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叔侄之情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2:20 字数:5901 阅读进度:204/306

汉献帝在丞相袁熙的授意下,接连下旨,封赏盘踞凉州的韩遂和汉中张鲁,并斥责马腾,包庇汉贼,罪大恶极。韩遂加封征西将军,心里虽然高兴,可他并非傻子,这个时候,让他去打马腾,他是绝对不敢的。谁都知道,马腾完了,下一个就轮到他。张鲁依仗着山川斜谷之利,倒是不担心。因为交通不便利,他的地盘一般没人惦记。马腾一方面利用曹*守潼关,另一方面写信给‘义兄’韩遂,陈述利害。险峻形势下,两人从互相算计,各怀鬼胎,再次成为盟友。

二月,汉献帝再下旨,任命沮授为兖州刺史。沮授到任后,派兵攻占东郡,将曹*的残余势力,彻底肃清,皇帝下旨封列侯。

建安十四年二月,公元209年。朝廷下旨封周瑜为江陵太守。淮南兵撤离江夏,孙权立即命水师进驻。并且派出使者和刘备交涉,要求刘备归还江陵。刘备当然不肯。孙权周瑜震怒,小小的刘备,敢跟江东叫板。周瑜率兵去打,诸葛亮考虑眼前形势,不愿和孙权结仇,只身过江东,面见孙权商议借‘江陵’,待日后有了发展,随即归还。期间,不免和江东大儒群殴一场,此所谓舌战群儒也!!

孙权不愿意,吕蒙、程普等主战派将领也不愿意。只有张昭、张纮、表示同意。理由是淮南军的威胁太大,不适宜和刘备结仇。目前要联合刘备,北抗荆州蔡氏。孙权考虑再三,终于点头答应。两家虽暂时罢兵,终究留下了,难以弥补的裂痕。早晚不免一场死战。

这招我不过是照搬三国演义罢了。只是将借荆州的历史背景和时间改动一下。为孙刘大战埋下伏笔。江东没有了鲁肃这个政治家和事老,早晚一番挑唆,孙权必然火冒三丈,从身后给刘备来一下子。等着瞧吧!

二月初八,罢免虎贲中郎将郗虑,御林军校尉耿纪、骑都尉韦晃。斩首纵火犯金祎、吉邈、吉穆、诛三族。以审荣为执金吾,戍卫京师,接替郗虑,掌管洛阳城防。昌豨为洛阳令兼御林军将军。孙观出任骑都尉,署理内廷侍卫。同时,籍没曹军将领在洛阳与许昌所有财产、地契。子女妻儿予以保护。只等弃暗投明后,发还田产,恢复爵位。又命这些家眷,写了书信,送入潼关。搞的曹营士气全无,军心动荡。

丞相袁熙,开府治事,任命官佐,朝廷一切大小事务,专断跋扈,先斩后奏。大凡地方上有奏折呈上,一般先经过丞相府长史徐庶批阅,在呈递丞相。皇帝能不能看到很成问题。大凡皇帝御览的,多半是需要用玉玺下圣旨的。考虑到陛下日理万机,除此之外,一切事务,全由丞相代劳了。

三月初,原冀州长史贾诩升任御史大夫,位列九卿,参与朝廷军机大事。贾诩这一下,连升二十级,引起洛阳士大夫的极度不满。本来杀金祎等人,罢免耿纪韦晃,大家就觉得理由牵强可圈可点。这次破格蹿升贾诩,更加暴露了,袁熙培植亲信图谋不轨的狼子野心。

洛阳震动,大臣晃晃不可终日。所有人都窃窃私语;“前门拒虎后门进狼,袁熙也是董卓、曹阿瞒之流。”

说我培植亲信,老子就在提拔几个。五日后,以崔琰为光禄勋,辛毗为尚书令。阴夔、为丞相府侍中。庞统为东曹掾,署理人事任免。陈琳为西曹掾掌管钱粮、府库。

原曹丞相府侍中王粲、中护军杜袭、功曹卫凯、参军和洽,据考察,都是一等一的大忠臣,全部留用,官复原职。这四个小子,其实是三国演义中有名的大奸臣。坏的头顶生疮脚下流脓的。谁有利用价值就跟着谁混。重用他们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们只认钱不认人,皇帝在此四人心中,抵不上十两黄金。良心和忠信,早被他们当做破抹布一样扔掉了。曹*从魏公晋升魏王,就是他们背后撺掇怂恿的。

