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将计就计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3:07 字数:4168 阅读进度:272/306

张南道:“大王嘱咐我等将计就计,瓮中捉鳖。”程银有西北人雷厉风行的作风:“你是主帅,快快下令,迟了就让人家捉鳖了。”

张南道:“好,方才我已经想好了。咱们兵分五路。三路人马在外,一路人马在内,我亲自上城头,把敌军引入瓮城。咱们这里有淬毒的铁蒺藜,还有毒箭。铁蒺藜洒在瓮城内,上面一万弓弩手,射毒箭。外面的士兵,一见中计,定然大乱,此时伏兵四起,必然全歼。城内的一万人马,只预防不测可也”

程银道:“只怕敌军有援兵。最好埋伏一路兵马,在远处的密林里,也用毒箭,伏击援兵。”

张南道:“好,给你五千弓弩手,自去埋伏。”程银笑道:“末将遵命,哈哈,又要封侯了,真是富贵*人来,躲都躲不开。”

张南道:“大家严守秘密,就算是对士兵也别说出来,谨防细作。”四人纷纷点头,都觉得计策可行。张南提刀在手,率众出门,各自准备。

杀奔麦城的正是薛悌和魏延的两只人马,总计四五万人。魏延此刻已经有些佩服诸葛亮了,小白脸有两下子,不费吹灰之力,就断了袁军的粮道,打到麦城来了。探子来报,说前方十里就是麦城,魏延想起来,怀里还揣着锦囊呢。掏出来,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汝可诈称是徐晃部将钟绅混入城内,夺取麦城。”

魏延心说,难怪让我们穿上袁兵衣服,原来如此。回头嘱咐了:“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我们是徐晃部将钟绅的队伍,到麦城来换防的。进城之后,立即厮杀。听明白了吗?”

“懂了,懂了。”士兵齐声应诺。

诸葛亮让魏延在十里之内打开锦囊,魏延一开始以为是故弄玄虚,吃多了撑的,这时才明白了,此举纯粹为了保密。十里之地,骑兵转瞬就到。

薛悌的路途比魏延要远,是一只接应部队。同样打着袁兵旗号,也号称是徐晃部将钟绅。就是说,魏延若是被识破了,薛悌再上。魏延如果得手了,薛悌只作为援兵接应。要说这徐晃和钟绅挺倒霉的,诸葛亮不知道为何就挑中了他们?其实不难理解,因为徐晃一直在淮南,和河北军的将领不熟悉,钟绅,无名之辈,更加没人认识。诸葛亮这条计策,看起来简单,其实幕后做了很多细致的工作。不过他点子太背,遇到了飞鸽传书。

夜色如墨染。冷风似飞刀。吹在人脸上仿佛能割去皮肉。

麦城,火把稀疏,安静如常,士兵们大半抱着那森冷的枪在酣睡。夜空高悬一把弯弯的镰刀。镰刀发红,似乎在血水中浸泡过。微微的凄惨的红光照射在冷寂孤清的城墙上,立即就显现出,城墙粗硬的线条,立体的轮廓。从远处看来,像只蹲踞的猛兽。气势汹汹的注视前方。

魏延。穿着袁军铠甲,很别扭的魏延。

魏延在城下高声呐喊;“我乃徐晃将军副将钟绅,奉晋王之命,前来换防。快开城门。”

张南早就在城头恭候了。装模作样道:“原来是钟绅将军,晋王有何旨意?”魏延道:“晋王让你等前去江陵前线,麦城就交给末将把守。”张南连连点头:“原来如此,请将军进城吧。”

城门吱吱嘎嘎的向内打开来,一阵搅动铁链的响声,跟着‘啪’震动耳膜的一声脆响。横跨护城河的吊桥放了下来。

城楼下,暗影中,魏延嘴角上翘。露出残忍的笑。城头上,张南比他笑的更可怕。“驾”魏延抖动马缰,双腿夹马腹,马儿晃动着长长地脖子,踢踏踢踏的踏上吊桥。“跟上,跟上。”魏延一边走,一边喊。身后的士兵,紧张的忘了呼吸。平息着剧烈宏大的心跳跟上去。

