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终究没烧起来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18:56 字数:2372 阅读进度:29/748

黄兴军看着台阶上挥舞着打火机,不停嘶吼着什么的女人,有点焦急。一大早就接到朋友电话,说第一纺织厂的人要闹事,市长黄鞍马上离开市区,特意把自己留了下来,本来看到警察来了以为没戏了,没想到3个月前自己偶尔心血来潮,布下的的棋子居然在这时候跳了出来,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惊喜。只要这把火烧起来,以青萍市医院的急救水平,妥妥的没戏,站在台阶下的赵鑫怎么也逃不过这关。

黄兴军正兴奋的等着火光的出现,却没发现身后一条小小的毒蛇,正躲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努力张牙舞爪,想一口咬下来。

在一边冷眼旁观的冯一鸣抽着烟,看着乱哄哄的人群,偶尔还听见几句阴阳怪气,把矛头直指赵鑫书记的话,市纺织厂的工人都是本地招工,一个外来干部要砸大家饭碗,手段又这么直接残酷,闹出这样的事也挺正常,今天所有的变数就在台阶上那个女人身上。

冯一鸣眯着眼远远打量着,中年女子并没有歇斯底里的疯狂,事实上也没有这个必要,只要把打火机举起来做个手势,旁边一圈人都吓得往外窜,冯一鸣心里隐隐的叹息,从前世今生得到的信息来看,她并不知道自己买来的汽油本是假的,双职工下岗,丈夫生病在家里都吃不起药,生活已经跌到了谷底,从古至今,在谷底的人们总不缺搏一把的勇气和胆子。

赵鑫满头大汗的在台阶下喊话,一边的纺织厂领导就差没跪在地上求这姑奶奶了,都在厂区里,工人们想聚众闹事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但这是今年第二次下岗,两次加起来下岗的工人接近百分之七十,工人们心里有气就得找地方撒出来,自己这伙人都不知道以后去哪里,哪能管得住这帮工人。撒气这也正常,但是谁知道这位姑奶奶是从哪不声不响的蹦跶出来的,干净利索的浇了汽油玩这手。

赵鑫回头低声问:“那家伙回来了没?”

秘书摇摇头:“刚打电话去通溪县委,说黄市长的车刚刚出发。”

赵鑫气道:“王八羔子的,这么一大帮人,消息怎么可能不泄露,姓黄的等着看老子笑话呢。”

秘书试探的问:“这事儿要闹大,就不好收场了,要不先答应下来。不然……”

赵鑫摇摇头:“昨天公布下岗,今天就泼汽油要复工,要真答应了,多少人看我的笑话,我自己也没脸待下去了。再说了,刚才你也听到了,他老公偷鸡摸狗摔断腿,还要公费报销。老子就不信了,身边还有孩子,她也下得去手?”

赵鑫狠狠盯了眼在边上不知所措的厂长,扭头叫:“老牛,老丁,过来。”

牛海涛是市消防局的局长,丁向中是市公安局副局长,两人满脸苦色的凑过来。

赵鑫瞪圆了眼,低声说:“让你们拿出个方案来,都半小时了,磨磨蹭蹭,老母鸡下蛋啊!”

牛海涛微垂眼帘:“台阶过长,她不允许别人上台阶,消防员很难第一时间上前营救。”

丁向中是个直脾气,“赵书记,警觉性很高,刚才已经派人试探过,无论是哪个方向,都无法保证成功营救。”

赵鑫咬着牙心想难道真要自己抽自己的脸,这巴掌抽下去,不说别人了,市政府大楼里的那位肯定第一时间要求放缓改制计划,自己还能有什么立场坚持,再说了,青萍市是工业老城,这样规模的国有企业可不止一两家。

要么答应,自己抽自己嘴巴,要么不答应,让女人烧死自己外加一个孩子,无论走哪条路,自己在青萍都算是干到头了,想到这,感觉自己已经走到仕途终点的赵鑫倒轻松下来,还是让后来者管这些狗皮倒灶的破事儿吧。

赵鑫正准备开口答应女工的条件,旁边的丁向中突然隐秘的伸手拉了拉他胳膊,“赵书记,等下。”

赵鑫有点诧异,丁向中是青萍本地人,部队转业到省会江河,从省公安厅到青萍挂职,后来把关系转回老家,之后就没离开青萍,在市局里不显山露水的,自己几年前因为都有军人履历,想拉拢丁向中,却几次没有得到回应,后来也就没了这份心思。

“赵书记,刚才在准备营救方案的时候,我从后面冒险上去试探了下,还好没被发现。”

赵鑫没了刚才一副要杀人的表情,看着还在僵持的局面,回想着当年在省领导面前打包票的一幕,自己的信心似乎太足了。

丁向中奇怪的看着突然一脸平静的赵鑫,“赵书记,我以前在部队里,年轻的时候分在汽车连,天天和汽油打交道,刚才凑近的时候好像……”

赵鑫听到这,木着的脸终于有了表情,转头问:“你意思是那汽油……”

丁向中点点头:“感觉不像是汽油,仔细看颜色好像也不太对。”

赵鑫沉思片刻才说:“这只是你的推断,没有证据,对不对?”

“对,但是我有个想法。”

“都什么时候,痛痛快快的说!”

“其实在对峙的过程中,她的位置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偏移,咱们是不是可以把那个汽油桶给弄来,这样,一看就知道。”

赵鑫一拍手,赞道:“不错,老丁你这脑瓜子可以嘛,已经快40分钟了,加快速度,我去拖住她,争取时间。”

又掏出根烟点上,跺了跺脚,时间越来越久,变数也越来越大,黄兴军恨不得自己冲上去,把嘴上冒着火星的烟头丢到那女人身上。

冯一鸣看看不远处,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中年男子,抬手看了下手表,已经是下午4点半了,老妈应该都回家了,待会儿自己是不是要在路边菜摊买几把菜带回去。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人群里传出一阵惊呼声,女子看着突然扑上来的干警,搂着孩子连连后退,手中打火机上已经飘起火苗,冯一鸣瞪大了眼睛,火苗一闪即逝,眨眼间,女子就被扑倒在地,手中的打火机被夺走远远扔开。

黄兴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面色阴沉,在这种情况下,打火机都已经打着,居然没烧起来,绝不可能。黄兴军不清楚其中的玄机,但知道自己必须马上离开并通知黄鞍。

冯一鸣轻轻呼了口气,看着女子哭嚎着被警察强行拖走,摇摇头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几辆普桑驶进大门,一群人匆匆忙忙的从车上下来。

冯一鸣讽刺的想,居然还有这样的干部,事情都要结束了才来看热闹?随意瞟了一眼,结果看见了人群中面色铁青的冯伟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