曹*甩手一走,我继任丞相,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四人就联袂跑来表示效忠。说曹*如何如何对不起他们,他们如何如何对曹贼恨之入骨,恨不得寝其皮,噬其肉。一个个口沫横飞,咬牙顿足,泪水狂涌。一副苦大仇深,同曹贼不共戴天,不杀他全家誓不为人的模样。弄得我挺感动,握住四人的手道:“诸位受苦了,本相来晚了,真是罪过,罪过。”心想,你们可真是无耻之极,单看四人这一身绫罗,满面红光就知道,曹*待你们不错了。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也做得出来,我可真是——喜欢。

四人当即表示,要为新丞相效力,肝脑涂地死而后已。正好我需要一批不要脸的政客充门面。没有拒绝的道理。对四人弃恶从善的举动大为赞赏。又封几人为列侯。感动的几人,大拍马屁。

汉献帝也开始忐忑,袁熙表面上还算恭敬。可近日来的举动让人不寒而栗。还没怎么着呢,就在朝中遍布亲信。每次上朝,表面客气谦逊,待人颇有礼数,但其实说一不二,完全漠视不同意见。算得上独断专行。距离曹*的大权独揽,目空一切,只是一步之遥。罢免大臣,破格提升贾诩、辛毗等人。袁熙的理由是:“曹贼,为相多年,结党营私,树恩大臣,朝臣中有很多人值得怀疑。万一,这些人和曹贼内外勾结,里应外合。洛阳危险。不如找人替换。把曹贼的残余势力一丝丝的清除掉。

汉献帝心说,扯淡。找人替换,找什么人,还不是你的人?献帝知道我的鬼心思,但我的理由冠冕堂皇,他本人又懦弱胆小,出于忍一时风平浪静的考虑,也就答应下来。谁知道,丞相袁熙变本加厉,今天一个建议,明天一道圣旨,后天再提拔一个。渐渐的把朝堂布满亲信。伏完、黄琬、韩融、杨彪等大为不满。联名上奏,弹劾我任人唯亲,独断专行。考虑到刚到洛阳不久,还没有完全控制局势,不适宜和这些人决裂。让天人下把我当做权臣,所以,上表请辞丞相。汉献帝和董卓、曹*斗争惯了。对这套把戏最是明白不过。当然是坚决不从。还安慰了一顿,又是送金子又是送银子的。

伏完等人觉得我比起曹*,还算是安分,于是,也就罢休。贾诩等人依然大摇大摆的出入朝堂,纵谈军机,也无人非议了。一场风波,暂时平息。

就在春寒料峭的二月天里。诸葛瑾徐晃率军返回淮南。田丰蒋义渠留守颍川、许昌。郭嘉为帅,以文丑、张郃、李典、张绣为副将合冀州步兵,黑龙骑,铁浮屠,共计十五万大军往弘农进发。会和郭援高干,威胁潼关。

荀彧、赵云赶到洛阳和我会面。

“弟子,叩见恩师。”我迎出门外,正好撞上老师和子龙。两人虽风尘仆仆,却掩饰不住满面欣喜。

“熙儿,快起来,快起来。你已经贵为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能在行此大礼。”老师满面春风的说。

我笑着站起来道:“就算做了皇帝,也是恩师栽培的功劳,若没有恩师自幼督促,袁熙怎么会有今日。”

不等我说完,赵云便装模作样的道:“末将赵子龙,叩见——”

“子龙——哈哈——你这家伙,跟我来这一套,算了吧你——”我抱住赵云,一拳捣在他胸口上。

“主公,贵为丞相,这也太不成体统了,小心被人耻笑——你还打——我还手了。”

老师见闹的不成样子,忙道:“还是进去再说。”

刚坐下来,老师便迫不及待道:“恭喜主公,贺喜主公,曹*已经穷途末路,只要在加一把火,整个北方,就是我河北军的天下了。”赵云笑道:“北方之事已定,潼关绝对守不住,下一步,我军该如何应对?还请主公示下。”

我嬉笑道:“子龙和老师,一定是想好了,可否说来听听。”荀彧凝重道:“不如,淮南、颍川两路破荆州,下江东,此乃上策。”子龙也附和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张鲁、刘璋,一个是招摇撞骗的神棍,另一个则暗弱无能,不足为虑。以云的看法,当今天下,能和你袁大丞相抗衡的,就只有三个人。曹*、孙权、还有——”

