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损友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6:07 字数:2315 阅读进度:150/735

本着低调的原则,在后面两个多月里,冯一鸣老老实实的上学放学,也不出校门,总算没再出什么幺蛾子,数学考试成绩引起的风波终于慢慢平息下来,毕竟只是期末考试,还只是单科成绩而已。

“第八套广播体操,预备……”

站在最后一排的冯一鸣漫不经心的随便蹦跶了几下就算完事了,脑子里正想着昨晚李语打来的那个电话,有点头疼,李语过年之后一直在催,既不开新网吧,又不找其他业务,一天到晚实在无聊的很。冯一鸣很清楚,公司旗下五家网吧在青萍已经够了,倒不是说市场已经饱和,关键是网吧这一行的高利润已经很多人知道了,你还想把肉都抢到嘴里?

再说了,明年传奇这款游戏在中原大地火爆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大量新网吧的低价竞争,到那时候,利润可没有现在这么高了,冯一鸣还在考虑在传奇出来后,短时间内将网吧盘出去。

关键是下一步准备做什么,前世的冯一鸣在集团公司里经手的业务不算多,一直主要负责外贸、部分物流。但是在2000年能做外贸的都是些什么人?都是背后有主儿的人,说句不好听的,你就算能把东西弄进国内,也不一定能卖的出去,就算卖的出去,你也不一定能拿得到钱。而在2000年,物流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还是个空白领域,目前人脉关系集中在青萍一个三线城市的冯一鸣,可不认为自己一个高中生能组织起一个相对完备的物流网络。

冯一鸣摸摸下巴,心想早知道去年就应该去一次羊城或者魔都,人的深层记忆都是由一个个关键点组成的,如果去一次现在的一线城市,冯一鸣相信自己记忆深处的关键点会被激活,毕竟在2000年,大部分的创业机会都是在北上广这几个大城市里。

正琢磨暑假是去魔都还是羊城,边上顾平新肩膀撞了过来,低声说:“喂,想什么呢?那边姓向的家伙刚才盯着你。”自从去年并肩和教官打过架之后,顾平新和冯一鸣之间已经是兄弟相称了,冯一鸣前世和他不熟,但从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顾平新倒是个热心肠、有担当的兄弟。

冯一鸣转头看向隔壁高二的队列,正好碰到向玉宁的眼神,两人相视都露出了笑容,一个轻松而自信,一个暴虐而恶毒。

虽然耳边响着广播体操那有节奏的音乐,但向玉宁总觉得耳边能听到同学们窃窃私语的讥笑声,总觉得自己转身走开后,同学们会在背后投来鄙夷的目光,被低年级的学弟扇了整整十个耳光,真心是个人都忍不下来。前几天向家人哭诉,却被狠狠骂了一顿。

看着那个家伙诡笑着瞄着自己下身的目光,向玉宁努力扭过头,心想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自己也不用忍了。。

无所谓的努努嘴,冯一鸣朝顾平新耸耸肩,心想开学后丁向中已经说过两次了,向玉宁这家伙这段时间和一帮混混在一起,估摸是等着自己出校门呢,冯一鸣很清楚市一中的校规,王勇强是市长黄鞍的侄子,当年闹事说开除就开除了,只要自己呆在校园里,那等于是练了金钟罩铁布衫,姓向的能拿自己怎么样?

再说了,自己如果迫不得已要出校门,都是让李语过来接,或者让彭时年跟在后面,冯一鸣觉得应该算是万无一失了,冲顾平新笑笑说:“姓向的那孙子正准备找我的茬呢,你消息灵通,有情况喊声。”

顾平新点点头,说:“今天下午最后一节课不是体育课吗?好像向玉宁也正好上体育课,上周我好像在操场上看到他人的。”

冯一鸣撇撇嘴,说:“得,那我体育课不踢球了还不行,实在不行我提前回家就是了。”

开学快两个月了,绝大部分学生都已经定下来是学文还是学理了,一碰到历史、政治、地理课,整个教室里一片昏昏欲睡,甚至有的教室里还会夸张的响起打呼声,冯一鸣瞄着讲台上脸色发黑的历史老师,使劲踹了脚边上打呼声都能传到隔壁教室的周胖子,别的学生还好说,你周胖子也是教工子弟,不怕回头人家上你家告状去?

“哼,哼……”从美梦中惊醒的周胖子发出阵阵类似猪叫的哼声,刚才还气氛压抑、寂然无声的教室登时爆发出一阵狂笑声,身为损友的冯一鸣笑的格外奔放,周胖子和于飞这一个多月因为他和张晶晶的私下恋情,已经敲了冯一鸣不下十次的竹杠了,这下好不容易逮到报复的机会。

前几排的女生也纷纷回头,当看见周胖子桌上闪闪发光、已经流满整面桌子的口水,捂嘴窃笑起来,就连站在讲台上的老师也气极反笑,直接把手里的粉笔砸了过来,这一招是市一中老师们的特技,据江湖传言,刚进市一中的老师,都得私下将砸粉笔这招练得炉火纯青、百发百中才能上台讲课,反正冯一鸣被砸了那么多次,从来没躲开过。

--------------------------------------------------------------------------------------------------

“老冯,不就是敲了你几次竹杠嘛!至于这么小气,你看看,现在班上的女生看我的眼神……”周胖子拉着冯一鸣不依不饶,拍着大腿痛心疾首。

冯一鸣无所谓的说:“你以为你有什么形象?本来就这样。再说了,你也知道是在敲我的竹杠啊?真够兄弟的,放心,以后有的是机会找你麻烦!”

周胖子有点畏缩,姓冯的从小就是个坏胚,阴坏阴坏的,自己从小到大替他顶了多少次黑锅了。

“胖子怕什么!我最了解老冯为人了。“这时候于飞凑上来,笑嘻嘻的看着冯一鸣说:“老冯这人绝对不是随随便便的人,既然谈恋爱那肯定是奔着天长日久去的,对吧?”

冯一鸣笑着说:“你倒是说了句人话。”

于飞赶紧接口说:“所以,至少高中肯定保持地下恋情?胖子你想啊,至少到高考之前,咱手中这个把柄捏的死死的,老冯要是不听话,咱直接捅给老冯他老妈……”

冯一鸣黑着脸起身,说:“体育课,你们俩还不下去!尽在这瞎扯淡什么!”

已经醒悟过来的周胖子兴高采烈的拍着桌子吼道:“老冯,去!给老子买两瓶健力宝上来!”

已经和张晶晶约好,体育课留在教室里说说悄悄话的冯一鸣听了这话,随手捞起教室后排地上的板凳腿,把两损友赶出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