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元旦晚会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0 14:30:34 字数:2525 阅读进度:16/850

无聊的磕着瓜子,看着在教室中央空地里,那几个正撕心裂肺的吼着《笨小孩》的男生,前世在KTV里只会听歌鼓掌喝酒的冯一鸣努力压制情绪,破音响,破麦克风,再加上几个破嗓子,太TM糟心了。

嗑完自己那份瓜子,伸手从旁边张晶晶桌上摸了一把瓜子,冯一鸣凑过去低声问“你怎么也没节目?”

张晶晶翻了个白眼,“低调。”

看着女孩脸上的老式黑框眼镜,冯一鸣意味深长的换了个话题“《简爱》看完了,你《呼啸山庄》看了没?”

“看过了,现在在看《神雕侠侣》。”

冯一鸣无语,这画风还转的挺快,“喜欢杨过?”

“不知道。”

“那小龙女?”

“不知道”

冯一鸣怒了,这完全无法交流嘛,“那你知道什么?”

张晶晶拍拍手,挺直身子,慢悠悠的开口“我知道你要倒霉了。”

冯一鸣打了个激灵,抬头看见负责元旦节班会的叶子姿拿着朵假花走上讲台。

“同学们,现在呢,我们玩个游戏,击鼓传花,这朵花顺时针方向传递,等我喊停的时候,手中拿着花的同学上来表演个节目,你们说好不好?”

教室里响起一阵叫好声,冯一鸣木着脸想,这俩妞都是满肚子的花花肠子,就可怜自己这个老实人,被玩没商量了。

冯一鸣有点头皮发麻,自个儿从小就没什么艺术细胞,小学时候,老妈把自己带到少年宫实验了无数乐器后,才无奈宣告放弃,连唱歌都一直是五音不全,总不能在教室里表演颠球吧。冯一鸣看了眼笑盈盈,都没转身的叶子姿,无力吐槽,击鼓传花是这么玩的吗?

不出所料,假花刚传到自己手上,叶子姿立即喊道“停!现在请冯一鸣同学上来表演个节目,大家鼓掌欢迎!”

“表演节目没问题,但是时间有点长,今天也不早了……”冯一鸣绞尽脑汁才想到个自己擅长的。

前世刚进大学,军训一结束,无数学生社团的学长学姐们组队来刷新生宿舍,在一位贤淑温柔的学姐劝说下,自己稀里糊涂的交了钱加入素描社团,后来才知道学姐是广撒网,专门来新手宿舍给社团攒点人气,顺便骗点吃吃喝喝的小钱。但进了素描社后,自己还是踏踏实实学了点东西,虽然水平较次,但是糊弄外行人倒是不成问题,大三大四还从新生宿舍里弄了点钱花花。

叶子姿哪里肯让冯一鸣逃过此劫,不惜跑到教师办公室里寻摸来白纸,铅笔。冯一鸣定定神,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张摘下黑框眼镜,惊鸿一瞥的面容。

张晶晶饶有兴致的看着皱着眉头,挥笔作画的男孩,心里有着一丝小小的期待。

全身心投入这幅素描的冯一鸣完全凭借着本能挥笔,随着纸上画像的逐渐成型,脑海中那张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面容也渐渐印入心底。

看着站在冯一鸣身边不顾形象,张大嘴巴的叶子姿,几个女孩也凑了上来,“哇,美女诶,画的好漂亮,这是谁啊?”

向来都从容镇定的张晶晶也不由自主的站起来踮起脚尖,当看到画纸上那张有点熟悉,人比花娇,笑逐颜开的面容,女孩不由痴痴的想“这是他心目中的自己吗?”

虽然用的不是专业的素描纸和铅笔,冯一鸣却觉得这是自己两世最成功的一副素描,骚包的留下画款,冯一鸣起身看了眼正愣愣盯着自己的张晶晶,他心里很清楚,一个学期的接触,让他能肯定这个女孩应该不是普通人家出身,如果想冲破那些阻力,站在这个女孩身边,就必须有一个更出色的自己。

冯一鸣摸摸叶子的头,轻轻扯了扯她头上的小辫子,转身走出了教室,留下身后拥挤上来人群和叽叽喳喳的议论声。

1999年已经到来,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已经在校园里传的如火如荼,那位一等奖获得者,后来跑去玩赛车,玩导演的“国民岳父”在青萍这个二线城市也拥有不小的知名度,当然,市一中里以高考成绩为唯一标准的老师们并不喜欢他。

1999年在冯一鸣的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无疑是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事件,事件发生后,天安门广场降半旗致哀,但是初中生冯一鸣不认为自己能做什么,国家国家,先有国后有家,如果能为国家做些什么,在2008年的汶川,自己也许能做的更多。

元旦假期过后,冯一鸣开始集中处理政治,历史这些需要死记硬背的课程,带高三毕业班的老妈愈发的忙碌,老爸虽然是个闲人,但毕竟年前杂事多,每天回家都挺晚。

冯一鸣放学回家麻利的做好饭,坐在餐桌上,边吃饭边看着昨天老爸带回来的青萍日报,过了元旦才两个礼拜,报纸上已经今年第四次刊登了关于青萍市第一纺织厂的消息,冯一鸣仔细回忆着前世在上海,碰到纺织厂子弟时的聊天。当时对方说的很多,也很详细,说自己亲眼看见楼顶的火光,听见了凄厉的求救声。

这个纺织厂子弟比自己低一届,也是市一中考出去的,如果群体事件是发生在上学期间,他应该不会知道的这么详细,那事件发生在暑假的可能性比较大,再联想起,父亲出事后,自己才开始关注的青萍市领导的履历,市长张长河是1999年8月份空降青萍,正好在时间上是吻合的。

冯一鸣还没吃完,冯伟安就一脸疲惫的走进家门,起身给父亲盛饭,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老爸。”

冯伟安无精打采的端起饭碗,“真是老天不长眼,怎么不一道雷劈死他!”

冯一鸣猜父亲是受了顶头上司,市政府秘书长孙杨的气,笑笑说“老爸,你不是说,人在做,天在看嘛。”

冯伟安气的一瞪眼“哪学来的阴阳怪气?”

冯一鸣嬉皮笑脸的给父亲夹菜,“别一脸生无所恋的表情好不,等下老妈回来了,小心……”

话还没说,大门就被推开了,老妈一脸晦气的走进来“老天不长眼的,怎么不一道雷劈死他!”

冯一鸣噗嗤笑出声,还真真是恩爱夫妻,连吐槽的话都一模一样。

冯伟安摆出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怎么,又谁不长眼了?”

冯母边换鞋边气呼呼的说“还不是韩国新,说好今天自习课给我,结果蛮不讲理上来抢课。”这是市一中的传统,每天下午只有两节课,之后都是自习课,哪个老师都嫌自己的课时少,能不抢吗?

冯伟安摇摇头“言而无信,还针对女同胞,晚上我找他评评理。”

冯母叹了口气“拉倒吧,两家早就撕破脸了,评理评理,最后还不是又吵一架。”

冯伟安狗腿的替老婆盛饭,换个话题,“今儿你炒的几个菜相当不错,多少年了,终于有点长进了,值得表扬!”

冯母没接话,抬起筷子尝了两口,诡异的看着边上默不作声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