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叶怀安的起点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19:16 字数:2548 阅读进度:43/735

正说着话,厨房门被打开了,冯伟安站在门口,奇怪的看着正交头接耳的两人,叶怀安在身后笑嘻嘻的说:“今晚绝对是正式晚宴,没有其他活动,这不一结束我们就回来了嘛,嫂子放心,我帮你盯着呢。”

叶母白了丈夫一眼,动手洗碗,冯母笑着说:“还帮我盯着,你别和他一起同流合污,我们俩就谢天谢地了。”

叶怀安苦着脸看着冯伟安,“你看,还是你拖累我了。”

冯伟安呸了一声,骂道:“谁不知道我是个正人君子,倒是你,市里谁不知道你个水晶猴子。”

冯一鸣看父亲一脸的酒气,赶紧泡了茶,让叶子端过去。

冯伟安笑着接过茶杯,转头教训儿子,“七分茶八分酒,你不知道?倒个茶都不会。”

冯一鸣一看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缩到沙发上去看电视,也不搭理冯伟安。

叶怀安笑着问还在对答案的女儿:“怎么样,有把握没有?”

叶子姿点点头,“就英语差了点,其他的都还行,名次不好说,但过线肯定没问题。”

“一鸣你呢?”叶怀安高声问。

冯一鸣还没说话,叶子姿就抢着说:“我都对过了,数学物理都接近满分,有的地方不知道会不会扣分,英语除了作文也是满分,语文,化学分数也高,冯叔叔,一鸣哥这次说不定全市能排进前五名呢。”

冯伟安有点控制不住脸上的笑容,转头看着不吭声的儿子,自从上了初三之后,成绩一次好过一次,也懂事了,平时还经常做家务,哦,对了,还烧了一手好菜,今天张书记还问起自己手里的那块古玉,知道是儿子孝敬的,连声感慨,说过几天等中考分数出来了大家一起吃饭聚聚。

想起张书记下午打来的电话,冯伟安有点坐不住,对儿子说:“你们先看看电视,我和你叶叔叔有事。”拉着叶怀安进了卧室。

冯伟安打开窗户,难得在家里点了根烟,说:“今天下午,张书记问我愿不愿意下去。”

叶怀安来回捣鼓着手里的烟,却没点上,“下去?市中?”市中区是青萍最繁华的一个区,市南路已经开始动工的商业街就在市中区,原来一直是赵鑫书记的基本盘,现在赵鑫出走,市中区这段时间风起云涌,区委书记是个老资格还好,而区长原来跟赵鑫跟的很紧,现在慌了神,据说前段时间跑了三四趟黄村了。

“恩,区委书记是老廖,以前还跟你搭过班子,不过年限快到了。”

叶怀安久久沉默,他太了解冯伟安的性子了,如果他决定接手市中区,今天就不会说这些话。现在市政府秘书长孙立年不管什么原因暂时不会挪窝,冯伟安下放市中区,这是张长河给他搭建的快速上升通道,坐满一任区委书记,老资格的正处,再升副市长谁都挑不出不是。

冯伟安喷出个烟圈,缓缓说:“我和你不一样,你在上正处之前,一直在区县打磨,我除了下去挂了两年的副区长,基本没什么经验。”

“孙子一时半会儿不会挪窝,就算挪窝,黄鞍也很有可能闹些事出来,你和张书记的关系,黄鞍很难容忍自己身边的大管家是书记的心腹。”叶怀安的声音有些沙哑。

过了好一会儿,冯伟安笑着擦了根火柴,“来,点上,今天你在这,回头老婆闻到,我就说都是你抽的不就完了嘛。”

叶怀安凑上来点着烟,伸手点点对方:“老冯你啊,就是肚子里面做文章,让人看不到你心黑。”

“嘿,你别五十步笑一百步了,我下午已经推荐你了,到底能不能,张书记怎么考虑,我不清楚,你这段时间也别往市委跑,你自己也知道,黄鞍不待见咱俩,我是没办法了,你能躲就躲远点。”

叶怀安摇摇头:“没用的,张书记这次下来,夹带里一个人都没带,省里也没听到什么消息。他自己是首都人,来北江省没超过十年,在青萍能信任的很可能只有你一个人,你在市里一直不温不火,朋友虽不少,但大都都在闲职上,甚至都退休了,我和你的关系市里谁不知道,真要冲我来,能躲得开?”

冯伟安叹了口气,“这次张书记空降,一个人都不带下来,不太正常啊。我这边倒是前几天联系到市局的老丁,他在市里人脉也广,对方方面面的事情知道的也多,要不是他支招,前几天张书记几次问话,我都没法回话。”

“哈哈,你以为这事儿你得谢谁啊?老冯,其他我都不羡慕你,就羡慕你这儿子,孝顺,贴心,学习好,还是员福将,要不是他拍倒建委王庆家小子,救了丁向中的儿子,哪有这么顺利。”叶怀安边说着,眼珠子滴溜溜的直转,“老冯,要不你这儿子送我一半?”

冯伟安一愣,挥挥手笑道:“你这家伙,还小呢,谁知道以后的事。”

叶怀安死皮赖脸的凑上来,“你儿子还烧了一手好菜呢,我这女儿也是个吃货,你看现在一天到晚都恨不得挂在她一鸣哥身上了。”

“滚蛋,有本事你自己说去,他答应我就没意见。”

听冯伟安这么说,叶怀安抽着烟说:“哎,高中三年,你们学校子弟生是能自己挑班级的,告诉你家小子,得和叶子一个班。”

“你自己说去,我才不管这些破事。”

叶怀安像没听到似地,继续说:“高考最好考到一个学校,再不济也得一个地方,异地恋,不太靠谱。”

正听着叶怀安自言自语,电话铃突然响了,冯伟安接起电话:“喂,张书记啊,你好!”叶怀安的身子刷的一下坐的笔直,紧紧盯着冯伟安。

“老冯,你家小子中考怎么样?我家的不也是中考嘛,刚打电话问,说发挥一般。”

“我家一鸣还好吧,你也知道我老婆是市一中的,反正都能进高中部,但是考完他自己信心倒是挺足,应该能过线吧。”

“那就好,青萍市一中在全省也是赫赫有名的,我还寻思把小淼转到市一中,正好和你家一鸣一个年级,到时候还要拜托李萍和你家一鸣照应呢。”

冯伟安笑着说:“应该的,应该的。”

“刚才接到老丁的电话,市中区长宁道坤下午下班又去了黄村一趟。”

冯伟安小声重复着:“宁道坤又去了黄村?”边上叶怀安的眼神变的犀利起来。

“恩,老廖在市中书记上已经四年多了,我让老丁查过资料,明年年初就得退下来,下午你说的事情我也考虑过了,恩……今天是周四,这周日吧,正好我家小淼周六来青萍玩,我们周日一起聚聚,你把叶怀安叫上吧。”

“好的,张书记,地点需不需要考虑?”

“不要紧,是在军区那边。”青萍市虽然是山区,但是也部署了部队,虽然军队数量不多,但是级别倒不低。

冯伟安放下电话,转头说:“周日,两家一起去,在军区那边。”

叶怀安长长舒了口气,一直紧紧攥着的拳头这才放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