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蔡夫人的生活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2:58 字数:4341 阅读进度:255/306

伏后知道大祸临头了,便于殿后书房内夹壁中躲藏,汉献帝二话没有,闯进去揪住伏后的头发拉出来,上去两个耳光,厉声喝道:“该死的东西,你竟然如此的无耻。”伏后大声喊冤:“没有,我没有,皇帝明鉴,明鉴。”昌豨怒目圆睁,把十香词和口供给伏后看,伏后大怒:“这是有人伪造的。”不用昌豨说话,汉献帝怒道:“你的笔记朕一眼就能认出来,你还有何话讲。来人,传旨,将皇后,拉出殿外,乱棍打死。”

昌豨一听,呀,这倒好,不用晋王背黑锅,你自己下旨杀皇后。太好了,昌豨还弄了个奉旨行事。心中大喜,上来几十名亲兵拉着皇后拥出殿外。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露过面。哈哈,寡人在保持中庸呢。我不会像曹*一样授人以柄的。昌豨把皇后拉出去,觉得乱棍打死一个女人太过凄惨了。对亲兵使了个颜色,同时有三把刀,插入伏后的胸膛。伏后哀号了半声,就一命呜呼了。

昌豨随后做的事情,却是出乎献帝预料的。惊魂未定的献帝,没有料到昌豨去而复返,从他身后抓住两名伏后所生的王子。一刀一个,尽皆斩杀,而后,率领五千甲兵扬长而去。激动地献帝此时才缓过神来,皇后贤良淑德,怎么会和人私通呢?

伏完还在等着女儿来救呢。等来的却是伏后被杀的消息。在狱中大骂袁熙祸国殃民不得好死。我根本不在乎,反正老子早晚要造反。

随便的给伏完扣上一顶,假传圣旨的帽子,当晚将伏完、黄奎四百余口诛灭九族,全家抄斩。朝野内外,天下诸侯,无不震骇。

刘琮已经十六岁了,虽然继承了父亲镇南将军和荆州牧的爵位,但荆州九郡的行政和军事大权却牢牢的掌握在蔡氏一族的手中。其代表势力,就是蔡瑁、蔡中、蔡和、张允、宋忠,蒯越、蒯良。还有,其实刘琮也不是蔡夫人的儿子,不过,刘琮的老婆却是蔡夫人的侄女。而且,他年纪小,基本是蔡夫人带大的。「史料记载,蔡夫人不是刘琮的母亲」

这种关系,夹杂在权利争夺中,有些太脆弱了。经不起几下敲打,就会土崩瓦解。一开始,刘琮年纪小,贪玩。没有把军政大权放在心上,任凭蔡氏一族去发挥,去秉政。蔡夫人也是纯粹出于一种,自保的心理,来扶持娘家兄弟的地位,并没有非分之想。可是到了后来,刘琮、蔡夫人、蔡瑁这三方势力,在世事变幻的拉扯之下,全都改变了初衷。刘琮像东汉很多的小皇帝一样,明白了要想保住父亲基业,必须铲除外戚的道理。

蔡夫人年轻守寡,春花秋月,终于耐不住寂寞,做出了一些对不起刘表将军的事情,甚至很过分,有时候,屋子里会同时走出,三五个油头粉面的男宠,这让刘琮感到非常的恼恨,和难堪,母子情分,在这种恼恨中,逐渐的黯淡了下去,后来刘琮干脆就不去给蔡夫人请安,所以蔡夫人的心里就很不安。过惯了自由自在、颐指气使、无拘无束的生活,她是不能放弃权利,重新做回那个严守三从四德,不问政事的懒散夫人的。那比让她死还要难受。而蔡瑁,从刘琮和蔡夫人的关系疏远中;从刘琮面对他跋扈态度时表现出的愤懑中,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那感觉,仿佛一把明晃晃的钢刀悬在头顶,随时都有可能砍下来。所以,蔡瑁和刘琮每次见面,两人的感觉都是一样的——芒刺在背。

蔡夫人为了一点生理上的私欲,可能还不会完全的泯灭人性,把从小养大的孩子,怎么样。可蔡瑁却受不了了。像无数的权臣一样,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杀人或者被杀。

蔡瑁知道,凭他一个人的力量,要除掉刘琮是很危险的,刘表的旧将中还是有很多股肱忠臣的。若是公开杀了刘琮,在舆论和那些墙头草一样的将领大臣影响下,自己恐怕也是难逃一死。就算是像梁冀一样搞暗杀,事发之后,也会寡不敌众,陷于口诛笔伐、武力征讨的绝境。所有爱贪小便宜,沽名钓誉的家伙,都会急匆匆的跑来,毫不客气的在这个弑杀主公的狗贼头上踩一脚的。