魏延手下有两万白牦军,不可能全部进入瓮城。就在前锋五百人进入瓮城后,张南在城头上吹响了号角。

“吱嘎嘎”清脆激越的响声再次响起。缴杠转动,扯动铁链,拉起吊桥。一捧箭雨射到吊桥上,正在过桥的士兵纷纷殒命,坠入宽阔的护城河中。魏延大惊失色,这时才发现,瓮城通往城内的城门紧闭着。指着城头大骂:“我乃徐晃将军部将,你想造反吗?快放我进城。”

“哈哈,大胆贼兵,你等计策已经被晋王识破,还敢口出狂言,受死吧。擂鼓,放箭――”

战鼓声引发了城东、城西的两声炮响。两只骑兵,呐喊着向正处于极度混乱中的白牦军杀了过去。

一万只弓箭,四台排弩机,八台发石机,还有城头烧的滚开的桐油、巨大的石磨。一起向瓮城内的魏延和五百军兵砸下来。瓮城很狭窄,最多能容纳两千人,五百骑兵在慌乱下,来回奔跑,东躲西藏,乱成了一锅粘粥。士兵们自相践踏,自相残杀,却没有一点办法,躲避来自城头高空的巨石、雕翎。半柱香的时间不到,蓝汪汪的毒箭就覆盖了整个瓮城。轰隆的巨石,让灵活躲避箭矢的士兵无所遁形。有的士兵企图凭借矫捷的身手攀墙逃走,被带着锐啸的石磨一下拍在城墙上,整个身子被拍成薄饼,只剩下两张皮贴在墙上,鲜血、肚肠飞溅的到处都是,像一幅浓墨重彩的壁画。有的中了羽箭全身麻痹,跟着被四五块巨石,砸成一摊肉酱。惨叫声仿佛来自酆都鬼蜮的弱水河畔。

魏延高声叫骂,大刀挡开无数的羽箭,巨石。连石磨都被他用大刀磕飞。左冲右突,想要杀出城去,最后辗转来到吊桥边上,大刀提起来猛砍连接着吊桥的铁链。“当当”铁链和刀锋之间的火星,蹦跳出来。魏延哇哇大叫。突然一只羽箭,射入他铠甲鳞片的缝隙之中,箭头入肉顶到肩胛骨上,魏延还怡然不惧,心想,老子征战多年,这点小伤算个屁。念头方兴未艾的一刻,麻痹感传遍全身。魏延倒吸了一口冷气,完了,这是毒箭。紧跟着,耳边“呜呜”风响,十几块石磨,同时向他砸到。魏延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扑下马背,几块石磨,轰轰隆隆的砸在城墙上,差点把墙壁砸塌。零星飞溅的石屑,崩到魏延的眼中,立即出血。魏延迅速的在地上一滚,想要趁势站起,借着墙角堆积的巨石,爬出城去。其实那是不可能的。人,在绝望的挣扎中常常会做一些徒劳的蠢事。他刚刚跳起来,头部一阵眩晕,下半身失去了力道。“咔嚓”一块石磨,砸中他的右腿,脚面和腿骨同时粉碎,魏延把嘴巴张到最大程度,惨叫一声,城头上的发石机,全部对准了他。顷刻间爆发如雨,把他埋葬――

城外,战况也是一面倒。白牦军在怎么强悍,没有了主帅,也是一样挨揍。被冯礼和韩莒子两路夹击,立即死伤数千。其余的因为无人指挥,一哄而散,各自逃命去了。冯礼和韩莒子,追杀几十里,俘获五千余人,返回城池。回来的路上,听到城东北角的密林中喊杀震天。韩莒子道:“定是程银和刘备的援兵,接上手了,快,去城东。”

远处看,月光隔着干枯的树杈照过来,稀疏、婆娑。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两只人马,就在这密林中相互的绞杀,全都没有火把,就接着月光嚎叫着厮杀。

血,已经染红了几百棵树的树干、树冠。仿佛满树都开满了红石榴。

“呔,魏延的兵马已经在城下全军覆没,你等还不束手就擒。”韩莒子高声断喝。当然不是真的劝降,只不过是想消弭敌军的士气罢了。

果然,薛悌的人马一听,魏延全军覆没,又见两路袁兵杀到,加入战团,顿时崩溃。纷纷败逃。薛悌,摸不清情况,可是袁兵设下了伏兵,就说明偷袭的计划被识破了。心中大急。喝令士兵,死命向外冲杀“撤,快撤。”

