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表扬冯一鸣?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0:47 字数:2198 阅读进度:95/833

冯伟安黑着脸看着已经关灯的小房间问:“他已经睡了?”

“恩,怎么说?”冯母有些发愁,还说儿子这两年懂事了,处事稳重,每次考试都在全年级名列前茅,可偏偏惹出的事情一次比一次大,这次好了,在球场上硬生生把同学的腿踢断了。

冯伟安板着脸,心里却在揣摩着那通电话的内容,摇摇头说:“现在还不清楚,腿断的起码在床上躺一个月,一鸣现在是越来越能惹事了,你在学校里平时也注意点。”

冯母听了这话不乐意了,“学校这么大,我天天呆在他教室外面看着他啊!再说了,体育组的老郭也说了,那个姓杜的在球场上不停的找一鸣的麻烦,又不是打架受伤的,踢球怕受伤就不要去踢!”

冯伟安的脸愈发黑了,想了又想,忍了又忍,腿都挪了两次还是忍住没踹儿子房间的门,心里琢磨着张长河刚才电话的意思,要我表扬表扬冯一鸣?替张长河出了口气?冯伟安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估摸着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这时候的张长河正坐在沙发上,精神百倍的教训女儿,“一点都不懂事,以前在江河不是好好的嘛,来了青萍就惹事!这种事情回头告诉我们,让你妈妈替你出头,处理处理不就完了吗?非要闹到现在这样子才满意?”

在家里,张淼从来不怕一脸严肃的父亲,凑上来赔笑,问:“冯一鸣那边?”

张长河哼了一声,说:“你管那么多干嘛?出去!”

陆菲使了个眼色,还不依不饶要撒娇的张淼立马灰溜溜的滚出房间。

张长河举起茶杯喝了口茶,脸色有些难看,想了想还是问出口:“一个学校,又不是一个班,那家伙和淼淼走的很近?”

陆菲闻言笑的花枝乱颤,说:“不说一鸣和叶子姿的关系,就算是一鸣本人,这个小家伙可不是普通的小孩子,心智成熟,手段了得,颇有些城府,就算有这个想法也不会这么明显的。”

张长河微微点点头,想想不解气,又加了一句:“就怕这家伙不该成熟的地方都成熟了!”

“呸!”陆菲轻轻推了一把张长河的肩头,翻了个白眼,说:“这个小家伙实在有趣的很,还记得你开给他的那张现金支票吗?我查了下,就在青萍兑现的,是你开票的第三天,我查到些有意思的事,回头整理出来再告诉你。”

张长河随意点点头,疲惫的伸了个懒腰,说:“我还和老冯说,让他表扬表扬一鸣呢!老冯现在估计一头雾水,嘿!”

陆菲皱皱眉头,“刚才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太对,怎么?那个断了腿的老子是通溪县长,有问题?”

张长河颔首,沉默半响才说:“你也知道,通溪那地方是个人都不愿意去,现在高速路一开工,通溪县现在是炙手可热,书记是通溪本地人,倒是县长杜长春是外地干部,纪委老郑前几天和我提起,这个姓杜的当年就是得罪了黄鞍被发配到通溪的。”

“什么原因?”

“不知道,这件事我下午还特意问了下丁向中,他也不太清楚。”张长河摇摇头,“这家伙名声太差,在通溪县弄的民怨沸腾,手脚也是出了名的不干净,本来我就有些犹豫,居然还敢让儿子去纠缠淼淼,胆子倒是不小。”

说到这,张长河脸上露出几份狰狞,在家族里不受重视,在省里郁郁不得志,青萍一个县长居然就敢打自己女儿的主意,张长河心里发了狠,反正纪委那边这家伙的材料多的是,通溪县以后注定成为青萍以后经济增长的关键点,出了这样的事,怎么也不能让杜长春继续待在这个位置上。

其实在这点上张长河倒是猜错了,一个县长还真没胆子做这种事,杜长春几次登张家的门,几次带来的礼物除了几包土特产基本都被原封不动的退回,这才特地交代儿子去接触接触书记家的千金,看看能不能在子女方面投其所好,结果自家宝贝儿子杜毅一眼就看中了张淼,死缠烂打,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腿断了还坑了爹。

出了口恶气的冯一鸣倒是舒舒服服早早上床睡觉,等第二天早上起床,老爸老妈都已经出门上班了。市一中的高三那是没有所谓的双休日的,老师们恨不得一分钟劈成两半用,每星期只有周日下午有几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而且晚上还得上课。冯伟安就不用说了,刚刚就任市政府秘书长,就算是周日也要去兜一圈的。

冯一鸣特意跑到食堂去吃早饭,之后又在宿舍区乱转,还有意无意的凑到几个市一中著名的八婆边上听她们聊些八卦,始终没听到有刘雪梅的消息,这才放下心,估摸着这事还没被发现。

在校门口撞见于飞,心情大好的冯一鸣老远就打招呼:“哎,于飞,去哪呢?”

“滚!”于飞看到冯一鸣就沉下脸,等走的近了看见对方脸上灿烂的笑容,登时大骂:“踢球就踢球,你玩阴的!”

冯一鸣这下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杜毅针对自己的消息还是于飞托周胖子传话的,这是怎么了?眨巴眨巴眼睛,问:“怎么?你和杜毅交情不错?”

“狗屁,我和那王八蛋有个屁交情!”于飞涨红了脸,“韩志不是一肘子砸在你鼻子上吗?你连滴鼻血都没流,没听说过金钟罩铁布衫能练到鼻子上的!”

冯一鸣有些气短,高中业余比赛玩这些手段确实有点过分,布教授的绝技现在在拉玛西亚影视学院估计都没开始正式授课,陪着笑脸说:“总不能为韩志这孙子坏了咱俩兄弟感情吧?”

“呸,呸!”于飞气急败坏的说:“我有什么毛病会去管韩志那孙子?本来是要拿冠军的,结果第一轮就淘汰了,现在全年级都知道了,你小子假摔,太阴了!”

冯一鸣无所谓的笑笑:“反正铲断了杜毅那孙子的腿,也拿了红牌,后面我又不上场了,关我屁事!”

于飞无语的看着冯一鸣,多少年的兄弟了,还没发现这家伙这么无耻,一点脸都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