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奇怪的迹象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18:49 字数:2295 阅读进度:26/833

到了初三最后一个学期,其实初中正常课程都已经上完了,最后这个学期主要是为了中考准备的,进行初中三年的整体复习,强化考试能力。

冯一鸣清楚自己的优缺点,经过一学期的学习,整理,理科基本没什么问题,语文,英语都是自己强项,问题主要是在政治,历史,地理三门文科上,都是需要死记硬背的。冯一鸣开学就找到这几门课的老师,划上重点,开始集中攻关。

初三下学期的生活是无聊而单调的,就算是学习成绩好的,也不肯放松,最起码要表现自己的态度。市一中初中部高中部的老师往往是混搭的,初中的数学老师说不准你高一还能碰见,自己的学习成绩,态度,为人都会被看在眼里。

最关键的是,虽然市一中没有设重点班,但是高一的班主任会按照以前带毕业班的高考成绩,有不等的名额能在新生中挑人,剩下的才会随机分配。

有时候冯一鸣还挺羡慕上辈子初中的自己,没心没肺,天天踢球玩游戏,虽然没妹子,但是家庭美满,又不用为考不进高中部担忧,也挺开心。看看周胖子那厮吧,比上一世玩的还疯,这货不会是自暴自弃了吧。

虽然不能和高三比,但是老师们发下来的试卷,复习题还是让第一次见识题海战术的大家累的吐血。

在这种紧张而慌乱的气氛中,别说张晶晶,就连叶子也一礼拜难得和冯一鸣说几句话,大家都很清楚,进了市一中高中部就等于半只脚迈进了大学门。冯一鸣原本还准备在体育课时和女孩们说说话,缓解缓解紧张的气氛,结果在操场上等了半天,才发现,体育课全班几乎都留在教室里自习,除了自己,就周胖子,于飞和几个注定考不上的货色下来踢球。

一直到4月底,期中考试成绩下来,张晶晶和叶子姿才轻松下来,两个女孩都考得不错,张晶晶全年级第8,叶子姿第13,兴冲冲的叶子准备去向冯一鸣炫耀时,才知道上半学期显得轻松自如的冯一鸣考了年纪第5,比上学期期末考试名次还升了一名。

冯一鸣看着沮丧的叶子,还特意拉上张晶晶,三人一起到教工食堂吃饭,好好安慰了一番。

半躺在客厅沙发上的冯一鸣看着电视,听着播音员抑扬顿挫,略带兴奋的话,“目前美军已经对南斯拉夫联盟境内进行近两个月的轰炸,南斯拉夫各地均受损严重,但南斯拉夫联盟发言人称,南斯拉夫军方在应对以美国军方为首的北约长时间轰炸的同时,也积极部署反击措施,并已经取得部分进展,接下来请看我台记者在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发回的现场报道。”

冯一鸣仔细听完,看着接下来出现在屏幕上的记者,不知道在下个月,这位记者是否还在人世,记得当时牺牲的几个人,大部分都是记者。

冯一鸣想起刚才报道中所说的“已经取得部分进展”,心里琢磨这会不会指的是美军方面被击落的那架F-117隐形飞机,这件事在十年后在网络上被网友们翻出来,炒的沸沸扬扬,冯一鸣也看过不少帖子,大都是说F-117被击落后,南斯拉夫和中方达成协议,将部分飞机残骸转移到大使馆,结果被美军获知,为了不使军方秘密泄露,美军才悍然出手,派遣轰炸机攻击大使馆云云。

冯一鸣觉得,这种事情如果上面放任民间公开讨论,一般都意味着没说到点子上,抬手看看时间,已经是快11点了,冯一鸣走进厨房,今天轮到他烧饭。

自从去年烧了一次饭漏了馅,在市政府里出了名的“吃货”老爸就极力鼓动儿子要多动手,培养自力更生的动手能力,刚开始冯母还不情不愿,一来丢不起这个人,二来也怕儿子学习成绩受影响,结果时间一长,尝了几次菜之后,看儿子成绩没拉下,也就默许了。

今天是4月份最后一天,本来今天是要上课的,但是中考成绩刚刚发下来,又马上是五一假期了,初三教研组干脆让大家把试卷拿回去复盘,等假期结束再说。所以今天早上冯伟安出门前还在冯母不爽的眼神前,硬着头皮叮嘱儿子负责中饭。

冯一鸣看看冰箱里没什么蔬菜,凑合着做了个腐竹回锅肉,炖了个水蒸蛋,又抓了把开洋泡着,打个冬瓜开洋汤,忙活的差不多了,老爹下班回来了,看见在厨房里有条不紊忙碌的儿子,闻闻锅内回锅肉的香味,没洗手就拿双筷子挑了块五花肉塞进嘴。

冯一鸣看着跟饿死鬼投胎似的老爹,“我说老爸,你早上没吃饭啊?”

“拉倒吧,天天早上一杯无糖牛奶,我还能吃得下什么?再说了,儿子,我这是用实际行动支持你啊,你老妈烧的,她自己尝之前我都不敢下筷子!”

冯一鸣看着老爹背后一脸阴森的老妈,心想前世在家里除了吃饭睡觉,挨揍没其他事的自己,还真没发现老爹是这样的逗比。

等饭菜都上了桌,看着下筷如雨的父母,冯一鸣感觉他们的胃口明显比印象中要好不少。

冯伟安边吃边叹气,“你说明天都要放假了,今儿早上孙子还想给我找点事做。”

冯母正边喝着冬瓜开洋汤,边小心翼翼,试图不留痕迹从儿子嘴里套出做法,没好气的说:“他是正你是副,还能怎么样,最后呢?”

冯伟安撇着嘴说:“黄市长上午突然临时决定去通溪视察,你知道通溪那路,坑坑洼洼的,孙子想让我和怀安顶包,结果谁都没搭理他,还是老刘去的。”

冯母有点奇怪,“怎么这时候去通溪啊,明天就五一了,他不要下去做慰问演出啊?”

冯伟安摇摇头:“不知道,我看了五一值班安排表,时间还是挺紧凑的,我打电话问了通溪方面,也没出什么事啊。”

吃完饭,冯母把儿子推到沙发上去,抢过洗碗的活。冯一鸣歪着眼睛打量着一脸惬意的老爹,冯伟安眼皮子都不抬,“给你老子做顿饭还委屈你了?”

冯一鸣冷笑两声,“还好家里有老妈,不然我就是近墨者黑了。”

冯伟安不屑的说:“拍马屁的关键是,你得让那匹马知道。”

冯一鸣翻了个白眼,进屋整理整理书包,跟冯母打了声招呼,出了门,今天是这个月最后一天,他已经约了冯正峰在游戏房那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