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太过分了”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6:08 字数:2144 阅读进度:151/748

“干嘛不进去,你不气啊?”张淼一边偷偷摸摸看着教室里正卿卿我我,说着悄悄话的男女,一手拖着扭头要走的叶子姿说:“别怕,有我给你撑腰呢,你哪样不比张晶晶强!”

叶子姿一把捂住闺蜜的嘴,低声说:“一鸣哥的性子你还不清楚?你这时候闯进去,小心他给你脸色看,别去找不自在了。”

张淼跟在叶子姿身后走出几步,怅怅说:“冯一鸣也真是的,一有空就钻到张晶晶身边去,上辈子没见过女人啊!”

“好啦,别抱怨了。”叶子姿也是个心思剔透的女孩,似笑非笑的看着张淼,说:“不能怪一鸣哥啊,人家诱惑力大嘛!”开始的时候叶子姿还没发现,真当张淼是义务帮忙呢,但是从去年年底开始,叶子姿就慢慢发现,凡是自己能和冯一鸣独处的时候,张淼从来不肯离开。

张淼咬着银牙,在心里暗骂小表姐,这是要把这锅饭全端回家,一点机会都不留给别人啊,越想越气的张淼找了个借口甩开叶子姿,偷偷跑到校门口去,她早就摸清楚了,冯一鸣每天放学时候都要和张晶晶说说话,送她到校门口,今天怎么也得抓住张晶晶,说个清楚明白,实在是太过分了。

冯一鸣又瞄了眼教室后门,终于松了口气,总算没了张淼和叶子姿的身影了,刚才张淼在后门晃来晃去的时候,本来还算柔情似水的张晶晶突然变身冰山美人,差点没把他冻个半死。

“别看了,哼!”

冯一鸣干笑几声,说:“叶子就喜欢粘人,实在拿她没办法。”

张晶晶摆弄着手上的钢笔,这是前几天生日冯一鸣送她的生日礼物,不算贵重却挺合心意,女孩随口抱怨了句:“你知道我在说谁!”

冯一鸣实在有些奇怪,自从去年张淼转学来了市一中之后,张晶晶总是有意无意对张淼显示出敌意,甚至在冯一鸣面前说出不喜欢他和张淼亲近的话,冯一鸣试探着问:“你以前认识张淼?”

张晶晶的手一顿,说:“认识,我小学是在京都念的,她也是,一个小学的,只是不在一个班。”

原来如此,被糊弄过去的冯一鸣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都是京都圈子里的,说不定两家还是故交呢,想起张淼家里深厚的根基,冯一鸣猜测张晶晶家里的底子也应该差不多。

再问下去,肯定会触碰到女孩不愿意提起的家世了,冯一鸣自觉的换了个话题,笑着问:“还记得大年三十给你打的电话吗?阿姨的口气温和了好多,我当时真是受宠若惊,本来坐着打电话,刷一下就站直了。”

张晶晶的小脸有些绯红,说:“后来我和妈妈谈了一次,还有两年的时间才高考,妈妈说等到时候再定,总算是松了口了。”虽然张晶晶不太清楚陆钰口风转变的真实原因,但是这样的变化总归是朝好的一面发展,张晶晶心想自己的坚持还是有作用的。

“说起来,那天电话突然换成阿姨的时候,我差点叫错了。”冯一鸣一副庆幸的表情,调侃道:“要不要猜猜差点叫成什么了?三个字的!”

张晶晶白了嬉皮笑脸的男孩一眼,没接这个话茬,问:“刚才我在楼下还碰到于飞和周冲,他们俩还冲我怪笑呢,不会说给别人听吧?”虽然和冯一鸣的关系,双方都已经确定下来,但是毕竟是在高中,如果被捅出来,很难说冯母会怎么想。

“再借他们个胆子也不敢!”冯一鸣不屑的说,转眼间又咬牙切齿,说:“这两王八蛋,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们,就为这事,这一个多月来来回回敲了我好多次竹杠了,真是有胆子。”

说曹操曹操到,一个惫懒的声音在窗外响起,“老冯,今天踢球结束的早,大家都去校门口小卖部喝饮料了,你过去结账啊。”周胖子和几个球友正成群结队从过道上路过,看见冯一鸣还吼了句。

“真是恬不知耻,没完没了……太过分了……”冯一鸣被气得够呛,这些年教工子弟的熊孩子中,自己向来是做大佬的,现在好了,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遭虾戏。

转头看了眼正偷笑的张晶晶,冯一鸣环顾四周,教室里没人,厚着脸皮凑上去卖好,说:“晶晶,你看看,为了你,我现在是忍气吞声、无怨无悔……”

女孩哭笑不得的听着冯一鸣乱七八糟的诉苦,一巴掌把对方摸上来的贼手拍了下去,低声喝道:“大庭广众的,你也不看看什么地方,你注意一点,小心别人看到……”

冯一鸣反应多快啊,立马挥舞着榔头把钉子敲死,笑嘻嘻的点头说:“我理解,我理解。大庭广众不应该,私下就不要紧了,晶晶是这个意思吧。”

张晶晶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说的话漏洞也太明显了,狠狠瞪了冯一鸣一眼,抓起书包转身就走,冯一鸣死皮赖脸的跟在后面不停追问:“哎,别急啊,先把话说清楚,不然你下次又要说我太过分了……”

女孩突然停下脚步,小脸涨的通红通红,眼里水光隐隐,似乎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了,冯一鸣被吓了一跳,赶紧弯腰赔罪,说了一大箩的好话,才算糊弄过去。上次在外面吃完饭,两人在河边散步,凑巧碰到一段河岸边的路灯坏了,冯一鸣的手颇有些不老实,虽然没过草地,但是勉强也算是爬过雪山,当时张晶晶狠狠踹了冯一鸣小腿几脚,说他“太过分了”

“那天我还没怎么样呢。”冯一鸣颇有些委屈,这难道不是男女恋爱时候的标准姿态吗?但是看到女孩微微翘起的嘴唇,满含委屈的眼神,冯一鸣的心在那一刻突然融化了。

低头看着女孩洁白、优雅的头颈上,那一层细细的绒毛,微微透出的红晕,冯一鸣怀念起元宵节那天,在广场上灯笼下,自己和张晶晶相互依偎的一刻,在心里说:“的确还早呢,晶晶,我会等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