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巨星陨落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3:21 字数:4405 阅读进度:302/306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天下不是姓刘的一家天下,唯有德者居之。刘邦能做,寡人为何不能做。”

这话无疑表达了我有称帝野心。我说着的时候,眼神不由主的瞥了身旁诸将。表情各有不同,有的无动于衷,像是意料之中;有的面露喜色;只有赵云的身子略微抖动了一下。

诸葛亮冷笑道:“你也配攀比高祖,乱臣贼子。”

我正要说话,文丑突道:“大王,军营起火――”

徐庶叫道:“糟了,是那群降兵干的,诸葛亮又用诡计了。”

我大惊失色,庞统大声喊叫:“不许乱,全部列队,原地待命。大王,下令让文丑、张?前去平叛,其余众将,原地待命。”

本来就要一哄而散的袁兵,登时被稳住。“文丑、张?,给你二人每人一个师,前往大营评判。”

贾诩道:“不可滥杀,告诉没有造反的士兵,闪到一旁。千万不可以乱。”张?、文丑领命而去。诸葛亮在城头观望,希望袁兵大乱。挥军冲杀。不想,袁兵只是一阵骚动,立即恢复整肃。

诸葛亮在城头叹了口气:“我计败矣!”

张?、文丑两个时辰即平定叛乱。大营被火烧了一部分。在旁边的山上重新扎营。

第三十天再到城下。

这一次可没有这么客气了。

“把石广元、崔州平、黄承彦给我压上来。”我大声喊叫。

大军中分,几十辆囚车从阵中驶出来。有男有女,大人哭、孩子叫,鬼哭狼嚎一片。

“诸葛亮,寡人再给你一次机会,假若你开城投降,寡人立即释放这些人。你敢说个不字,这些人头马上落地。”

石广元已经被折磨的没了人形,摇晃着身上的铁链和囚车大声喊叫:“千万不要投降,和狗贼斗到底――啊――”立即被庞德大腿上戳了一枪。

庞德怒道:“快说。”

诸葛亮像是早知道这些人被抓了,一点也不慌张,只是淡淡的说:“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大汉将亡,大汉的子民很应该以身殉国。死得其所,死得其所。”

这话很明白。他不会管这些人的死活。

我道:“先把石广元、崔州平拉出来砍了。”

“砰、砰”两声闷响。两颗人头落在地上,跪在地上的躯体摇晃一下倒下来。我眯缝着眼道:“下一个是你岳父。”

诸葛亮叹息了一声,转过身下城去了。看这意思,黄承彦死不死的,跟他没关系。那就别死了。我摆了摆手,示意把黄承彦拉下去。暂时退兵。

大军定于后日清晨发起总攻。

诸葛亮身边只有吕凯、蜀将兰芝、法正三人。

五月光景。

燥热的熏风吹临吴越大地,乱刮浙江两岸,吹得人肌肤滚烫,犹如着火。城头高处,更显得烈日炎炎,热气蒸腾。

诸葛亮觉得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只是力不从心了。不禁在心里默念项羽名言:“天意如此,非战之罪。”他贪婪的看了一眼曾纵横驰骋的五百里江东,翘首东眺关山迢迢的中原故乡,一切都已是默默无言――便命人将自己扶回帐内。

当夜,三更天――

庞统急匆匆闯入帅帐。我还在睡觉。

“大王,诸葛亮死了!”

我蹭的一声从榻上跳下来,像是被开水浇到的金鱼。瞪着眼道:“怎么回事?”庞统道:“方才臣夜观天象,见一颗光芒四射的赤色大星,自北方流向西南投入温州城中,跳跃三次而消失无踪。诸葛亮家乡在北方的阳都县,温州在西南方向。正是诸葛亮生于中原死于南方的天象。大王不可迟疑,请速速发兵。温州可破。

赤星入营,孔明休矣!

袁营号角连连,震动星空。我迅速集结兵力,派文丑、张?、张绣攻打东、南、西三门。张燕帅军埋伏在北门,伺机而动。

诸葛亮死了。死的莫名其妙。

诸葛亮把法正等人叫到身边,盘膝坐在榻上,淡淡的说:“汉将亡矣!汝等好自为之――”

法正吓得尿裤,表面却故作镇定:“军师,我们出城和袁贼决一死战。”吕凯也表示的不屈不挠:“军师下令吧。冲出城去。”

诸葛亮盘膝而坐,宝相庄严,脸孔肃穆,没有反应。法正又撞着胆子说:“军师,我们杀奔交州,夺取南越、夷洲在蛮荒打出一片天地,未必不能卷土重来的。”兰芝听了这话心里有想法了,去南越,那地方都是瘴气、蚊虫,老子可不愿意跟去。

吕凯咂嘴道:“不容易――我来引开敌军,军师和法正先生你们走吧。我是个武夫,留下来也成不了大事。”

诸葛亮还是不说话。

法正奇怪,诸葛亮是个很懂礼节的人,不可能这么倨傲,一言不发。这不是他的性格!

