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又一只狼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2:37 字数:4199 阅读进度:232/306

彭羕没有杀死曹*,却投降了曹*。

白水关的杨怀、高沛当晚接到了彭羕的请帖,说是曹*要撤兵,邀请二将来给曹*践行。杨怀、高沛听说曹*要走,高兴地不得了。草草的在关内安顿了一下,屁颠屁颠的跑到葭萌关去赴宴。最要命的,两人没带兵。这可把曹仁给乐坏了。他在门廊、大门口、各埋伏了五百刀斧手,准备把两人剁成肉馅蒸包子呢。可怜傻呼呼的杨、高二人还不知死,一个劲的大吵大嚷着,让彭羕上酒。

杨怀还一个劲的骂骂咧咧:“我说老彭,你是不是穷的连酒都买不起?再不上酒,老子可就走了。”彭羕和对面的曹*满脸赔笑:“有酒,有酒,马上就来。”高沛喝了口酒咂着嘴道:“老彭,到你这来,也不搞几个娘们助助兴,你这是待客之道吗?太不像话了。”杨怀醉醺醺的用筷子指着彭羕道:“小气,太小气了,赶明儿去白水关,看哥哥怎么款待你的。”曹*乐了,看两位这样子,不用自己动手,一会儿肯定喝死了。

彭羕想起来动手,曹*给他使眼色,拍了拍手,笑道:“给两位将军找几个标志的娘们助助兴。”

程昱起身离座,到后堂去找了几个舞姬。他还顺便干了一件事,对整装待发的许褚、夏侯惇道:“可以行动了。”

一曲雅乐,伴随着广袖轻舒、蝶飞雁旋的景云舞,高沛首先迷醉的不省人事了。酒坛睡到在地上,杯盘狼藉在桌上,高沛的全身像脱了隼,一动不动。

杨怀竖起拇指,大着舌头:“好,真好——老彭——明天去我那里——我请你——”惺忪醉眼中的的世界是迷离破碎的,是光怪陆离的。他看到婀娜的舞姬都退下去了。“锵”,彭羕身周闪耀一圈白光,几道残影向他缓缓走来。彭羕的瘦脸上带着狞笑。杨怀还以为彭羕来给他敬酒呢,连连摆手:“不喝了,不喝了,要是想喝,明天去我那里,今儿就到这了——”

彭羕仰天大笑,闭紧的齿缝中沁出一句阴冷的话:“你那里?明天你下地狱了,我怎么找你?”

“我那也不去,就在白水关等你,你放心,不就是请客吗?地狱?”杨怀抬起头,眯起布满血丝的醉眼;“你什么意思?”

曹*咳嗽了一声。彭羕手腕旋转,白光带着阴风,直砍下去。杨怀听到咔嚓一声爆响,脑袋撞到地上。他似乎看到一具无头尸体,坐在座位上,心想,娘的喝的太多了,见鬼了——

杨怀腔子中喷出的热血,把杨怀弄了个满脸花。顾不得擦抹,转过手腕,揪住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的高沛的脑袋,一刀砍下去,和市场上的商贩杀乌龟没太大区别。刀真快,又一颗脑袋和身体分了家。断口处齐崭崭的,平整的不得了。

曹仁晃着膀子,带着五百刀斧手冲进来。曹*像赶苍蝇一般给轰了出去:“下去吧,下去吧,留下几个收拾一下就可以了。”

不愧是一流的猛将,许褚去了两个时辰,就赶回来。一进门就嚷道:“丞相,白水关已经拿下来了。”

“好。”曹*全身的热血瞬间滚烫沸腾;“传令众将,都过来开会,要商议一下,攻取成都了。”

第二天曹*誓师开拔,为了名正言顺,鼓舞士气,他给刘璋编排了几条重罪。其中最主要的当然就是,克扣军饷、军粮。

“弟兄们,刘璋欺人太甚了,我等为他大败袁兵,守土安民,他不思感谢,反而克扣军饷,不发军粮。拿咱们不当人看。本相和他讲道理,他竟然派了白水关的高沛、杨怀来暗杀我。幸亏,彭羕将军及时弃暗投明,否则,本相就没命了。”

