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偷袭江阳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2:47 字数:4178 阅读进度:244/306

家族:琦门正在建立中,感兴趣的可以先加小琦QQ

小琦永久QQ:932424224

刘备正在朱提城外和甘宁徐庶打得不亦乐乎,突然听到探子来报,说刘璋投降了袁兵,心情一下子黯淡到了极点。就想要退兵。严颜和法正,正好进来。刘备把想法一说,两人大摇其头:“主公,千万不可,眼下我军形势大好,只要拿下朱提,未必不能反败为胜。”法正道:“袁熙以武力夺取益州,人心尚未归附,我军中庞义、阴溥、吴懿、孟达都是蜀中大将,成都还有不少忠心耿耿的旧部,只要主公挥军攻入朱提,到时候,越过峨眉山,下犍为取成都,势如破竹。成都军民一定箪食壶浆群起响应,那时内外夹攻,取益州,就如探囊取物般容易。这是难逢的机会,主公不要怀疑,急速进兵。若破蜀中,汉中震动,袁军势力必然瓦解,大汉西南半壁,尽归皇叔统领。”

刘备畏怯的心,被法正一番忽悠,弄得坚如磐石,拍案而起:“传令进兵,五日之内,一定拿下朱提。”

其实任谁都知道,朱提郡根本不堪一击,陈式甚至都没想过要抵抗,可是,外面的两位客人,却打得头破血流、不可收拾。刘备的敌人,不是朱提守军,而是对持中的袁兵。

袁军和刘备军再不是两路瓜分益州,已经进入到了正面交锋的阶段。

公元210年,建安十五年七月二十五日,蜀王刘璋归降中央。八月二十日,袁军基本完成了对益州七郡的控制。八月二十五日,刘备发动大军二十万,分四路向甘宁大营全面出击,想要以雷霆万钧之势,将袁兵踏为齑粉。

甘宁、李典、周仓、徐庶分头迎敌。敌军兵力是我军两倍,徐庶设计采用,三路坚守,集中一路优势兵力突袭凿穿的办法,逐个击破。

徐庶鼻尖冒汗,指着沙盘道:“任敌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留下三万兵马,我和李典、周仓两位将军守寨;甘宁将军,率领剩下的七万精兵,从正门迎击刘军,袁军骑兵精锐,单兵素质,胜过江陵兵和蜀兵这群乌合之众十倍,七万骑兵破敌十万绰绰有余,甘将军只管向前,杀散蜀兵,而后,立刻转战四门,我们三人,会再同时出击,前后夹击。破敌必矣!!”

甘宁的七万骑兵中有一万是精锐的黑龙骑,其余的虽不是西域雄狮,也都是久经战阵的河北旧军,身经百战,悍不畏死。比起,七拼八凑的老弱江陵兵,和士气低落,有家不能回的蜀兵,不知强横多少。甘宁甚至有些藐视,寨门外的二十万大军。

终究是二十万人,即便是乌合之众,气势也相当惊人,加上凄厉号角和杀伐四起的战鼓渲染,足以让人胆颤心惊。来自四面八方黑压压的人头,像四股黑色的浊流般狂涌着,向中间会合,东、西、南、北的强大的杀气四块夹板般聚拢来,差一点把整座营寨都挤扁。杂乱无序的马蹄声和脚步声、呐喊声升腾在甘宁的头顶,形成一派凝聚不散的阴云。

徐庶和李典周仓的发石机、飞梭巨弩早已准备就绪,只等敌军接近战壕,一声令下,便可摘取生命。

甘宁身后整肃的袁兵,各个都像是被水泥石膏固定住了,一动不动,对大路上敌人万马奔腾所升起沙尘形成的绵延十里的黄雾视若无睹,战车行进的喀嚓声,只能碾碎脆弱的枯枝,却不能影响战士的心。因为他们对死亡司空见惯了,而且,早已明白了一个道理,战场上,你越是害怕,死的就越快,越惨。战士们眼中射出专一的光,一心期待铁血,迎接死亡。

尘土像怒龙般,在奔腾的人马前,率先转过弯,扑到甘宁的脸上。三百丈外,一匹飞快赤色的马儿,一把沉重古豪的大刀,一个熟悉的面孔,射入他的瞳孔。来了,又是关羽,刘备军中最悍的悍将。

