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宿将与降将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2:34 字数:4117 阅读进度:229/306

于禁列队寨外,严密监控周遭一切动静。做出这样的安排,其实是怕葭萌关的董和派兵趁火打劫。

双目炯炯放光,于禁借着火光,看到敌军正做困兽之斗,攻击部队正在收拢包围圈,敌军连连受挫,哀嚎遍地,伤亡惨重。再有半个时辰,战斗就可以结束了。

黑暗中,远处的树林内惊起一群飞鸟,于禁眼中的瞳孔一阵收缩,仿佛是森林中的狮子闻到了鲜肉的血腥。月的背阴下,右首的山峰细长的暗影,投射到马蹄下。于禁知道这座山峰下有一条宽敞的山路,可以并排跑下十匹马。他的耳畔似乎听到一串不响亮的马蹄声“你们两个带一对人,去山路上看看,有情况,立即吹响号角。”

“是,将军。”

二十几名士兵,跑出去好半天也不见号角吹起。淡淡的山风送来血腥的味道。杀伐的叫嚣越来越小,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

一阵急促的马蹄响,从山路上驰近。于禁不假思索的问道:“有没有情况?”这是句废话,有情况的话,号角早就吹响了,不过于禁心里不安,总觉得问问才好。

“文则,别来无恙乎?”暗影中有人答话。

“夏侯惇——”于禁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轰”一声响,一只火把被点燃,不经意间升腾的火光,照的人眼前一花。可于禁还是保持着冷静,看到五丈外的这几个人:夏侯惇、夏侯尚、刘柱、张普、薛乔、费耀。

于禁首先想到的是,许褚、曹真、曹彰、曹仁、夏侯德、曹休这几个人去哪里了?

“文则,丞相要见你。”夏侯惇带马向前。于禁出了一身冷汗,没想到刘璋真的迎曹*入川,更加没想到,曹军居然来的这么快。

“夏侯将军,许仲康去哪里了?”于禁阴冷的问道。

夏侯惇一瞪眼:“于禁,你想背叛丞相吗?你能有今天靠的是谁,全忘了吗?”于禁义正词严:“曹将军的大恩大德于禁没齿难忘,只是如今身为敌国,不便相见,曹将军高风亮节,气度恢弘一定知道我的苦衷。”于禁不称呼曹*主公,也不叫丞相,而只称曹将军,意思很明显了。

夏侯惇眼珠一转道:“既然如此,告辞了。”转身要走。于禁大声喊道:“众将听令,谁能斩杀夏侯惇,封万户侯,赏千金。上。”身后的士兵挺刀举枪向曹将杀来,把夏侯惇等人围在核心。于禁大声道:“夏侯惇,许褚、曹仁何在?”夏侯惇、夏侯尚相对一笑:“蠢材,中了司马仲达的计了,许褚正在杜袭的营寨外放火呢,袁熙马上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于禁面部肌肉猛烈抽搐,牙齿咬的咯咯直响:“不可能,我一直再次列阵,怎么没看到有大队人马过去。”

夏侯惇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你的智谋怎能和司马仲达相比,告诉你,让你死的明白。其实,杜袭在立寨珊的时候,早已经挖掘了一条通往葭萌关外的地道,地道宽敞,可容纳五千人,许褚、曹仁已经携带火器,到了壕沟外围。袁熙此次必死无疑。于禁,丞相问你投降不投降?”

于禁心想,拿老子当什么人,投降党?一天别的事干不了,光是投降玩,我吃多了。“于禁无奈而降袁,当袁丞相身处绝境之时,无耻降曹,天下人会怎么看我。在下虽然不是君子,却也不是卑鄙无耻的小人。夏侯惇,你死了这条心吧。”于禁大声喊道:“朱盖、彭安、程银分三路从外围攻入大营,救援主公。其余众将,随我一起诛杀夏侯惇——”

“慢着——”山路之上有大队人马杀到,隔远叫喊:“于文则,曹丞相请你答话。”于禁一听曹*亲自来了,心里就有些打鼓。犹豫了一下,彭安在身后道:“你等都是降将,可以看着主公去死,我是袁家旧将,却做不到。于将军若不去救,彭安不敢勉强,我只带一个师去。”

