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向家的来头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5:44 字数:2239 阅读进度:136/748

今天是高三补课的最后一天,年级组的老师们去聚餐了,冯母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冯一鸣利索的到厨房拿了三个酒杯过来,抢过酒瓶倒上酒,还没等冯伟安说两句场面话,迫不及待的一口喝干,还意犹未尽的咂咂嘴。

冯伟安和张长河对视一眼,苦笑着碰碰杯,放下酒杯,张长河夹了块牛肉边吃边夸道:“一鸣,你这手艺怎么练出来的,酒店里的土豆炖牛腩也不过就这水准了。”

怎么练出来的?冯一鸣抿了口酒,眼里满是苦意,不管是谁,就算没参加什么厨艺培训班,自个儿在家练上十年,也能有这水平!

冯伟安干笑几声,说:“你上次来不是吃过一鸣妈妈烧的菜了吗?所以……”

“了解,了解。”张长河想起上次那几道冯母不说清楚,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菜,大起同情心,给冯一鸣夹了几块牛肉,笑眯眯的看着小伙子,越看越喜欢。

自从京都回来之后,张长河发现不管是市里的局势,还是家里资源支持力度都有好转的迹象,冯一鸣怂恿张淼送上的航空母舰,虽然没有起到什么大作用,但是边边角角倒是也捞了点好处。想起从京都回来的那夜,听陆菲说起张淼和冯一鸣之间的暧昧,如果有这么个小伙子做未来女婿,张长河倒真没什么意见。

好一段时间自己没烧过一大桌好吃的了,冯一鸣在桌上除了偶尔碰碰杯,一个劲的扫荡。冯伟安终于看不下去了,都让你吃光了,等下我们怎么办?

“一鸣,别急着吃,有事跟你说。”

冯一鸣手上拿着鸡爪正啃的香,头都不抬,说:“那你说呗。”

张长河咳嗽几声,问道:“前几天你是不是跟高二的几个人有冲突?”

冯一鸣停下扫荡的步伐,鸡爪香是香,就是啃起来太费劲了,抓过毛巾擦擦手,说:“是啊,那孙子太欠揍了,张淼和叶子都在呢。”

没想到向玉宁家底不薄啊,居然能把事情捅到市委/书记案上,冯一鸣有些后悔,那天向玉宁眼神歹毒,明显不肯善罢甘休,只是知道了对方家里是经商的,就没去打听对方底细,真是失策。

“事情经过呢,我也大概知道了。”张长河随口说着,眼珠子一直在那盘鸡爪上打着转,看冯一鸣啃的那么香,张长河也有点嘴馋,但是有晚辈在这,手持鸡爪,样子也太不检点了。

冯伟安边啃着鸡爪边接口说:“不让你小子出学校,你就在校内惹事,知不知道惹了谁了?”

张长河犹豫半天,看看一盘鸡爪已经没剩几个了,还是伸手抓了个啃起来,吞吞吐吐的说:“高速公路不是今年下半年要通车了嘛,姓黄的在搞招商引资呢。”

冯一鸣恍然大悟,和前世相比,高速公路提前近五年通车,自然能赶上这波招商引资大潮的尾巴,在哪个市招商引资都是大事,特别是青萍这样的有一定底子,但是目前经济数据很差的城市,几个大型投资项目很可能迅速拉升数据,让全市经济、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而招商引资,最经常打出的那张牌自然是老乡牌了,很可能市里的谁谁谁跟向玉宁家里有联系,沟通一下,想让向家开个好头,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两个小辈打架的事会被捅到桌面上。

还好有个当官的老爸,老爸还有个当书记的朋友,冯一鸣在心里苦笑,各地政府为了为了完成招商引资任务,是无所不用其极,如果自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一学生,没准现在都已经接到学校的退学通知书了。

“向家在羊城做的挺大?”冯一鸣小心翼翼的问。

张长河啃着手上的,眼睛还盯着盘子里最后个鸡爪,无奈速度没冯伟安快,最后拉下脸说:“老冯,我是客人,有你这样的东道主吗?”

冯伟安数数自己盘边上啃完的的鸡爪,收回筷子,没好气的瞪着儿子说:“做的不大,你就能打他家小子了?”

张长河把最后个鸡爪夹到碗里,才慢悠悠的抬起酒杯喝了口,说:“两个男孩打架这是小事儿,但是对方传过来的消息,你连他妹妹都一起打了,打女人,这就……”

“不是我……”冯一鸣辩解道:“那是张淼和叶子下的手,我哪里会打女的!”还不知道这事儿怎么解决呢,冯一鸣趁机把张淼也绑上来。

“恩,我想也是。”张长河开始还笑着点点头,听到后面笑容僵在脸上,问:“淼淼和叶子也掺和进去了?”

冯一鸣这下倒轻松下来,三个人绑一块儿,你张长河总不能只找我麻烦吧?冯一鸣腼腆的笑笑,说:“小时候在校园里捣蛋,这几年我反省过了,现在修身养性,心如止水。要不是为了张淼和叶子,才不会管这闲事呢!”

冯伟安听到“修身养性”四个字,面无表情的喝了口酒,心想这小子从小就是个惹是生非的主,而且还特爱面子,爱出风头,还容易恼羞成怒,什么时候脸皮变的这么厚。

张长河递了两根烟过来,轻笑一声说:“没什么大事,向家在羊城是做房地产的,青萍的商业地产短时间内还没有投资价值。市里跟他们一直有联系,但是他们也没什么具体目标或承诺。”

冯伟安点着烟,微微摇头,说:“招商引资是后面的大事,从青萍出去做生意的,大都互相都有联系,同乡这个关系在古今都很重要,如果这次事情处理不好,青萍市在这方面的名声……”

冯一鸣听着这话像是要大义灭亲的架势,狗腿的舀了两碗冬瓜汤递过去,张长河还笑着接过,冯伟安却臭着一张脸理都不理。招商引资的事情大头上不好说,但是具体事务都是市政府几个副市长领头带着招商局,自己儿子干了这种破事,在市政府大楼里都传开了,平时还客客气气的常务副市长白恩士今天看到自己,就是一副死人脸。

“好了,一鸣你这段时间小心点,向家也是青萍的老人了,街坊邻居的也不少,这段时间少出门,小心被堵个正着。”

冯一鸣点点头,心想这段时间如果要出门,得让彭时年跟在后面,不然真可能被人堵着扇十个大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