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这小伙子什么来头?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5:45 字数:2216 阅读进度:138/745

不用看也知道自己惨白的面容,呆滞的眼神,冯一鸣努力爬起来,扶着边上赶过来工人的肩膀,伸手接过边上一位工友递过来的那条围巾,硬生生挺着有些软的膝盖,那块巨石从身边滚过发出的巨响似乎还在耳边回荡,嗡嗡响的耳朵听不见身边工人们的吵闹声,只能对着那些脸上还带着泥点的工友们勉强笑笑。

前世一直在办公室里混迹,虽然也摆过摊,跑过销售,但是再差也还能在魔都混上一份吃不饱饿不死的工作,冯一鸣从没想过曾被人评价为“温文尔雅”的自己,会干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在那块巨石猛然从树林里窜出,带着无可比拟的气势压迫过来的时候,自己竟然没有像一个在职场混迹多年,见到不妙就隐身的老油条一样躲开,而是以无比迅猛的速度扑向那位工人,冯一鸣使劲吞了口唾沫,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或许这一世,这双手能做的更多,做的更好。

“兄弟,你救了他的命,就是大伙儿的兄弟,大恩不言谢。”一个穿着深蓝色工作服的中年男子从人群中钻出,紧紧拉着冯一鸣的手说。

冯一鸣转头看看那位现在还没回过神,摊在地上的工人,是个年纪不大的工人,顶多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边上几位工人正在劝说着什么。

冷静在心里回想,冯一鸣确定自己在冲上去的那一刻,脑子里完全没有其他的念头。他长长吸了口气,郊外新鲜而冰凉的空气让冯一鸣的脑子清醒过来,不禁在心中感慨,难道只有到了最危急的时刻,在生死攸关、濒临悬崖的情况下,才能真正知道自己的本性?

既有些惊魂未定,又有点责备自己的冒失,但是心中也不无得意自己心中最深处的本心,冯一鸣的腿终于站稳了,接过工人递过来的烟点着,说:“你们先去看看地上的那位,天色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哎,都快五点了,要不兄弟到我们这对付一顿?”

“兄弟你围巾刚才掉地上,我拿去洗洗?”

那位明显是领头的中年男子已经指挥着工人们开始整理塌方造成的惨状了,冯一鸣没理会边上工人热情的挽留,随手把沾了大片泥土的围巾披在肩上,漫步走出了工地。

“嘿!真是英雄出少年!”站在山顶不肯离开的老者赞赏的看着正走出山谷的男孩,说:“寻常的少年碰到这种事情都得被吓傻了,那个工人到现在都站不起身,没几分钟这孩子就自个儿走出去了。”

中年胖子习惯在小事上跟老父亲斗嘴,笑着反驳道:“没准是个心大的呢,十五六岁的小男孩什么事都敢做,南边这样的混小子多的是。”

老者微微摇头,对边上保镖轻声说:“小齐,你跟上去看看,刚救完人也不平平气息就爬山出去,别出什么事。”

看着保镖跟了上去,老者才对儿子说:“如果是个普普通通的愣头青,做出这样的事情后会轻轻松松走掉?要是你小时候干了这事,巴不得人家做面锦旗送家里去呢!”

“这倒是!”中年胖子大笑起来,连连点头,说:“今天出来逛逛,没想到居然还碰到个这么有意思的小伙子,回头得找人问问。”

老者也笑了起来,正要开口说话,突然瞥见保镖小齐矮着身子潜了回来,还没到附近就做了个手势,剩下的两个保镖迅速把老者和中年胖子挡在身后。

“没什么大事,小齐手势意思是碰到意外情况,但是对方没有敌意,没有危险。”一名保镖小心的扫视着周围,边护着雇主后退边小声说道。

直到退到山下,小齐才松了口气,抬头远远看了眼对面山头影影绰绰的树林,沉声说:“还没跟上去,就被人发现了,至少三个……不对,至少五个人。”

老者和中年胖子对视一眼,都有些惊讶,虽然心中也隐隐猜到这位救人后拂袖离去的小伙子很可能来历不凡,但是在青萍市这种三线都算不上的城市里,能用得起保镖的有几个人?

中年胖子低声问:“对方身手怎么样?”

“不太专业。”小齐面色严峻,不死心的盯了对面山头一眼,只交手了一个回合,自己虽然没吃亏,但是也一点便宜都没占到。

“恩?”老者注意到小齐脸上露出的一丝悻悻。

小齐压抑住心中的不服,低头说:“以保镖这一行来说,很不专业。但是格斗、潜行各方面军事素养,非常高,应该是王牌部队退下来的。而且五个人是长期组队,配合很默契。”

“有意思,有意思……”老者顺着小齐的目光望向那座山头,口中喃喃自语:“这样的心性,这样的能力,又如此镇定自若,身后还有这样的好手跟随护卫,到底是哪家的小子呢?”

中年胖子皱着眉头轻声问:“这次回青萍,京都那边也来人了,会不会是京里的……”

“不可能!”老者不屑的挑挑眉头,说:“不说在京里的那几个老家伙搭不搭得上,就算真有门路凑到那几家门下去,那些少爷大过年的不在京里,跑到青萍来干什么?而且还跑到工地上来吹冷风?”

“爸,风大了,上车吧。”中年胖子扶着还在心里琢磨着的老者上车,看着坑坑洼洼的路面苦笑着说:“回去的路上还有的颠呢,这条路也实在是……”

意外的发现自行车没被偷走,刚被人跟踪的冯一鸣完全没意识到,这辆被自己随手丢在野外的自行车没被偷走,是因为彭时年安排了人守护。试着骑上自行车,发现刚才还有点发软的双腿意外的还有点力气,冯一鸣赶紧骑车回学校。

当浑身大汗的冯一鸣走进家门的时候,正听见电话铃声响起,冯一鸣放轻脚步,缓缓走到卧室门口,侧耳听去。

“好的,白市长,我知道。”

“后天晚上?好的,向家也在?”

“原因我已经和你说过了,这不完全是我儿子的错吧?”

“我会考虑的。”

冯一鸣憋住呼吸,缓缓走回大门外,听见电话被挂断发出的沉闷响声,才挤出一张笑脸走进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