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天豪夜总会2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5:10 字数:2374 阅读进度:107/833

天豪夜总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青萍市最著名的销金窟,一度是市里最豪华,也最纸醉金迷的场所,说起天豪夜总会,男人们总会用隐晦而暧昧的眼神相互示意,女人们总一脸不屑,又不时紧张的搜搜丈夫、男朋友的口袋,唯恐发现有天豪字样的名片。

但是这家夜总会给冯一鸣留下深刻的印象却不是它的豪华、奢侈、带着暧昧气息的氛围,冯一鸣清晰的记得,2006年回家过年的时候,当时父亲已经从看守所出来回家休养身体,胖子、于飞拉着他出去喝酒,喝的醉醺醺的说起这家夜总会,出了饭店就打了辆车直奔天豪。

结果在出租车上,司机告诉他们这家夜总会已经倒闭转让,冯一鸣至今还记得那位男司机说起倒闭的夜总会时候那惋惜的口吻,以及隐隐约约提起和市里格局变动的关系,虽然知道哪个地方的出租车司机都是消息灵通,同时大都是胡扯八道,但冯一鸣倒是回去特意上网查了查这家夜总会的底细。

前世的2005年,青萍市政坛大洗牌,书记和市长双双离任,而在网上传闻涉黄、涉毒,实力雄厚、平安无事这些年的天豪夜总会却恰巧在这时候倒闭转让,冯一鸣绝不相信这两者之间一点联系都没有。

这家夜总会的种种事迹,冯一鸣也都是前世在网上知道的,关于其背景,众说纷纭也没有个明确的说法。

想起计划今天晚上也要去参加生日宴会的叶子姿和张淼,冯一鸣深深吸了口气,尼玛万一出点事真是玩大了。他转头说:“那年知尧和你一个班,你应该去的。”

还在嫉妒羡慕恨的于飞傻傻的看着一脸严肃的发小,呐呐问:“你意思是你想去?”

冯一鸣笑着摸摸于飞的脑袋,“真聪明!”

拐角处,冯一鸣拉着于飞猫着腰躲在一辆客车背后,看着不远处天豪夜总会的牌子下,停着一辆自己很熟悉的车。

在心中默念了几遍车牌号码,又伸出头仔细看了几眼,冯一鸣心里真是哔了狗了,自己真不是来找事的,怎么又碰上王勇强这孙子了。

这时候于飞突然拉着冯一鸣胳膊,躲到客车侧面,冯一鸣藏好身子才扭头往回望去,王勇强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正谈笑风生的走过,冯一鸣抽抽鼻子,心里暗骂,上一世这种地方也去了不少,这女子别说自己还看了几眼,就算只闻闻这味道,也知道她是干哪行的。

“王勇强那孙子进去了,咱们还进不进?”于飞倒不是胆子小,因为知道冯家和王家关系紧张才特意问了这句。

冯一鸣在心里琢磨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彭时年那支安保队已经组建了一个多月了,也是时候拿出来试试水了,拿出手机拨通彭时年的号码。

等冯一鸣安排完,于飞才轻声问:“怎么了?把老彭叫过来干嘛?”

冯一鸣沉吟片刻,才说:“以防万一吧,每次撞上王勇强这厮都没好事,今天不会也这么倒霉吧!”

天豪夜总会本就在市区,等了十多分钟,彭时年就已经赶到了,穿着夹克,戴了顶帽子的老彭凑过来,低声说:“分成两队,都在周边待命,我这边随时都能手机联系上,现在什么情况?”

冯一鸣指指对面的夜总会大门,问:“老彭你在街面上也混迹了一段时间,这家夜总会听过没有?”

彭时年面色有些发紧,心想这小老板一出手就想玩大的,点头说:“上次我说的王勇强的场子,涉黄涉毒就是这家。”

“咦?”冯一鸣有些奇怪,一个地级市长的亲戚,市建委这种实权人物的儿子哪里弄不到钱,需要开这种场子,冒这种危险挣点稀饭钱?前段时间,王勇强还盯上了自己那几家网吧呢,理论上不应该和这种场子扯得上瓜葛。

“上次我说过之后,回头去查了下。”彭时年添了添发干的嘴唇,说:“这家夜总会来回已经倒了好几手了,现在接手的是个外地人,王勇强应该是拿了干股,但是他平时在这家夜总会出现的几率高,出了事也大都是他出面,所以很多街面上的人都以为夜总会是王勇强的。”

冯一鸣点点头,心想这才算合理,整理整理衣服,领头走进夜总会大厅。

这年代的青萍市风气还算淳朴,纸醉金迷的地方,普通百姓都不一定听过,冯一鸣看着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群,面容姣好、温顺的服务员,加上阴暗略带粉红色的灯光,倒是点头赞赏,就算放到二线城市去,也算是中等档次的场子了。

翘着二郎腿躺在沙发上,随口吩咐服务员上了几瓶酒,冯一鸣一巴掌拍在躺在身边的于飞,“你去问问,生日宴会在哪个包间,几楼?什么狗屁地方,这姓年的也不是什么好鸟!”

于飞好容易进到这种被市一中老师称为“魑魅魍魉”的好地方,都舍不得眨眼睛,一把推开冯一鸣,说:“问什么问,现在才几点,肯定还没开始呢。”

听着劲爆的音乐声在耳边炸开,冯一鸣灌了几口酒,偏头问:“老彭,这次以防万一叫你来,如果不出事你就当出来玩呗。”

彭时年笔直的坐在边上,目光不时在周围扫视,微微摇头,“既然叫我来了,自然有可能出事,要玩以后再说。”

冯一鸣笑着点头,问:“这家场子你做了多久?”

“一个月还不到,几次实在看不下去了,差点动了手,后来直接把我辞退。”

正有一句每一句的闲聊着,从沙发边过道上走来两个青年,身材瘦削,面色黝黑,普普通通的青年不停四处扫视的眼神却给冯一鸣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边上彭时年小声的提示:“这两个应该都是部队退下来的,南方人,怎么?有问题?”

冯一鸣摇摇头,还没来得及转头说话,一个小个子突然从侧面溜过来,边跑边扭头看着身后,正撞上那两个面色黝黑的青年,三个人在沙发上滚做一团,尖叫声,沙发碰撞声,桌子翻倒声,一时压下了刺耳的音乐。

众人都看向事发处,那小个子脸上的眼镜都被撞飞了,一手抓着已经瘸了一条腿的眼镜,一边眯着眼睛不停道歉,弯着腰,左手还不停的在对方西服上拍拍打打。

两个青年倒不是火性大的人,随口接受对方的道歉绕开沙发走向后面的楼梯,小个子戴上眼镜,陪着笑脸向周围几个服务员、保安道歉递烟,好一会儿聚集的人群才散开。

冯一鸣看着正向大门口走去的小个子一系列表演,哑然失笑,鸡鸣狗盗之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