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 专业领域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8-03-12 02:06:11 字数:4448 阅读进度:617/798

和李牧一样,本杰明·哈里森也不是什么老实人,在古巴,本杰明·哈里森和克劳迪娅打得火热,就李牧所知,两人之间已经有了爱情结晶,这比李牧要过分щЩш..1a

李牧和初雪的事,好歹没瞒着格洛莉娅,关于克劳迪娅,卡罗林·斯科特可是完全不知情。

或许有人会认为,这样的欺骗对于卡罗林·斯科特来说很容易接受,但在李牧看来,这种欺骗只能瞒过一时,未来会有更多隐患,所以还不如刚开始就开诚布公来得好。

1877年的春天,对于李牧来说是喜忧参半,海斯顺利就任总统,巴拿马运河公司也成功将巴拿马运河收入囊中,但因为李牧和海斯之间关系的破裂,也为李牧和骏马集团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对于海斯,李牧并没有太在意,就像洛克菲勒说的那样,资本力量既然能把海斯捧上台,同样也能把海斯拉下台,所以海斯不会做得太过分,也不敢做得太过分。

海斯之所以能当选美国总统,原因人尽皆知,如果不是李牧在幕后的的支持,或许海斯都无法从党内初选中胜出,所以如果海斯现在敢针对里面和骏马集团,那么海斯的人设就将完全崩塌,这个结果对于一个以“正直、廉洁”为标签的政治家来说是灾难性的。

巴拿马运河公司的成立,等于是成立了一个资本大联盟,李牧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海斯如果敢针对巴拿马运河公司,那么就等于是和资本力量为敌,和“自绝于人民”差不多,借海斯一个胆他也不敢。

对于日本人来说,1877年的春天无比寒冷。

去年9月份,来自琉球的四艘炮艇突袭日本鹿儿岛军营,鹿儿岛虽然有岸防炮台,但炮台上火炮的口径还没有琉球炮艇上的主炮口径大,所以炮战几乎是刚刚开始就结束。

炮台被摧毁之后,鹿儿岛就等于是向琉球炮艇敞开了怀抱,琉球炮艇在鹿儿岛整整肆虐了两个小时,鹿儿岛岸防炮台全部被摧毁,随后,琉球炮艇炮击鹿儿岛军营,造成100余名新兵阵亡,将近800人受伤。

和鹿儿岛军营的总人数相比,这点损失微不足道,但这次炮击对于日本人心理上的打击却是无比沉重。

和曾经的历史上不同,现在的日本没有经历甲午清日战争的胜利,没有经历日俄战争的胜利,更没有伪满洲国为日本源源不断的输血,可以说明治维新还没有见到任何成效,日本人就是全凭着一股精气神,在建设自己的国家,这时候遭遇到来自美国力量的打击,对日本人的信心打击可以说是毁灭性的。

别看炮艇上悬挂着琉球旗帜,其实所有日本人都知道,这些炮艇和琉球几乎没什么关系,这些炮艇全部都是来自美国,或者具体一些,全部来自美国骏马集团。

没错,就是那个以华人为主体的公司。

其实关于骏马集团的概念,还是日本政府传递给日本人的,毕竟日本政府之前在琉球遭遇到失败,这时候需要一个群体出来背锅,要么是某个“邪恶团体”,要么就只能是无能的日本政府。

政府肯定不会是无能的,所以来自美国的骏马集团就成了日本政府口中的“背锅侠”。

不过在李牧看来,这个锅甩得不怎么样,效果适当其反,要知道日本人在内心是极度自卑的,日本人骨子里对强者有着不可消除的奴性,面对强者,日本人习惯性的会选择服从,所以日本政府将骏马集团拿出来背锅,不仅没有激起全体日本人同仇敌忾共抗强敌的意识,反而使得现在的日本悲观情绪泛滥,失败主义大行其道,造成人心惶惶,民怨沸腾,这一点是日本政府没有预料到的。

