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水到渠成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19:51 字数:2190 阅读进度:63/857

当赵鑫带着孙子走进包厢的时候,刚张开的笑脸登时阴沉下来,冯一鸣机敏的拉着赵近山坐下来点菜,张长河关上包厢门,笑着拉开椅子,“赵厅长,久仰久仰,请坐请坐。”

赵鑫阴着脸转头瞪了冯一鸣一眼,心想这次被算计了,就是不知道冯一鸣是无心的还是有意的,张长河的来意他自然清楚,平心而论,赵鑫也不愿意自己在青萍的旧部要么投进黄鞍的阵营,要么被黄鞍死死打压,本准备再观望一段时间,看看张长河的能耐再做打算,没想到今天被诳到这和张长河碰面。

冯一鸣坐下就压根不管张长河一个劲的跟赵鑫套近乎,拉着赵近山一个劲的吃菜,这段时间要么吃食堂,要么在张淼家吃叶母或者冯母做的晚饭,嘴都淡出鸟了,还是张长河在桌下踢了两脚,冯一鸣才假模假样的敬了赵鑫两杯酒。

等张长河套完近乎,冯一鸣和赵近山也吃的差不多了,冯一鸣看看脸色好看起来的赵鑫,碰碰旁边的小朋友,低声问:“你爷爷这段时间脾气不大好?”

赵近山吐吐舌头,夸张的说:“什么叫不大好,包括我爸我妈,姑姑,叔叔,谁没挨骂,也就是我还小,没骂到我头上来。”

赵鑫下午就去学校招待所问过了,这几年的全省高中教师继续教育都是在师大校内进行,孙子碰上冯一鸣应该是凑巧的事,又凑巧冯一鸣的妈妈和张长河的老婆是校友,还是闺蜜。

赵鑫眯着眼打量着张长河,这段时间在省里也找人打听过,张长河原来在省委组织部其实干的挺不顺,关键是组织部的老大省委常委看这个副手很不顺眼,但是几个实权处长倒不是一边倒,颇有人为其说好话。在省财政厅里,也有不少同事和赵鑫说起过,张长河当时在组织部曾经和省财政厅的领导闹出过事,还惹出一场不小的风波。

两人酒过三巡,在包厢里坐不住的赵近山拉着冯一鸣出去玩,冯一鸣看看张长河边微微摇头边投来的严厉眼神,忍着笑出门,不管怎么样,也要给赵鑫和张长河说话的空间。

陪赵近山在路边的黑网吧玩了把“帝国时代”,教了这小子几个秘诀,冯一鸣出了网吧,蹲在酒店对面的路牙子上抽烟,今天赵鑫和张长河的碰面是自己无意间促成的,父亲是不是愿意跟着张长河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冯一鸣并不知道,但是从前世看,父亲并没有脱离张长河的想法。

冯一鸣吐出几个烟圈,看着烟圈在空中慢慢散开,想着前世父母在家中不住盘算,在上海买套房子的花费,心想这一世不管父亲能不能走下去,能走到哪里,自己总归能够给家里一个稳定而富足的生活。

张长河把赵鑫一直送进师大的校门,才回头敲了敲正偷笑的冯一鸣一个脑壳,“让你小子别出去,怎么不听?”

“这不蛮好嘛,我在那,赵爷爷很多话也说不出口啊。”

张长河总不能说,自己在这位出了名脾气火爆,说话难听的前任面前有点发憷,冷哼了声,说:“你回招待所吧,我明天一早回青萍,回去一定在老冯面前好好夸夸你。”说完不顾冯一鸣的求饶声,径直开车回家了。

转眼间,八月份已经走到末尾,冯母的继续教育已经上完课了,被陆菲硬拽着留在江河,说等几天一起去青萍,陆菲听叶子姿说了好几次冯一鸣的手艺,张淼又不停的在一边怂恿,也答应最后一餐让冯一鸣来主厨。

冯一鸣一大早拎着菜篮把两位姑奶奶轰起床,一起去菜市场,两女孩明显是第一次踏进菜市场这种地方,鱼龙混杂,气味古怪,走过小型牲畜市场,还能闻到催人呕吐的屎味。

等拎着大包小包的菜回了张淼家,冯一鸣宣称今天中午晚上两顿饭让叶母和陆菲休息,自己和叶子姿,张淼独立完成,几位母亲都拍手叫好。

晚上的大餐,冯一鸣特地拿出看家本领,烧出一桌浓油赤酱的本帮菜,其实上海是个典型的移民城市,本身是没有什么菜系的,所谓的本帮菜是20世纪初汇合了十多个地方的菜系,融合成型的。

这顿饭吃的个个满意,就连前几天刚从上海回来的陆菲也翘着大拇指说这桌菜在上海也很难吃得到,两个被冯一鸣指使了整整一天的女孩也顾不上身材,只顾往嘴里塞。

“冯一鸣,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对了,你家不就在市一中吗?以后我把伙食费给你,去你家吃法怎么样?”张淼边啃着猪爪边含含糊糊的问。

冯一鸣白了她一眼还没吐槽,冯母就接过话头:“淼淼,想来就提前说声就是了,让一鸣去做,其实家里周末也都是他烧饭的。”

叶母也来凑热闹:“老冯和我家老叶都是出了名的吃货,都对一鸣的手艺赞不绝口,老叶吃了几次,回家吃我烧的饭都没滋没味的。”

冯一鸣终于忍不住发话了:“张淼你少来,高中学习多忙你不知道啊,哪有那么多时间,你觉得今天好吃,知道我花了多长时间准备吗?光选菜单,找调料就花了我两天时间。”

陆菲开口打断张淼的哀求声:“好了,淼淼,你进了市一中还不知道跟不跟得上呢,把心思放到学习上的好。”

冯母说:“不要紧,我看过淼淼的成绩单,能考进江河十二中,就分数而言,跟上进度是没什么问题的,关键是进了市一中,环境改变了,班上可能一个人都不认识,对学习可能有影响。一鸣,叶子,你们俩要帮着点。”

叶子姿乖巧的点点头,冯一鸣转着眼珠问:“妈,我应该可以挑班的吧。”

冯母对陆菲说:“理论上只有教职工的直系亲属才能挑班,但是也有例外的,我回去问问,叶子和淼淼的成绩都不错,如果能挑班,三个人放一个班上,咱们也省心。”

陆菲点点头,市里领导的子女自然是有这样那样的特权,张淼性情看似大大咧咧,其实谨慎敏感,如果能和叶子,冯一鸣放在一个班上,自然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