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 愤怒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31:41 字数:2181 阅读进度:201/735

刚进门,冯一鸣和丁向中都皱皱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客厅里乱七八糟,翻倒的椅子、破碎的玻璃渣处处可见,顾仁正死死的把丁奎压在身下,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什么。

看见丁向中进门,丁奎突然拼命挣扎起来,高声大呼:“叔叔,叔叔,放开我,告诉你们,我叔叔是公……”

话说到一半,冯一鸣已经一个箭步窜上去,狠狠一脚踹在这厮的嘴上,不管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管最后怎么解决,也不能让丁奎把事情捅到桌面上去。这个小区住的大都是机关干部,这一嗓子喊出来鬼知道会不会被有心人传出去。

丁向中低头看着满脸是血,被踹掉门牙的侄子,沉着脸没说话,彭时年匆匆从卧室里走出,低声说:“是流产,应该是被这家伙殴打导致的。”

“愣着干什么!送医院啊!”冯一鸣厉声喝道,又一脚踹在丁奎的下巴上,说:“胆子真不小,你当青萍市是你家开的!”

“到底什么情况?”丁向中好像没看到这一脚似地,丢了根烟过去,低声问。

冯一鸣任由那根烟落在地上,缓缓蹲下,轻轻抚摸着丁奎的头发,冷笑着问:“放火烧网吧,你知道会死多少人?你觉得你肯定能控制得住火势?你知不知道厨房隔壁放着十多个液化气罐?就凭你叔叔是公安局长?”

冯一鸣手一紧,抓住丁奎后脑勺狠狠磕在地上。

“砰”一声闷响,丁奎抬了抬头,软倒在地面上,晕了过去。

“老丁,几个月前我还说让你帮帮忙照顾照顾呢。”冯一鸣指着正被抬出门去医院的钱慧慧,问:“你就是这么照顾的?”

丁向中知道如果真的纵火成功,冯一鸣就不会来逮人了,他缓缓坐到沙发上,面色铁青,眼角瞥见刚才自己扔过去的那根烟落在地上,被彭时年一伙儿踩得支离破碎,咬着牙盯着丁奎没说话。

真要是烧死了人,可不仅仅是和冯家撕破脸了,张长河会怎么看自己?放火的是自己侄子,自己逃得开干系?张长河会不会放弃自己?这一两年来,自己得罪过的那些人会不会纷涌而来,将自己撕碎?

冯一鸣厌恶的看了一眼正在沉思的丁向中,他太清楚这家伙到底是考虑什么,连钱慧慧家属的善后,对网吧的补偿恐怕都不在他现在的考虑范畴内,丁向中现在想的无非是怎么按下这件事,如何避免政敌的攻击。

两个人一南一北默默对坐,一根烟一根烟连着点燃,屋子里弥漫着呛人的烟味,只有地上的丁奎偶尔发出几声低低的呻/吟。

手机终于响了,冯一鸣接通电话,“好,我知道了,让刘娟派几个女员工过去守夜,我马上过来。”

“走吧,丁大局长。”冯一鸣冷笑着说。

丁向中艰难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低头看了看还瘫在地上的侄儿,径直转头出门。

到了医院,冯一鸣先找到彭时年,问:“还没醒?”

“没有,失血过多,医生说再迟过来半小时恐怕就没救了。”

冯一鸣松了口气,不管钱慧慧为什么报信,但总归是救了自己,如果那场火真被点燃,隔壁那几个液化气罐必定会被引爆,网吧开不开是小事,死几个人就算是玩大了,钱慧慧算是救了他,李语,刘娟,甚至包括当时在网吧里的所有玩家一命。

“所有医药费都走公司的账。”冯一鸣低声说:“她家人通知了没有?”

“没,大家都不知道她家的电话号码,可能家里没有电话。”彭时年低声说:“只知道她大概住在哪块,详细地址也不清楚,钱慧慧的手机被摔坏了。”

“钱慧慧为什么报信?”冯一鸣转头问李语。

“刚才我问过刘娟,她也不知道,自从八月份钱慧慧跟着丁奎走之后,和以前的同事就没什么来往了。”李语也有点庆幸,现在天泉公司老总名义上还是他呢,如果真出了大问题,他也逃不了干系。

几个人坐在急救室门口一动不动,好久之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一个医生走出来,问:“病人家属是哪位?”

几个人面面相觑,李语站出来说:“她家属还没来,医生,现在情况怎么样?”

“怀孕流产,失血过多,现在已经脱离危险期了,但是还没有苏醒,你去办下住院手续。”

冯一鸣听见身边丁向中长长舒了一口气,忍不住低声问:“你都想好了?”

“明天等钱慧慧家属来了再说吧,放火的事回头我再补偿你。”丁向中平静的说。

冯一鸣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愤怒,补偿?的确,很多时候,补偿是唯一可以做的事,但是你没有想过,丁奎为什么敢这么做?你没想过,刚才医生可能会一脸悲痛的说“对不起”,你没想过,网吧那把火烧起来要死多少人?

等李语和刘娟去办住院手续,等医生们都离开手术室,冯一鸣站起身,盯着丁向中,缓缓说:“老丁,你有没有想过,咱们年龄相差这么大,我为什么交你这个朋友?”

“你想说什么……”

“我曾听我妈说起过,九年前,市交通局长的儿子在打架时候失手打死了一个同事,那位交通局长是全市出了名的劳模,两袖清风,处事公正。当时市局很快得出结论,最终交通局长的儿子被无罪开释。”

冯一鸣死死盯着垂下头的丁向中,继续说:“大家都很满意,只有那个失去儿子的老人跪在市局大门对面,一日接一日不肯罢休。当时的刑警队长是个颇为圆滑的老油条,谁都没想到这个老油条也会做出如此不理智的事,他接下这个案子,从头开始梳理,扛着无数压力,整整两年,终于将案犯绳之以法。”

丁向中抖着手点着一根烟,双目通红却说不出话来。

“身处公门愿行善事,我以为你是个有原则的人,才肯交你这个朋友。”冯一鸣平静的说:“身处泥潭,谁都不可能洁白无瑕。我只希望你不要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