彭羕声泪俱下,颤着声音:“弟兄们,刘璋这人太不是东西了,他给我写了封书信,下了严令说:曹军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让我伙同高沛二人杀了丞相,然后——然后——把弟兄们全部活埋,以除后患。这就叫做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啊!弟兄们,我彭羕对不起你们。”做戏做全套,彭羕像一面被推倒的孤墙,噗通一声跪下去。

曹军顿时开了锅的沸水般吵嚷起来。群情激奋,全都破口大骂:“刘璋,老子日你的先人——”

“杀进成都,活捉刘璋。”这句是曹纯带头喊的。

弟兄们立即把这种激愤升级:“杀进成都,屠城,我们要屠城。”

白水关已下,曹*命费耀、曹真马不停蹄攻陷涪城,三日后*近绵竹。

却说刘璋听说曹*杀了高、杨二将袭击了白水关,吓得三魂没了七魄;“曹*真的造反了,寡人看错了人。”连忙召集大臣开紧急军事会议。

张松第一个跳出来,义愤填膺:“大王,臣以为应当把涪城以内的百姓全数迁往成都、犍为。实行坚壁清野的政策,坚守不出。曹*没有粮食,用不了三五个月,一定撤走。等他撤退的时候,我军在从身后出击,必定生擒。”

从事郑度连忙道:“对着哩,对着哩,张大人和我想的一样。”董和上次遭了曹*的算计,至今心怀怨恨,附和道:“没错,就这样对付曹贼,保管他死无葬身之地。”法正站在一旁冷笑,他知道刘璋肯定不用这条计策。法正最近很彷徨,他知道刘璋铁定完蛋了,跟着他绝对没前途。可要换老板,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曹*成了众矢之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没什么作为。投降袁氏,那边人才太多了,没有发展空间,想了好长时间,权衡利弊,他决定投降大汉皇叔刘备。可刘备在江陵,隔着荆州来不了益州。法正觉得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蜀中落在曹*的手上,他要为刘皇叔做点事情。刘璋并不看重法正,对法正的话,左耳进右耳出,不当一回事,所以法正很少发言。这次他觉得应该说点什么。

看看犹豫不绝的刘璋,法正心里冷笑了一声,蠢材。

“大王,张别驾的坚壁清野之计可行。另外臣还有一计,可破曹贼。”

刘璋一看平时少言寡语的法孝直今日破例开口,心中很轻视;“说,有好主意,尽管说。”

“前日听闻,王叔刘瑁已经击败文聘、霍峻,我军已经跨过夷陵进驻麦城。这样的话,从江陵前来蜀中的巫峡水路就被打通了。大王何不迎接江陵刘皇叔入蜀。另一方面在涪城坚壁清野,曹贼必然大败。”

刘璋心说,就知道你没有好主意。什么乱七八糟的,有一个曹*还不够,再弄了刘备来,我吃多了撑的。

“不行,不行,刘备要是和曹*一样心怀不轨,那寡人不是惨了。”

孟达也是偏心刘备的,连忙道:“怎么会呢,大王?刘皇叔也是汉室宗亲,和大王本来是兄弟,他怎么会夺你的地盘呢。”法正道:“刘皇叔为人正直,天下皆知,不是曹*那样忘恩负义的人。大王尽可放心。”

刘璋疑惑道;“刘备是我的兄弟吗?有没有出五福?”法正大喜:“大王,我已经查过族谱了,你们正好在一个辈分上,是同宗的兄弟。”刘璋放心了,同辈便好,可别让大耳朵比我高一辈,那多吃亏呀!

犍为太守李严也是刘备的粉丝,拍着胸脯用脑袋给皇叔担保:“大王,不要犹豫了,一方面在涪城坚壁清野,一方面迎接刘皇叔入川,要不成都危险了。”

黄权、李恢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差点把鼻子气歪,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呀,就算是主公蠢点、笨点,酷似白痴,也不能这样整人呀。还有没有点良心。食君之禄担君之忧,黄权大怒:“你们都不是好人,尽把主公往黑道上领。请刘备来干什么,用的着吗?我看只要按照张松说的‘坚壁清野’就能大败曹*,不用多此一举的请刘备来。请神容易送神难。大王,曹*就是最好的例子。”

李恢气愤道:“刘备沽名钓誉,伪君子一个,还不如曹*这个真小人呢。”

