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代理皇帝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3:08 字数:4298 阅读进度:275/306

曹丕乘马车来到宫外,迎面看到夏侯敦在马上气势汹汹,耀武扬威。厉声呵斥:“夏侯敦,你不在江边督造战船,到这里来胡闹什么?”夏侯敦慌忙下马,跪倒在地:“魏王,臣是想问清楚,为何我军要投降东吴。丞相创业不易,可不能毁在你的手中。”曹丕心说,我也不知道为何要投降,我这也迷糊着呢。

“住口,你未经宣召,私自带兵入城*宫,分明造反。念在你有功于国,姑且只杀你全家免去九族之刑。来人,把夏侯敦抓起来就地正法。”

“遵命――”早已等在身旁的薛乔、刘柱一拥而上,抓住目瞪口呆的夏侯敦臂膀按在地上。司马师拽出佩刀,窜上去两步,照着夏侯敦脖颈砍下。

夏侯敦当世虎将,怎会坐以待毙。双臂一抖,薛乔和刘柱便被扔了出去,身子在地上一滚,司马师的大刀,砍在青石地上,刀刃崩裂,手臂震得发麻。夏侯敦速度飞快,一把抢过司马师的佩刀,转个身子,从身后,架在司马师脖子上,喊道:“都别过来,谁敢过来,老子杀了这个狗杂种。”

夏侯敦的五千兵马,纷纷撤出兵刃,想要冲杀。曹丕大声喝住:“住手,谁敢造反。夏侯敦,你抗拒王命罪该万死。你们这些人都想陪着他造反吗?”曹丕右手指了一圈,五千兵马全都抛下兵器,垂下脑袋。

夏侯敦一看大势已去,勒住司马师的佩刀,更加用力。司马师的脖子上立即现出尺许长的口子,血一片片的留下来。司马师发出鬼哭般的惨叫。

“魏王,我夏侯敦忠心耿耿,前来护驾,魏王怎么杀我?”夏侯敦步履蹒跚的向城外退去。曹丕心想,司马师要是死了,郭嫔也活不成了。歇斯底里的喊道:“夏侯敦,你说自己忠心耿耿,好君让臣死,臣不死不忠。寡人现在赐你一死,你自尽吧。”

夏侯敦仿佛遭了五雷轰顶,全身摇摇晃晃,站立不稳,顺手抹了司马师的脖子,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抛向半空,纵声狂笑道:“我今日死,魏王,无人效忠,不久将赴黄泉也。”布满缺口的佩刀,猛然在脖颈上一划,鲜血扇面飞溅出去,一代名将的尸首,砰然倒地。

司马懿一直都在。他就躲在皇帝的马车后看戏,司马师被割掉了头颅,他只是闭了闭眼睛又睁开来。却不露面,也不开口。直到夏侯敦死了,才跑出来喝令刘柱和薛乔、张普接收夏侯敦的五千骑兵。并*迫曹丕下令追究夏侯敦余党曹纯归案。曹丕没法子只有照办,为了老婆他把叔叔、兄弟全都豁出去了。

曹纯和夏侯尚在西陵,接到命令后,夏侯尚怎么也下不了手。连夜找到曹纯家里,将实情相告:“快走吧,司马懿要对你下手了。夏侯敦大哥被害了。”曹纯仍然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呆呆的问:“怎么好端端的军政大权就落到了司马懿的手中?”夏侯尚突然痛哭:“我对不起丞相――”将害死曹*的因由讲了一遍。曹纯跺脚道:“你竟然如此糊涂,眼下弄到这种地步该如何是好。我曹氏、夏侯氏眼看要被尽数诛灭了。”

夏侯尚只知道揪打自己的脑袋,一点主意也没有了。曹纯转了半天圈子,终于站定,沉声道:“司马懿谋杀丞相、公子、夏侯将军,我二人与此贼不共戴天。此仇不报,往生为人。我们去投袁熙。借袁兵报深仇大恨。”

夏侯尚沉吟道:“袁兵乃是丞相死敌,怎能投靠?”曹纯道:“此一时彼一时。目前咱们的死敌不是袁熙而是司马懿。”夏侯尚道:“不知道袁熙肯不肯收留?”曹纯摆手道:“此事不必怀疑,袁熙雄才大略胸怀宽广,志在天下,定然相容。快,将军若是不信,我引兵去江陵投降,你在此驻守。天明之前,司马懿大军若到,切勿与交战。我一定带袁兵来救。”

到了这个时候,夏侯尚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速去速回,如果袁氏不能相容,我二人就和司马懿同归于尽。”

