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六章 让人惊诧的交易额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32:04 字数:2435 阅读进度:216/738

“对,就是这样。”吴震看着对面这个据说才高二的男孩,继续说:“2500万现金,我会让王默留下来处理合同的事宜。”

处理果决、手段利索,冯一鸣眯着眼在校门口昏暗的灯光下打量着对面的男子,三十左右的年纪,身材修长,气度从容,还带着一股书卷气,看起来不太像个生意人。

“没问题,网吧的员工我可能要带走几个。”冯一鸣慢慢说:“这些细节我会让副手和王总商量的。”

说道王总两个字的时候,冯一鸣敏锐的感觉到一边的王默突然打了个冷战,又看见吴雪莹眼中隐隐透出的不满,他笑着说:“下午说的话过分了点,还请吴大哥不要见怪。”

吴震瞄了眼王默,嘴角微微翘起,漫不经心的说:“不知者不怪嘛,小事情。对了,青萍这两年发展的很快,等青萍和江河、新闸的高速通车,形势更好了,不知道冯兄弟这次转手,是准备……”

有一定背景,又能压得住场子,为人行事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冯一鸣倒是挺想交这个朋友的,笑着说:“别提了,被人坑了,投了家IT公司,结果被套住了,现在实在缺钱,这次转手这点钱还不知道能烧多长时间呢。”

吴震笑了笑,转头看了眼王默,等这家伙走出几步,才问:“有件事我想问问,只怕有点唐突。”

猜到对方要说什么,冯一鸣也不说话,只看着这家伙,尼玛知道唐突还要开口,什么意思啊!要不是看在刚才送了一大笔钱来,真想一口唾沫啐过去!还以为你和那王默不一样呢,原来也是个不要脸的,要了软件还想要人!

吴震有点尴尬,边上吴雪莹轻声说:“这款软件关系重大,没有那位丁,丁松在边上,我们实在有点不放心,毕竟这款软件是他这几年一点点完善的。”

冯一鸣面无表情的说:“那你们想怎么样?”

“借,借人!”吴震突然插嘴说,“什么条件冯兄弟你来开,多则半年,少则三个月。”

“青萍是个小地方,特别是高新技术、IT业程序员,这些人才都不肯留在青萍。”冯一鸣把肚子里的苦水都倒了出来,苦着脸说:“倒不是怕吴大哥你刘备借荆州,就怕你把人借走了,我拉都拉不回来啊!”

这话说的也没错,吴震点点头问:“三个月,在南湖省平江市,青萍过去只要两个小时,薪资由我们负责。”

“好啊,不过……”冯一鸣笑着说:“丁松的老母亲现在还住院呢,只怕没什么心思替你们办事,要不吴大哥帮我个忙,把丁松母亲送到魔都,找一家好点的医院?当然了,费用都是我们的。”

吴震意外的凝神看了看面前的男孩,虽然嬉皮笑脸的,但是眼中却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小家伙虽然小小年纪就心思机巧、沉稳老练,遇事不慌,听说在茶馆里还跟王默找来的混混干了一架,把对手打得头破血流还要送到派出所去,没想到还有片赤子之心,对背叛的人还有这份心。

吴震深深看了眼,干脆利索的说:“没问题,我来安排,魔都的好医院虽然多,但是每家医院的专攻方向也不一样,到时候我来找关系。”

“那就谢谢吴大哥了,魔都那边我实在不太熟悉。”冯一鸣倒没撒谎,前世他在魔都就没进过几次医院,也没接触过医疗器械方面的行业。

“放心好了,魔都我熟得很,小雪现在就在上财读研一。”吴震说:“费用到时候我来垫付,回头再说就是。”

冯一鸣忍不住咧开嘴笑着说:“那就谢了吴大哥了。”

吴震和吴雪莹看着喜笑颜开的冯一鸣都有些无语,这厮笑的这么开心,是不是不打算还钱了!

事情谈完,在回青萍饭店的路上,吴震忍不住问:“王默,你当时和那个程序员丁松是怎么谈的?”

王默知道这次是自己花样作死,还不知道回头吴总怎么收拾自己呢,老老实实的说:“给他一笔钱,答应让他在南湖总公司下面的一家企业做技术主管,把他母亲送到魔都去治病,费用全部报销。”

吴震听到最后,不由抽了抽嘴角,好吧,三个条件其实都已经达成了,只不过丁松的交易对象是冯一鸣而已,只是出钱出力的人没变……丁松负责软件的修改、完善,相当于技术主管,薪资由自己负责,等于是拿了笔钱,自己还得找关系、花钱把他母亲送到魔都去治病……

“看来这厮是真不准备还钱了……”吴雪莹捂着嘴低笑着说:“真够狡猾的,要不是知道这家伙是读高二,说他大学生,甚至是大学毕业生都有人信。”

吴震也点点头,笑着说:“这小子有点意思,说不定以后……呃,等下,是陆菲的电话……”

十多分钟后,陆菲放下话筒,凝神想了一阵,笑着踢踢对面张长河的小腿,说:“猜猜冯一鸣那几家网吧卖了多少钱?”

“多少?”张长河打了个哈欠,今天才从燕京回青萍,青萍没机场,来回都得到隔壁新闸市的机场,足足折腾了一整天才算完事。

陆菲沉默了会儿才说:“虽然不知道细节,但是可以肯定,吴震在冯一鸣手上吃了个小亏,嘿嘿……”

张长河转过头,诧异的问:“吴震那小子这几年搅风搅雨的,很受人好评,都说这小子是吴家难得出现的好苗子,居然在一鸣手上吃了亏?”

“应该是,刚才吴震说他下午才从平江赶到青萍,肯定是前期派过来谈收购的人被冯一鸣给收拾了,他不得不亲自出马。”

张长河在心里琢磨了会儿,说:“吴家的事儿太乱,等哪天他们老爷子不在了,只怕吴家得分家,吴震这小子也是未雨绸缪吧。”

陆菲摇摇头,说:“昨天我还在燕京见过吴震,当时他还笑着跟我说起青萍的事,不像是想交好我们的样子。”

“到底卖了多少钱?”

“没说具体数字,但是应该超过2000万了。”

张长河猛地站起来,说:“几家破网吧敢卖这么多钱,他冯一鸣是上辈子没见过钱啊!吴震这小子也肯吃这个大亏?”

“稍安勿躁!”陆菲翻着白眼,递过去一个削好皮的苹果,说:“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但是吴震和冯一鸣俩都是属是粘上毛比猴还精的货色,怎么可能甘心吃亏?

“那交易额怎么会这么高,要是老冯他们知道了,还不把他们吓坏了!”

陆菲噗呲笑出来,说:“一鸣他妈妈还在担心她儿子以后大学毕业的工作问题呢,不过老冯好像知道点……”

张长河狠狠咬了口苹果,气道:“我手上现在都拿不出这么多现金,回头得去老冯那打打秋风!”