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开除?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6:10 字数:2430 阅读进度:154/735

“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在校园里打架!几十个人在校门口打做一团,传出去,青萍市一中百年名声都被你们玷污了。”站在讲台上的副校长黄玉树正咬牙切齿的对着下面那些鼻青脸肿的学生们大骂。

为什么站在讲台上?呃,这次打架的人太多,教务处真心站不下……

几个今天撒了把野,平时的乖乖生都有点揣揣不安,只有冯一鸣这帮老油条们满不在乎的边收拾着身上的伤口,边互相小声夸耀,刚才挨了几脚,揍倒几个……

讲台上的黄副校长滔滔不绝骂了整整半个小时,看着底下的学生们,要么紧张的快哭出来,要么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他低头瞄了眼坐在最前面的几个熟悉的家伙,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校园里出了名的混世魔王,这一两年还真以为浪子回头金不换呢,这下好了,要么不捅娄子,要捅就是个天大的窟窿。

冯一鸣和边上的于飞、周胖子心里都很清楚,今儿这场架是在校内打的,出手的主力基本上都是他们几个教工子弟,毕竟从小在校园里长大,打的架多了,对头多,帮手也多。既然地点在校内,学校追责就不能追到学生们头上,更不能追到教工子弟身上,不然你市一中再牛,毕竟级别不高,真要是撕破脸,用不着冯伟安这种级别的干部,就算是于飞二叔,一个派出所所长也能让你寝食难安。

至于其他的,冯一鸣早就盘算好了,这次向玉宁带人来闹事,的确是招妙棋,临离开青萍前,将冯一鸣和他那些帮凶狠狠揍一顿,既能出口恶气,又能甩给冯一鸣一大推麻烦。但是再好的计划也要能顺利的实施,向玉宁的动手能力实在让人哭笑不得,这样的场面居然被对手翻盘,一方面是张淼那脚“断子绝孙脚”,另一方面也是向玉宁错误的估计了冯一鸣下定决心后的狠绝。

“自己带着混混来闹事,最后被人揍进医院,这种破事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冯一鸣看看时间不早了,实在懒得听黄玉树的大骂,站起来对着后排的人说:“时候不早了,该回家的回家,该去医务室的去医务室,这次的事情我老冯记下了,都回吧。”

黄玉树面色铁青的看着底下一直在装死狗的人群一哄而散,狠狠盯着冯一鸣,心里琢磨着姓冯的小王八蛋这次好像还是没露什么破绽,向玉宁这家伙也是个怂货,带着混混进校园,居然还能被人全揍进医院,活该挨那记“断子绝孙脚”

三个女孩都在医务室处理过伤口后,回了家,冯一鸣缓缓走到校门口,看着地面上那一抹鲜艳的血迹,心想世上总有那么一些看起来聪明,实际上脑子不好使的家伙,向玉宁自以为脱离了市一中系统,面对几个同龄的仇家,即使知道对方有些背景也肆无忌惮,为什么?归根结底还是家族在他心目中的强大,给了他太多的信心。

“坐井观天。”冯一鸣口中喃喃吐出这个词,并不仅仅是指向玉宁,也是指自己,不说向玉宁这只癞蛤蟆,自己重生后,顺利的淘到第一桶金,之后一路上顺风顺水,并没有太大的阻碍,这一切给了自己过多的满足感?没有实力,面对向玉宁这种上门挑衅的货色,也应付的极为勉强。实力从哪里来?经历了前世种种的冯一鸣太清楚了,在后面的近二十年内,国内社会法律的健全,次序的稳定,那些拥有或者能使用极多资源的人,才是真正有实力的大人物。

冯一鸣苦笑着想,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学生,在2000年手握一家市值超过千万的公司,的确值得骄傲,但是作为一位重生者,这有什么值得自豪的呢?要不是今天这场架,或许自己还停留在开开网吧、赚赚小钱、安稳度日的思维模式中。即使作为重生者,冯一鸣也不知道将来自己会面对什么,会经历什么。

面对莫测的未来,自己需要变的更加强大。

“我依旧愿意呆在角落里看戏,我也依旧愿意保持现在的心态,但是……”冯一鸣在心中对自己说:“迈出的脚步应该更快一些,至少,我不想再碰到这种上门挑衅的戏码。”

本打算一直到两年后,再来考虑走出青萍,将产业慢慢扩展到其他地区、领域,这主要因为自己还不确定以后在哪座城市上大学,经历了今天的变故之后,冯一鸣开始考虑加快步伐,李语不是一直抱怨这段时间没事做吗?要不要先把他打发出去考察考察,反正有自己在这兜底,今年下半年,自己就可以领到身份证了,到时候把股权先转过来。

“老冯,绕着走,前面……”说话的是也是校园里的发小王择,小时候跟在冯一鸣屁股后面打转,比冯一鸣小一届,现在还在初中部,今天混战中也上去帮了一把忙,不过最后老师们过来逮人的时候偷偷溜走了。

正走在回家路上的冯一鸣听到这话,转头看了看不远处闹成一团的老师们,好像还看到了冯家在学校里的死对头韩国新父子,似笑非笑的对边上的王择说:“怎么?韩国新是不是又说要把我开除啊?”每次只要冯一鸣在校园里闹出点动静,韩国新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嚷嚷要学校把冯一鸣这种害群之马开除,还校园一个朗朗乾坤云云。

王择笑着说:“那肯定的,不过大伙儿眼睛又不瞎,要是今天进医院的是你和于飞、周冲几个,说不准老师们中间还有几个帮腔的呢,现在进医院的是那帮混混,大家谁会赞同韩国新啊。”

冯一鸣诧异的看了眼王择,不是每个人都能说出这番话的,虽然因为对细节的不了解,导致王择的判断有些许误差,但是总体的思路却没有错。如果今天进医院的是冯一鸣,大伙儿都会说上次你扇了别人十巴掌,还不让人家讨回去啊?就算是恩怨两清了呗。如果陪冯一鸣进医院的还有于飞、周胖子几个发小加上同学,说不准还真有几个家伙同意韩国新的说法,要把冯一鸣赶出市一中呢。

“其实……如果我没猜错,向玉宁应该这几天办了手续,要离开青萍了。”

“啧啧!”王择脸皮抽动了下,吸了口凉气,说:“这孙子够狠的,临走的时候来这一手,还好老冯你今天挺住了。”

冯一鸣拍拍对方的肩膀,低声说:“今儿你也上来帮忙了,欠你个人情,回头有事你招呼一声。”那个西服男被冯一鸣一皮鞭抽到脸上的时候,跟在于飞后面,第一批扑上去的人里就有王择。

绕了一大圈回了家,冯一鸣先给老爸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回来,这事儿放在市一中里是头一遭的大事,但是放在市里,向家说不准又能闹出什么幺蛾子,父子俩今晚得好好商量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