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沮丧的罗云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5:28 字数:2416 阅读进度:122/735

黑色普桑停在破旧的宿舍楼下,冯一鸣下了车,抬头看了看这栋颇为老旧的建筑,心想这栋房子破是破,可是十多年后青萍大拆迁,这儿的一套房能换整整三套120平方的大房子,当时李语一家成了亲戚好友的羡慕对象,颇为风光了一段时间。

“舅,舅舅……”平时镇定自若的李语说话有点结结巴巴。

姑姑姑父也下了楼,好长时间没碰面了,几次去市一中窜门,都没见到现在越来越忙的冯伟安,姑姑拉着冯一鸣笑着问:“伟安,要不要上去喝口水,坐会儿再走。”

冯伟安摇摇头,说:“今天事还挺多,我先走,晚上如果不来接,让一鸣自己回去。”

冯一鸣站在最边上,忍笑打量着点头哈腰的李语,从老家村子里出来的这一辈年轻人,在冯伟安面前总是诚惶诚恐,冯伟安眉头微微一皱,就胆战心惊,冯一鸣也私下问过几次原因,不管是李语还是冯正峰,都一脸畏惧却支支吾吾不肯说。

一伙人上了楼,姑姑拉着冯一鸣一个劲的说廋了廋了,开口就是问中午想吃什么菜,姑姑中专毕业之后上了几年班,后来孩子出生后干脆提前退了下来伺候丈夫儿子,没事在家里捣鼓,烧的一手远近闻名的好菜。

冯一鸣一点都不客气,熟练的报出七八道菜名,还大都是荤菜。前世三十岁之后,冯一鸣已经很少吃荤菜了,大部分时候都是吃素,倒不是不想吃荤菜,关键是肠胃已经受不住了。现在重活一次,还不吃个痛快!

等进了屋,看见罗云和彭时年都已经到了,冯一鸣边点头示意,边和热情的姑姑拉着家常,不时看看坐立不安的罗云脸上那隐晦不安的表情。

姑姑还想坐下来聊聊天,姑父却插嘴说:“那一鸣,你们先聊着吧,我和你姑姑出去买菜,中午烧顿大餐。”

“这时候出去买菜?”姑姑疑惑的看看墙上的挂钟,这才早上8点,隔两条街就是青萍最大的菜市场,别说8点了,就是中午十二点去,一样能买得到菜。

姑父笑着说:“一鸣难得来一次嘛,我们去菜市场仔细挑挑,再说了,早上的菜总要新鲜点的。”

李语父亲以前也是教育系统的,原来在市二中教历史,不过市二中后来改建成职业技术学院,姑父被安排到图书馆工作,要是别人还可能抱怨几句,但是去图书馆正合了他的心意。

李父为人和冯伟安有点像,关系也好,平日里沉默寡言,只喜欢看历史书籍。冯一鸣后来对历史的兴趣一部分来自冯伟安,另一部分就是来自李语父亲。冯一鸣对姑父最深的印象就是前世李语刚到魔都的时候,在李父强烈建议下,李家掏出所有积蓄,还借了不少外债,在魔都买了一套房子,多年后来到魔都的冯一鸣无比佩服姑父的前瞻眼光。

冯一鸣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没吱声的李语,笑着说:“那真要谢谢姑姑姑父了,别说前段时间功课挺多,都是我妈烧饭的。你们懂的……”

也不知道是李父看出了点什么,还是李语告诉他老爹的?不过对此冯一鸣倒不太担心,姑父不是个多嘴的人,如果要戳穿早就戳穿了。

冯母烧菜的手艺在亲戚好友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差,姑姑笑着拿起钱包菜兜就出门,临走还回头低声嘱咐了句:“一鸣,那两个是李语的同事,你别管他们,没事看看电视,等着中午吃大餐。”

冯一鸣笑着点头,看着姑父哭笑不得的拉着姑姑出了门,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散了一圈烟,看着纷纷站起来接烟的众人,说:“站起来干嘛,都坐着,于飞,你不准抽!”

“好了,都坐下吧。”冯一鸣拉过椅子坐下,问:“怎么?账对不上,说说吧,怎么回事?”

不过是几天的账没对上,能损失多少钱?冯一鸣对此并不在意,但是现在屋子里的这几个人除了于飞短时间内帮不上什么忙,其他几个人都将在不短的时间内一直是冯一鸣最为倚重的班底,冯一鸣不得不谨慎一些。

等李语把事情说清楚,冯一鸣才算明白了,火车站的新店是罗云管的,两个轮班的收银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从柜台黑钱,却不知道网吧的管理系统在财务一块儿也很完善,只不过在收银员的电脑上是不显示的,结果昨天李语带着财务合了两遍账终于确定了目标,现在那两个收银员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

好一会儿垂着头沮丧的罗云才开口说:“是我的问题,我招的人,昨晚盘点过了,连续两个多礼拜流水账都对不上,收银换班的两个收银员都是我亲戚。”平时说话声洪亮的罗云,这时候从开裂的嘴唇中吐出的声音极为苦涩、嘶哑。

冯一鸣笑了笑,能说出来他就很满意了。

要知道,当一个团体从小开始慢慢运营,逐渐壮大的过程中,除了外在因素,领导者的性格、能力、手腕之外,最为要紧的的因素是这个团体的团结程度有多高,每个成员能够放下隔阂,放开心扉,彼此紧密而默契的配合,这是团体能不能迅速壮大的一个关键。当然,当壮大到一定程度,所谓的团结将成为领导者马上要下手解决的第一个难题。

“罗云哥,事情已经是这样了,损失李语哥也说了,不算大。”几句话的工夫,罗云一支烟就抽到头了,冯一鸣递了根上去,又替对方点着,才慢悠悠的说:“当时让你招人也是我和李语哥都同意的,要说责任,我……不,李语哥责任最大嘛。”

“呸!”听见冯一鸣这笑嘻嘻推卸责任的话,李语倒是松了口气,斜了一眼冯一鸣才说:“罗云,一鸣的意思呢,责任那是次要的,关键是漏洞是怎么出现的?为什么两个收银员能够窜通隐瞒,你想过没有?”

罗云听着这话,心里好过一点,想了一会儿才说:“其实她们俩是不认识的,一个是我发小的妹妹,一个是我表叔家的女儿,但是……”

李语看着摸不着头脑的罗云,长叹一口气,这厮连推卸责任都不会?

冯一鸣瞪了一眼李语,这家伙是在教唆罗云把责任往冯一鸣头上扔呢。这件事的责任其实罗云只是占了一小部分,大部分的责任还真是李语和冯一鸣的,关键是招人的时候,除了技术人员,其他的员工都是让店长自己招,也没有统一的录取标准。

这件事不大,损失的金额也不多,但是冯一鸣考虑,要不要趁这个机会把公司的架子搭起来,空架子也算是架子嘛,说句不好听的,就算以后要整体转手,也算是个小小的筹码。你看!咱连锁网吧可不是大街上随随便便开的小破网吧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