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咖啡屋的谈判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0:54 字数:2259 阅读进度:100/738

站在网吧大门口,冯一鸣拉过李语,说:“刚才你说的不错,和我打算差不多,你下午带老彭去整点衣服鞋子什么的,干净利索点就行,另外买几部手机,你、罗云、老彭都有。”

李语只点点头,没说话,冯一鸣搂过李语的肩膀,笑着说:“对了,十一前就开业,不能耽搁,市南路那家新店的店长你从总店里挑一个过去,不用跟我说了。”

李语嘴唇微微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只沉默的站在门口看着冯一鸣出门。

没滋没味的喝着酒,放在桌子上筷子都没动过,李语的脑子昏沉沉的,抬头看看父亲,说:“老彭的事情是我没想清楚,本来以为他帮过一鸣的忙,一鸣把人丢在网吧养起来而已。”

李父丢了几个花生米进嘴,抿了口黄酒,才慢悠悠的说:“那最后一鸣还是采用你的方案了?”

“应该是吧。”李语点点头。

“那你回来喝闷酒干什么?心里有气?”

李语垂下头看着地面,喃喃说道:“气倒是有,但是不是对着一鸣的。他是把话交代清楚了,让老彭负责安保,但是……”

李语这段时间忙忙碌碌却精神焕发,李父瞄瞄今天有些气馁的儿子,说:“你觉得一鸣应该和你商量商量?”

李语默然,坐在那一动不动。

“哎,你老子我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李父指着李语说:“你这段时间已经把事情从头到尾跟我说过了,网吧从无到有,从一家变成三家,从开业到现在宾客盈门,你觉得是谁的功劳,你不过只是个跑腿的!”

李语沉默良久,才开口说:“今天临走的时候,他让我安排新店的店长人选。”

“那你准备怎么选?”

“本来就没打算弄什么手脚,谁能力强谁做。”

“嘿!你说你小舅怎么养出个这样的儿子?现在还只是个高中生。”

李语苦笑几声,端起酒杯一口饮尽,说:“不过经这一次的事也好,也知道分寸在哪了,哪里该碰哪里不该碰心里也有数,也算好事。”他很清楚今天是犯了冯一鸣的忌讳,自己总管日常事务,却插手管理层的人事。

李父手里揣着酒杯,久久没动,好一会儿才说:“你说安保方面的事情一鸣特别上心,会不会和上次王勇强在大街上拿刀砍他有关?”

李语精神一振,在心里琢磨了半天,迟疑的说:“有可能,可这是在防备谁?”

“哎,陆阿姨,这边。”冯一鸣迎上去热情的招呼着,把刚翻开的饮品单递过去。

陆菲款款而来,接过饮品单,随手点了两杯咖啡,笑着说:“这家咖啡屋我来过,味道不错。一鸣你倒是识货!”

冯一鸣腼腆的摸摸脑袋,笑着说:“我对咖啡实在是啥都不懂,只是想总不能找个馄炖店说事吧。”

陆菲笑笑,转头看看咖啡屋里不多的几个客人,这家咖啡屋是自己无意间寻到的,女老板是多年前留美,后来因为家人的关系才回到青萍,闲来无事开了这家青萍少有的咖啡屋,味道纯正,但是价格昂贵,平时生意极为冷清,倒是想不到冯一鸣会约到这。

陆菲看看坐在对面的小家伙,嘴里说着对咖啡一窍不通,却动作熟练,入口时舒展开的眉头都显示这小家伙不是初次品尝到这种纯正的咖啡。

“事情呢,电话里一鸣你都说清楚了,阿姨肯来自然是要答应的。”

冯一鸣咬着后槽牙点点头,投来询问的眼神,开价吧。

陆菲笑吟吟的摇头说:“我是长辈,怎么可以欺负你的,真是开玩笑。”

冯一鸣的眼神瞬间冷却下去,这是他最不想要的结果,张陆两家的结合促成了一个虽然不知道规模,但是对于冯一鸣来说必然庞大的官商集团,但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拥有前世黄金记忆的冯一鸣并不想和他们走的太近。

融入他们,或许其兴也勃,但是融入他们,或许也会其亡也忽,他宁可付出不菲的代价也不愿意欠下这个人情。如果有一天必然要下场,冯一鸣也会有所权衡,而不是在这家咖啡屋里匆匆忙忙被人决定命运和阵营。

坐在落地玻璃窗边,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风儿偶尔刮起路上的落叶在半空中回旋,陆菲惊讶的看了一眼还没说话,冷若冰霜的男孩,已经尽可能高估他了,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不过她只是随意布下一枚闲棋,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陆菲噗呲笑了声,说:“其实这件事放到台面上,你一样摆得平,阿姨占你点便宜好了,帮阿姨点小忙就算扯平了,现在的小孩,想的可真多……”

冯一鸣终于把目光转回咖啡屋内,面无表情的一口喝干咖啡,还是没说话。

陆菲拿着勺子轻轻搅动咖啡,缓缓说:“这样吧,答应我一个条件,具体的等以后再说,怎么样?”

冯一鸣都被气得笑出声了,“陆阿姨,我虽然还没成年,但真的不是三岁小孩!”

“放心好了,不违背你的主观意愿,不违背你的道德标准,不损害你的利益,怎么样?”

冯一鸣在心中反复盘算着,补充道:“不针对我的家庭,不触犯法律。”

虽然听出了冯一鸣隐藏的意思,但陆菲还是无所谓的点点头,这件事自己又不用出多少力,反正来了青萍之后,原本手中负责的事务都交给了别人,呆在青萍也无聊得很,发现一枚挺有趣的棋子,随意拨弄几下,看看这到底是枚冲锋陷阵的“军马炮”还是困守围城的“象卫”,又或者是一往无前的“兵卒”?

冯一鸣整理东西正要离开,突然问:“对了,陆阿姨,那副字帖能博个头彩吗?”

陆菲笑着问:“谁知道,老张也是鬼迷心窍了,那笔钱你真的现在不要?”

“当然要。”冯一鸣转头笑着说,“这点小钱,在陆阿姨眼里,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我还怕陆阿姨赖账?”

巴巴的看着陆菲填完支票递过来,冯一鸣捏着支票,轻轻拍着胸脯,露出准备了一下午的坏笑,“这下算是放心了,就怕陆阿姨和张伯伯反悔呢。”

没等陆菲说话,冯一鸣已经一溜烟跑出了咖啡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