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周冲的手段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19:36 字数:2413 阅读进度:53/748

一大早,校园里就人头涌动,来来往往的学生,家长,老师们都紧张的做最后的准备,一年一度的高考马上就要开始了。冯一鸣拿了盒酸奶就出了门,今天老妈早上6点没到就起床,掐着手表去女生宿舍敲门,冯一鸣和老爸看看没有那杯让人一看就想吐的牛奶,都拍拍屁股急着出门。

学校大门口的树荫下,围了一圈考生家长,头顶树上的知了没完没了的嘶鸣,让人心烦意乱,冯一鸣挤进人群,在公示栏上找到李宏博的考场编号,市一中是全市最大的高中,每年的高考70%的考生都会在市一中高考,为防止外校考生找不到考场位置,学校每年都在公示栏上贴上所有考生的考场位置。

抬手看看表,已经快8点半了,一般考生都会在8点之前到学校,8点半左右班主任点到后进考场,冯一鸣挤出人群,走到教室办公楼边上,对暑假难得出现在校园的周胖子说:“你怎么安排的?”

周胖子擦了把汗,“还没到,就让几个人堵堵路呗,我问过了,他老子常年在外地,老娘早不在了,平时都住在亲戚家,应该没人送他来学校,堵他半个小时吧。”

结果周胖子递来的雪糕,冯一鸣皱皱眉头:“一大早的,吃什么冷饮,也不怕吃坏肚子。”

“嘿,这鬼天气太热了,你说过几年咱们高考也是这天气,我还真怕撑不下去。”

冯一鸣知道自己这届考生是最后一批在七月份高考的考生,后面的高考时间都提前一个月,安排在六月份高考,据说就有天气炎热的缘故。

冯一鸣拍拍正盯着校门口的周冲,笑道:“你还真不一定能扛得住,你看……”

周胖子转头看见人群里,一个考生突然晕倒在草地上,在一边待命,从市医院临时过来帮忙的医生赶过来,很快确认是中暑,天气炎热加上心理紧张,很容易导致中暑。

周胖子掏出手帕,擦擦脸上的汗,“艹,这厮还没我胖呢,都能中暑。”

冯一鸣拉着周胖子坐下,“你找的什么人,别把尾巴漏出来,我记得李宏博的班主任是查树仁。”查树仁也是市一中的老资格,脾气是出了名的火爆,急了眼还会动手,而且挺护短。

“没事,是职业技术学院的,就算逮住了也没事,不能因为今天是高考就不准人家在路上打架吧?”周胖子嬉皮笑脸的说:“也供不出我来,他们压根就不认识我,别人联系的,打打架又不是什么大事,谁吃多了会刨根问底啊。”

冯一鸣点点头,这胖子还没以后那么狠,不过性情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了。这时,电铃声响起,8点半是进考场时间,人群开始汹涌波动起来,考生们个个一脸肃穆,带着身后家长,老师们的希翼走进考场。

“査老师好。”冯一鸣拉着周胖子躲到一边。

查树仁一脑门子的汗,匆匆忙忙的走过,都没听见,冯一鸣转身一肘子敲在快笑出声的周胖子肚皮上,这家伙刚才在看着查树仁聚集班上的考生在点名,神情焦虑,很明显李宏博还没到。

电铃声响了两遍,李宏博还没出现,直到正式开场快二十分钟,李宏博才狂奔到学校,看着满头大汗的,腿脚都不太利索的李宏博,冯一鸣心想时间还掐的挺准,再过10分钟就不准进场了,拉着还不肯走的周胖子回去,如果这货色按捺不住上去嘲讽几句,事情就闹大了。

高考前两天,冯一鸣规规矩矩的呆在校园里,到第二天晚上等难得回家吃晚饭的老爸吃的心满意足了,才小心翼翼的问:“爸,过段时间跟妈去青萍,我明天去姑姑家看看?”

冯伟安有点头疼,自己这儿子真是一眼望到老,从小就不安分守己,别说以后,现在就够让自己头疼的了,“不准去,你是听说李语回青萍开了家网吧,想去玩游戏?”

冯母早吃完饭,在沙发上对着学生交上来的********核对估分,听到丈夫的话,抬头问:“什么时候回来的,还开网吧?开什么网吧,带坏学生!”

“回来两个月了,据说是个在羊城的青萍老板投资的,让李语回来管着。”冯伟安边剔牙边说。

冯母摇摇头,对儿子说:“去玩可以,不准玩游戏。”

冯伟安看着喜笑颜开的儿子,拉着脸小声说:“再惹出什么事来,小心我收拾你。”

冯一鸣收起笑容,看老妈收拾碗筷进了厨房,才凑过来说:“爸,你放心,这次出去就算别人招惹我,我也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惹不起我总躲得起吧。”

“知道就好,现在市里跟个火药桶似地,一点就爆,你小子出门留点神。”

冯一鸣疑惑的看看老爸,前世张长河直到8月才空降青萍,黄鞍有充足的时间来收拾赵鑫留下的残兵败将,今生张长河7月初就空降书记,现在市里局势怎么还这么紧张,难道张长河手段如此不堪?

冯伟安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机,拍拍身边的位置,等儿子坐过来,才轻声说:“赵书记调到省里,青萍这边留下的人分成几股,有的靠向黄家,有的靠向张书记,更多的按兵不动,张书记初来乍到,黄鞍蠢蠢欲动,赵书记在青萍的影响力……唉。”

冯一鸣盯着电视机,脑子飞快的转动,很明显,赵鑫调至省财政厅,虽然低配,但是进可攻退可守,留在青萍的干部渐成分崩离析之势。在政坛上,改换门庭是常事,但是直接投入原来敌对的阵营不是谁都能这么快下决定的,张长河倒是有意接纳,但很可能缺少和赵鑫直接沟通的渠道。

冯一鸣有点摸不着头脑,原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想和省财政厅副厅长搭线都搭不上?虽然经历了重生,但冯一鸣并不清楚张长河和省财政厅的领导之间那一系列的污糟事。

“赵书记那?”

“反正我是不知道了,古秘书长曾经打过电话,赵书记也只是泛泛而谈。”冯伟安摇摇头,“赵书记的亲眷关系都在江河,当年来青萍是单身一个人来的,张书记也在想办法。”

冯一鸣点头说:“知道了,所以现在市里才跟个火药桶似地,特别马上又要换届了。”

“知道就好,所以我才会……你叶叔叔也准备把叶子母女俩都打发到江河,到时候你们一起上路,你妈没空,你就跟着她们吧。”冯伟安语重心长的告诫儿子,“小手段往往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但不是正途,我不和你扯其他的,要是别人把目标对准你,你觉得你能躲得过几次?”

冯一鸣郑重的点点头,心想在职场历练了十年的自己还是太嫩,果然官场才是最锻炼人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