曹纯顶盔贯甲,来到军营,点起两千骑兵出城向江陵飞驰而来。西陵距江陵一百五十里,马不停蹄五个时辰来到城下。

夜色微明。曹纯在城下高声叫道:“我乃西陵守将曹纯,有事求见晋王。”城上的守将庞德一听曹纯来了,大吃一惊,命令弓箭手全神戒备,预备射箭。大声喊道:“大胆曹纯,想来偷袭吗?今天让你有来无回。”

“将军,曹纯是来投诚的,请晋王城头一会。”

庞德知道曹军内乱,一听投诚,不敢自作主张,连忙让人去通报晋王。我还在睡梦中。被士兵叫喊声惊醒:“报,大王,城外有曹将曹纯前来请降,请晋王城头答话。”

我一下子困意全消,翻身坐起来,跳下床:“快,拿长袍来。”

没时间顶盔贯甲,我猜想曹军定然发生了重大的变故。披上长袍,顶着二月里森冷的晨风,骑马奔至城下。我快步登上城楼。庞德还在那里试探呢;“你好好的为什么要投降?”曹纯叹息道:“司马懿在?亭独揽大权,囚禁魏王,杀害夏侯敦将军,此刻又想来害我。曹纯走投无路,只得投降晋王。”

原来如此,我快走几步;“令明,快开城门。”庞德回头一看,急道:“晋王,恐防有诈。”我把头从箭垛后探出去,朗声道:“曹纯将军,你有何事要见本王?”

曹纯一看,慌忙下马,跪拜于地:“晋王,司马懿杀害丞相。曹纯走投无路,前来投效,请晋王收容。”

庞德轻声道;“丞相,事发突然,难道有诡计。”我笑道:“没有诡计,司马懿谋反了,曹氏诸将走投无路只好投降。开城门,寡人亲自出城迎接。”

庞德为难道:“若如此,庞德持刀护卫。”我道:“好吧。其实不用紧张,万无一失。”庞德心想,那可不行,万一真是诈降,晋王可就完了。

我身不着甲,手不持枪和庞德带二十骑出城。城头上留下副将王楷戒备。城门大开,曹纯徒步迎上来,感动的失声痛哭:“晋王,曹丞相和公子曹彰、将军夏侯敦全被司马懿所害。请晋王念在曹丞相与令尊同朝为官的情分上,即刻发兵,剿灭叛贼。我和我兄夏侯尚,帅西城万人归降。愿为前驱。”我连忙下马,庞德突然挡住去路。我拍了拍庞德肩膀示意让开。庞德急得跺脚。我戒备着扶起曹纯,虽然很有把握,心中也是忐忑。我握着曹纯双臂,关切的问:“夏侯尚将军何在?”曹纯道:“夏侯尚还在西陵。城中兵马六七千,司马懿的大军最晚明日午时即到,祈盼晋王早早发兵。否者夏侯尚休矣。”

“令明,城头击鼓,宣众将帅府议事。”

众将听到战鼓轰鸣,纷纷来到帅帐。一见曹纯,好几个拔刀拔剑。庞德急忙拦住了,对大家宣布:“曹将军是来投诚的。”众将更加犯傻。我站在沙盘之后,简单的对大家解释一遍,指着沙盘上西陵方向道:“那位将军领兵前去。”陈到自从立功封侯,整日踌躇满志,希望可以报答主公,立即跳出来道:“末将受晋王大恩,无以为报,愿意出战。”

赵云道:“末将愿往。”

“子龙,让陈到做你的副将,给你们三万兵马,同曹纯一同前往。”

“末将遵命。”

赵云选了三万精锐骑兵,其中一万是黑龙骑。由曹纯带路,杀奔西陵。曹纯带来的是一千虎豹骑,速度也很快。第二天正午时分,赶到西陵。夏侯尚急忙开城门迎接。

直到进了帅府,赵云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是放下来。他对曹纯实在是很怀疑的。

夏侯尚跪倒在地献上西陵城的户籍、账目,以示归降。赵云扶起来谦和道:“云只来破敌,不管这些,请见晋王细说。”夏侯尚道:“不知道司马懿会不会亲自来?”