我苦笑道:“刘备——”荀彧吸了口气道:“熙儿,你和刘备积怨太深,他又胸怀大志,不可不除。”赵云笑道:“我还以为你看不起刘备呢,这人其实很不简单,就冲他周旋在天下诸侯间,左右逢源的本事,足可当得起英雄二字。”

不行,子龙这话,明显有右倾思想。我信口雌黄道:“子龙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人其实是个酒色之徒,最爱为虎作伥当人爪牙。别的不说,从前他投靠吕布,打曹*,给吕布做马前卒,没少干杀人放火的勾当。后来跟着我大哥混,帮袁谭建造铜雀台,劳民伤财,中饱私囊,令人发指。最可气的,他竟然企图侮辱,蔡邕老师的独生爱女,也就是我此刻的夫人,蔡文姬。此事千真万确,他自己亲口承认过。”

荀彧冷笑一声道:“此事我也听说过,真没想到堂堂皇叔,竟是如此卑劣之徒。蔡邕大人德高望重,明满四海。文姬夫人,更加诗词隽永,才学冠世,刘备竟不顾廉耻做出这等事来,实在令人发指。”

赵云皱眉道:“此事竟是真的,他在怎么说也是个皇叔,怎能如此败德?”我拍手咂嘴:“文姬,亲口说的还会有假。你不会信不过蔡邕大人的人品家教吧。再者说,刘备那个皇叔的身份也是假的,陛下正要下旨,将他逐出宗室呢。”

荀彧和赵云同时一惊:“真的假的?”我压低声音,神秘道:“我也是刚听皇帝说起,原来刘备不是什么皇叔,他是中山王家的管家的后代,中山王刘胜遇难时,这个管家偷了他家的族谱和金银逃跑藏匿。此事已经被人告发了。”

赵云眼中一亮,厉声道:“告发的人,那里去了。”我道:“死了。此事有关大汉国体,传出去成了皇家的笑话,陛下已经把告发的人杀了灭口。人虽然死了,陛下的气还没消呢,这些日子,正准备下旨责备刘玄德欺君罔上呢。”

赵云拍案而起,“锵”的一声抽出佩刀:“刘备匹夫,安敢如此?”我继续拱火:“刘备的手下也没一个好人,他的义弟张飞,仗着袁谭宠信,每日里*辱民女,搞的冀州城乌烟瘴气,怨声载道。我是出于无奈才杀了他的。”

荀彧怒道:“杀得好,该杀。”赵云拍了一下脑门:“不对,不对,说着下一步如何进兵,怎么说到刘备身上来了。刚才说到哪里了。”我道:“你说,只有三个人可以同我抗衡。”赵云道:“破曹之后,最好南下荆州,先灭刘备,在诛孙权,则天下可得也。”

荀彧点头,深表赞成。如果我没看过三国演义,一定对此战略赞不绝口。但此时却有另外一番想法。袁曹之战,不管那一方胜利。诸葛亮的隆中对都会浮出水面。情节一定会演变成三国第二大战役,赤壁之战前的形式。刘备和孙权在压力下联起手来,抗击大敌。这样对我非常不利,说不定历史会让我也着上一把火,将刘备孙权都推上皇帝宝座。我绝对不能那样做。

要打破三分天下的隆中对,其实挺简单。只要我军先于刘备夺取西川就可以了。所以我的目标不是江南而是西蜀。这个道理,不知道该怎么和老师解释。

我想了一下道:“老师,弟子先前曾经和鲁子敬先生谈起此事,他的意见,似乎和老师相左!”

荀彧对鲁肃的才学推崇备至,加上他和赵云都是心胸宽广之人,最喜听不同意见。大笑道:“子敬的意思是?”我道:“子敬先生认为,荆州和江东国富民强,兵多将广,不宜轻图。天下人都觉得,川中刘璋暗弱,不把他放在眼里,以为荆州江东若平,刘璋必定举手投降。其实不然,大家都在考虑胜利,却没想过失败。别的不说,江东孙权的势力,恩师是知道的,和此人交战,我军有必胜的把握吗?”