法正轻轻的凑到诸葛亮耳畔:“军师――”诸葛亮没有反应。法阵心头咯噔一跳。大声喊道:“军――军师――”还是没有反应。法正颤抖着推了诸葛亮一把,纹丝不动。

法阵变了脸色。把手伸到诸葛亮鼻孔,立即缩了回来。结巴的冲着身后两人道:“军师归天了!”兰芝心想,说死就死,军师果然不是普通的凡人。心里对诸葛亮的佩服又加深一层。

正在此时,城外三面号角连声。亲兵来报:“敌军大举攻城。”

法正和兰芝都愣住了。吕凯一步跨出房门:“快,迎敌。”

法正和兰芝对视了一眼,心想,这个时候还迎敌,有病吧?

吕凯满以为法正、兰芝跟着出来了。边跑,边喊:“你们去防守东门和西门,我守南门。”也不回头,向南门跑去。

法正和兰芝在屋里聊天谈心呢。

法正坐在诸葛亮的榻上,翘起二郎腿道:“老兰,你说南方好还是北方好?”

兰芝煞有介事道:“吃不准,在南方住久了,去北方走走也不错――”

吕凯的南门守的不错,可是西门、东门没有人指挥,士兵各自逃跑。袁兵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进城了。吕凯还以为兰芝和法正都以身殉国了,激动地对着苍天大叫:“孝直、兰芝你们慢走一步,吕凯来了――”苍白的佩刀向脖子上一横,踉跄扑倒在地上。

张?带着大军冲进太守府。法正、兰芝已经捧着印绶在门口迎接了。张?鄙视的看了两人一眼,冷笑一声:“抓起来。”

温州已破。第二天传令以丞相之礼厚葬诸葛亮。封其子诸葛瞻为侯。算是给足了诸葛瑾面子。兰芝、法正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大军在温州休整一个月。汉献帝派人来温州封赏,加封我为‘假皇帝’和王莽一样,意思就是‘代理皇帝’

大汉十三州至此全部平定,到了该班师回朝的时候了。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六月初十。平南大军四十万陆续撤退返回江陵。吕蒙等原先的吴军将领全被调回洛阳。蜀将傅彤任会稽太守、周仓任吴郡太守、王平任丹阳太守、陈到出任交州刺史。鲁肃任扬州刺史,总督淮南、江东八郡。徐晃为横江大将军,总督长江十万水军。蜀将冯习为鄱阳太守,谷利为庐陵太守。留下谷利只是为了安抚江东民心。这个人忠心可嘉,能力比吕蒙差得多了,有鲁肃等人,他翻不起大浪。文聘为江夏太守,帅重兵扼守江东下游,以防有变。诸葛瑾为南郡太守,蒋义渠为荆州刺史、高览为益州、南中大都督,李严为刺史。张?为大司马驻守蜀中??、建宁,监视南中。

郭嘉仍然是雍凉大都督,加封镇军大将军;赵云封为辽东大都督,节制幽州兵马,加封中军大将军;徐庶封为青州刺史,抚军大将军。沮授出任冀州刺史。糜竺豫州刺史;田丰兖州刺史。庞统为镇羌大将军,驻守蜀中朱提郡。

大汉十三州牢牢的掌控在了我的手中,坚不可摧,牢不可破。任何人也休想动摇。

七月大军至新野,八月初取道宛城返回洛阳。田丰帅军五万进驻许昌。

这次,汉献帝排了一百多里路的銮驾出来迎接。陈琳、审荣、昌?、孙观等人当然要驱使大军‘保护’皇帝和诸位大人的安全了。

这个时候,我还不能篡位,还有一些隐患没有拔除。

先是杀司马懿,为孙尚香和曹节报仇。顺便和孙尚香完婚。

九月,有人检举太傅黄琬谋反,诛九族。以刘晔为太傅。

一番封赏过后,大军沉寂一年,公元212年,建安十七年十月,益州大都督高览、大司马张?、平南大将军庞统,帅十万大军平定??附近的南中少数民族集聚地,五溪、八番、九十三甸。

