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聚餐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0 14:30:31 字数:2226 阅读进度:13/735

青萍饭店一直是市政府指定的招待宾馆,虽然这不是青萍档次最高,服务最好的饭店,但是一直是菜肴用料最为讲究,味道最为出色的饭店。市委指定的招待宾馆,黄龙酒店一直试图从青萍饭店挖人,但一直没能得手。

从老爸好容易调来的公车里下来的冯一鸣仰着脖子看着这座在青萍已经屹立二十年的饭店,想到以前来吃过的几道精品菜肴,口中生唾。

青萍饭店坐落在青萍市唯一的大河,降水河边。冯一鸣知道,十多年后,青萍饭店推倒重建,依旧是青萍市最出色的宾馆,因为市区内所有沿江区域除了青萍饭店全都建成湿地公园,坐落在湿地公园中的唯一宾馆后来虽然不再是政府指定招待宾馆,但依旧是全市宾馆行业的龙头。

还没走进包间,冯一鸣已经听见令自己印象深刻的叶怀安爽朗大笑声。堆出满脸灿烂的笑容,冯一鸣心情复杂的走进包间,叶怀安笑着上前搂过来“老冯,其他我都不羡慕你,就羡慕你有个贴心的儿子,要

是我家丫头有一半这么贴心,我就心满意足了!”

冯一鸣知道他指的是上个月自个儿在古玩摊上淘来的那块古玉,可这话自个儿没法往下接啊,只好垂下眼帘,一副害羞的表情。叶母看人到齐了,招呼大家入席,“叶子,来,和一鸣坐一块儿,还害羞呢。”

冯一鸣偷眼羡慕的看看叶子脸上的红晕,心想自己前世历经那么多变故,脸皮还是没修炼到最高地步,想红就能红。

叶子姿拉着脸,一副不高兴的表情坐在冯一鸣的身边,时不时冷哼几声。半响也不见冯一鸣转头,拉不下脸的叶子盯着桌上的菜肴,一声不吭。

冯一鸣倒是无所谓,神色如常的给叶怀安,叶母敬酒,前世处于青春期的自己对叶子极为迷恋,但是也就初中三年,进了高中部,高一高二整天打游戏,高三整天补课,沉迷题海,哪有早恋的心思。

事隔十八年,重新见到这位幼年成天跟在自己屁股后转悠的女孩,大叔心态的冯一鸣心中感叹的更多是这人生世事无常,变幻莫测。

叶怀安和冯伟安在大学时候就是酒友,今天难得碰头,不受家里领导拘束,一杯接一杯,叶母和冯母同年怀孕,多年下来,虽算不上闺蜜,但也有说不完的话。

“还是住在学校好,搬到大院没几天我就后悔了,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叶母感慨道。

冯母点点头“当时我就劝你了,那里面平时人人踩低逢高,气氛压抑的很。”

叶怀安酒意上头,指着冯一鸣大声嚷嚷“一鸣,有胆子的来两杯!”

冯伟安平时在酒宴上不敢多饮,今天难得朋友聚餐,老婆管不着,喝的有点多“狗屁,真喝起来,小安子你未必喝的过我儿子!”

冯一鸣看着酒意上头,得意洋洋的老爸,再看看面色阴沉的老妈,暗骂真是猪队友,谄笑几声没敢接话。

叶母看的好笑,拉了一把冯母,笑道“一鸣还真挺合怀安的眼,叶子小时候天天跟在一鸣后面转悠,当时大家都说以后给一鸣当媳妇,估计怀安现在还惦记着呢。”

冯母笑着附和,瞥了眼坐立不安的儿子。

冯一鸣这下更不敢搭话了,突然身边的小丫头站起来,呼的一声跑出包房,转眼没影了。

冯一鸣一愣,才反应过来,这时代的女孩子碰到这种话题,哪里像十几年后的女孩能认真的和长辈说出个一二三四五六七来。

冯一鸣起身微微欠身,向长辈示意,才追出去,隐约还听到身后两位母亲压低的笑声。

找遍了整座楼,才在停车场找到丫头,看着气鼓鼓瞪着自己不说话的叶子,冯一鸣似乎又看到当年那个整天缠着自己的小丫头,那个在大学期间跑到南京找自己聊天的时尚女孩,想到最后叶子那一张请帖都没有发出的婚宴,冯一鸣有点心塞,努力展颜笑着问“叶子,怎么不高兴,谁欺负你了,告诉哥哥。”

一直盯着男孩的叶子姿有些错愕,没有经历人生起伏的女孩无法从刚才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准确的捕捉到那些关于回忆,宠溺,爱慕,痛惜诸多情绪,但是青春期的女孩敏锐的察觉到,这个学期变化极大的男孩似乎在这一刻又成为那个站在自己身前,保护自己,带着自己玩的哥哥。

看着眼神呆滞,没有说话的女孩,冯一鸣不以为意的笑笑“走,亏你躲到这来,再不上楼小心你妈回家说你。”冯一鸣刚走出几步,转头看着低垂眼帘,像小时候一样牵着自己衣角的女孩“放心,叶子,哥哥会保护你。”

两人刚走到一楼,听见直通顶层包厢的直达电梯发出清响,电梯门打开,走出位中年男子,身材魁梧,衣着干练,冷酷的眼神中透着一丝凶狠。

冯一鸣忙拉着叶子躲到一边,他认得这个人,是市长黄鞍的专属司机,曾经来学校接送过黄鞍在市一中读高二的儿子,据说这个司机是黄鞍的远亲,都说领导身边,最为心腹的是秘书和司机,但是秘书未必是最贴心的,而司机基本都是领导的死忠。

冯一鸣看着走出大门的男人,转身拉着叶子进了电梯,电梯只有到6楼的按键,6楼只有两个包厢,扮演着走错路的无知少男少女,冯一鸣发现两个包厢里正在拍桌狂饮的都是市第一纺织厂的领导。

冯一鸣皱着眉头,有点头疼,心想暑假尚未发生的纺织厂群体事件难道和黄鞍也能扯上关系吗?

拉着懵懂的叶子回到二楼的包间,老爹和叶怀安已经喝的迷糊了,两位母亲正头疼怎么处理这两位醉鬼,自告奋勇的冯一鸣偷偷塞了张老人头进包厢服务员的口袋,一人扶着一人慢悠悠的下了楼,等把两位醉鬼都丢进车,冯一鸣拍拍叶子的肩膀“回去乖乖的,叔叔喝醉了,别和叔叔斗气。”

叶子姿皱皱鼻子,翻了个白眼,抬脚做了个踹的动作,转身上了车。

车窗边的丫头带着甜甜笑容,极有礼貌的和冯母告别,冯一鸣看着车里叶母和身边老妈同样呆滞的表情,忍笑挥手作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