“杀——”全身肌肉早已绷紧的甘宁,脱兔般冲出去,发出一声,震天撼地的怒吼。七万骑兵刀矛手排成十人一排的长方形阵,越过一丈深插满竹签的三重战壕通道。身后寨内立刻冲出五百步兵,层层设置鹿角拒马,并在十重拒马桩中间遍撒蓝汪汪淬毒铁蒺藜。不单是敌军进不来,连自己人也根本没退路。

没退路不代表没生路,生路就在前方。甘宁正杀向那个地方。

“关羽匹夫,受死吧!”甘宁脸孔扭曲,狰狞的冲向赤兔马。两只军旅像半空中两块拖着万吨雨水的被大风席卷的滚滚乌云,气势汹汹而来,一经碰撞,其结果必然是惊雷、闪电。

“哐”关羽和甘宁交手,铁戟同青龙偃月刀一碰,各自退后两步。身后的骑兵,像张开双翼的黑色蝙蝠,奔驰过去,绞杀在一起。

关羽料想不到甘宁会主动出寨决战,还以为他会坚守。所以,刘军将士吃了一惊,冲在最前面的纷纷落马。两人交手十合,全都用尽全力,“当当”硬碰。四条臂膀震的酸麻肿痛,气血上涌,脸色通红。甘宁在关羽战马侧身的当,铁戟左右横扫,四名刘军滚落马下。关羽没心情杀小卒子,反身一刀,疾劈甘宁左臂,甘宁正砍杀刘兵,本来可以撤招,上架。这样那名刘兵就可以保住性命,可甘宁不愿意让煮熟的鸭子飞走,突然铁戟交到左手,身子一侧,闪过关羽大刀,铁戟已经砍下了,士兵的脑袋。而青龙刀距离他的脑袋也不过尺许之遥,差一点,就取了他的性命。甘宁根本就不在乎,他早就算好了尺度,打仗吗,总会死人的,杀死了别人,痛快,被人杀死了,认倒霉。这种以命搏命的打法就是我的风格,爱咋地咋地。

关羽知道甘宁的悍勇,也知道,要杀他不是四五十招的事,两人要想分出胜负,没有五六百招,只怕不行。心想,没必要跟他纠缠,老子士兵比你多,先把你的手下干掉,看你光杆司令,还怎么逞威。舍了甘宁,去杀袁兵。

甘宁自然也不会跟他纠缠,他还有任务呢。时间久了,徐庶等人就支撑不住了。黑龙骑,事先接受了命令,一直跟在甘宁身后,他们是凿穿的尖兵,不能随意移动。甘宁一看关羽走了,心中大喜,唿哨一声,领着黑龙骑,向纵身横插过去。黑龙骑士兵,长刀出鞘,刷刷刷刷,削掉一排脑袋。部分刘兵溃败。甘宁不管这些,帅兵继续向后杀。刘兵挡不住精锐骑兵的冲锋,队形混乱,纷纷逃窜。

这些蜀兵,根本和刘备不是一条心,他们知道家乡被袁兵占据了,心里挂念妻儿老小,没心情打仗,一遇到强大点的抵抗,自行溃败。甘宁帅队从头杀到尾,关羽所率领的军队,像一群散阵投巢的乌鸦,三五一群的做鸟兽散了。关羽扯着喉咙大喊大叫,根本没人听。很多的蜀兵,沿着山路进入峨眉山,辗转回到成都等地,寻找家眷去了。

甘宁带着骑兵转身杀回来的时候,关羽身后剩下不到两三千人。面对怒涛般呼啸而来的强大骑兵,显然无法抵挡。关羽气的咬牙:“撤,快,去西面会和。”甘宁追杀一阵,见关羽去远了,领着骑兵,旋风般杀向后寨。

后寨的徐庶快挺不住了,主攻这一面的是吴懿,蜀中少有的悍将。

徐庶可没有甘宁李典等人的悍勇,指挥倒是井井有条,可手下的士兵,看到黑压压的刘兵杀来,心里害怕,作战不积极。李典和周仓可以手持兵刃,鼓舞士气,徐庶文弱书生,做不来。完全依仗发石机和飞梭巨弩把敌军压制在三重壕沟之外。可吴懿指挥大军,拼命突进,再损失五六千人的代价下,终于临近寨门,徐庶指挥士兵放箭,连续三次,将刘兵*了回去。吴懿亲自冲锋,手持大刀,劈落箭矢,咔咔数声,将寨门劈毁,冲入寨中,徐庶一下慌了,虽然身穿铠甲,可他几乎连刀都拿不动,心想,完了,不是活捉,就是见阎王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甘宁的大军终于赶到。吴懿的部队正处在兴奋的冲锋阶段,哪里想到后院着火,一下子被冲散,顾不得攻打寨珊,回头迎向甘宁——

