,悉悉索索的从方才那条河中曲折流泻于花木之间。迤逦前行,渐渐宽豁,七扭八歪的甬道两旁,平坦如足球场,场地上枯草至脚腕,看来夏天应当是滴翠的两块绿地,绿地上青松错落,不显的空旷。

穿过绿地,走入曲折回廊,阶下鹅卵石漫成甬道,踩上去挺舒服,可以治疗关节炎和腰膝酸软等老年性疾病。沿途有铁树几十株,都是几十年的成品,每一只布满钢针的绿叶都伸展二十尺长。回廊尽头是盆栽的大叶芭蕉,绿的让你感觉自己在半个时辰里,从冬走到夏呢!

再往前走,是一片奇形镂空的怪石嶙峋,千疮百孔,酷似蜂窝者有之,蹲踞雀跃同野兽相仿佛者有之,拔天捧日直刺苍穹者亦有之。都是千方百计寻觅来的宝贝。如果是春季,这些怪事上缠绕花藤,其下陪衬各色野花,或垂山巅,或穿石隙,萦绕台阶,简直就是一处洞天福地了。

越往前走,太监的态度就越恭敬起来,我心想,应该是快到地方了。果然,穿过一层竹篱月洞门,嗅着满园的青竹味,眼前出现别致院落,院中点缀几块山石,一边种着芭蕉,一边是数珠产自匈奴祁连山的大叶胭脂草,其势若伞,丝绦垂下,如同翠缕。

伞盖下,坐三人。汉献帝和两个女子,由于山石的掩映,我也看不清晰,只是随着小碎步的太监,缓缓走来。太监呼吸都快停止了,像是生怕踏折了一根茅草,惊了圣驾。这群没卵子的东西,果然有其生存之道,单凭这般的小心谨慎,就不难让当权者,对其推心置腹了。难怪,历朝历代,都有太监宦官之祸了。

“启禀皇上,丞相来了。”

汉献帝微一转身,立即站起来笑道:“显奕,爱卿,快过来坐。”我那里敢坐,毕竟现在还披着忠臣的外衣呢,和皇后对面坐,万一让这个没见过多少男人的美人,犯点生活作风问题,岂不是很过意不去。

“不妨事,丞相过来坐。”头戴凤冠的婀娜皇后盈盈起身,客气让坐。大度从容,表情雍容,不愧一国之母。伏完这个女儿长的樱桃小口,杏眼瑶鼻,乌发蝉鬓,云鬓生光。举止一本正经,标准的良家妇女形象。让我不禁肃然起敬,施礼道:“臣,袁熙,叩见陛下皇后。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娘的,每天说着几句话,他也听的不烦,最好弄个录音机录下来,一遍遍的回放给他听。

皇后冲着皇帝点了点头,意思还算是过得去。汉献帝做了个,那当然的表情。我注意到,皇后身边还有一个美人。这个人,老子能猜出来她是谁——安阳公主。绝对错不了,皇帝召见我来御花园,我就猜到了,一定是商议娶老婆的大事。

安阳公主,脸不红心不跳,只是专注的看着我。好像我是她待选的妃嫔。安阳公主上身穿淡紫色的清罗长袄,香肩搭着锦绣团花大红披风以御寒,下配杏黄色绫罗褶裙,秀外慧中很有教养的面容仍带着忧郁的神情,有种神合于冰天雪地的冷傲美态。脂粉浓妆,恰到好处,两腮嫣红,粉颈修长,举止文静娴雅,体态轻盈窈窕,能令任何人心迷神醉。

皇后樱唇微启,玉齿轻叩,吐气如兰,声如滴落玉盘:“丞相呀!本宫今日是要给你引荐一个人的。”

汉献帝笑了一声。

我多少有点尴尬:“是——是吗——”皇后笑道:“丞相,我身边的就是——安阳公主——”我佯装惊讶;“啊,是吗?”

安阳公主却很大方,轻笑道:“你不就是袁大将军。本宫的驸马。”我心道,你倒是挺嚣张的,可别让老子骑了,要不让你一句话也说不出。

汉献帝看我挺尴尬,便对安阳道:“你先退下去,朕同丞相还有要事商议。”安阳公主,心道,莫非商议我的婚事。也该出嫁了,年纪实在不小,于是便很情愿的退出御花园去。

汉献帝拍了我的肩膀道:“丞相,打算何时迎娶公主过门。”我还没来得及拒绝。皇后便抢着道:“方才,太史许芝已经算过了,这个月初十就是黄道吉日,适宜出嫁,丞相不如就趁此良机,娶了公主。”

