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审讯

小说: 重生逆袭:小妻不好惹 作者: 玉儿 更新时间:2019-07-02 06:18:17 字数:2236 阅读进度:153/494

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开饭了。

就是说,陆战霆回来,没怎么休息,就把他们给薅起来训练了。

简单的吃过了早饭,直接提审那个中年男人,也就是他们口中的二号。

这是一个重刑犯,本可枪毙的,但是为了能够将他们的成员名单都套出来,这个任务特意交给他们特战队来审问。

审讯室,就是也是他们平时模拟训练的审讯室。

二号自从回来,就一直坐在这张椅子上,两只手腕都被椅子的铁扣扣住。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

陆战霆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然后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后边跟着飞鹰,站到他的身后

“怎么样你是主动交代,还是被动交代”

陆战霆冷声问道。

二号勾起一个邪佞的嘴角。

“既然被你们抓住,我就没打算活着出去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陆战霆冷冷嗤笑,“要杀要剐难道你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句话,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

“少废话,我什么都不知道”二号倔强的回道。

“看来,你还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陆战霆的双眸微眯,脸上都是残忍和嗜血。

“给他注射2”

飞鹰应了声,拿起旁边的针头,朝着男人的手臂给扎了过去。

“希望这美妙的痛感旅行,能让你想什么”陆战霆淡淡道。

打了针,没一会

二号便发出凄厉般的喊叫,额头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两只手紧紧的攥着拳头。

“说,你们的老大在哪你们这个ck组织的成员都有哪些分布在哪”

陆战霆不慌不忙一字一句问,看起来有那么一丝冷酷无情。

“我、我是不可能告诉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二号咬紧牙关道。

陆战霆给飞鹰一个眼神,飞鹰立即又给二号注射了2痛感药物。

“啊啊”

二号这一次发出的惨叫声,比刚才更持久,更大声,整个人似乎经历一场洗浴,浑身都是汗涔涔的,脖子上,额头上,青筋暴跳。

“怎么样想说了吗”

陆战霆又问。

“你弄死我吧我是不会说的”

陆战霆冷笑,“你没说之前,我是不会让你死,我保证,昨天晚上是你活着最舒服的一天。”

“你杀了我,你杀了我”二号疯狂的喊着。

陆战霆猛地站起,单手捏着二号的下巴,狠狠的说

“杀了你不是太便宜了你你知道你们倒卖的这些毒品,会让多少人经历你这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生活”

“我又没让他们去吸,是他们不自爱怪得了谁”

二号邪佞的勾起一个欠揍的嘴角。

“再给注射2”

陆战霆气得直接松开他,坐回椅子命令道。

“老大,再注射,怕是他会承受不住啊”

“动手,后果有我担着”

陆战霆看着二号灼灼的怒火掩饰不住。

飞鹰踌躇半天,又给他注射了2。

“啊啊啊”

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不绝于耳,一张脸上抽搐到变形,脸上泪水,哈喇子甩的满脸都是。

小便失禁,一股腥臭的液体,在男人的裤裆流了出来。

飞鹰忍不住掩上了口鼻,可在看陆战霆就跟没闻到一样,一双嗜血的眸子,压迫性的盯着二号。

“一号在哪你们的成员都分布在哪都有谁”

陆战霆一句一句的问道,似乎很有耐心。

“你是得死,横竖都是死,但是怎么死,却是由我说了算,我能保证让你活不起,也死不了我有的是时间跟你耗,不信,你就试试看”

这其实就是一场心理战,考验的是谁更有耐心,二号自然希望一枪崩了他。

最起码有个痛快,还能保家人平安。

而陆战霆就是想要在他的嘴里,套出更多有用的资料。

二号低头耷拉脑袋,浑身都在往下滴着水,那是汗

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痛感让他整个人都跟着抽抽

“好,我说我说一号也就是在金三角跟泰哥混的时候,出来跑过,后来,就在幕后指挥了。

至于你说的成员名单,都在他的手里,各个地方都有,他很多疑,这些名单怎么可能落在我们手里”

“他叫什么长相特征一般都会在什么地方落脚”

陆战霆又问。

“呵,相信你们查了这么久,也没有查到什么吧其实我们跟你们一样,对他知道的并不多,个子不是很高,微胖,很灵活。

他很残忍,更敢玩命,但对我们兄弟很好,也很大方。

也很神秘,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带着一个黑色的面具。

至于落脚点,他缅甸那边倒是有几处,但毕竟是z国人,还是在国内的时候比较多,听口音倒像是金市余市这一带的”

二号的话,听的陆战霆微微蹙起了眉。

余市

就是说这个他们一直找到这个仓鼠,居然是余市的人

又审了一会,才把这个男人放过,然后命人看好他,自己则是回到办公室想了又想,将自己审讯出来的东西整理一下,报告给上级。

这边苏灵溪放了学,便看到季凡过来接她,想开了,就觉得季凡是最冤枉的了。

“季凡,对不起。”

苏灵溪坐在后座,有些不好意思,其实这个歉早上就该道的,但早上她的心情没有调整过来,所以就没说。

“啊”季凡惊讶了下,“哦,唉,没事没事。”

一连几个语气词,就知道季凡的心情得有多复杂。

这个小祖宗是不是良心发现了

“都是因为我,害你被骂了。”苏灵溪倒是很真诚。

季凡挠了挠头,忙道

“没事,这都正常,你没事就好,都是我的失职没有保护好你只是首长大概是生气了。”

“我不也没事吗他就爱小题大做。”

苏灵溪响起昨天晚上,陆战霆凶巴巴,恨不得吃了她的样子就气。

她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医院。

经过这两次的事,苏灵溪更是不放心。

她就担心那个老太太,会过来找她姨的麻烦。

等推开病房的门,苏灵溪就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