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第一次进局子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19:09 字数:2363 阅读进度:38/833

冯一鸣眯着眼睛打量着飞扬跋扈的王勇强,这个人当年给市一中学校子弟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么多年,市一中几乎每年都会开除一两个害群之马,市里领导子弟也不是没有,但是像王勇强父母那样,儿子被开除跑到市一中里大吵大闹,闹的市一中老师都没法正常上课的货色却很罕见。

拉着于飞,冯一鸣悄悄绕到王勇强身后,心里不住盘算,市局副局长的公子在大街上被一群混混打倒,不说有什么严重后果,至少丁向中的脸是丢的干干净净了,王勇强凭什么敢撕破脸,把事做的这么绝,冯一鸣想赵鑫离开青萍的消息应该在市里已经广为流传。

虽然很大程度是为了自己,但是同时也拉了一把赵鑫,丁向中处理市第一纺织厂事件的经过很受普通干部的好评。但是算是把黄鞍给得罪死了,如果没有他丁向中,赵鑫低头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实,黄鞍在青萍市前后二十年,刻薄寡恩,睚眦必报的性情,外人不清楚,本地干部心里是一清二楚的。

赵鑫虽然人已经去了江河,但是还没正式离职呢,就有人迫不及待要对付丁向中了?

如果没有今天早上那个电话,冯一鸣或许会拉着于飞绕一条路走,这种事扯到自己身上,很可能会给家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但是知道了父亲故交张长河马上要空降青萍,这件事就不能看着不管了。

冯一鸣叹了口气,张长河来青萍,最迫切的需要就是要找到既能信任,在青萍本地拥有人脉,同时级别还不能太低的干部。

父亲肯定已经被算的死死的,就算父亲不肯,张长河和冯家来往那么多年,虽然见面不多,但张家都来了青萍,这种关系自然不会密不透风,到那时候,黄鞍会觉得父亲不会投向张长河?用脚后跟想想都知道答案。

丁向中自然也算一个,一个市局副局长,不依不靠,能坐稳市局副局长的位置,这样的人物张长河当然需要,而得罪了黄鞍的丁向中再也无法保持中立的立场,恐怕这时候正琢磨着能不能靠上新来的书记呢。

冯一鸣知道父亲骨子里带着的那点“文人风骨”,心想既然老爸你不肯主动,那只有做儿子不要脸冲在前面了。冯一鸣冷笑两声,要闹就要闹大,不闹大丁向中这种老狐狸肯领这个人情吗?

“王勇强,你个王八蛋!”

看着满脸怒容的丁军,王勇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追上来的混混硬把丁军按到在地,拿着砖头准备砸烂他的手指。

王勇强看看掉到地上的烟头,又抽出根烟点着,“我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突然身后传来礼貌的问话:“请问,勇哥你这么牛,你爸知道吗?”

王勇强转过头,只看到红通通的板砖迎面砸来。

看着捂着鼻子不住后退的勇哥,冯一鸣冲上去,又一砖拍在对方脑门上。

正按着丁军的混混们看着晃晃悠悠,终于“扑通”到底的王勇强,都是一脸的懵逼,这货是从哪窜出来的?

冯一鸣这时候顾不上了,要是丁军手指真被砸的耽误了高考,这人情算是费了大半,大吼一声:“兄弟上!”挥着已经带上指套的拳头冲进人群,于飞抡着两块板砖,一脸苦逼相的跟在后面。

混混们看着雇主都躺了,除了个别缺心眼的还想着尾款还没付清的事,其他人都一哄而散,开玩笑,在市面上混迹的都知道勇哥的老子是建委主任,市里的实权人物,甭管把他拍倒的是什么人,混混们都知道如果卷进这种事那算是混到头了。

冯一鸣扶起丁军,看着这货的左手上带着血迹,心里一抖,赶紧问:“丁军,试试手怎么样了?”

丁军这才反应过来,试着弯曲着手指,转动几下手腕,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没伤到。”

于飞在边上看着头上流下丝丝血痕的王勇强,有点担心,“要送这家伙去医院吗?”

丁军狠狠踹了几脚,摇摇头:“没事,死不了。”

冯一鸣蹲下来趴开王勇强的头发看了看,说:“没事,小伤,都不用缝针。”

丁军看了冯一鸣半天,才低声说:“他老子是建委主任,老妈是黄村的,你知道不知道?”

冯一鸣愕然,摇摇头。

这时候,周围派出所的民警们终于姗姗来迟,一阵手忙脚乱后,把王勇强送进医院,又带着冯一鸣和于飞回了派出所。

蹲在小房间的冯一鸣心想要不要再把事闹大点,最好闹的父亲和丁向中都出面,这样一方面,卖给丁家的人情才够多,另一方面,能更顺利的把丁向中绑上张长河这趟车,在脑子里来回盘算了半天,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好汉不吃眼前亏啊,要真硬撑着,虽然自己还没成年,谁知道派出所这帮王八蛋手有多黑?

而且,王勇强的老娘是黄村人,黄村黄村,顾名思义,村子里的人大都姓黄,黄鞍就是黄村人,这么说,王家和黄家应该还拈亲带故的。这事情连丁军都知道,市里知道的人自然很多。

虽然今天的事情不可能是黄鞍,王勇强那个做建委主任的老爹安排的,但是事情一出,丁向中和黄鞍算是撕破了脸,现在黄鞍想虚与委蛇都不可能了。今天的事情,黄鞍不一定在心里有多看重,但是在丁向中心里分量是不同的。丁军上了高三后,丁向中几乎每个月都往市一中要跑好几次,今年过年时候,年前送礼,年后拜师,往冯家都去了两趟,可见其对儿子学业的重视程度。

过了大半个小时,才有个小警察把冯一鸣、于飞带到隔壁房间开始询问。

小警察问了姓名和学校之后,不由分说的呵斥:“初中学生现在都开始在街上混了,还十几天就中考了,你们是上不了市一中,想做混混啊,香港电影看多了,脑子都进水了!”

冯一鸣慢吞吞的说:“警察叔叔,我们是救人好不好?”

小警察一拍桌子,“救人,都把人打进医院了,我告诉你,被你打伤的人现在还没脱离生命危险,你自己掂量掂量够不够进少管所!”

“拉倒吧,那伤不送医院也死不了。”冯一鸣小声嘀咕着。

小警察冷笑两声问:“别人打架,你上去干什么,那么好心,见义勇为?”

于飞抬起头说:“你这算是正式询问吗?”

小警察一愣,正式询问是必须有笔录的,于飞这话问到点子上了,小警察狐疑的看了眼于飞,起身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