横看竖看,这伏皇后比安阳公主,更有女人味,要是娶她我更愿意。可欺凌皇后的罪名怕是担当不起。

我急道:“陛下、皇后,此刻战事正紧,曹贼未灭,将士们都在前方浴血,臣岂能独享艳福,迎娶公主,这绝对不行的。”

汉献帝道:“丞相多虑了,曹贼穷途末路,覆灭在即,前方以稳定。再说安阳的年岁实在也不小了,朕看就这么办吧。”

我明白汉献帝的意思,他是想尽快的跟我拉上一层关系,好让我做忠臣。这些日子征战,一次女子也没骑过,却是快要爆裂,先把公主拿来骑上几天,也是挺不错的。

我装了半天孙子,最后一口答应下来;“好——好吧,就依皇上和娘娘的意思办吧,不过臣还有不情之请。”

汉献帝轻松道:“都是一家人,有话请讲。”我道:“臣,在洛阳没有府第,想要住在曹*的家中,不知陛下能否答应。”

汉献帝脸色一变,他本来想要我住在皇宫里的,这样,便于控制。老子,才不会犯傻呢。

汉献帝道:“丞相既然迎娶公主,自然应该住在宫中,就不要——”我就知道,他打的这个主意,连忙反驳道:“陛下,臣,住在宫中多有不便,一来,前方战将,不宜时常入宫,二来,臣身为丞相,是要——要开府治事的。”

开府治事!是啊,相府的事情何等繁忙,无论军机还是政治,八十以上决于丞相,怎么能蜷缩在宫中呢。

皇后干笑道:“既然丞相,要住在曹贼的府上,本宫看,没有什么不妥的。”汉献帝像只惊弓鸟,也跟着干笑:“可以,可以,朕这就下旨,把曹贼府第赐给丞相。请丞相初十日迎娶公主。宫里的一切,皇后自会打点,你放心吧。”

曹*的府第,自然比不上皇宫,可面积也不小,至少比以前的袁府要大的多了。我一出皇宫,便命张南,带一千铁甲军包围曹府,把里外都监视起来,曹府东西一应俱全,连丫鬟仆人都是现成的,只要搬进去住就可以了。

张南在曹府中巡视一周,把所有奴仆都集中到当院中,凡是觉得可疑的,全部拉到门外,不分青红皂白砍掉脑袋,曹府之外,成了西瓜地。吓得人人自危,哆嗦成一团。张南主要是害怕有人在暗中下毒手,一方面把可疑人物杀死,一方面震慑人心。

曹府中奴仆三百,被他一顿杀死五十,还不解气,就像是在西瓜地里挑选西瓜一般,指点着:“你,你,还有你,都给我出来。”当即又有十几个面目可憎的被强横的士兵拽死狗一样的拽出来。那些人鬼哭狼嚎,大叫冤枉:“饶命,饶命。”有的妇人急了,用手指甲去抓,黑龙骑士兵的脸,人还没到门口,脑袋就轱辘回当院了。

张南大声冷笑:“快,快点拉出去——杀——”

“慢着,都给我住手——”一个女子厉声喊叫。

张南眼一瞪,指着她道:“你是谁,想死吗?”说完一愣,他可以肯定这女子绝不是奴仆。奴仆带不起那样的金项圈,奴仆没有那样的芙蓉面,奴仆更加不可能绫罗绸缎系满身。奴仆最没有的是那种颐指气使的态度和震慑人心的凌厉眼神。

张南看着粉面寒霜绝美的容颜,咽了口唾沫,心里有些发怵。那女子领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可以肯定他们不是母子,因为这女子,不过也就是二十上下吧。

“你——是谁?”张南的嗓子有些干涩,不自觉的吐出舌头润湿下嘴唇。

伸出芊芊玉指,黛眉紧蹙,杏眼圆睁,高声怒骂:“狗奴才,去叫袁熙出来见我,你还不配跟我讲话。”张南大怒:“小娘们,你敢骂我,老子要不把你骑了,就不姓张。”张南过来拉那女子,冷不防,被身边的孩子,推了一把,这一把,把全身背甲的将军张南推的仰天摔倒,张南大将失色,站起来拦住一队冲上来的黑龙骑战士:“慢着,这小娘们和小王八蛋,有点意思,带他们去见主公,看看一会儿主公喝醉了,有没有兴趣骑一下。”

