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契机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19:50 字数:2345 阅读进度:62/735

之后几天冯一鸣特地往东大门街跑了几趟,再也没淘到什么好东西,小玩意倒是有几个,买回去收起来准备以后讨张晶晶欢心。

这天下午,冯一鸣还在图书馆磨蹭,从书架上翻出一本插画版的《金瓶梅》,看的正起劲,心想这本《金瓶梅》放到十年后估计也价值不菲,不知道能不能弄出去。

突然背后有人拍了拍肩膀,“咦,大哥,在这看什么呢?”

冯一鸣还没来得及把书收起来,赵近山眼尖的一把抢过去,瞄了几眼,佩服道:“大哥,你实在是高,这种书你都敢带进来看,也不怕被逮着。”

“别胡说,明代四大名著之一,而且也不是我带进来,是图书馆的书。”

“什么?图书馆还有这样的书,我来图书馆多少次了,真是入宝山而空回。”赵近山惊叹一声,翻了几页,笑道:“拉倒吧,明代四大名著之一,页页都有插画,鬼知道你看什么!”

冯一鸣黑着脸不说话,这厮说话声太大了,附近几个学生都看了眼书的封面,然后用或鄙视或敬佩的眼神盯着冯一鸣。

把书丢回书架,冯一鸣扯着赵近山出了门,“你小子八字跟我不对付?每次碰面都要惹点事啊!”

“嘿嘿,没有没有,大哥你踢的了球,打的了架,看的了黄书,小弟佩服的很。”

冯一鸣哭笑不得的解释:“那不是黄书,那是……算了,不和你解释了,你是……”

话没说完,赵近山扯着他转身说:“爷爷,那天早上就是他帮忙的,不然要吃不少苦头呢。”

走过来的是一个面容清叟的老人,目光炯炯有神,不太像赵近山,倒是两人的皮肤差不多黑,老人笑道:“哦,那天真要谢谢你了,你是哪个学院的?”

冯一鸣有点踌躇,有点紧张,看了眼赵近山才说:“赵爷爷,我不是师大的学生,青萍市一中高一学生,我叫冯一鸣。”

赵鑫楞住了,“青萍”,在这地方,自己爬上了很可能是自己一生的最高峰,也是在这地方,自己丢尽了颜面,不得不滚回江河,至今赵鑫在家里依旧不时咒骂着黄鞍。

“青萍市一中,你爸爸是?”赵鑫的眼神捉摸不定,普通的学生可不会认识自己。

“我爸爸是冯伟安。”冯一鸣看着赵鑫脸色一变,把目光投向身边的赵近山,不慌不忙的解释道:“我妈妈是市一中的老师,暑假来省城继续教育,就在师大招待所,我中考考的不错,所以妈妈带我来江河玩。”

赵鑫肃然的目光这才缓和下来,突然想起离开青萍前,秘书告诉自己的那件事,就是冯伟安的儿子在市第一纺织厂撞破黄鞍专属司机的行踪,才导致后来黄鞍尾巴露了出来。

赵鑫笑着说:“好,冯一鸣是吧?中考成绩怎么样?晋山明年也要中考了。”

“全市第四名。”

“噢?还真考的不错,市一中在全省都是大名鼎鼎的,高中要是能保持这个名次,高考能考青花大学,首都大学了。”赵鑫搓搓手,心想这孩子无意帮了自己一次,又帮了孙子一次,倒是赵家的福星。

冯一鸣低头腼腆的笑笑不说话,浑没发现边上这段时间看惯了冯一鸣“冰山模式”的赵近山张着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这样吧,今天晚上,师大对面那家江南饭店知道吗?晚上家里就我和晋山两个人,你和你妈妈一起来吧,大家聚聚。”赵鑫下定决心,顺手还冯家一个人情吧。

冯一鸣脑子飞速的转动,犹豫着说:“赵爷爷请客,当然要来,不过晚上我本来和一个江河的朋友约好的,能不能……”

赵鑫大手一挥,“你的小朋友?没事,一起来吧,没想到你在江河也有朋友。”

冯一鸣一个劲的点头哈腰,等赵鑫走远,赶紧往大门口奔去。

张长河这次来江河是来试探试探关于青萍到平江的公路立项的事宜,在省计委的朋友那打听了下,才知道立项不难,关键是资金来源,省财政厅是不可能为这条路拨款的,张长河本来也没指望省里能拨下多少钱,早就让老婆去上海那边打听打听行情,正准备回青萍,门铃却响了。

门口的秘书拉开门,见是个小男孩,低头问了几句,才走回来轻声说:“是冯一鸣,市政府冯秘书长……”

张长河打断秘书的话,冲门口的冯一鸣挥挥手,“进来吧,你来的正巧,我马上回青萍了,淼淼和叶子她们出去玩,估计要迟点才回来,早听叶怀安说你有一手厨艺,晚饭就交给你了。”

冯一鸣拉着张长河的手暗暗使劲,“张叔叔,那件事淼淼找我闹腾怎么办啊?”

张长河低头疑惑的问:“怎么,这几天没在街上捡到什么好东西,那行,你来这边看看。”带着冯一鸣进了卧室。

“怎么了?”看着冯一鸣关上卧室的门,张长河心里暗自揣摩,这孩子真不像个十五六的年纪。

冯一鸣轻声说:“今天下午,碰到赵鑫赵厅长了。”

张长河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把按住冯一鸣的肩头,“怎么回事?从头到尾,慢慢说。”

冯一鸣把自己踢球认识赵鑫的孙子,到两人和体育学院的学生打架后的熟络,直说到刚刚赵鑫书记晚上请客的事,才笑着表功:“张叔叔,我跟赵爷爷可是说了,晚上还跟一个江河的朋友约好了的,赵爷爷大手一挥说一起来。”

张长河呼的站起身,来回踱步,青萍市如今的局面是麻杆打狼两头害怕,赵鑫被紧急调走,留下大批干部,有的立即改换门庭,但更多的却在观望形式。黄鞍刚刚逼走赵鑫,不敢明目张胆打压排挤,而张长河却是临时空降,即使有冯伟安,丁向中的这样级别不低的心腹,也无法立即团结到这批数量不少的干部,张长河迫切需要一个中间人,一个能把这层纸一捅就破的介绍人,毕竟冯伟安,丁向中在青萍一直是不站队的。

这个中间人自然最好是赵鑫本人,这大半个月来,张长河一直在想办法和赵鑫搭上线,来来回回找了不少关系,可赵鑫本就是个极要强的脾气,交好的朋友屈指可数,而省财政厅的人一想起张长河就会私下破口大骂,哪里肯牵这个线,张长河还拜托了部队的朋友想想办法,至今也没回音。

“晚上在哪家饭店,几点?”张长河下定决心,能有这个契机,难道赵鑫还能在两个孩子面前和自己撕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