怎么办?蔡瑁想了两个办法,一步步的施行。首先是挑拨蔡夫人和刘琮之间的关系,使两人彻底的决裂。宋忠给蔡瑁出了一个主意,美其名曰:美人计。其实不如叫做*乱计,还恰当一些。

荆州城乃至中原青冀幽并的美男子,全部都被蔡瑁找来了,约莫有千余人。蔡瑁和宋忠这两个缺德带冒烟的,又从这一千余人中选拔出来十名。这十人,全部都是出身书香门第却因为战乱,家道中落,生活没有着落的公子哥。虽然落魄,幼年时代却受过极其良好的教育。诗词歌赋、弹琴、作曲,样样精通,言谈风雅,风情无限。长的细皮嫩肉,唇红齿白,眉目之间就可以传情达意,充满了闺中不可欠缺的柔情蜜意。可以说一般的女子看上一眼就会全身颤抖,得脑血栓,真正是**杀手。

蔡瑁对照自己的模样一比较,心里就对这十个人妖,无比的恼恨,真想一个个的碾碎骨头,扔到河沟里去。可是,现在还不能,他留着有用。

十个人,经过了蔡瑁刻意的雕琢,又增加了两个月的强化训练。主要培训怎样勾引良家妇女,怎样做情诗,怎样上床去取悦女主人——而后,蔡瑁故意当着刘琮的面,把他们一股脑的献给了蔡夫人。美其名曰;“夫人,这是末将为你找来的,教授琴艺,和画艺、书法、还有教授论语、易经等学问的老师。请夫人笑纳,夫人可以试一下他们的才学,如果不满意,明日可以告诉末将,末将将他们统统赶走。”

蔡夫人当然知道,蔡瑁所说的‘才学’是什么,当即羞得满面通红,银牙紧咬。心说,蔡瑁,你也真做的出来。就算是要送,你也别这么明目张胆吗?当着刘琮假儿子的面,有心想要拒绝,但目光却在刹那间,被一群帅哥所吸引,芳心鹿撞,急促的跳动,小腹下面升起一团热气,直冲头顶,顿时坠入火海。“既然如此,本夫人就先留下,不过,如果这些人徒有其表,我会通知你,赶走的。”

蔡瑁暗道,怎么会虚有其表,我可是花了大价钱,延揽了各地的名医,给他们补肾、培元,保证一个个生龙活虎。只怕你吃不消。连连点头道:“是,请夫人品评,末将告退了。”刘琮一直冷着脸没有开口,心里却是恨得要死,看着蔡瑁和蔡夫人,恨不得把两人千刀万剐了。

蔡夫人被十个人妖挑逗的心头火起,按耐不住焦躁,便喝令刘琮:“琮儿,母亲疲惫了,你先退下,母亲要去休息。”

刘琮虽然聪明却不知道保护自己,也不会隐藏情绪,大发雷霆,跳了起来:“母亲这样做,对得起死去的父亲吗?”

蔡夫人不慌不忙道:“琮儿,你这是说什么话,母亲做了什么?母亲只说是要去休息,怎么,不对吗?”刘琮无可奈何,咬牙切齿,瞪视着人妖,拂袖而去。蔡夫人心中虽然忐忑,却抵不住蒸腾的火焰,袍袖挥动,纤腰款款,走入后堂,来到闺房,宽衣解带,鲜花沐浴,准备停当,让贴身的侍女,宣召,教授琴艺、画艺的各位老师,入内来传授——

这些老师都是蔡瑁提前嘱咐好的,怎么不知道其中的道理。进来对着夫人软玉温香就‘传授’了一番。这番传授可是不得了,把蔡夫人搞的欲仙欲亡,差点昏厥,喊叫连连,歇斯底里,香汗淋漓,发髻散乱,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银牙咬的格格作响,一张小嘴,足足的叫了有一个时辰——

从那天以后,蔡夫人就离不开这几位老师了,走到那里都带着,别的事情她也不管了,只是专心的学习,琴艺,和画艺等。更让蔡夫人满意的是,这些人,平日里和她谈论诗词歌赋,弹琴唱曲,都很得欢心。