“放屁,你们懂什么,刘备和我是兄弟,我与此人交往如亲兰枝,你们两个谁让你们进来开会的,出去。”刘璋看见这两位气就不打一处来;“说别人不是好人,我看满朝文武,就你们两个不是好人,怎么寡人一有好事,你们就出来搅合呢?”“寡人已经决定了,刘琰、张任、冷苞、邓贤率兵十万攻打涪城,将所有的百姓内迁,坚壁清野。另外,法正立即南下江陵联络寡人兄弟刘备,请他入川相助。”刘璋平日里所宠幸的就是张松、孟达、李严既然三人异口同声的表示‘坚壁清野’的计策可行,他虽然心里不愿意,也只有试试。熟不知,张松的这个主意,是袁丞相给他出的。

法正的馊主意,跟我可是半点关系都没有。我是万万没有料到,半路杀出个刘备来。历史真是有意思,他只会沿着固定的轨道运行,就算你加以破坏,该走上这条路的人,也注定绕不过去。益州这块人人垂涎的土地,更加热闹了。

曹*被进驻绵竹的张任等将挡在涪城,不能前进一步。

刘备见到法正欣喜若狂,和诸葛亮商议一下,征调了可怜巴巴的一万五千水军开着几十艘破烂的大多漏水的渔船沿长江入川,留下诸葛亮守江陵。法正一看刘备的雄师,怎么说呢,火热的心,立即冷了一半。皇叔混的也忒惨点了吧。

刘备到了白帝城后,又遇到了一位对他仰慕已久的粉丝——吴懿。刘瑁、阴溥、庞义等将正在麦城和文聘对持。白帝城只留下刘璋的舅舅吴懿驻守。法正上岸对吴懿一顿忽悠,吴懿便暗地里投降了刘备。并且资助给刘备三万人马,几十条大船。吴懿早就看不惯外甥刘璋的德行了,他心里想着,刘璋能做个合格的老百姓就不错了,让他下来也好,省的整天活的提心吊胆。

刘备得到资助,顺江而下,直奔江州。

恐怖的战报一张张飞来,一次次在我心里掀起八级地震。大耳贼想要咸鱼翻身,没那么容易。先给他扣上一顶假冒伪劣、乱臣贼子的帽子,然后在收拾他。三国演义上的曹*就是被‘刘皇叔’这三个字害惨的。我可不犯那样的错误。三天之后,皇帝在执金吾审荣大人的威*下,下了一道圣旨,大意是;据查,刘备的皇叔身份纯熟伪造,此人极有可能是中山王家的厨子和婢女私通所生的野种的后代!!从即日起免除皇叔的称谓,从族谱上除名。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审荣对最后一条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不是太明白,问了好多好学究,全都摇头。审荣一想,去他的,丞相怎么说我就怎么写。管他呢。

打击了刘备的声誉还不够,因为此刻的刘备已经不要声誉了,像一匹脱掉了羊皮的恶狼,露出了残忍誓杀的面孔。他已经在蜀中发威了。

刘璋总算是知道了什么叫翻脸不认人。刘备害怕曹*抢了先,比他先到成都,便开始兼并成都外围的州郡。凭着关羽等将的骁勇和法正的忽悠加运筹帷幄,长江上游的江州、涪陵全都不战而降。没用几天,来到地处长江上游和垫江汇合处的巴郡。

驻防巴郡的正是蜀中名将严颜——老不死的。

可怜的刘璋快要被*疯了,世上难道就没有好人了?先是袁熙算计,然后是曹*狗贼,现在又来了个同族兄弟刘备。同样都是姓刘的,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请大家来网支持正版吧。多谢。

刘璋不明白,正所谓求人不如求己,虽然借助有时是必要的,但,这种借助,对方是魔鬼,你必须要有巫师的法力;对方是龙虎你必须是神仙,否则一旦反目则无以为继。以刘璋之犬羊弱质,而迎曹*、刘备之虎狼之师入川,怎能不被欺凌。卧榻之畔岂容他人酣睡,只有帝王与爱情是不需要伴侣分享的,那怕是亲兄弟也不行。

刘备的兄弟之情,怎么抵得住那片广袤领土的诱惑。

新书「三国之崛起的帝国」正在更新,请大家多多对小琦关注!求鲜花,推荐、给点动力啊!谢谢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