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房间的烟味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0:24 字数:2258 阅读进度:84/745

今天有客人在,冯一鸣推开冯母,收拾餐桌去厨房洗碗,让冯母陪着陆菲在客厅聊天,张长河和冯伟安进里面卧室谈事,张淼看没人管她,也跑到厨房来捣乱,拉着冯一鸣低声说:“等下我爸爸问起来,你就说是你送我的,记住没?”

冯一鸣怜悯的看着这丫头,张淼在饭桌上明显没听懂自己和张长河打的哑谜,边洗碗边敷衍道:“好,如果你爸爸问,我就这么说。”看着张淼一副胜利姿态走出厨房,冯一鸣在心里补充一句,问题就是你爸爸不会这么问。

“黄鞍现在打的什么主意,我们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后天就是周五了,你怎么想?”

冯伟安沉思片刻,有些犹豫,说:“黄鞍是本地人,手段狠辣,而且往往抓住对手的弱点下手,和他搭班子的几个人基本都没几个能得善终的,赵鑫书记被调走还算是好的了。不过,你也知道我,向来不惹事,也没经济上的问题,黄鞍从哪方面下手还真想不出来。”

张长河看了眼冯伟安,知道自己这位老同学性情温和,虽然身处政坛,但是勾心斗角的事情不大掺和,对阴暗方面的事情了解的也不多,低声说:“无风起浪,空穴来风也不是不可能的,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黄鞍以这个理由紧急调人也是说得过去的。即使后面查清楚了,但是位置也被他占了。”

“倒是有这个可能。”冯伟安按捺不住,点了根烟,说:“我当年在黄鞍手下面挂职,他升任区委书记的时候,竞争对手突然收到大量举报信,当时市委政法委书记派了调查组下区县,结果黄鞍胜出,那个对手后面被平调到隔壁新闸市了。”

“举报信……”张长河在心里琢磨了下,说:“好些年前了吧?现在谁升职前收不到几封举报信,那都是奇事了。”

冯伟安笑笑点头,“这倒是,举报信这玩意现在大家也就是看个笑话,没人当真。”

张长河看着冯伟安嘴上叼的那根烟,有些手痒痒,笑着说:“在这抽烟也不怕弟妹回头找你麻烦?”

冯伟安一副不在乎的表情,说:“凡是家里来客人,特别是你和叶怀安,抽了也没关系,回头全推到你们身上不就完了嘛。”

“哈哈……”张长河哭笑不得的指指冯伟安,“那你小子也不怕弟妹进来看到?”

冯伟安笑着说:“不会的,真要进来她也要先敲门,来得及。”

冯伟安话音刚落,卧室门突然被推开了,冯伟安条件发射的把烟直接塞进茶杯,摆出举起茶杯要喝茶的架势,脸上堆上笑容看向门口。

“张伯伯,爸,我切了点苹果过来,味道不错,你们尝尝?”冯一鸣边说边偷笑着关上门。

冯伟安看看对面苦苦忍笑的张长河,再看看一副乖巧样子的儿子,握紧了拳头。

“哎呦,一股烟味呢?”冯一鸣还不知死活的撩拨着,“爸,要不我给你换杯茶?”

张长河伸手拿了片苹果放进嘴尝尝味,用脚踢踢对面黑着脸的冯伟安,笑着说:“别板着脸了,这才叫父子嘛。不像我,回了首都进了家门,跟老爷子谈心那比跟领导谈话还累。”

看看还不说话的冯伟安,张长河冲冯一鸣努努嘴,“你小子开玩笑也不分场合,还不去道歉。”

冯一鸣淡定的打开书桌抽屉,熟练的从拐角处拿出烟盒、打火机,抽出根烟殷勤的给冯伟安敬上,打着火,看着冯伟安瞥向门口的眼神,平静的说:“放心,我锁上门了。”

张长河实在忍不住,大笑拍着冯一鸣的肩膀,抢过烟盒也抽了根,“来,一鸣也来根,上次就听老丁说过了。”

冯伟安苦笑着看着张长河,说:“前段时间这小子被他妈逮着了,被批斗了好一段时间。”

冯一鸣熟练的点着烟,猛吸了口才接口:“所以今天才溜进来抽根嘛。”

“老冯啊,你就是太正经了,有的事情要灵活点嘛。”张长河抽烟也明显是个老手,估计平时没少挨陆菲的唠叨。

“我爸是君子嘛。”

听着儿子和张长河瞎扯淡,冯伟安一根烟抽完起身去换杯茶,临走还指指儿子说:“你就一根,少抽点,被你妈逮着别再赖到我身上。”

“你爸爸是君子,你是什么?”

冯一鸣笑嘻嘻的看着张长河,伸手把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搓了搓,“我是小人。”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冯一鸣的意思很明显,大哥,你得给钱啊。

张长河笑笑没说话,张家又不缺这点钱,关键是得想办法让女儿把字帖交出来,年底的寿宴多少人都在关注着,在一定程度上对家族资源的倾斜度是有影响的,能在寿宴上博个头彩,对张长河意义不小,但是话都说尽了,女儿就是不肯,还得让这小子想个辙。

这时候冯伟安端着茶杯走回来,话都懒得说,看着儿子指指门口,意思很明显,你小子赶紧给我滚出去,我们还有正事要谈。

冯一鸣乖巧的起身,走到一半回头问:“爸,张淼爷爷的寿宴在年底,我听张淼说了好几次了,准备什么礼物啊,要不我来准备?”冯一鸣边说边瞄瞄张长河,这老狐狸还一副不动声色的架势。

张长河瞪了这小子一眼,我又没说不掏钱,急什么!

冯伟安指指门口,“赶紧出去,你淘到什么好东西回头再和我说。”

冯一鸣一摊手,笑着出了门。

“也是我不好,以前喜欢古玩什么的,买了不少这方面的书,这小子也看了不少,算是自学的。”冯伟安指指书桌上那块古玉说:“这块玉就是他淘来的,后来我还去摊上打听了,才花了几十块钱。”

张长河心底都在吐槽,自学能自学成这样!旧书摊上淘到金农的漆书字帖,路边摊上能淘到于右任的标准草书字帖,想想刚才冯一鸣说要替冯伟安准备寿宴礼物的话,脸皮抽抽,勉强笑着说:“不错,这小子有孝心,不像我这女儿,要她点东西比上天摘月亮还难。”

冯一鸣没理会不停朝自己使眼色的张淼,刚在客厅沙发上坐下,就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都快7点半了,又不是节假日,也不是周末,谁这时候上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