那女子脸色铁青,气的浑身颤抖,银牙要的咯咯作响,暴怒的瞪视张南:“我看你们谁敢?”张南摆手道:“行啦,我也懒得理你,老子不敢骑你,可是我家主公就说不定了,小娘们,你等着吧。”那女子突然冷笑道:“你在杀个人试试,我就让你家主公骑了,早晚骑在你头上做主子,到时候,照样扒了你狗奴才的皮。”张南懒得离她,他有点害怕这女子眼神中的倔强,挥手:“带走,快,带走,这是个奶奶,我惹不起,带她去见主公。”

张南随后就跟上来。那女子一直领着十几岁大的孩子,孩子牵着她的手死死的,一刻都不愿放松,每走几步就回头用怨毒的眼神,看着张南,那意思仿佛在说,老子早晚宰了你。

“主公,方才在外面发现了一个嚣张的小娘们,很可疑,末将觉得是曹*的小老婆,她有几分姿色,就带来给主公享用。”张南满脸的殷勤。

刚才还感到有股热血,直冲脑门,躁动不安呢,这么快就找到标志的娘们了。我站在曹*的书房里,捧着一直白玉细瓷的花瓶赏玩。闻言立即道:“快,快带进来。”张南还没说话,外面就开骂了:“袁熙狗贼,你滥杀无辜不得好死,阎王的油锅烧开了在等你呢,你别拉我,让我进去,袁熙狗贼,你出来见我——”啪的一声脆响,似乎是被人抽了个嘴巴。声音停了一下,继而更盛;“袁熙,你死有余辜,你——”

我沉着脸道:“快,把她带进来——”张南一溜小跑出去,揪住那女子脖领,就是两个嘴巴:“你个贱女人,你惹恼了主公,罚你去军营服侍大老粗。”

“呸——狗奴才——”

一个发髻散乱,满脸红肿,嘴角犹自挂着鲜血的窈窕女子站在我面前,眼神中满是悲愤怨毒和倔强:“袁熙,你纵容手下,滥杀无辜,会有报应的。”我上下打量了这个女子,虽然被打了以后,形象稍微凌乱,仍然是美人一个,鹅蛋脸,素妆容,高高的个子几乎和我一般,眉似远山,眼如秋水,鼓胀的胸膛,浮凸的腰肢臀部。大胆倔强不服输的眼神。紫色团绒披风,长襟翠绿的宫装盖住足底。她的上衣同普通的女子有差异。普通的女子,是宽袍大袖的。她的不是,是男子的收紧袖口。这样的服饰,适合使剑。

这女子颐指气使骂不绝口,好像我是他的奴才。她的眉眼,令我想起一个人。我沉声打断她:“你是曹*的女儿——你是曹节,对不对?”

“正是曹节,你待怎地——你怎么知道的——”曹节无比的惊讶,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怎么会被敌将所知。

早该想到!曹府上下,也就是这个摔玉玺的美人有这分胆色,敢来骂我了。三国演义上说,曹节嫁给汉献帝了,看来,历史又出现了谬误。由于曹*屡战屡败,一直在东奔西走的作战,没时间,也没心情给女儿办喜事,所以这MM还待字闺中呢?

我看了看张南,淡淡道:“算了,不要再杀了,放了他们,多派些人监视就是了。”张南心道,主公看上这小娘们了,今晚——

我看了看曹节死死拉着的孩子,冷笑道:“看来,曹小姐不守贞洁,未出阁的大姑娘,把孩子都生出来了?”

曹节厉声道:“袁熙狗贼,你可以杀我,却不能污蔑本小姐的清白,这孩子不是我的。”我冷笑道:“莫非是你兄弟。”曹节紧张道:“你不要伤害他,他本不是我曹家人,他是——”我吼道:“是谁?”曹节蹲下身子,抚摸孩子的头:“他是吕布的孩子,名叫吕梁,你饶过他吧。”曹节的语气,竟然有些软了。

“吕布的孩子,你和吕布生了孩子——不可能啊——吕布死的时候,你才七八岁,曹小姐,你七八岁就不守贞洁,你——”

“袁熙,你混蛋——你再敢轻薄我一句,我杀你了——”曹节脸红心跳,紧咬着下唇。

“你说的,是吕布的孩子,本相只是依照常理来推断的。”

“我说是吕布的孩子,可没说他的母亲是谁?”

我的心突然一紧;“孩子的母亲到底是谁?”曹节含着泪花,冷笑道:“想到了吧,你也想到了是吧,没错,他就是貂蝉的孩子——”

原来貂蝉和吕布有个这么大的孩子,三国演义里没提到,原因可能是,吕布死后,貂蝉才生的孩子,而那时候,貂蝉已经不知所踪了。

“难怪——难怪——”难怪貂蝉会背叛我,任由曹*摆布了。

“来呀,把吕梁拉下去斩首,吕布的孽种,留下是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