赵云道:“你家大仇,晋王自有安排,不过,照今天的情况看,司马懿是不会亲自来的。”正说着,门外慌里慌张喊道:“将军,吕虔带兵杀来了。”“无义小人。”曹纯怒骂:“我去宰了他,将头献于帐下。”

赵云、陈到留在城内。夏侯尚、曹纯一起出城迎战。两人一见吕虔,破口大骂:“忘恩负义的小人,无耻之徒,丞相当年是怎么待你的。你竟然谋反?”吕虔纳闷,嘿嘿冷笑:“我谋反?两位将军搞清楚,我可是奉了魏王的旨意,来捉拿反贼的。”曹纯怒道:“你是奉了魏王的旨意,还是奉了司马懿的旨意。你和司马懿是一丘之貉。今日不杀你对不起丞相在天之灵。”摆刀杀向吕虔。吕虔武功在曹纯之上,两人交手不到二十合,曹纯抵挡不住,步步败退。夏侯尚冲上去混战。吕虔怡然不惧,神色如常,力敌二将,打了五十回合分不出胜负。陈到急得掌心冒汗。心说,曹纯和夏侯尚也真够笨的,两个人都赢不了。在陈到眼中,吕虔武功,也算不上出类拔萃。

“叔至,你去会会吕虔。”叔至,是陈到的字。

陈到早就等不及了,一溜小跑下城,打开城门冲了出去。不容分说加入战团。来个三英战吕虔!

赵云在城头上观察陈到的枪法,发现即快且狠又稳,深得个中三昧。而且陈到的眼光很犀利,把吕虔的破绽和薄弱点看的一清二楚,出手三招,便把吕虔*的招式散乱,大汗淋漓,左支右绌了。五招之后,夏侯尚和曹纯基本被隔离在战圈之外,插不上手了。陈到单手持枪,乌黑的枪身抖动,同时从上中下三分方位刺出三枪。吕虔双臂死死夹住马背,“当当当”用尽全力挡格开去。陈到新招又生,横扫吕虔。吕虔功力已经耗尽,来不及出招。迅捷趴在马背上,一扯缰绳,马儿嘶鸣一声,败逃而去。

陈到、曹纯、夏侯尚趁势帅军冲击曹兵。曹兵有很多是曹纯、侯尚的旧部,不耻司马懿的行径。没等动手,跪倒一片:“曹将军,我们都是被*的,我们愿意投降。”吕虔一万人马,只带百人逃回?亭。

司马懿大发雷霆。同时也意识到?亭不能久留了。立即起程,沿江而下向樊口而来。他动身的时候,郭嘉在秭归得到线报,派卓膺、傅彤帅军攻占了?亭和夷道。

自此除江夏、竟陵掌握在吴军手中。袁军基本吞并荆襄。

司马懿到了东吴受到孙权礼遇。曹丕被封为南昌侯、领尚书衔。等于是剥夺兵权成为废人。其他人却是高官厚禄了。司马懿封为吴国太傅,会稽侯,名义上是三军总司令。只恐怕吴国将领没人甩他。

吕虔、刘柱、张普、薛乔、杜袭都封列侯。编入周瑜水军。程昱为御史大夫,华歆为尚书令。只有毛?辞官不做,黯然隐退。分明是不耻司马懿所为。

刘备和孙权达成协议,暂时借汉阳县安身。再次开始他寄人篱下的凄惨生活。先是小沛,然后徐州,而后下邳,再到豫州,而后新野,又到江夏,江陵,现在到了汉阳。也不知道能不能住的长远。真是造化弄人。惨,惨,惨。

攻占江陵、?亭后。袁兵按照贾诩的战略,分批撤离,返回洛阳。静待孙、刘、曹之变。留下稳重的蒋义渠守襄阳,陈到和刚刚恢复体力的文聘守江陵,藏霸守麦城,赵云,徐晃回淮南。李严进驻?亭,郭嘉驻守秭归。形成了大军虽撤,却固若金汤的局面。

从襄阳撤走的时候,顺便看望蔡夫人。温存盘桓十七八天,动身返回洛阳。其实我挺害怕的,怕把她肚子搞大了,一下子全都穿帮。

建安十六年四月,袁军返回洛阳。正是春暖花开,柳枝摇摆,香花烂漫的时节。汉献帝再次排銮驾出迎。立了这么大的功劳,总要封赏。可是赏赐什么,总不能把皇位给了他吧?最后下诏,允许晋王,设天子龙凤日月旌旗,戴天子冠冕,乘天子车辇,可以像皇帝一样出入“称警跸”,清道戒严。此时此刻虽未篡位,但已是事实上的皇帝了。

天子冠冕,前后十二串珍珠。车辇通体镶金,架六马。前后左右,设副车五辆。每次出行侍卫五千。礼乐和鸣,百官跪迎。

我仍然不满足。江山是老子一刀一枪打回来的。老子要做真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