彭安转身的时候,大营中已经起火,无数的火箭闪烁着光点近距离的射入大营,仿佛是凭空冒出来的。大营之内,所有可以点燃的东西,帐篷、木桩之类的一起起火。奇怪的是,结实的帐篷,一遇到火箭,就像是花筒中绽放出的烟花,爆裂般的喷射出无数条火龙、火蛇。没用一炷香的时间,整座大营,就被阻隔在两丈高的橘红色火墙之内。

彭安望着寨珊跺脚嚎哭:“二公子——”他咬了咬牙;“二公子若死,我死后无面目见老主公也,今日唯有一死,以报袁氏大恩。弟兄们,想为主公尽忠的,随我杀——”

于禁这一队兵有河北兵也有关中兵甚至汉中兵,这些人登时分为两派,河北兵跟着彭安冲突出去,叫喊着要救主公。夏侯惇一声怒喝:“匹夫安敢如此,袁熙已经完了,你还不思投降吗?”一摆大刀,马儿飞窜过去,照着彭安的脖子砍下来。彭安挺枪挡架,被夏侯惇大力震下马背,夏侯惇跟着一刀,要取彭安首级。彭安闭目等死,罢了罢了,只是救不了主公,死不瞑目。

夏侯惇正在得意。手臂突然一震,砍向彭安的大刀被震了开去。他吓了一跳,娘的,彭安的脖子这么硬?看仔细了才发现,原来是砍在了于禁的铁枪上。

夏侯惇勃然大怒:“于禁,你找死。”于禁举起手中大枪喊道:“你等快去救主公,我来挡住夏侯惇,主公若死,于禁绝不独生也。”袁军中一部分人在观望,他们听主帅的,于禁若降,这些人也就跟着投降,于禁若是想打,他们就跟着打。这里边有个背黑锅的问题。

既然黑锅有人背了,众将也就没了顾忌,彭安早已被人扶上马,拱手抱拳,热泪盈眶:“主公不死,全仗将军啦,彭安谢过大恩大德。”带领大军杀入火场。

曹*的大队人马,已经来到近前,扬手示意于禁答话,于禁心说,十万火急的关头,我可没空理你了。振声喊道:“得罪了——”抡起铁枪照着夏侯惇头颅砸下。夏侯尚、曹遵、费耀等人立即上来围攻。曹*的大军发出排山倒海的叫嚣,和袁兵杀到一起。顿时血光飞溅,横尸一片——

张燕留守大寨,看到火起,急忙找管承、韩莒子、吴敦、曹性等将来商议,。管承主张全军救援。张燕不同意:“形势不明,万一在路上中了埋伏,前锋军二十万,一个也别想活着回来了。”管承大怒:“狗日的,黄巾余孽,不是真心投靠,想落井下石了。”蹭的一下将刀拔在手中,砍掉了面前桌角。周仓一瘸一拐的提着刀跑进来,咆哮道:“主公有难,你不发救兵,我剁了你。”不容分说,向张燕扑过去。韩莒子、吴敦、曹性也对其怒目而视。

张燕向旁闪身,躲过周仓必杀一刀,差点没冤枉死。“我几时说过不发救兵,我只说不能蛮干。”周仓不依不饶,还是过来砍杀,吴敦扑上来挡住道:“你们两个只知道跟张将军拼命,谁去救主公。”周仓一听,豆大的泪珠,滚落到胸前:“*他妈的,拼了,老子只带本部兵马去,回来再和你算账。”张燕吓坏了,他知道这两个是主公亲信。两人一口咬定自己不发救兵,早晚是个死。

张燕怒道:“我同你们去救主公,吴敦、曹性留守大营。天亮之前,任何人不能放入,就算是主公回来了,也不行。如果有人硬闯,格杀勿论。”

打了这么多年的仗,榆木疙瘩也开窍了,这句话的好坏,周仓和管承还是听得出来的。周仓当即表示:“若是救了主公,我——我给你磕头赔罪。”管承道:“我情愿断臂。”张燕一听,算了吧,我的爷,你们不给我奏本就行了。

