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犹豫不决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3:04 字数:4326 阅读进度:264/306

原来司马懿驻防在夷陵,听闻刘备兵败当阳,立即派曹纯、夏侯兰帅兵来救。正好赶上袁军诸将,围攻关羽、黄忠。

曹纯所部,是最为精锐的虎豹骑。兵力上万。此刻散布在官道上的袁兵差不多二十万。曹纯不敢恋战,趋兵杀入重围,救了关羽黄忠,向外杀去。于禁等人帅兵向夷陵方向追杀三十里,看到前方旌旗招展,扬尘一片,害怕中了司马懿的埋伏,收兵回转,继续向江陵方向挺进。

二十余万袁兵于午时时分,重新在江陵城下集结。赵云、于禁、文丑均已赶到。

江陵城,南临长江,北依汉水,西控巴蜀,春秋战国时期,曾经是楚国水军屯兵之地,又是楚王行宫,历来以城池坚固,易守难攻著称。整座城池,是砖石结构,护城河绕城一周,宽达五丈。因为临近大将,水流丰富。

五丈高的城楼上,刘备、法正、孟达、吴懿、魏延、霍峻、薛悌正用惊骇的眼神审视城楼下的千军万马。

几十万袁军从散兵游勇到迅速的结成阵势,用了不过半个时辰。以两万五千人为一个方阵,总计三排九阵。城楼下仿佛一块块刀切的豆腐。士气高昂的袁兵精神抖擞,迈着矫健铿锵的步伐,一步步的向城楼*近。傲然的雄姿,形成乌云压顶般的气势。刘备感觉城楼像个有生命的巨兽,开始瑟瑟的颤动起来。江风呼啸,睥睨凛冽。袁军的几千面军旗、帅旗,刮得啪啪作响,这些声音汇聚在空中,犹如雷鸣。行进中的袁兵,铠甲上闪耀反射的光彩,类似电闪。

刘备终于镇定了下来,回头问法正:“军师回来没有?”法正不服诸葛亮,心想,他回来有什么用,有我在不就好了吗?咳嗽一声,低声道:“没有吧,谁知道他是不是,流连忘返了。”

刘备知道法正跟诸葛亮争宠,也不在意,问道:“你们看,该如何退敌。”孟达最猛了,大大咧咧道:“城内尚有大军十三万,和城外的袁兵势均力敌,主公,给我五万人,末将出城搦战。”吴懿拍着孟达肩膀道:“子度,你看清楚一点,城外的袁兵,不过是先头部队,他们的主力军团还没到呢?据探子的情报,加上新近投降的荆州兵,袁熙这次总共出动了一百二十万的陆军。我们的十三万人,在人家眼里连根毛都算不上。”

刘备突道:“对了,二将军和黄忠,严颜等人还没有消息吗?”法正等人一起摇头,表示不很清楚。刘备搓手跺脚,心说,老二可不能死,他要是死了,我到那里去找如此讲义气,又冲动的傻子卖命啊!

“坏了――看――快看――”吴懿的脸色大变,右手颤抖着指向城外。众人抬起头,顺着他的指尖望去。全部瞠目结舌,脸色煞白了。

黑压压的人头,仿佛是棉絮一般的乌云被瞬间百里的狂风席卷着、翻腾着、滚动着过来。又像是突然决**发的浩瀚黄河之水,咆哮着,扇面型向外扩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吞噬农田、森林、村庄,漫山遍野皆成人海。将眼前视线里,一切的一切尽皆覆盖、遮蔽。

袁军的主力部队六十万,终于蜂拥而至。

刘备已经不会说别的话了,只是一次次无效的重复:“军师回来了没有。”害的法正一直在想,主公是不是吓傻了。

白马金鞍,青罗伞盖的晋王袁熙,趾高气昂的矗立于城楼之下,戟指喝道:“刘备,大胆反贼,百万雄师兵临城下,你还有何话讲,到底降是不降?本王给你一炷香时间考虑,如果,敢说一个不字,江陵城顷刻之间将被踏为齑粉。”

众所周知,刘备是不会真心实意向任何人投降的,他一心想当皇帝,不可能屈居人下。

“袁熙狗贼,备与你有杀弟夺妻之恨,有生之年,不共戴天,你想让我投降,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呜!呜!呜!呜”号角声冲天而起,几十面战鼓,同时擂响了,象征杀伐的激乐。

