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历史淹没的悍将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3:06 字数:4165 阅读进度:269/306

程昱来到曹*房中,曹*正趴在矮几上打瞌睡,程昱轻声叹息:“丞相,丞相――”曹*惺忪睡眼,抬起头来,慢吞吞道:“坐吧,叫你来是想问问,你的破吴策略想的怎么样了。”

程昱道:“丞相稍安勿躁,此刻还不是时候。”曹*生气了,拍桌子:“那到底什么时候,才是时候?”程昱压低了声音道:“丞相,必须要等到刘备战败的时候,此刻我们只需坚守,一边建造战船。只要我们比刘备多支撑七天八天,就有机会侵入江东。”

曹*也是智者,恍然道:“仲德的意思,刘备必败无疑?”程昱苦笑道:“这还用说吗?”曹*一拍大腿:“对,对。刘备战败,走投无路,必定偷袭江东,孙、刘开战,我军坐收渔人之利。攻入江东。只是,袁兵也会趁机分一杯羹的。”

程昱笑道:“不会,绝对不会,袁熙一定会撤军回洛阳去。他不会淌这摊浑水,他巴不得,我们三家自己打的人仰马翻呢,怎么会来掣肘。袁氏一出,三家必合,袁氏一走,三家开战。他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的。”

曹*站起来握住程昱的手道:“本相若能东山再起,全赖先生。”

程昱出了门,冷冷的说了一句:“可惜,你看不到那一天了。”心想,江陵城可能挺不了几天了,计划要尽快的运行。

江陵城比程昱想象的要坚固,因为诸葛亮已经回来了。

赵云、于禁、李典、藏霸、张燕、胡车儿、庞德、文丑每人统兵五万,从八个方向攻城。连续三天,因为城高池深,损兵折将不能攻克。第四天贾诩建议,撤回庞德、于禁的南门和东南角。给刘备留出一条可供逃生的路。以免城内的士兵,在毫无生路的情况下殊死抵抗,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诸葛亮趁这个机会,进入了密不透风的江陵城。这一点也在贾诩的预料之中,贾诩根本就不想活捉刘备。他还要靠刘备把江东的水搅浑呢。

诸葛亮进城之后,对法正部署的守城阵容大加批驳。一方面,命令收缩防御,准备夜晚劫营。另一方面,派精通水战的霍峻去准备战船五百艘,停靠江边,以备不时之需。刘备当时也没在意,还以为诸葛亮布置战船是预备逃跑用的。可诸葛亮后面做的事情,就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了。诸葛亮命令霍峻,在本来就很单薄的十三万守军中,抽调三万水军,驻扎在战船上,随时听候调遣。

刘备不太满意,又不敢和足智多谋的军师评理,主要是害怕丢人。还装作了然于胸的样子,赞道:“好,这样很好。”诸葛亮知道他稀里糊涂,连忙解释道:“主公,江陵守不住了,眼下,只有顺流而下,攻取江夏,图谋江东。可是战船不够。亮设法拖住袁军一月,主公只管去江边造船。造好之后,立即攻取江夏,杀奔江东。”

刘备这两天心情一点也不美丽,可郁闷了。一心想着,江陵丢失之后,怎么自尽,怎么死的轰轰烈烈慷慨激昂。甚至连台词都想好了,什么:一个刘备倒下去,千万个刘备站起来;弟兄们,坚持就是胜利,邪恶是不能战胜正义的。刘备听了诸葛亮的话,眼睛一下子就亮起来了;“好,东吴好,东吴风景独好,我们就去打东吴。”诸葛亮差点气昏,心说你以为这么容易呢,周瑜也不是好对付的。

“主公,形势危急,请把印绶交给我。由亮来指挥作战。”诸葛亮羽扇轻摇,脸色凝重。

刘备点头道:“好,一切听军师吩咐。”

诸葛亮那道印绶,趁着中午袁兵休息的时间,召开紧急军事会议,面对可怜巴巴的几个将领,谈笑风生:“亮将设计大破袁兵,诸位都各自做好准备。”