幸亏是张燕亲自去救,若是换了周仓和管承这两个愣头青,河北军也许会被迫撤出汉中了——

天荡山地形并不复杂,岔路很少,一条大路从山口贯穿大营,直达南郑。这也是我选择在这里驻兵的原因之一。

要说凶险,也就是前面不远处的十几里长的山谷。这是通往葭萌关的必经之路,两边重峦叠嶂、郁郁葱葱,植被茂密,白天看来景色怡人,夜晚却是狼叫、鬼哭、夜猫子嚎,远处看整座山谷像只黑糊糊的蹲踞猛虎,中间的山路,就是猛虎的血盆大口。等着吞噬人的生命呢——

“停——”张燕一摆手中铁枪。

周仓急的连汗都出来了,主公的安危,可比他的命还重要:“咋不走了,快走。”张燕道:“不对劲,山上怎么这么安静。”

管承脸色发白;“你要是怕了,我和老周自己去,你留下来好了。”张燕也是个二愣子,受不了两人一再的挑衅侮辱,勃然大怒:“你们这是跟军长说话的口气吗?要不是看在主公的份上,老子今天非教训你们不可——”

“得——”周仓一下子从马背上翻下来跪在地上给他磕头:“你救了主公,让我干啥都行——俺求你啦——”铁铮铮的汉子,哇的一声哭出来。声音像发威的狗熊。

张燕眼前有些模糊了,周仓这样的人,竟然能给人下跪,这是——

张燕硬起心肠道:“一定要侦查清楚了,才能过去。”张燕心想,你们对主公忠心,我又何尝不是,若中了埋伏,丢了大营,也是没法子跟主公交代。你们一推六二五,我他娘的是主帅,我推给谁。

周仓一看磕头不行,就急了,忍着腿疼,翻上马背,跟管承道:“老管,你去不去,你不去我自己去。”管承也不甩张燕:“谁不去谁就是孙子,老子可以为主公死,走。”两人当先冲出去,身后的两队亲兵也跟着进入山谷。

周仓和管承心急如焚,骑的飞快,眼看要通过山谷,突听轰隆隆数声巨响,两端的谷口被巨石封住,山麓两旁扬起无数火把,人影晃动,喊杀声震天席地,一个个巨大的火球,从山路上呼呼咆哮着滚下来,接着是一捆捆的干柴,干柴上充斥着呛鼻子的火油味道。“中计了,有埋伏”管承大声喊着,拽着周仓的马缰向后走。

新书「三国之崛起的帝国」正在更新,请大家多多对小琦关注!求鲜花,推荐、给点动力啊!谢谢拉!

车轮大小的火球遮蔽谷口,从天而降,当头砸下,根本无路可逃了。整个山谷就像是烧火的灶膛。一阵阵山风穿谷而过,将火势推向高峰。

张燕在谷外看的大惊失色,方才他也只是怀疑。没想到不幸言中,真的有埋伏。来不及多想,张燕亲自下马,搬开挡住谷口的石头。石头被火烧着了,烫的他手心嗤嗤作响,一层皮已经被烤焦。士兵们大受鼓舞,纷纷上来,用刀枪,手臂清理挡住去路的石堆。

张燕一马当先冲入火场,烈火浓烟中大声吼叫:“周仓、管承、弟兄们,向回走,快。”周仓和管承哪里还听得到,只顾着用兵器跳开一个个火球,战马的腿被烧着了,疼的到处乱蹦,不受指挥。

张燕纵马横枪,深入谷中,在乱军中看到周仓,从身后抓住他马缰;“快,从后面走——”周仓一看张燕,喉头一紧:“将军,管承他——”浓烟如黑雾,熏得人睁不开眼,肺管子生疼,张燕道:“你先去,我去找他。”转身向远处冲去,一面大喊。

管承战马烧死了,正在万分绝望的时刻,听到张燕的声音,循着声音,踏火而来。一见张燕,立即跳上马背。张燕看他半个人都烧熟了,也顾不得问候了,拍马向谷口冲去。身后幸存的骑兵,在他的呼喊声中,跟着向外跑。

谷口,曹军和袁军打成了一锅粥。这是司马懿的计划,烧了援兵之后,立即攻打大营,他万万没想到,袁兵留了一手,竟然没有全部进去。这下打乱了他全盘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