当然了,这其中,德川立言领导的忠于幕府力量起到了很大作用。

10月初,琉球军队在琉球元帅白起的率领下登陆鹿儿岛。

日本政府苦心经营了半年之久的新军终于派上用场,将近6万名日军士兵和15000名琉球士兵在鹿儿岛激战半月,最终15000名日军士兵阵亡,近4万日军投降,仅有不到5000日军退出鹿儿岛。

值此大胜之际,本应高歌猛进,杀入日本本土,但在对于这近四万名日军俘虏的使用上,琉球内部又出现了严重分歧。

按照白起的意思,这4万日军将会被当做苦役使用,在鹿儿岛修筑防御工事和前进营地,为进攻日本本土做准备。

但在潘廷珍和德川立言看来,应该尽力促使这些俘虏反正,成立日本仆从军,协助琉球军队进攻日本本土。

必须要说明的是,为了进攻日本,琉球人确实是付出了极大代价,人口不到50万人的琉球,被动员起来为进攻日本做准备的人口就超过10万人,这让潘廷珍实在无法接受。

近半年以来,几乎所有琉球人都在为进攻日本做准备,年轻的琉球男人在军营内接受训练,训练间歇还要进行不间断的劳动,女人和老人也被编组,她们要承担高强度的后勤工作,不仅为进攻日本做准备,还要为骏马集团修建在琉球本岛的移民营地提供服务。

这样一来,琉球根本就没有精力发展国内经济,导致现在的琉球几乎全要靠骏马集团输血,才能勉强维持。

这种情况在潘廷珍看来当然无法接受,虽然潘廷珍不抗拒骏马集团的渗透,但身为琉球首相,潘廷珍也要站在琉球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不能一切都依靠骏马集团,琉球作为一个独立国家,至少要有自给自足的能力,这样琉球才有存在的必要性。

如果有可能的话,潘廷珍希望白起率领的军队全部是由日本人组成,无论如何也不能在人力资源近乎枯竭的琉球身上继续抽血了。

至于德川立言,他的心思就不足为外人道也,毕竟不管是白起还是潘廷珍,都不可能成为日本的直接统治者,所以德川立言很希望能增加自己的话语权,这样也能在未来争取到更多权力。

让白起正面作战没问题,但在组织协调上,白起就有所欠缺,所以最终的结果是折中选择,一半是日军俘虏被当做苦役,另外一半则是组建了鹿儿岛第一师团,厉兵秣马为进攻日本本土做准备。

这个“第一师团”,也算是很有日本特色,按照白起和德川立言的约定,德川立言担任第一师团的师团长,但除了“师团长”这个职位之外,下属的所有旅团长、联队长,全部是由来自美国的华裔军官担任,所以说,德川立言这个师团长,也就是第一师团的吉祥物,真正在第一师团说了算的,还是以白起为首的美国华裔。

从9月底开始,日本本土连降大雪,鹿儿岛以北的宫崎、熊本等县,积雪深度多达60厘米,白起被逼无奈终止陆上攻势,只能以海路对神户、横滨等地进行骚扰。

连日的大雪给日本政府赢得一线生机,整整一个冬天,日本政府和琉球政府都在厉兵秣马,为来年的决战积蓄力量。

相对来说,琉球的优势还是比较大,毕竟琉球可以从美国获得源源不断的补给,而日本则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全世界所有国家都不认为日本人能打赢这场战争,所以就算是日本想以举国之力筹措战争贷款,也依然是杯水车薪。

钱是个大问题,偏偏日本政府没有,其实就算是有钱也没用,全世界三大武器公司,骏马武器公司和克虏伯穿着同一条裤子,恩菲尔德不愿意掺和,从战争爆发的第一天起就开始斡旋,希望能以和平方式解决日本政府和琉球政府之间的分歧。

这种调节注定起不到任何作用,日本和琉球之间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积累而成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英国人的努力注定只能是徒劳的。