煮熟的鸭子还能让他飞掉。程银指挥手下:“放箭,放毒箭。”“嗖嗖嗖嗖”无数蓝色的弧线,划破月下的虚空,扑向逃跑中的江陵兵。中箭即死,前方立即人仰马翻。袁军随后三路杀到,把薛悌一军围在当中。薛悌外无援兵,军心离散,士兵纷纷跪地请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杀出一条血路,带着几千亲随冲上官道,疾驰而去。抛在身后的士兵,全部下马投降。将军都跑了,谁还会卖命。

薛悌回到葫芦谷,仔细点算,发现只剩下三千兵马,他还算是聪明。没有撤离。立即派人守住险要峡谷入口,派人回去向孔明报丧。

孔明摇动羽扇的右手,不住的颤抖,厉声道:“这不可能。麦城和江陵远隔三百余里,袁兵怎么会事先知道我的计策,又怎能有时间设下埋伏?”刘备跺脚道:“没想到,连魏延也死了,是不是军中有奸细。”孔明摇头道:“详细计划,只有你我二人知晓。就连薛悌和魏延也蒙在鼓里,奸细又从何得知。莫非敌军有未卜先知的本领。”

孔明道:“告诉薛悌,无论如何扼守葫芦谷。偷袭麦城虽然失败,却不能把粮道让给袁兵。”回头问刘备:“魏延是否留下兵马扼守华容道。”

刘备道:“副将江华帅两千人马守御。”孔明道:“我军元气大伤,小心袁军明日全力攻城,我要提前布防。另外,让霍峻快速督造战船,江陵城危在旦夕了。打草惊蛇了――这下袁熙和襄阳的守军可能从水路取得联系。”

袁军指挥部里。我已经接到了麦城大捷的战报。“传令,让蒋义渠增兵两万给麦城,让他全神戒备,防备江陵兵。”

贾诩道:“今日一战,江陵损兵五万,城内已呈现兵力不足。我军明日攻城,大有胜算。”

我道:“只是诸葛亮的连弩非常厉害。”贾诩道:“虽然连弩厉害,但彼军士气低落,根本就不能抵挡。大王,切勿迟疑,全力攻城。用不了几天,刘备一定弃城而走。”

“好,明日全力攻城。”

乌云盖顶,铁骑压城。刘备、诸葛亮站在城楼上,看着格外精神的几十万浩瀚袁兵,分兵派将,调动不断,最后分成三路,向江陵的北门、东门、西门杀到。只留下临近大江的南门不攻。

我亲自跨马督战,主攻北门。

两百辆挡箭车排成一排,严丝合缝,就像是横向五里的整块木板,缓缓的向前推进。遮掩着将近八千名轻装弓弩手。挡箭车两个轱辘,正前方的木板宽一丈、高三丈、中指般厚实。普通的弓箭,只能往上钉钉子,绝对穿不透。木板上,蒙了三层铁皮,可以防火。就算是发石机的巨石攻击,也能挡住一炷香时间。一柱香的时间足够了。挡箭车的使命,只是把八千弓弩手运送到第一重壕沟的外围。

诸葛亮预料到了袁兵来日的攻势会很强劲。所以,连夜搭建了十六座箭楼。深挖三重壕沟,绕城一周。每门,每重壕沟中央的断带,都有两座箭楼护持。箭楼宽大,安置弓弩手一百五十。一旦打起仗来,居高临下,射程又近,正前方将成为难以逾越的死地。每两座箭楼之间,以手臂般粗细的铁链锁住五道。就像是河水中捕鱼的渔网。连个虾米也别想过去。

三重战壕之间,东、西留出两个缺口。方便城内兵马出入。缺口两边,都垒砌沙泥包,沙泥包之后,隐藏着上千的江陵兵全部手持‘损益连弩’。袁兵要是想从缺口通过,一来道路狭窄,肯定会有一部分拥挤入壕沟,死在尖竹之下。二来,那些躲在沙泥包之后的弓弩手,也会趁机发难,射杀来敌。

挡箭车所护持的八千士兵,是用来冲击这两道缺口的。

挡箭车推进到壕沟边,立即分向东西移动,把中央的道路闪出来。城楼上竟然没有放箭,诸葛亮就这么冷静的看着。薛悌几次想下命令,都被他拦住了。放箭没用,白白浪费消耗有生力量。

「新书《三国之崛起的帝国》连载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