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僵局暂时的缓和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5:48 字数:2256 阅读进度:141/738

2000年是纳斯达克IT股上市最难的一年,起码有七八家国内IT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过程中因为销售额度不够等等原因推迟,甚至无限期延长上市计划,在这种四面楚歌的窘境下,国内三家大型门户网站新浪、网易、搜狐却冲出重围,成功上市,甚至网易还成为2000年度纳斯达克IT股表现最好的一支。这三家门户网站在手握大量现金的情况下,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但是终究成功的站稳脚跟,并成为中国IT行业的领头羊。

但是在纳斯达克一片惨状的现在,不是每个投资者都相信能将手中的股份换成现金,对他们来说,去博那个很可能无法完成的上市计划,还不如转手出去换笔现金,更何况,如果上市计划延迟,说不准还得掏钱丢进这个无底洞呢。

黄鞍的致谢词后,这场晚宴已经结束了,提前离开的冯一鸣站在饭店门外的角落处,隐隐看见人群中的那个特别占空间的胖子,眼里满是羡慕,他知道凭借自己的资源,人脉压根就不可能搭上这趟车,这个胖子却坐在家中都有这种好事上门。

第二天一早,心里还愤愤不平的冯一鸣早早起床烧好早饭,买来早点等着冯伟安起床,昨晚他怕被冯伟安、张长河看到,一直在大厅外观望,不太清楚昨晚的晚宴最后结果,心中难免有些揣揣不安。

“哼!”冯伟安洗完脸刷完牙坐到桌边,看着满桌子的早点,冷笑几声,知道自己儿子只有在有求于自己、或是心虚的时候才会来讨好自己,其他时候这种待遇想都别想。

“昨晚的晚宴最后……”冯一鸣喝着稀饭,试探着问。

冯伟安咬着油条,斜着眼睛看了眼儿子,问:“你怎么知道昨晚有晚宴的?谁告诉你的?”

冯一鸣低头笑笑,左边嘴角向上扯出个弧度,看上去颇有些凶意,问:“昨晚向家的人也去了?”

“你小子少给我惹点麻烦!”冯伟安看着冯一鸣眼中的凶意,想起昨晚敬酒敬到向家老/二那桌时候的窘状,咬着牙皱眉喝道:“就算惹事你也打听打听清楚再动手,现在好了,人家咬住你不松口,这事后面还麻烦着呢!”

冯一鸣垂头丧气的想,估计昨晚两边还是谈崩了,碰到向老/二那种死要面子的破落户,张长河也没什么辙,再说还有黄鞍那一系人在里面挑事,向老/二肯随随便便松口那就奇怪了。

“张淼也掺和进去了,向家尽捡软柿子捏!”冯一鸣瞄了眼老爸,有意无意的提起了张淼。

冯伟安的目光有些无奈,伸出的筷子几次起落,最后还是先转头低声说:“你也知道咱们是软柿子?那你还充什么大头蒜!前几天在张淼家,张淼已经从头到尾都说给我听了。你踹了那一脚还说得过去,最后还上去整整十个耳光,这是把人往死里得罪了!”

对于那十个耳光,冯一鸣也颇为后悔,当时想着自己这边占着理,对方就算是黄鞍一系的,也没什么办法,才下了狠手,没想到对方家底雄厚,虽然在青萍没什么根基,但是在目前青萍大肆招商引资的情形下,却对这边施与了极大的压力。

“向老/二我以前就听说过,是个破落户,向来没什么人愿意招惹,现在摇身一变,成了投资商了,不过向家的事情他也做不了主,主要还是要看向家老爷子和长子,他们才是向家的领军人物。”冯伟安慢悠悠的说。

冯一鸣转着眼珠子,试探着问道:“那张伯伯那边能联系得上?”

“恩,但是向家没什么心思回青萍,都出去十多年了,哪里能说回来就回来。”冯伟安想起昨晚张长河的话,补充道:“青萍没什么资源,张书记外面的关系虽然也借的上力,但是终究没有黄市长这种地头蛇的关系网好用。”

冯一鸣在心里琢磨了会儿,才小心翼翼的问:“那向家这事要紧吗?”

“哼!”冯伟安冷笑两声,说:“你老子都快被人家从大楼里撵走了,你说要不要紧?”

冯一鸣干笑道:“实在不行,调到市委那边不就完了嘛,张伯伯那安排个市委副秘书长,反正副的,配多少个都行。”说句实在的,冯一鸣倒想老爸被调到市委去,以老爸的性子被放在市政府里当钉子,实在不太合适,但是市政府内部够级别的那几个和张长河走的都不算近。

冯伟安听这话,都被气笑了,挥舞着筷子骂:“还真当自己是地下组织部长啊!我告诉你冯一鸣,这事还不算完,回头我再找你麻烦!”虽然昨晚张长河给他吃了定心丸,但是呆在黄鞍身边,沉重的压力毕竟一直扛在身上,再说了,大楼里这些天鄙夷的目光让冯伟安颇不好受,要不是这次打架的事冯一鸣还算占着理,冯伟安早把戒尺祭出来了。

听着老爸的笑骂声,冯一鸣敏锐的发现老爸的心情还算不错,和前几天死气沉沉的样子成天壤之别,笑着问:“爸,昨晚有多少人有意向投资?”

冯伟安异样的看了眼儿子,没想到这家伙的心思这么敏锐,几句话下来就感觉到了,想了想才说:“这次的事还算凑巧,咱们也算是沾了张书记的光。张家大哥调任南湖省副省长,前几天刚刚到任,今天过来的不少投资商都是南湖过来的,毕竟高速公路一通,南湖省和青萍算是一衣带水的邻居了。”

冯一鸣心中有些异样,早知道张家很可能是个根基深厚的世家,但是没想到随随便便在隔壁省份就能碰到个副部级别的亲戚,冯一鸣想起和晚辈没大没小的张长河,言笑嫣然、淑女状的陆菲,心想自己前世只是个打工仔,从没机会接触这些上层政商人物,不知道这个张家到底是个什么成色,是否躲过了后来那复杂难测的变动。

“那有意向的投资商大都是南湖那边过来的?”冯一鸣笑着问,这是很明显的事,如果不是在局面上压住了黄鞍,老爸今天一早起来也不会这么自在,完全没了前段时间的黑脸。

冯伟安没好气的瞪了儿子一眼,拎起公文包上班去了,临走前沉着脸说:“这次的事算是马马虎虎对付过去了,你寒假除了和我们一起出去拜年,不准出校门,要是被我逮着了,小心打断你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