这个冬天,德川立言苦心经营的情报网络终于发挥了作用,日本国内忠于幕府的力量源源不断的通过陆路或者是海路来到鹿儿岛,一个冬天下来,白起手中的正规军数量达到将近15万人,终于有了从人数上和日本军队在正面战场上硬碰硬的实力。

关于日本国内忠于幕府的力量,据德川立言估计,至少有四分之一的日本人对幕府抱以同情态度,希望回到之前的幕府统治时期,所以纵然是日本政府百般阻挠,也依然挡不住忠于木府的日本人投奔鹿儿岛的决心。

之前的琉球军队强则强矣,但在数量上和日本军队差距巨大,毕竟日本是一个有着2000多万人口的国家,如果日本政府财力充足,短时间内扩充上百万军队并不是不可能,只不过就以日本政府的财力物力,想支持上百万的军队存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说句不好听的,日本政府要是组建百万军队,别说部队军备,连吃饭都成问题。

琉球这边的情况恰恰相反,之前虽然有骏马集团作为后盾,但在人手上必竟是先天不足,就算是骏马集团把50万琉球人全部武装起来,也无法和日本在人口上相抗衡。

军队人数急剧扩张,直接影响到的就是部队的实力。

和日本军队相比,现在的琉球军队虽然在人数上处于劣势,但是在训练上以及后勤补给上,琉球军队和日本军队压根就不是一个档次的,现在的琉球可谓是要什么有什么,骏马武器公司为了支援琉球军队,甚至推迟了其他订单的交货时间,这使得琉球军队简直称得上是兵强马壮,武器精良,不仅装备了最新式的连发式步枪,就连机枪、迫击炮、大口径重炮等重型武器也不缺少。

和琉球军队相比,日本军队简直称得上是寒酸,日本政府现在就是拿出真金白银,也买不到足够的武器,因为李牧的原因,骏马武器公司和克虏伯不会和日本政府开展任何形式上的合作,只有一个恩菲尔德,虽然愿意和日本政府进行交易,但在日本政府拿不出现金的情况下,恩菲尔德的热情也不高。

4月初,冰雪消融,寒冬渐离,战火终于重新燃起。

“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方面是依靠鹿儿岛步步为营稳步推进,这样最大的好处是不需要考虑日本政府的干扰,我们可以徐徐图之,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可以保证,在今年圣诞节来临之际,我们可以在东京度过新年。”战前准备会上,白起信心满满,看样子是准备在圣诞节前结束战争。

“这个方法固然稳妥,但旷日持久,恐怕日久生变,所以我们不如直捣东京,直接将明治天皇拿下,这样我们就能最大程度减少消耗,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这场战争。”潘廷珍不喜欢打仗,一点儿也不喜欢,所以难得的和白起没有保持一致。

“首相大人,请您遵守会议秩序。”白起毫不客气,在自己的领域内,根本不给潘廷珍插话的机会。

在来到琉球之前,白起和潘廷珍就分工明确,白起负责军事,潘廷珍负责政治,两人互不干涉,互不统属。

当然潘廷珍在军事上也有发言权,毕竟进攻日本,还需要潘廷珍从中协调,提供后勤,所以潘廷珍这才得以列席会议。

但是这个列席吧,是没有发言权的,所以白起压根不给潘廷珍发言的机会。

“还有第二个选择,我们不如先听完——”还是德川立言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在军事上绝对信任白起,不参与任何意见。

“原本还有第二个选择,现在没有了,现在我命令——”白起独断专行,会议室内一干将领马上起立,气氛顿时凝重起来。

看着眼前的情景,潘廷珍只感觉内心艰涩一场,不过却没有再插话,这就是引入外来势力的代价,潘廷珍曾经有心理准备,但没想到当真正面对的时候,会是如此艰难。

还好,还好,这外来的和尚也是华人,否则,潘廷珍真是死的心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