吴懿抵挡不住,收缩兵力,向大本营退去。他的损失不大,一看到兵败如山倒,立即就鸣金把士兵收回来了。徐庶的守军趁势掩杀出来。

关羽逃到西面和孟达说了情况,两人听说,甘宁冲击后寨,舍了李典来救吴懿,李典指挥大军向东面,支援周仓。

这样下来,双方绞杀一天一夜,各自收兵,竟然没有分出胜负。刘备在大营中气的嗷嗷叫。一直嚷着让人回江陵去把军师诸葛亮找来。法正觉得很没面子,站在一边不做声。孟达却道:“主公,不必着急,今日虽然没有分出胜负,但袁兵兵力已经损失过半。明日,再全军攻寨,必然获胜。”

刘备点头道:“也好。”正说着,忽然亲兵报告:“主公,成都袁兵已经开拔,向朱提方向而来。”

刘备急道:“是谁统兵?”亲兵道:“袁军大将赵子龙。于禁、张绣为副将。”刘备对法正道:“袁兵大队人马到了,我军如何应付。”

正说着,又有人来报:“启禀主公,袁军大将藏霸、张燕帅兵十万,出德阳,只取巴郡。”

刘备的冷汗一下子流下来,很显然,虽然他发了笔横财,可是和大财主比起来,腰杆还是细,兵力不足了。要同时应付巴郡和朱提两路人马,差强人意。

刘备急得再帅帐中来回踱步,突然道:“还是退回江陵吧,万一巴郡有失,我等全部死无葬身之地了。”

法正道“驻守巴郡的是庞义,此人身经百战,蜀中名将,城内士兵五万,没这么容易攻破,刘备一听,法正分明不愿意撤军,自己也不好太坚持,否则,被人看扁了。

赵云接到命令之后,并不急于救援朱提。徐庶的紧急军情,一封封送到他的手上,他只是大概的看一眼,就扔在一边,也不开口。部队还是不紧不慢的进发。于禁没说什么,张绣看不过去了,晚上来到帅帐,劈头盖脸道:“赵都督,军情紧急,我们是否加快行军的速度?”赵云淡淡的说了声:“还不是时候。”张绣急得搓手:“都督,徐庶等人已经守不住了,最多三四天,肯定全军覆没,还不着急?”

赵云拉着张绣到沙盘前,笑道:“我已经给元直回信,让他务必坚守七天。”张绣叹气道:“照这个速度下去,十天也到不了朱提。”

赵云摇头道:“我们不去朱提——”张绣脸色大变;“你这是——”赵云走到门口,撩起帐幔,看看四下无人,回到沙盘前,悄悄地对张绣道:“我们功打江阳。”张绣苦笑道:“有什么用?难道不怕被人夹击。”赵云道:“江阳地处再成都、朱提、巴郡之间,如果我们成功占据此地,就可以声援成都,刘备就算攻入朱提,也无法做下一步的攻击,得地而无所用。而我军,则将刘备和巴郡的庞义,一分为二,我料定,庞义会在压力下投降,而刘备照他一贯道作风,定会逃之夭夭。”

张绣明白了:“原来你想让刘备放松警惕,然后绕道取江阳!”

七天之后,赵云的十万大军,在朱提官道的岔路口突然转弯,帅兵连夜北渡沱江,行进在庞义大军和刘备前锋军之间的峨眉山北麓,一路并无阻挡。像一把利剑从两者中间的空白地带穿插而过,直向江阳城下,同时威胁巴郡和朱提。

而藏霸的大军已经先一步来到巴郡,对庞义展开了攻势。

刘备的探子们发现赵云大军绕路,连忙回来报告,法正一看,就明白了赵云的作战意图,心中后悔不跌,连忙让刘备召开军事会议。做出了三步战略调整,第一派江陵参军马谡帅兵在江阳至朱提的大路上立下营寨,挡住赵云去路。第二派刘封帅兵三万增援江阳,第三猛攻徐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