“攻城――攻城――攻城――”江汉平原上几十万袁兵齐声呐喊,喊叫声像一条条钢鞭,向江陵城头抽去,鞭挞长着耳朵的每一个士兵,士气昂扬沸腾到极点。刘备等人全都面色如土。

刘备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回头对法正道:“快,派人去联络曹*,让他派兵来援救。”

“咚!咚!咚!咚”节奏强烈的战鼓声,在一次从呐喊的海洋中冒起,呐喊之声戛然而止。代之而起的是战士踏足前进,铿锵有力的声响,袁军以昂扬的军姿,鼎盛的气势压城而来。首先是郝昭的弩炮军,这次出动了一千五百辆战车。其中飞梭巨弩八百,发石机五百辆。一字排成三排,遍布整个江陵北门。后面依次是盾牌兵、弓弩手、刀矛手、轻装骑兵、重装骑兵。全部弓上弦、刀出鞘,杀气直冲云霄,连炙热中天,喷薄瑰丽的日头也为之暗淡。

袁军大将在我身侧燕翅排开,盔明甲亮,赤缨玉带,红袍金甲。威风凛凛,旗帜如海。军旅中产生出一种无法与之抗衡的霸道气势,足以使人不战自溃。

胡车儿手持大刀高挑着严颜那颗雪白的人头,扯着嗓子喊叫:“刘备,你的首席大将,严颜、阴溥全都被斩,你完了,快投降吧!”

刘备一见严颜人头,心中战栗,一下子失去了自控的能力,热泪泉涌,悲呼道:“老将军,大业未成,你怎么――”他这里大哭,一方面是吓得,另一方面是为了收买人心。胡车儿却笑得前仰后合;“刘备,你不投降,一会儿大军攻城,城破之时,老子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刘备凌厉的眼神向我看来,我也把目光直视过去,两人目光在空中接触,犹如刀剑交锋,铿锵有声,互不相让。

“刘备,你开城投降,寡人在天子面前为你讲情,保举你为代郡侯,让你一生富贵无忧,怎样?”我暴喝了一声,算是最后通牒。

“晋王太可气了,你看我刘备是那种可以屈身侍贼的小人吗?天子已经下了衣带诏,讨伐于你,你是大汉国贼。江陵城士兵、百姓,宁死不屈,绝对不降国贼。大家说是不是?”士兵们都不开口,刘备弄了个大红脸。

“少说废话,刘备,这样开战,伤亡太多。你要是有种的,下来和寡人决一死战。”我想和刘备来一场决斗,这样可以省去不少里去。

刘备心想,扯淡,谁不知道,你是有名的悍将。老子是文官,没兴趣和你这野蛮人单挑。一挥手:“袁熙,你不配和我交手,老子派大将孟达会你。”

孟达领命帅三万兵出城迎战。

“晋王千金之躯,岂能和匹夫对战,看我藏霸来会你。”藏霸纵马而出,直取孟达。孟达大声喊叫:“袁熙,你不敢出战,是不是怕了老子,让这个无名小卒来送死――”藏霸马快刀沉,闪电般到位,大刀横着抡出去。孟达挺枪硬接,当,兵器相交,震的气血翻滚,嗓子眼发甜。知道不是藏霸对手,转身想要逃走。藏霸嘿嘿冷笑,纵马猛追。渐渐的接近了城头。魏延一看藏霸危险,弯弓搭箭,直取藏霸。一箭射中藏霸盔缨。差点穿透脑门。孟达趁着藏霸惊慌失措的机会,转身再战,那铁枪,抖出十几道枪影,戳向藏霸咽喉,又狠又准,角度刁钻,藏霸根本躲不开。眼见冰冷的枪头已经触及到咽喉处鼓出来的喉结,藏霸闭目等死。耳边马蹄嘶鸣,孟达突然向后倒去,一飚**腥气的血箭,喷到藏霸脸上。

藏霸双目圆睁,一看,呀,,孟达老兄的脑门,被一只黑色朱漆的雕翎羽箭给穿透了。这种羽箭,藏霸很熟悉。这是晋王袁熙的专利呀。回头一看,晋王只在五十步外,彤弓刚刚收回来。

我指着城头上的魏延咆哮道:“卑鄙小人,暗箭伤人,反复无常的狗东西,你下来,寡人与你一战。寡人倒要看看你脑后的反骨有多硬。”魏延,还他妈的胃溃疡呢,胃炎,哼?