荀彧双眉一轩;“孙权此人,的确不凡。善于收揽人才,而且行事果断。为人豁达,能够顾全大局,手下的士卒都能为了他拼命。加上,江东上下一心,在他的治理之下,颇为富饶。我军并非一定能胜。”

“对,子敬先生正是此意。南下荆州,我军若败,刘备孙权必定乘机收取西川,到时,羽翼初成,此消彼长,我军拿此二人,在无可奈何了。”

赵云拍手道:“明白了,主公的意思是要先图西川,再入江南。就只怕,荆州和江东掣肘,乘机攻打颍川,我军顾此失彼。”

“这一点子龙大可放心,早先对荆州远交近攻的策略,已经生效。荆州蔡氏酒囊饭袋颇多,只要多给金银,一定不会造反。孙权是有力难施,隔着淮南荆州,他能奈我何。”

荀彧缕着胡须,赞叹道:“子敬妙算,我不如也,果然好计。”赵云道:“这样一来,即使我军在荆州作战不利,也拥有了大汉四分之三的土地。刘备孙权独有四分之一,两人还在不停火并,难有作为了。”

“可是——”我担忧道:“曹*帐下依然猛将如云,虽然战败,还是有可能卷土重来。我最担心的还是他。”

赵云问道:“奉孝可有战报传来。”我摇头道:“还没有,差不多刚进入弘农境内。”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忙转头看着老师:“对了,恩师,弟子有件事要回禀恩师,您的侄子荀攸,被我抓回来了,因为他誓死不降,还关押在大牢中呢。”

荀彧早就知道,我写过信给他。大概是不好意思提出来。我道:“老师要不要见他,假使他不愿投降,就放他离去,回到曹*那边也好,回家乡也罢,都随他去了。”

荀彧叹了口气道;“为师先和他见上一面,假如他执意不从,主公最好杀了他,免得后患无穷。”杀了荀攸,不行,他死在谁的手上,也不能死在我手。

我连忙道:“老师放心,您教导我多年,恩重如山,弟子就算不做这个丞相了,退回冀州去,也绝不会祸害您的至亲骨肉。弟子这就差人将他带来。”荀彧眼前有些湿润,勉强忍着点头。为了避免尴尬我和赵云先退出去。

荀攸很整齐的走进来。衣饰光鲜,帽樱端正,态度蛮横。脸扬起来,看着屋顶,脚下迈着四方步。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荀彧咳嗽了一声,荀攸微微低下头,撩起眼皮:“叔叔——”荀彧紧走几步,拉着他的手道:“公达,你没事,叔叔就放心啦。”

荀攸好像没听见,他预感到不对,急的出了一脑门汗:“叔叔——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不是在颍川吗?难道许昌——也——”

荀彧苦笑摇头:“曹*战败了——”一五一十的把最近战况,说给荀攸听。荀攸的脸色,由红转青由青转白,冷汗一层层的涌出来,半响失声道:“这不可能,丞相怎会败在袁熙手上。”

荀彧道:“事实如此,容不得你不信。袁熙,用人得当,推心置腹,将士用命,人尽其才,天下智谋之士,熊罴之将,尽归于帐下,怎能不胜。你到现在还看不清形势吗?”

荀攸摇头道:“叔叔的话,侄儿不能苟同,袁熙的确厉害,可曹丞相,雄才大略,兵法谙熟,也不是等闲之辈,攸辅佐他,为他尽忠而死,心甘情愿。叔叔想要劝降,还是免开尊口吧。”

荀彧道;“今主公要放你回去,你有何打算?”荀攸楞道:“有何打算,自然是去潼关投奔曹丞相了。”荀彧跺脚道:“混账,你就不念及主公饶命之恩,还要与他为敌吗?”荀攸理直气壮:“没办法,忠心大于恩义,侄儿岂可因为一点恩惠,而忘了忠君大义。”荀彧摆手道:“曹*并非明主。”荀攸道:“何以见得?”

荀彧道:“单凭他使曹家诸将,欺凌异姓将领,就可见一般。高顺因此而亡,张辽因此而走。”

荀攸固执道:“人无完人,谁都有其缺点。比方袁熙,近来颇有传言,说他要色如命,欺凌曹丞相之女,这等无耻之徒,叔叔还保他干嘛,不如与我一同去投曹*。”他反而劝起荀彧来。

荀彧晒笑道:“我与袁熙之情犹如父子,远胜过汝与曹*,你说不动我的。”荀攸言辞越发犀利:“叔叔之不去,犹如我之不降。侄儿是不会背叛丞相的。袁熙要吗杀我,要吗,将我关一辈子,如若放出来,就算千里万里,侄儿也立即去投奔丞相。”荀彧一方面觉得他死心眼,一方面也因为荀攸的傲骨而骄傲。叹了口气:“可是曹*大势已去,你去了也没前途。”

荀攸不再说话了,迈步向外走:“告辞,侄儿还是会牢里去,免得叔叔为难。”荀彧摆手道:“去吧,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