蛮王孟获、蛮将董荼那、朵思、祝融夫人逃过泸水,回到云南。

三人帅军紧追,历经千辛万苦,千难万险,两个月跋涉,三月份,三路大军会师于预定的集结地泸水以南的滇池县。

当时的云南交通不发达,属于蛮荒。气候炎热,森林、河谷、沼泽一到夏季,烟瘴丛生,毒雾横行。部队行军,要作战,要运粮,士兵背着武器旗帜,就算没有瘴气,也会中暑,到了夏季,荒山秃岭,像火山一样暴热,河谷泥泞地带,地上冒起水泡泡,漫天的毒雾瘴气直上云霄,军士涉水犹如在滚烫中行走。

幸亏这些情况我是清楚地,所以,特地选择在十月份冬季来临的时候进兵,如果庞统翌年三月能回,应该可以全胜。

建安十八年一月中原正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冷风如刀的时候。南中却已经有些温暖如春了。

庞统统领三路大军过西昌,下令出泸津关,渡过泸水。此时孟获正在银坑山之南,西洱湖畔一代组织大军抗敌。

庞统设计生擒孟获、祝融。他可没有像诸葛亮一样七擒七纵,当时就给杀了。立董荼那为南王。董荼那感谢庞统的知遇之恩,表示愿意归降,效忠。经过这番征战,蛮人损失人口十几万,相信在短时间内不可能恢复元气了。

公元213年四月,辽东大都督赵云帅军二十万出幽州代郡三百里,直捣鲜卑王庭,灭亡鲜卑族秃发部落、乞完部落。生擒两部单于‘轲比能’、‘步度根’斩首示众。俘获牲畜、人口数十万。赵云任命易京令韩衍为鲜卑都护,在代郡外围建筑‘震胡城’‘沙漠城’驻兵五万,互为犄角统御此地。

六月赵云再次出兵辽东,至二百里外的玄菟郡。一举消灭公孙渊余孽秦旦、张群、杜德、黄疆。

兵锋推进到‘百济王国’的‘乐浪郡’一代。

八月雍凉大都督郭嘉,大将张绣、文丑帅军二十万出长安攻打匈奴残余势力盘踞的河套地带,攻陷朔方郡,将匈奴三十万人口赶出河套。并且渡过黄河,挺进到阴山山脉夺取九原、云中二郡。生擒匈奴单于呼厨全。曾经强大而不可一世的匈奴帝国灭亡。

14年、建安19年三月,郭嘉、郭援、赵云、于禁、李典、甘宁三路分兵出幽州代郡、河套云中、并州雁门关深入鲜卑境内八百里,击溃鲜卑拓跋部落、宇文部落,斩杀异族将士五万余人,俘获鲜卑王宫贵胄慕三百余人,王子拓跋?、拓跋觚、拓跋琏,全部带回洛阳斩首。

建安二十年郭嘉、太史慈、甘宁、于禁、张绣、藏霸、杨阜再次出陇西沿着狄道一线向前推进,越过胭脂山一千里,攻打鲜卑强大的段部落,斩首单于吉纳以下八万人。

鲜卑最为强大的慕容部落,心生畏惧主动后撤,想凭借沙漠瀚海阻挡中国远征军。我没打算放过他们,斩草必须除根,决不能发生五胡乱华的事情。同年八月我留郭嘉守洛阳,亲自帅贾诩、赵云、甘宁、太史慈、张绣、藏霸、文丑、胡车儿出代郡,在沙漠边缘的‘寅颜山’,破敌十万。拓跋部落可汗慕容光率众十万逃奔漠北。当时甘宁、贾诩等人都觉得应该暂时撤军。赵云力排众议,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此时撤军鲜卑人很可能会卷土重来。中国还会像汉武帝时期一样,被草原铁骑拖垮,陷入疲于奔命的泥沼中。

在进行了三个月的准备之后,大军继续向沙漠深处挺进,二十万大军抵挡不住沙漠酷热、渴死饿死近半。终于在一千公里外的绿洲遭遇慕容光主力,经过一番血战,杀敌七万余人,我军损失也将近五万。慕容光帅军溃退。我率兵追击,一直到狼居胥山。我的运气比霍去病要好的多了。就在狼居胥山附近,再次遭遇了鲜卑的主力兵团。慕容光很不聪明,在士气低落的情形下,指挥骑兵,和我军硬拼,结果战败。率领数千兵马逃往沙漠。在五十里外被甘宁一箭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