参加会议的大将差点都被震翻,恨不得抽自己一顿大嘴巴,才能相信诸葛亮没有发烧说胡话,眼前的这种形式,还敢自吹自擂的说什么大破袁兵,能保住命就不错了。魏延最不服这个小白脸了,不就是长的漂亮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酒囊饭袋乎?大声嘲笑道:“你在说胡话吧,大破袁兵,就凭我们这些人,这些士兵。做梦呢吧。”诸葛亮对这个叫做‘胃炎’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吊儿郎当的,开会还叼着牙签,翘着二郎腿,一脸的冷笑。显然没有把他这个军师放在眼里。

诸葛亮是不会在大战之初,和大将闹翻的,他此刻还不具备这个实力。连忙笑道:“是魏延将军吧。不好意思,主公已经把印绶交给了我,我要行使主帅之权。一下我说说的都是军令。军令如山,如果谁敢违抗,格杀勿论。”诸葛亮心想,好容易关羽匹夫不再,怎么又冒出来一个魏延?

诸葛亮大声道:“霍戈、魏延听令。”

魏延虽然不满意诸葛亮的长相和做派,不过他也怕军令。赶忙站起来拱手。诸葛亮道:“这些年,亮在军中培养了两只精锐的骑兵队。但一只没有投入战阵,此刻就交给你们指挥。霍戈,汝统领五部‘青羌无挡飞军’。魏延统领二万‘白牦军’骑兵。午后,随我杀出北门,与袁熙决战。薛悌将军负责守城。刘备听令――”

刘备正在想,青羌无挡飞军的事情呢,这是诸葛亮让自己招募的羌人战士,全都是骑兵,英勇善战,野蛮无礼,悍不畏死。最善于在山地作战。还有白牦军,全部都是从豫州带出来的老兵组成,百战余生,战斗力强横。

诸葛亮一喊,他吓了一跳,心说,还有我的事情?他知道诸葛亮是拿自己立威,连忙跑出来扯着嗓子喊:“末将在。”

“命你帅两万步兵,随后接应,待我破了袁军两翼,立即出兵掩杀,活捉袁熙。”刘备愣了一下,心说太过分了,出兵掩杀没问题,可你硬要我活捉袁熙,只怕不是很容易。

“末将遵命。”

久攻不下的江陵城北门突然打开,号角齐鸣,战鼓轰鸣。一辆四个轮子酷似残疾人士乘坐的轮椅,被推了出来。车上坐着一个,羽扇纶巾、身着儒装、硬挺俊逸的白面书生。

“诸葛亮。”隔着几十丈远,我就感觉到一种异样。精神深处一阵颤栗,连发丝都嗅到恐怖的味道。这个智胜军神,终于出现了。不知道他下一步会打什么牌?

诸葛亮两边是霍戈和魏延,身后是两路骑兵。总计四五万人,横向布阵,向前压来。推进到袁军十丈外,站定。

因为事先没有料到刘备会出城迎战,所以,袁军列阵在前的,全部都是轻装步兵。

诸葛亮长的挺漂亮,酷似刘德华、周润发。身高一米八三往上,双目炯炯放光,白面无须。绝对不是,《三国演义》电视剧里,老气横秋的样子。这么跟你说吧,他长得这副摸样,走在大街上可以引发无知少女,来自四面八方的尖叫。当然那是在前生,三国的女子,敢这样叫喊,立即就被拉起浸猪笼了。

“汝就是袁熙,汝可认得我?”诸葛亮轻轻点头,羽扇轻摇,指着我说。一个书生面对我身后的几十万袁兵,毫无惧色。

别说,老子还真认得你。我内心里,对这个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又是壮志未酬身先死的诸葛先生,是非常的崇敬和佩服的。可是命运把我推向了偶像的对立面之后,他就成了我的眼中钉肉中刺。他对刘备的越是忠心,对我的威胁就越大。

“认得,认得,先生就是南阳卧龙,诸葛孔明。寡人闻名久矣。”我在马上拱了拱手。

诸葛亮微笑道:“既然知道我的名字,就应该下马投降,何必负隅顽抗。”庞德坐下战马嘶鸣,抢出两步,大声骂道:“诸葛村夫,晋王跟你说话是给你脸了,你可别不识抬举,快快献城投降吧。”

我一摆手,庞德顿时噤声,回到队列,最前面的一排大将,排列笔直,头顶上象征身份的旌旗飘拂扯直。仿佛地上有一条笔直的线,过了线就是雷池。几十万袁军,整肃森列,只听到旌旗猎猎声。

