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网吧的麻烦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0:51 字数:2473 阅读进度:98/750

还没走进网吧大门,已经听见里面吵吵嚷嚷的声音,冯一鸣皱皱眉头,拉着于飞没直接走进去,透过玻璃大门凝神打量着热闹的网吧。几个拿着警棍,嘴里还刁了根烟的家伙正围着吧台,冯一鸣仔细看看制服,都是派出所的协警。

有点奇怪,在街面上开店做生意,自然要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不管是冯一鸣还是李语,都明白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打点这些人从来都是按照规矩来,该交的份子钱从来没拖延过,怎么这些协警会跑到网吧来闹事?更何况这些家伙还都穿着那身似乎几年都不洗的协警制服。

看着李语递烟都被退回来,红着脸、横眉竖目的罗云捏着拳头却被李语拦在身后,一群协警大摇大摆的走出来,还随手在冰柜里掏出几罐饮料。冯一鸣不动声色的拉着于飞走到拐角处,心想这帮家伙应该是来找茬的,如果是想来弄点钱,不太可能穿着制服来闹事。

等李语拉着罗云回到二楼的小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大门已经打开了,冯一鸣把脚架在办公桌上,丢来两根烟,笑着说:“罗云哥,怎么样?开店做生意嘛,总是要受气的,我不信你在部队里不受气!”

罗云接过烟,点点头,说:“是啊,除了在家里,哪有不受气的地方,不过这帮家伙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回头我去找找我几个在刑警队的战友。”

李语拍拍罗云肩膀,说:“今天小罗还算是忍住了,反正记住了,闹的再凶,也绝对不能在网吧里动手。这件事你还是别去找你战友,那帮协警都是些老油条,街面上厮混的,你战友要帮你的忙,说不准就得罪谁了。”李语很清楚,心高气傲的罗云轻易不肯在当年的战友面前低头。

边上于飞插口问:“要不要找我二叔?”

“不行,这是总店,你二叔是市南路派出所的,不在他辖区内,要是市南路那家分店倒是可以。”冯一鸣摇摇头,笑着问李语:“李语哥,闹了半天了,总得让我知道到底什么原因吧?”

李语一愣,狐疑的看看罗云,才问道:“你不知道?是老彭的事,他昨天还说要给你打电话来的。”李语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昨晚这帮协警也来闹事,他一气之下对老彭说了几句难听话,结果对方脾气也不小,立即说要走人。

“昨天白天我都不在家,晚上去办公室看书了,可能家里那时候没人吧。”冯一鸣摸摸鼻子,昨天一天都在市一中里到处瞎转悠,不敢去现场看看,只能通过这种方式企图得到一点刘雪梅失踪的消息。

“我和老彭回青萍之后,第二天就有人上门闹事,当时是小罗打发了,但是之后几乎每天都有人上门,后来我去找了街面上的人问了,王勇强不知道从哪里知道老彭现在在网吧里做事,指使些流氓来闹事。”李语的语气有些沉重,这些天本来就因为要开两家新店,忙的不可开交,结果还碰上这种狗皮倒灶的破事,气的和彭时年大吵了几次,很说了几句颇为难听的狠话。

冯一鸣有些怀疑,问:“就些流氓闹事?我看人家文明的很,去冰柜里拿了饮料都知道随手把冰柜门关上呢。”

李语哭笑不得的白了一眼,说:“开始还动了手的,后来上门闹事,吵的热火朝天,但是始终不肯动手,现在网吧客流量也受到影响了。”

“李哥的意思是……王勇强看上了网吧?”于飞在边上终于听出了点味儿。

冯一鸣点点头,王勇强暑假把那家拿出来撑门面的破公司关了,这时候正没事儿做呢,这家网吧的客流量摆在这的,盈利水平拿个计算器按几个数字就能算个大概的,在青萍这家网吧简直就是个现金奶牛,这王八蛋看上网吧倒是正常的,他和彭时年之间的矛盾倒只是个借口而已。

要解决这件事其实很简单,把自己的名号打出去,青萍市里敢来找麻烦的应该不会多,但是之后麻烦就大了,无数人会用异样的眼光来打量这家网吧,无数人会在心里揣摩冯家在经济方面的问题,甚至还会有人将这家网吧作为攻击冯伟安的突破口,冯一鸣根本没往这方面想,其他的不算,到时候父母问一句开网吧的钱哪里来的,自己得编多少故事才能圆过去?

冯一鸣、李语都很清楚其中的玄机,罗云对这些事情了解不多,但是也被李语交代过好几次,不能向外人透露冯一鸣和网吧的关系,只有于飞在边上坐立不安,还是罗云一巴掌拍在他头上,问他:“回头姑姑、姑父问你那一成股是哪来的钱,你怎么说?”

于飞才恍然大悟,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问道:“老冯,市局那个姓丁的你不是挺熟的吗?”

李语歪着头看看冯一鸣,问:“是市局副?丁向中?”

冯一鸣摇摇头,说:“老丁现在是关键时期,年底有机会接任市局长位置,找他不妥。”

李语有点着急,烟一根接着一根,“这事情不解决,火车站和市南路的两家新店我都不敢开张,不然到时候光流氓进去捣乱,我也吃不消。”

冯一鸣瞥了一眼这位表哥,对网吧的事情还挺上心,笑着说:“网吧这种地方鱼龙混杂,说句不好听的,比起迪吧、酒吧这种地方好不了多少,人家开酒店的还养几个打手呢,彭时年人呢,你安排他做什么?”

李语有些尴尬,支支吾吾的说:“老彭在这边还真派不上什么用场,本来准备让他去新店帮忙,结果王勇强盯上了网吧,我也不敢把老彭送到新店去,这几天……”

“哦……”冯一鸣听李语说完半天也没补充什么话,有些失望,估计李语也不肯给彭时年安排什么工作,又嫌弃彭时年把自己的麻烦带到网吧里来,说不准彭时年都已经口头跟李语辞职了。

冯一鸣皮笑肉不笑的哼了声,转头吩咐罗云,“罗云哥,你给彭时年打个电话,让他中午过来,现在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了,大家一起商量商量吧。”

等罗云下楼,冯一鸣没管一点眼色都没,还呆在边上的于飞,笑着问李语:“李语哥,老彭的事情是我耽搁了,本来他第一次来就应该是我带过来的,结果那几天我让老爸禁足了,没办法出来。这样吧,后面老彭的事情我来安排怎么样?”

冯一鸣语气挺温和,但是李语可不是边上的毛头小子于飞,什么都听不出来,小表弟这是明明白白的在敲打自己,我是老板,我安排彭时年过来,而且指明了是负责安保工作的。你倒好,看我一时没管这块的事,嫌他惹了事,还想把人撵走?

看着涨红了脸,有些难堪的李语,冯一鸣递了根烟过去,替他点着,才笑着说:“李语哥,是我上次没说清楚,老彭的事是青萍军分区的一位朋友私下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