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冯伟安的好消息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0:17 字数:2109 阅读进度:76/748

今天冯伟安下班的早,中午和张长河碰了头,知道了个好消息,张长河通过种种手段基本将赵鑫留在青萍的班底收归囊中,而张长河的能力也已经得到赵鑫的认可,冯伟安倒是没想到赵鑫最后还专门给自己送了份大礼。

纪委已经收集了冯伟安上司,市政府秘书长孙立年的资料,纪委书记是外地调来的干部,没什么根基,脾气硬,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也没什么人脉,但是几个副职以前都和赵鑫来往密切,这件事是赵鑫直接吩咐到老部下那边的。

中午吃饭时候,张长河在饭桌上断定孙立年的下场,甚至“精确”的指出,在十一之前,很可能就会被双规调查,叶怀安调任市中区书记后,市政府副秘书长还剩三位,无论是从工作能力,资历,级别上考虑,冯伟安就任市政府秘书长基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

作为掌控全市的书记,和市长面和心不合基本是全国普遍情况,但是像张长河这样,前任赵鑫基本把市政府的头面人物要么得罪干净,要么压的死死的情况还真不多见,冯伟安作为张长河的心腹坐在市政府秘书长的位置上,说的不好听点,有这么位大管家在身边,黄鞍平时干什么事都得多留点神,以防被抓到什么把柄。

冯伟安躺在沙发上,喝着乡下亲戚送来的野茶,悠哉悠哉的看着电视,就等着饭菜上桌了,这么多年,在儿子掌勺前,每次临吃饭的时候,冯伟安往往都是抱着能吃饱就行的心态,但老婆烧的菜往往还是无法达到这种最低标准。

冯一鸣今天在厨房里有点心神不宁,想着下午李语最后那句答话,有点愧疚,也有点警惕,李语的品行值得信任,但是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李语和冯正峰一样,死皮赖脸,自己还真没什么好办法,冯一鸣早就想过在李语身边安插一个人,但是天天窝在市一中了,接触不到多少社会上的人,手里也没有合适的人选。

冯一鸣也考虑过罗云,有于飞的关系,罗云也值得信任,但是罗云本身不是能做这种事的人,今天李语虽然没有把事情挑明,但是谈到李语老婆的时候,话语间已经把意思透露出来了,我掌控着公司和下面的网吧,你可以在我身边安排人,但是咱们明着来。

“都是人精啊!”冯一鸣心里微微叹口气,有些无奈,自己前世活动轨迹基本都在上海,在青萍除了发小,亲戚能用的人太少,能信任的就更少了。在厨房里忙碌的冯一鸣还在考虑这,考虑那,后果是当饭菜端上桌,本以为可以大快朵颐的冯伟安第一口就吐了出来。

“你小子放了多少盐?想咸死我!”

冯一鸣眨巴着眼睛,抓起筷子,夹了筷菜,犹豫半天没放进嘴,“咸了?那我回下锅?”

冯伟安瞪着儿子,拿起汤勺喝了口汤,嘴角抽了抽,“今天怎么了?又惹事了?”

冯一鸣有点心虚,今天下午回家路上,碰到了刘雪梅,跟了一路,摸清楚她的住址才回家,不会被哪个眼尖的发现了吧?

“汤里没放盐,这个菜应该放了两次盐!”冯伟安挥舞着筷子指指点点,眼睛却盯着面色阴晴不定的儿子,心想两天前才惹出事,不会频率这么快吧。

等把菜回锅再端上桌,冯母正好回家,这几天在家里,冯母就没给儿子什么好脸色看,一进家,冯母第一件事就是一把揪住儿子,来来回回嗅着味,冯一鸣胆战心惊,今天下午回家路上足足嚼了三包口香糖,回家之后还刷了两次牙,洗了澡换了衣服,要是这样也能被老妈发现,那真是“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了。

“算你老实,我告诉你冯一鸣,以后再让我闻到你身上有一丝烟味……”冯母的话还没说完,冯伟安少见的插嘴道:“那就罚他一学期不准出校门。”

冯母转悠着眼珠子点点头,冯一鸣却看见老爸眼中的幸灾乐祸,撇着嘴说:“妈,那如果在老爸身上闻到呢?”

冯母转过头看看冯伟安,还没说话,冯伟安气道:“你还管到你老子身上了?”站起身去厨房给慈禧太后端饭去了,这个话题在两人之间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了,冯母基本已经放弃努力了,眼不见为净,只要不在她眼前就没什么事了,这要让老婆重新开始逼着自己戒烟,那真是要了老命了。

饭桌上,冯母今天的气总算是消了,又想起前天儿子把两教官打进医务室的事来,撇着嘴说:“今天军训结束了,晚上还有聚餐,我都走到食堂门口了,才想起来,你小子把别人都打进医务室了,想想硬是没进去……”

冯伟安这一年吃惯了儿子精心烹制的饭菜,今天又点提不起神,懒洋洋的随手夹着菜说:“军分区反正和市里来往又不多,军训也就一年一次,有什么要紧的。”

冯一鸣有点紧张,前天就因为打架的事情弄的心神大乱,怕老妈察觉到张晶晶的存在,才无意间忘记了抽烟暴露的事情,今天老妈重提旧事,自然心里有点揣揣不安。

“那两个教官要不要去看看?”冯母有点迟疑,“毕竟老张和军分区那边,要是闹的难看也不好!”

冯伟安有意无意的瞄了儿子一眼,才说:“没必要,如果真闹出来,两个军人打不过高中生,你以为丢人的是谁?”

看着不停点头的儿子,冯母一巴掌拍在儿子后脑勺上,喝道:“就你小子能,告诉你,高中三年给我老实点,少惹事。”

冯伟安在边上嘴角抽抽,这一年来都惹出多少事了,估计还有不少事藏着掖着呢,后面三年,冯伟安觉得有点头疼,怎么生了个这么不省事的儿子。

冯一鸣点头哈腰,给老妈舀了碗汤,说:“放心吧,马上就正式上课了,成绩你们别操心,肯定不会拉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