诸葛亮看了一眼庞德,从容道:“庞令明将军,大好男儿何故屈身侍贼。你主公马腾、马超皆被袁氏所杀,汝应该为主复仇,怎么反而投敌,非正人君子所谓,不配和我讲话,速退,速退。”

庞德气的脸红脖子粗,一双小眼睛血红发亮,怒吼道:“我愿意投敌你管得着吗?晋王奉天子明昭讨伐刘备这个假皇亲国戚,你这才叫助纣为虐呢。”

诸葛亮从怀中掏出一份白绢,递给身边的霍戈。霍戈展开来,朗声念道:“衣带诏――袁熙祸国殃民,欺凌至尊,罪不容赦,敕令天下诸侯共讨之。”

“汝乃汉贼,还敢讨伐皇亲国戚,今日让你见识见识,刘皇叔的真正实力,让你不敢小觑天下诸侯。”

“诸葛先生既然如此的自信,就请派将来,寡人同你较量一二。”

“谁可去斩杀袁熙?”

“军师,末将刑道荣愿往。”

诸葛亮点头道;“让你先立头功,去吧。”

刑道荣膀大腰圆,身高体扩,满面虬髯,手持铁搠,哇哇大叫着杀了出来。赵云正要出战,突然身后步兵中有人朗声道:“晋王,小人愿意出战,请晋王给个机会。”赵云回头一看,没找到人。心说,明明就在我身后,怎么没人。脑袋转了一圈,低头一看,哦,原来在地上跪着,是个,没有军衔的盾牌兵。饶是赵云艺高人胆大也吓了一跳,一个盾牌兵,也想出战荆州名将刑道荣,吃错药了,还是想寻死?

我也差点震翻,心说这是何方神圣,没听说三国里有这么一出啊?田丰一看,见是自己的手下,脸色一边怒道:“放肆,你是什么东西,还不快退下。小小的盾牌兵也想争功。”那盾牌兵昂起头,抗声道:“晋王,小人自幼习武,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虽不敢说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但斩杀这刑道荣,必在三招之内。若有食言,甘愿一死。”语气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来呀,拉下去,军棍八十,快。”田丰勃然大怒。

“慢着。”我心想,两军阵前,没人想找死的。这人要是没本事,不可能口出狂言,冲上去,献上一颗人头。“你叫什么名字?”

“启禀晋王,小人陈到。”我看到一张刚毅果敢的四方脸、微微上翘的八字眉,颧骨高耸,枯瘦冷俊。

“陈到?”我长出了一口气。差点把个高手打了军棍。他不是刘备的手下吗?怎么成了袁军的盾牌兵?

陈到在三国演义中,出场不多,其实这人武功不在赵云之下。“名声常盖赵云,但以忠勇称”「史料」可见陈到是以为仅次于赵云的忠勇之将,只是陈寿在撰写三国志的时候,曾经为他立传,只是后来失传。不过陈寿有一首诗,赞美赵云和陈到的;“征南厚重、征西忠克,统时选士,猛将之烈。”可见此人在蜀军中一向是和赵子龙齐名的。只是被历史的尘埃埋没了。

一流猛将!

“陈到,寡人封你为校尉,若胜了刑道荣,立即升任偏将,你好自为之。”

“谢晋王――谢晋王――”陈到感激涕零,磕头而起。提着一杆普通士兵所用的长矛出阵。哥们,挺惨。连匹马也没有。

“陈到,你回来。”

“晋王,晋王”陈到吓得都软了,刚毅的身子,像推到玉柱般倒下去:“大王,您改变了主意吗?大王,给小人一次机会吧。”

“陈到――”我翻身下马,在马鞍桥上取下悍枪,抛给陈到:“悍枪、白马,助你建功立业。扬名天下。”

赵云摘下头顶赤缨,扔给陈到:“大王厚待于你,好自为之。”

陈到身子颤了颤,胸腔里的热血一阵沸腾,泛滥。戴正赤缨头盔,手持悍枪,跃上金鞍白马。白马撒开四蹄,直奔刑道荣。

「定时不断的更新,还请各位随时关注-陌琦骏QQ:932424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