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事后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18:58 字数:2312 阅读进度:31/857

冯母看着丈夫和叶怀安进门,转头向厨房喊了声,叶怀安有点奇怪,探头一看,冯一鸣正围着围裙,一手锅铲,一手颠着铁锅忙的热火朝天,叶怀安转头目瞪口呆的看着冯伟安夫妻,“知道的还想着你们俩在锻炼儿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虐待他呢。”

冯母摆着酒杯碗筷不肯说话,冯伟安居然有点脸红,打了个哈哈拉着叶怀安坐下,冯一鸣在厨房和客厅间来来往往,把菜端上桌,叶怀安自个儿到厨房里摸出个酒杯,笑眯眯的给冯一鸣倒上酒。

四个人都坐下,冯一鸣才发现面前有个酒杯,看看父母也没反应,端起酒杯就喝,前世孤身一个人的时候,还经常弄点花生米,豆腐干什么的,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喝几杯,重生回来很少有机会喝酒,早就心痒难耐了。

叶怀安夹了块鸡肉尝尝,一拍桌子,“老冯,这就是你不地道了,家里藏了大厨也不说。”

冯伟安没理会他,只用眼角撇了撇老婆,叶怀安登时心领神会,赔笑几句,谄笑着只顾吃菜。

冯一鸣在边上有一杯没一杯的喝着,听老爸说着下午的事情,冯母惊叹道:“老丁还真有一手,浇了汽油都敢往上扑!”

叶怀安讥笑道:“拉倒吧嫂子,他要是不知道汽油是假的,敢往上扑吗?”

冯母摇头说:“就算是假的,说不准过几天就传成真的了,不过老丁本来名声就不错。”市局副局长丁向中的儿子今年高三,就在冯母班上,学习不错,丁向中往市一中跑的也勤,混在公安局的人,个个都有两张脸,好话一箩筐,市一中的老师对他印象都不错。

冯伟安叹了口气,“今天的事,不管怎么样,几百工人闹事,虽然没闹到市面上去,但终究是群体事件,隔壁新闸市的常务副就是被这种事闹的下不来台,最后调到省里提前退二线了。”

叶怀安笑嘻嘻的说:“但是黄鞍也漏了底,一样不好过。你当省里都是聋子啊,五一假期一过,市里的流言蜚语还不漫天乱飞!哈哈哈,想想就来劲。”冯伟安和叶怀安大小也是正处干部,都是恢复高考后第一,第二批大学生出身,真要不管不顾,也不是没有路子把话捅进省委大院的。

冯母没喝酒,只顾着吃饭,吃完饭还要去宿舍查寝,临走时撇着嘴说:“听天由命吧,你们俩这段时间都安生点,别事到临头了还被扯进去。”

冯伟安看着老婆出了门,转头和叶怀安聊起琐事,间或还向冯一鸣打听叶子姿在学校的情况,叶怀安拍着冯一鸣的肩膀,“你小子可以啊,在学校还辅导叶子的功课,这次叶子期中考试突飞猛进,你婶婶还说了要请你吃饭。”

冯伟安咂摸咂摸嘴说:“你老婆做菜有我儿子做的好?”

叶怀安一僵,“这个……”

冯一鸣笑出声来,“叶叔叔,你别急啊,6月初就要中考了,等考完呗,叶子考的好,请我去青萍饭店再吃顿?”

叶怀安重重的点头,“好,一言为定。”

看看时间都8点多了,冯伟安父子送叶怀安出了校门,看着有点迷糊的叶怀安上了出租车,父子两人慢悠悠的往回走,冯伟安问起儿子期中考试成绩的具体情况,转头又问儿子和叶子的关系进展,平时话不多的冯伟安说的滔滔不绝,今天多喝了几杯的冯一鸣脑子有点晕,毕竟不是后来酒精锻炼过的身板,看来成年之前还得控制控制。

冯一鸣随口答着话,突然听到父亲问:“一鸣,你下午去纺织厂找谁啊?”

冯一鸣有点晕头转向的脑子突然如同浇了冰水一般,没想到下午那一幕在父亲心里留下了疑点,毕竟是在机关混迹了多年,哪里那么容易相信这样的巧合。

“吴丹青啊,本来是下午无聊拉他去踢球,结果刚进去就在闹事呢,后来还来了好多警察,还有消防车……”

冯伟安的目光在儿子脸上打了个转,平静的说“好了,不用说了,我不问了。以后小心点,看到警察就躲开。”

冯一鸣心里惴惴不安,怕酒后脑子糊涂,越说越错,不再说话,沉默的走在父亲身边。

青萍市在80年代时期曾在北江省内名噪一时,虽然在这个世纪末已经逐渐没落,但是当年从青萍政坛上走出去的人物,还有不少在省内身居要职,黄鞍父亲的战友就是从青萍的一家国企起步,跳到青萍市机关,辗转十余年,最后高升至省里。

黑色的轿车停在路边,司机正在车外抽着烟,黄鞍看着手机,又一次按下那个号码,下午打了几十回都没接,但是黄鞍知道自己没有选择。

电话终于接通了,黄鞍只说了句:“刘叔叔,我是……”

话筒里传来一阵狂风暴雨的呵斥声:“急功近利,目光短浅,你知道不知道,现在大院里怎么说你?你就是个笑话,偷偷摸摸做点小动作就算了,居然还能把尾巴露在外面,我就是这么教你的?我这张老脸都没地方放!”

黄鞍垂着头,话筒紧紧贴着耳朵,虽然不好听,但是却不得不听。现在连省里都传着这些流言,市里就更不用说了,想到假期结束再去面对赵鑫那张脸,黄鞍心里就有点发毛,这是个能在开大会时候点名批评常务副市长的牛人,要是几天后自己在市政府大楼里被对方破口大骂,撕破脸皮,那才是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黄鞍唯一的指望就是电话那头的父亲战友,唯一的希望就是能用群体事件的公开理由压制赵鑫,把矛盾交到省里去,这样一来,市里的对峙,流言对结果才无法产生影响,才能勉强维持住局面。

电话那头的人明显也很清楚,战友儿子干出的污糟事,只能由自己这个做叔叔的来擦屁股,虽然不满黄鞍一时不慎露出了马脚,惹的众人议论纷纷,但是这些都是台面下的文章,能公开的只有赵鑫引发的群体事件。

“你那个司机赶紧打发走,去外省,最好打发的远点。省里都碰过头了,假期结束才会正式讨论,我估计很可能会把赵鑫提到省里,再空降个书记过来,你自己知道,再闹出事来你的评语怎么写!”

听到对方挂了电话,黄鞍才面无表情的放下手机,转头看着还没10点就已经一片漆黑的青萍市区,心想姓赵的真是好运气,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走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