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年夜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0 14:30:48 字数:2211 阅读进度:22/746

一家人正看着屏幕里正和巩汉林逗咳嗽的老太太,冯母被逗的大笑,冯一鸣看着屏幕里已经力不从心的赵丽蓉老师,这应该是她在春晚舞台的谢幕演出。比起后来那位被党报专门拉出来点名批评的小品演员来说,绝大多数人应该更爱这个可爱的老太太。

重看1999年的春晚,冯一鸣并没有任何惊喜。除了蔡国庆、陈红演唱的《常回家看看》还能勾起人们的心绪,其他的节目他已经全无印象。

冯伟安已经进屋,翻着电话本,挨个打电话拜年,1999年不比几年后,手机人手一部,短信群发拜年的习俗还没有开始流行。

冯一鸣陪母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心里却在想着,接下来的半年,自己很难再有什么机会出校门,是不是应该趁着假期没过,出门看看网吧的选址。

想起网吧管事的人选的事,姑姑的儿子李语,稳重有能力,刚才李语打电话来拜年,说起自己在羊城工作不顺,学历又低,年纪又偏大,没什么竞争力。还想回北江省会江河,问冯伟安有没有路子。

父母俩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冯家后来也没出来几个大学生,大都是在农村混到成年,取了媳妇,再去外地打工。不多的几个混出头的亲戚很少回青萍,都在外地扎了根。而母亲家亲戚少,冯母只有一个嫡亲的大哥,****前就上了大学,后来分到上海,逢年过节也就打个电话,已经很多年没回青萍了。冯一鸣前世去上海后,也很少上门,舅舅和表哥虽然不亲热,但好歹把他当做亲戚,而舅妈,表嫂每次恨不得冯一鸣进门后,先问问他什么时候走。

冯一鸣知道自己年纪小,现在拿不到身份证,而且这些事情都得瞒着父母,除了亲戚,自己找不到别人来做这个幌子。

在这时代开网吧的,只要不开在人迹罕见的地方,没碰到什么重大安全事故,就没有不赚钱的。在青萍市开网吧,要么开在学校附近,要么开在今年就要动工的商业街,市南路上。前些天往外跑的时候,他特意去青萍市区几个后来网吧扎堆的地方看了看,只有一家网吧,环境脏、乱、黑,只有十几台机器,而且破旧,运转速度很慢,也没有后来网吧里大量的附属销售。

冯伟安好容易打完电话,回了客厅,端起茶杯就是一大口,“哎,赵丽蓉出来了没?”

冯母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早出来了,今年排在前面。”

冯一鸣偷偷溜进屋,拿起电话,“喂,李语哥?”

“一鸣啊,怎么,还打电话来讨红包,哈哈哈。”

冯一鸣满脑黑线,自己当年有这么二吗?压低声音说“李语哥,我刚才听我爸打电话时候,说你在南边不太顺?”

李语一怔,“是不太顺,怎么了?”

“如果回青萍,你怎么想?”

李语不假思索的说“当然最好,爸妈年纪也大了,你嫂子还在市啤酒厂混着呢。但是你不知道,你哥我这中专学历,在青萍根本不顶用,没哪个单位要,当时进啤酒厂还是你爸帮的忙,其他工作老家这根本找不到什么像样的。说到底,还是当年没好好上学,一鸣啊,刚才小舅还说你这学期进步挺大的,我告诉你啊……”

冯一鸣心想,前世在上海碰到的李语,平时没这么多话啊,无奈的打断对方滔滔不绝的唠叨,“别说了,停停,李语哥,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想在青萍开店,平时他自己不在青萍,想找个本地人代管,我这不想到你了吗?”

李语一愣,问“什么朋友,开什么店?”

“你别管,你去南边前,总要来我家一趟吧,再说红包还没给我呢!”

李语失笑道“说到底,还是惦记着红包啊。行行行,走之前本来就要过来一趟的,大概初四,初五吧,好,到时候见。”

冯一鸣悄悄放下电话筒,回了客厅,冯伟安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儿子,使了个眼色,“给谁打电话呢?”

冯一鸣看着眼睛余光盯着这边的老妈,说“姑姑啊,小时候姑姑对我最好,刚才打电话拜年呢!”

冯母这才松了口气,点头说“这倒是,算你小子有良心。”

等到零点的钟声响起,窗外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竹声,冯伟安和儿子点着挂在门口早摆好的鞭炮,冯母从锅里捞起热腾腾的饺子,大声说“快点进来吃,等会儿爆竹放完了就睡吧。”

大年夜的,今晚冯母也没禁酒,冯伟安喝的有点多,迷迷糊糊的搂着儿子,“一鸣啊,刚才电话里不是叶子吧?你比你老子牛啊!”

冯一鸣看着口无遮挡的老爹,紧张的回头看看正在厨房忙活的老妈,冲着老爹的耳朵大声喊,“爸,你喝多了!”

听着窗外零零散散的爆竹声,屋里都弥漫一股淡淡的硝烟味,一家三口吃完新年第一顿饺子,留下满屋的狼藉,都回屋睡觉了。

冯一鸣躺在床上,窗外还有熊孩子不睡觉,在外面捡着爆竹玩,时不时传来“砰”的响声,随手翻开床头一本英文书,熟练的翻到那一页,拿起那张素描图,看着画中那个没有了那副黑框眼镜,宜喜宜嗔的女孩,陷入了沉思。

寒假这段时间,和张晶晶一共见了两次面,都约在三味书屋,自己偶尔旁敲侧击,也竖着耳朵听女孩给家里打的两次电话,张晶晶在青萍家里只有姥姥姥爷,母亲在外工作,听张晶晶的口气很可能是走仕途的,但是一直没有听女孩提起父亲,也不知道是不在世了,还是父母离异。

第二次约会,虽然没有成功牵上手,但是成功的送女孩回家,看着女孩走进老市宿舍区的身影,冯一鸣有点好奇。现在市里机关干部的宿舍是在市南边,叶子家就在那边,都住过去快5年了,这个老宿舍区里面积小,楼层低,住的大都是80年代,90年末退下来的市一级的领导干部。

“张”是大姓,而且她父母很可能已经离异,不知道她是跟谁的姓,冯一鸣不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查找张晶晶住在这里的渊源,想到这,冯一鸣轻轻把素描图夹进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