有两个最细腻优秀的甚至和她暗生情愫,一会儿不见就牵肠挂肚的。见了一面恨不得就把整个人融化了,放到他的嘴里,让他含着。蔡夫人和刘表本来是老夫少妻,没有感情,平生从未体味过爱情的滋味,这下子,深陷爱河了,简直把一切都献给了这两人,所有的财宝全部拿出来挥霍,所有的秘密全部都给两个人分享了。一天十二个时辰,几乎有五六个时辰是在这两人怀抱里,被揉搓着度过的。蔡夫人沉迷了,沉沦了,把一切都抛弃了。

蔡夫人的两个男宠一个叫做赵怀仁、另一个叫做张开封。这两个小子就像是后宫的嫔妃一样,每天做的只有两件事,争宠,和想花样侍奉夫人。蔡夫人对两人不偏不倚,同样的爱不释手,把两人捧在手心里。亲啊,吻啊,爱呀!可是好景不长,正当,三人如胶似漆,难舍难离,爱的一塌糊涂的时刻,一场灾难降临到头上。

张开封死了,被人谋杀了,捅死了,横尸在街头。而且身旁还写着字:***女、罪该万死。妖妇小心,命在顷刻。

对于后面的威胁蔡夫人可是全然的没有放在心上,她撕心裂肺的是张开封死了。自从张开封来了之后,蔡夫人觉得自己的一片芳心总算是有了寄托,每天都有飘飘然之感,魂魄在云中飘荡着。她把张开封当作自己的爱人,丈夫,老公。背地里蔡夫人会叫张开封作:“亲亲、宝贝。”张开封死了,蔡夫人觉得自己的心被人掏空了,她也想跟着去死,一种淡漠了世情,无所牵挂的心理,怂恿着她,拿起剪刀,捅进自己的心脏。可就在那一刹那,她又把剪刀放下了:“开封,我要报仇,我要为你报仇。”蔡夫人咬着牙,她知道,杀死张开封,并且写下这几句话的人,一定是——刘琮。可是这个时候,她还没有想到要杀刘琮,只是想废了他。

出了这件事,蔡夫人对赵怀仁更加的呵护备至,更加的爱不释手,赵怀仁睡觉的时候,有三百人在保护。就连两人亲热的时候,三百人,都在二十丈外侍候。蔡夫人不让赵怀仁离开府门半步,以免遭到不测。可就算是这样严密的布控,赵怀仁,还是被人给毒死了。

莫名其妙的被人毒死在书房里,全身漆黑,七孔流血,手段残忍,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毒药。事后,有人证实,赵怀仁死之前,主公刘琮曾经来过。蔡夫人真的活不下去了,她撒泼,摔东西,撞墙,都无法排遣自己的寂寞,她把自己粉嫩的胳膊咬的稀烂,要自己记住仇恨。每当思念两位情人的夜晚,她都不止一次的重复:“等着吧,我会为你们报仇的。”赵怀仁的死,令蔡瑁也非常的震惊,他没想杀赵怀仁,杀一个张开封就行了,没必要斩尽杀绝,可是赵怀仁,怎么就被毒死了,难道真的是刘琮下的手。

其实赵怀仁是自杀的,他的任务结束了,要赶回洛阳去述职了。为了给刘琮最后的致命的一击,赵怀仁选择在刘琮来过之后,服下可以令人全身紫黑,七孔流血,暂时昏迷的晋王亲手配置的**,并且飞鸽传书给城内的特工,让他们在下葬的时候,设法移花接木,换走尸体——

赵怀仁就是擅长于骗财骗色的特工大队的精锐人员——王象。一个足以和管恪齐名的家伙。

说实在的王象是真的不想走,蔡夫人的功夫和柔情都令他很痴迷,绝色的美人,喷香的身体,让他许多年后还回味无穷。最要命的,是他可以感觉到蔡夫人对他动了情,这个女人,不想表面看上去那样*,她是有感情的。王象觉得自己的心,有些失重,发软,所以他选择离去,骗子是不能动心的.

王象汇报的情况,非常有价值,看来荆州马上就要内乱了。

赵怀仁死的第八天,刚过头七。蔡夫人紧急召见蔡瑁进府,蔡瑁用脚趾头也想的出来夫人叫他去干什么。当蔡夫人说要除掉刘琮的时候,蔡瑁脸上表现出来的犹豫和他此时的心境截然不同。蔡瑁沉吟道:“万一泄露了机密,我等都死无葬身之地了。”蔡夫人是个没什么能力的女人,智商也很一般,她既不是吕后,也不是武则天,甚至连慈禧也差了十万八千里。蔡夫人歇斯底里,咆哮道:“我不管,我一定让他死,他不死,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