刘备一听我和魏延叫阵,大喜过望,催促魏延:“快,小魏呀,你立功的机会来了,快点下去把袁熙收拾掉,千万不要辜负了本将军对你的一片期望,快点去吧。本将军等着给你庆功。”

魏延虽然反复无常,但骁勇是如假包换的。被人指名道姓的叫阵,那有不去的道理。提刀就要出阵,法正连忙阻止:“等一下。主公,我军和袁军实力悬殊,不宜硬拼,此刻孟达已死,士气低落,不能再出战了。还是命令弓弩手谨守城池,等候曹兵来援。”

刘备担心道:“万一袁兵挥军攻城,如之奈何?”法正道:“这一点,主攻大可放心,袁军经过昨夜一战,已经是人困马乏,绝对不会贸然攻城。”刘备摊开双手道:“虽然是这么说,可是总守着也不是个事吧。”

法正阴笑道:“主公不必担心,正已经想好了计策,预备今夜趁着袁兵疲惫前去劫营,必定大破之。”

“好,好啊。”刘备紧紧地握住法正的手:“孝直啊,以后,我就全靠你了,你要努力,本将军是不会忘了你的。”

法正心想,老子倒要看看,是诸葛亮厉害,还是我法正厉害?

刘备不让魏延出战,而是调来了三万弓弩手,趴在箭垛之后,严阵以待。并且紧锣密鼓的准备石磨、桐油、石灰粉这些守城的器具。

赵云见我犹豫不决,提马过来,悄悄道:“大王,我军太疲惫了,如果此刻攻城,一定会吃亏的,不如休整一夜,明日再战。”

“好吧,传令诸将,沿官道扎营,谨防刘备和曹军偷袭。”

袁军中传出阵阵鸣金之声。骑兵步兵,后队变前队,整齐撤离。只留下五六万兵马围城。

法正道:“主公,可以修书给曹*,让他派兵出秭归,偷袭麦城。我军拖住袁军主力,使其不能回防,破敌必矣。”

刘备黏着短须,笑道:“此计甚妙,魏延,你跑一趟,从水路去白帝城送信给曹*。快去快回。”魏延心说快不了.

“主公,白帝城距离江陵,将近四百里,即使是顺风坐船,只怕也要四天往返,万一,我不在的时候,敌人攻城怎么办?”

刘备心想,你还挺自大的。没有鸡蛋就不成席了。我手下大将多得是呢。“没事,还有吴懿将军在,你不必担心。”

魏延极不情愿的坐上船,向白帝城进发,一路上还在想,看着吧,没有我魏延,江陵城肯定受不住。

不说,魏延去见曹*。单说,鲁肃过江觐见孙权。鲁肃这些日子,没有一点消息,是因为,孙权一直都在犹豫。先是孔明来游说,倍说唇亡齿寒、兔死狐悲的道理。孙权一方面觉得有些道理,二来觉得,自己出钱出力,替刘备去打仗,有些吃多了撑的。人家晋王袁熙,并没有向东吴宣战吗?而且这些年来袁、孙两家关系也不错。袁熙还保举了他做吴王。正在这个节骨眼上,鲁肃来到。鲁肃在合肥,和孙权打交道,相比之孔明有先天上的政治优势。

老朋友鲁肃一见面就向孔明陈述了来意。说晋王袁熙,愿意割让皖城、居巢,以示绝无侵占之心。江夏郡就当是送给吴王的礼物,晋王决不再取回。袁军的大队人马,绝不会靠近江夏。“请吴王,放宽心,晋王只是想和刘备、曹*了解一些恩怨,绝没有屯兵江东的野心。倒是,刘备和曹*,这两人鹰视狼顾,野心勃勃,眼下没有立足之地,必定会打江东的主意,大王不可不防呀。”「求推荐!新书《三国之崛起的帝国》连载更新中」

这话说到孙权的心窝里去了。孙权即担心袁氏吞并,也担心,刘备、曹*打坏主意。这两天,真是寝食难安。

前些日子,孙权和周瑜谈过一次,周瑜也拿不定主意。此时形势和《三国演义》大不相同。

三国演义上,曹*无视刘备存在,直接耀武于孙权,给孙权下了战书,原文好像是,“我率领八十万大军到此地,愿意和孙将军会猎于武,盼你早早归降。”这种情况下,孙权才召开了紧急会议,讨论,是战,还是降。周瑜等一班武将,拍案而起,誓与曹*决战。在曹*下战书之前,周瑜一直都在鄱阳湖训练水兵,可见他对刘备和荆州的存亡,并不是太放在心上的。毕竟,还隔着一条大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