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天豪夜总会 完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5:15 字数:2370 阅读进度:113/738

等不相干的人都走干净了,揣揣不安的柳伶才关上门,凑到王勇强身边,指着坐在包间角落一动不动的杜森,低声解释了几句。

冯一鸣看着面色阴沉的王勇强,笑着问:“勇哥,怎么谢我?”

王勇强实在不想去看冯一鸣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抬手让人把杜森拎到面前,拍着对方的脸颊问:“你老子是杜长春?”没等杜森回话,王勇强已经起身一记窝心腿狠狠揣在杜森的肚子上。

这是什么破事!想死也别拉我垫背,王勇强心里哇凉哇凉的,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冯一鸣淡然看着王勇强对着杜森拳打脚踢,面无表情地转身走到沙发边,皱着眉头看着已经有点清醒过来的张淼。

“刚才我找了几个女的问过了,几个人灌张淼酒,是红酒里面掺了白酒,劲儿大,但是没其他问题。两种酒掺着喝最容易醉了。”于飞刚才在边上也没闲着。

冯一鸣点点头,抬起手腕看看手表,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要是等下警察踹开房门,丁向中看见这几个人在包间里,心里真是哔了狗了。

“过来吧。”冯一鸣走向包间最里面的一排位置,头也不回的说。

王勇强迟疑的回头看看柳伶,就算打定主意和这家夜总会撇清关系,至少今天晚上得对付过去,想了又想还是跟着走过去,问:“你说……”越过冯一鸣的肩头,王勇强远远看着揉着脑袋要水喝的张淼,心想冯一鸣不会提出太苛刻的条件吧,毕竟张淼没真出什么事。

“首先,这件事不管对你对我,还是对别人,都不是好事,能隐下来最好。”冯一鸣竖起食指正色说。

事情能隐下来那当然是最好的,王勇强提着的心放下大半,绷紧的弦也放松下来,露出一丝笑容,说:“好,我这没问题,下面的人都不知道你们身份,消息不会从我这泄露出去。”

冯一鸣点点头,竖起中指,继续说:“第二,杜长春应该是撑不下去了,其他的我都不管,但是杜森交给你,好好修理修理,有问题没?”

“没问题,杜长春那老东西当年就是被我舅舅赶到通溪去的,手脚出了名的不干净,这次双规不可能囫囵出来,杜森交给我,看我怎么收拾这王八蛋!”王勇强答话干脆,但是看向冯一鸣的眼神却颇有些疑虑。

冯一鸣心里暗骂,这叫什么事?开些简单的条件王勇强还挺不满意,“市南街你那间店面还没租出去吧?”冯一鸣无奈的开出最后一个条件,不要点好处,对方都不肯相信。

两人在角落里来来往往终于谈好了条件,冯一鸣回头大声说:“于飞,叶子扶好那个醉酒的,准备走了。”边上柳伶和几个保安纷纷让路,殷勤的推开房门送他们出去。

看着三个人都出了门,冯一鸣才转头拉着王勇强的手,语重心长的拍拍对方的手背,说:“其实呢,勇哥,咱俩是没什么仇的对不对?就算有!上次你拿着刀满大街的追杀我,什么仇也算是报过了对不对?”

听死对头终于提起几个月前的破事,王勇强想起舅舅黄鞍在市里的弱势局面,硬生生挤出个笑容,“咱俩哪里来的仇,都是误会,误会。”

“是啊,所谓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冯一鸣放怀大笑,面前这孙子以后估计很难再碰面了,这样能反复使用的的踏脚石自己这辈子估计都不一定再碰得到,其实冯一鸣心里挺惋惜的。

几次谢绝了柳伶的相送,冯一鸣终于走出夜总会的大门,伸手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长长舒了一口气。突然一阵西北风呼啸而过,冯一鸣伸了个懒腰,感觉最里面贴身的衣物已经是湿/漉漉的了。

一晚上心里不停的盘算,把包间里无辜的同学们赶走,又把杜森、王勇强两个家伙有意无意的困在夜总会里等着丁向中的突袭,冯一鸣觉得有点心力交瘁,正转头看看四周,寻找于飞他们先出来的三个人的身影,一辆面包车消无声息的停在面前。

透过玻璃看见司机位置上的彭时年,冯一鸣才放心的拉开车门,于飞、叶子姿和张淼都坐在后面,关上车门,冯一鸣转头笑着问:“老彭,找个视野好点的地方。”

面包车开动后,冯一鸣从后视镜里看到后排的于飞几次张嘴,欲言又止,笑着说:“于飞,你嘴巴被透明胶封起来了?有话就说呗。”

于飞还没说话,叶子姿已经抢在前面开口了:“冯一鸣,你和杜森、还有那个王勇强谈好了?”

冯一鸣可从未听叶子姿在自己面前用这种严肃、警惕的口吻说话,心里有些好笑,回头调笑道:“是啊,谈好了,不然怎么办?”

“报警啊!”叶子姿理直气壮的说:“于飞刚才说那红酒里面是毒品,是不是真的!”

“可能吧。”冯一鸣懒洋洋的缩在座位上,无精打采的说:“报警有什么用?你有证据吗?”

于飞小心翼翼的看看边上已经鼻息渐渐加重,火气上来了的叶子姿,说:“那你和王勇强真的议和了?丁局那边?”

冯一鸣嗤笑一声,抬起手腕把手表露出来给后排两人看,笑着说:“和老丁约好半小时后动手,还三分钟就开始了。不忽悠王勇强,咱们怎么脱身啊,现在那家伙可能还在想,姓冯的这次怎么这么好对付呢。”

叶子姿在于飞的提醒下,转头看见好几辆没打开警笛声的警车从边上急速驶过,这才面色好看起来,搂着怀里的张淼,翘着嘴巴问:“一鸣哥,你也不说清楚……”

冯一鸣转头向叶子姿眨眨眼睛,说:“怎么?这下看到结果了,冯一鸣又变成一鸣哥了?”

听着边上于飞没憋住的笑声,叶子姿通红着脸,转头看着车窗外不断驶过的警车,尽量平静的说:“今天怎么这么多警车?”

冯一鸣眯着眼睛打量着过去的几辆车,呵呵笑着说:“这下子有王勇强受的了,没想到老丁把武警也调过来了,这次至少能拔了王庆的皮。”

丁向中刚刚接任市公安局长的宝座,一般来说,市局长都兼任武警的政委或者副政委,但是前任市局长是提前退下来的,丁向中还没来得及接任武警的政委,这次能把武警调过来,说明丁向中这次实在是下了大力气、大血本了。

而刚刚过去的其他几辆车明显不是刑警队的那帮人,冯一鸣估摸着丁向中很可能现场临时审讯,想拿到第一手的口供,争取把王勇强甚至王庆给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