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回忆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19:58 字数:2351 阅读进度:67/748

前世大三刚结束,自己还没回家,就接到小姑的电话,说家里出了事让他赶紧回家。等回了青萍看到终日以泪洗面的冯母,满脸愁容的小姑,冯一鸣才第一次感受到命运的无常。

大学同学们大都努力学习,以便在全国高校大肆扩招的情况下以后找个好工作,而冯一鸣从没把这些放在心上,大学毕业后注定回到青萍,在父亲的安排下进一家事业单位,领一份不菲的薪水,谈上几场恋爱,找个合适的妻子,冯一鸣常常心有不甘,自己的生命难道没有起伏吗?

当一跤跌倒谷底的时候,冯一鸣再也没有机会去回想以前无聊的念头,看着被无罪释放的父亲花白的头发,已经微微弯下的后背,冯一鸣只会去想以后如何从谷底爬起。

当年张长河和黄鞍斗得你死我活,冯伟安当时是市政府秘书长,省里下来调查组的时候,突然市一中政治老师刘雪梅实名举报冯伟安贪污受贿,乱搞男女关系,在青萍市闹出好大风波,冯伟安很快被双规隔离审查,冯母四处打点都没什么效果,在2005年8月,黄鞍和张长河被双双调离青萍市,冯伟安虽然查无实证,被无罪开释,但也被立即调到二线,之后无声无息的退休。

为什么刘雪梅会实名举报冯伟安,事后冯家三口人还经常说起这件事,但毫无头绪。几年之后,冯一鸣从上海回家过年时和父亲喝酒,喝的半醉的冯伟安曾提起刘雪梅的前夫是黄村人,和黄鞍是同族,冯一鸣还想问个仔细,冯伟安却闭口不言,只叹道:“痴人,痴人……”

之后冯一鸣去江河出差和周胖子一伙老乡聚会,曾听一班的同学提起,在一次企业年终酒会上,曾经看见过刘雪梅,似乎是一家民营企业的副总,衣着得体,大大方方,颇有风度。

“好,那今天就说到这里,在接下来的三年里,希望大家努力学习,祝大家三年后的高考能取得好成绩。”

突然一阵雷鸣般的掌声传来,冯一鸣机械的抬手拍掌,看着点头示意走出教室的刘雪梅,心想不管你是为情所困,还是为势所迫,终究是枚棋子,是棋子就要有身为棋子的自觉,成功了不要有一定有丰厚收获的奢望,失败了就一定要有失去一切的觉悟。

全班学生坐在教室里听班主任刘青韵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谈了大半个小时,全都昏昏欲睡,直听到最后刘青韵那句“解散”,大家才一哄而散,冯一鸣看见和姚燕说说笑笑一起走出教室的男孩,拉着周胖子问了几句,才知道那个男孩叫顾平新,初中也是市一中的,初三时候和姚燕凑成一对,冯一鸣没这个印象,心想军训时候和那个小白脸教官打架的估计就是这家伙。

在门口等了半天,张晶晶还在里面悠闲的整理着刚发下来的课本,倒是隔壁班的叶子姿和张淼先凑过来了,张淼看着满脸不高兴的叶子姿,跟冯一鸣打了个招呼,拉着叶子姿先回去了,今天中午约好在冯家吃中饭,张淼妈妈陆菲今天一早就送张淼来市一中,还在冯家呆着没走呢。

“刚叶子身边那是谁啊?”走在路上,张晶晶不经意问道。

“叶子的朋友,她爸爸和叶子爸爸是同事,正好和叶子一个班。”冯一鸣有点诧异,张晶晶平时可不会管这些闲事。

张晶晶的目光有些游移不定,“我自己去车棚拿车吧,你赶紧回家吧,其实你也知道,没有这个必要。”

有着三十多岁大叔心态的冯一鸣有些手足无措,强自镇定说:“那好,我站在这能看得见车棚,你先走。”

推着车走出车棚,张晶晶回头望去,男孩还站在不远处死死盯着自己,张晶晶在心里有一丝甜蜜,也有一丝警惕,虽然现在自己对这份感情拥有极高的认知,也有足够的信心,但是昔日恩爱的父母劳燕分飞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女孩心想自己不应该做感情的被动者。

有些沮丧的冯一鸣无精打采的回了家,冯母还没回来,陆菲在厨房里忙着,张淼和叶子姿在客厅里叽叽喳喳说着班上的各个同学,冯一鸣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自己前世就是四班的,她们班上那几个风云人物自己还不清楚,只不过在高中校园里风光无限的学生去了人才济济的大学,进入跌宕起伏的现实社会后,依旧能风光无限的太少太少了。

等冯母忙完班上的事回家,正好上桌吃饭,张淼拿着筷子挑挑拣拣,嘴里还嘟囔着:“让你烧几道菜都不肯,小气鬼,不就是和我爸说了……”

话还没说完,陆菲咳嗽一声,瞪了眼女儿,金农字帖的事情早就嘱咐过女儿不能说出来,真该拿针线把女儿的嘴缝起来。

冯一鸣知道陆菲在场肯定会管这事,听张淼在发牢骚理都不理,不停的给脸色还不太好看的叶子姿夹菜。

冯母捧着饭碗,有一口没一口的,看着高一分班的老师表格,说:“陆菲,张淼以后肯定学理吧?”

“那当然,淼淼的文科不行,中考的时候总分上不去就是文科拖的后腿。一鸣呢?我听叶子刚才还说,三班以后可能直接改文科班,到时候一鸣可能还得换班。”

“这届高一六个班,估计是一到两个文科班,三班转文科班可能性挺大,明年再选班适应老师还得花时间。”冯母狠狠盯了一眼儿子,“谁让他作呢?”

冯一鸣硬着头皮,顶着边上叶子姿愤愤的目光笑着说:“其实我文科也不错……”

话还没说完,冯母就急冲冲的打断,“学文科?你是数学不好还是物理不好,亏你想的出来!”因为高考填志愿时候,理科的选择面比文科要广的多,而数学考试文科卷子难度要比理科卷子低,所以在市一中,除非是文科成绩比理科要好的多,或者物理数学太弱,才会考虑去文科。

冯一鸣跟哑巴似地只顾埋头吃饭,任老妈在耳边不停鼓噪,反正都开学了,难道还能把自己换到四班去,吃完饭冯母把儿子打发去洗碗,说:“一鸣房间我上午就收拾过了,都是新的,张淼,你和叶子要是困了就去睡会儿。我和你妈妈在里屋。”

陆菲有点不好意思:“这不好吧,一鸣都没地方休息了。”

冯母大手一挥,“中午不用睡觉,这臭小子巴不得呢。”这话听得在厨房洗碗的冯一鸣不禁蛋疼,前世三十多岁的他早养成了中午小睡一会儿的习惯,重生一年多了,老妈居然都没发现,这真是自己亲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