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偶遇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6:59 字数:2442 阅读进度:191/748

缓缓漫步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冯一鸣随意打量着身边的一切,在脑海里回想着前些日子和老爸的那一席谈话,自己重生回到少年时,似乎也染上了青少年人特有的轻浮,而少了份原本的稳重。

年少者总以为老年人少了股冲劲,年长者总觉得少年人少了份稳重,而冯伟安的的话中丝丝透露出这个年富力强的官员身上的某种特质。

前面已经没路了,冯一鸣回头换了条路走,心想父亲在之前近二十年平静而失意的仕途生涯中,并没有浪费时间,在目睹了各种各样,太多的事件后,升官后的老爸身上似乎有一些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虽然很可能老爸还会跟着张长河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但是冯一鸣相信,这个管委会主任应该不是他仕途的最高点。

十一月份在青萍已经算是深秋了,行人们也已经穿上羊毛衫,路边的树上,几只找不到东西果腹的鸟儿在叽叽喳喳的叫着,偶尔一只鸟儿发现什么,从树上俯冲而下在地面上蹦蹦跳跳,冯一鸣被脚前突然出现的鸟儿吓了一跳,转头看看四周,有些茫然,这是哪?自己好像没来过。

这段时间冯一鸣在学校里显得极为安静,一方面是因为冯母拿着张晶晶这个把柄,冯一鸣有所忌惮,另一方面主要是一直在内心慢慢思索冯伟安那一段话。

冯伟安那段话说到底就一个意思,不要让人猜到“你在想什么,将会做什么,甚至将会怎么做。”这句话和拿破仑那句“绝对不要做你的敌人希望你做的事情。”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眼看去,都是大同小异的巷子口,反正今天是特意出来散心的,冯一鸣也懒得向路人打听,四处看看,找了条巷子钻了进去。

往里走了百来步,冯一鸣才猛然醒悟,这是十多年后市里名气颇为响亮的风景观光巷,只是这时候还没开始改造,看起来很是破旧。

冯一鸣来了兴趣,在古迹斑斑的古巷里悠悠踱步,路边的房屋大都都已经无人居住,偶尔只有几个老太太、老头子在巷子里姗姗慢行,再往巷子深处走去,冯一鸣惊讶的发现那些老派建筑上无与伦比的美,他放缓脚步,一家家仔细看去。

门楣上精美的石雕,瓦檐上逼真的浮雕,还有缕空的窗户上的花纹,似乎都在向路过行人们诉说着这里当年的辉煌,冯一鸣低头看了眼地上的青石板,片片黄叶从两边院子里疏斜枝生的树木上飘落,将地面渲染得一片青,一片黄,远远看去如同一副油画。

如果按照这幅模样恢复过来,倒是很不错的地方,可比前世那条所谓的观光巷要好的多,冯一鸣想起那条观光巷里面的几家酒吧就皱皱眉头。

哎,似乎有一家酒吧就是这个位置!

冯一鸣在一户人家门口站住,目不转睛的看着这栋房子的侧面,被刮花的墙壁上还隐隐能看到“悬壶济世”的字样,这里数十年前似乎是一家医馆?

在门口转悠了半天,冯一鸣倒是看中了挂在屋檐下的那面小旗子,青色的旗面,上面几片花纹勾勒出一个隐隐的“医”字,这是青萍地方上的郎中们出医时候的标志,冯一鸣有些犹豫,这种东西往往不贵重,但是家里子弟凡是有点良心的都不会卖掉。

“你找谁?”一个沙哑的女声突然从身后传来。

冯一鸣急忙回头,点头致歉,说:“你家门口屋檐上的这面旗卖不卖?”

有点面熟,冯一鸣一怔,仔细看了两眼,似乎见过但是一时想不起来了,他忍不住又看了两眼,面前的女孩样子倒是俊的很,虽然化着浓妆,但是看得出来五官精致,身高腿长,这么冷的天居然还穿着短裙,极为妩媚,只是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冷冰冰的气息,脸上一丝笑容也没有,那双眼睛里更是看不到生气。

“你能给多少钱?”

冯一鸣正要开口,一声大喝从屋内传出。

“不卖!”大门被推开,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瞪了女孩一眼,冲着冯一鸣嚷嚷:“跑到别人家门口来问传家的东西卖不卖?你是来找事的吧!”

这样的场景在开口之前就已经想过了,冯一鸣倒是没什么难堪,笑着退开几步,又看了眼明显持不同意见却没开口的女孩,转身离去。

“慧慧,这是传家的东西怎么能卖?关键是卖不了多少钱!”把人赶走了,妇女倒是不再恶声恶气了。

“算了,如果他真想要还会来的。”女孩把钱包塞了过去,低声说:“你去医院交钱,不够我再想办法。”

中年妇女的手抖似筛糠,这么一大笔钱……即使自己把眼睛蒙上,把耳朵塞紧,但似乎还是能听到左邻右舍的窃窃私语。

“去啊!”女孩有些急了,说:“妈,小弟的病拖不起,大姐上午还在医院,我晚上过去换班。爸呢?”

中年妇女低声说:“在楼上补觉,昨晚是爸守夜的。”

这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从楼上跑下来,边下楼边问:“钱慧慧,刚才门口的那个男的还在不在?”

“不知道。”女孩低下头,虽然刚才那个男孩没有认出自己,但还是觉得有些难堪,他是以前的老板李语的表弟,钱慧慧在网吧见过不少次。

中年男子猛地冲出门,左右看看,这是个十字路口,只看到那个男孩向前走了,但是走那条路就不知道了,这地方一条巷子往往有六七个岔口,即使是住户也经常走岔路。

钱慧慧走到门口,疑惑的问:“爸,怎么了?”

“还记得年初时候工地上的事吗?就是刚才那个人把我推开,救了我一命啊!”中年男子有些不甘心,冲着老婆喊道:“你去楼上看看,能不能看得到人!”

这时似乎有一阵风突然从脑后挂过,男子转头看着正狂奔而去的女儿,目瞪口呆。

是他救了爸爸?钱慧慧的心里似乎有什么被戳破了,在一路狂奔中,后悔、愤恨、愧疚的神色在脸上一一闪现,终于跑到巷子口了,好似没有看到别人眼中的鄙夷,她等了好久好久,也没有等到那个男孩。

天色隐隐黑下来了,按了按膝盖,钱慧慧艰难的起身,终于挪动发麻的脚向家里走去,晚上还要去接大姐的班,替小弟守夜,不能再等下去了。

阴暗的路灯在巷子里时隐时现,艰难前行的女孩嘴角陡然出现了一丝轻松的苦笑,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丁奎已经彻底烦了,再也不可能弄到钱了,没有医疗费用小弟一两年内不动手术将很快离开人世,但是至少从没做过亏心事的自己可以还上这笔债。

你救了我爸爸一命,而我恩将仇报,现在,全都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